68.帅是一辈子的事(两更8k求订阅)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此时。

    洞口之外。

    一个江湖人逃出,就见到:洞口之外,多了一个一身黑衣,面容冷漠,怀中抱刀的男子。

    “‘血煞刀’仇冷?!”

    这人一见,都无须对方开口,立刻就怂了,说出自己知道的消息:“我进入其中,听到有人喊‘君望天墓穴’,还有‘灭口’,应该是出了什么重宝……其它,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仇大侠,我走了?”

    他说完,小心翼翼,转身就跑。

    可没跑出几步。

    咔!

    这人脚步还在跑,脑袋已经飞了出去。

    ‘我死了?!’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而反观仇冷,仍旧是抱着刀,站在不远处,宛若一尊雕塑,似乎动也未动。

    接下来。

    还有人闻声到来,以及从洞口逃出的江湖中人,都无一幸免,全……死了。

    一具具尸体倒下,鲜血汩汩涌出,浸染了地面,鲜红得刺目。

    ……

    却说:

    ‘红娘娘’屈如意、‘紫纹剑客’丘何求、‘白眉老人’风无际,三人一路冲杀,见者皆死。

    很快。

    他们就冲出了洞口。

    然后,就见到了守在洞口不远处,一袭黑衣、宛如给人送终的仇冷,以及,他身前、身后的大片尸体。

    “交出东西。”他淡淡开口。

    “‘血煞刀’仇冷?”

    丘何求瞳孔一缩,叫出了此人的名号。

    “仇哥哥啊,你看:我们这三人,好歹都是一流高手,你却只有一个,未必有胜算……不如,我们各走各路,互不打扰,可好?”

    屈如意妩媚地笑着,提议道。

    “此言有理,仇小弟,卖小老儿个面子如何?”

    风无际抚须开口,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似乎吃定了对方。

    其实。

    若站在这里的,换一个人,哪怕是其它的一流高手,以他们的本性,也不会多废话,直接就杀过去了。

    三人以所以言语威胁,而没有动手,完全是出于忌惮。

    要知道:一流高手的门槛,不过是:做出大事、传出名号罢了。故以,哪怕同为‘一流高手’,这其中的区别也大了去了。

    就比如:凭借‘剿匪’、‘捉采花大盗’、‘与江湖名宿争斗而不败’,从而传出名声,成为‘一流高手’的屈如意三人,就颇有些水分。

    当然。

    水分归水分,他们的实力,还是在一个基准线以上的。不然,之前也不会屠戮普通江湖武者,如杀羊宰鸡。

    至于仇冷,完全就是靠杀人,踏着不知多少人的尸骨,从而铸就的威名——杀的那些人中,‘一流高手’都不知几许。

    ……

    言归正传。

    在风无际话音落下的那一刻。

    仇冷出手了。

    他拔刀之间,赤红色的血煞之气生出,几乎凝成实质。

    面对那血煞之气。

    丘何求、风无际、屈如意三人,仿佛直面尸山血海,精神被震慑,下意识生出:畏惧、眩晕、呕吐等感觉,不由失神了一瞬。

    也就是这一瞬。

    仇冷的动作快出残影,与风无际交错而过,出现在他身后。

    下一刻。

    一道红痕,自风无际脖颈显现而出。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抬起手,似乎要摸自己的脖子,但,终究是没能做到。

    啪!

    手中拐杖掉落,紧跟着,身躯轰然倒下,那张明黄色的丝帛,也跟着从风无际胸口飞出。

    是的,就是如此轻易,仅仅一招。

    风无际……死了。

    他尸体身后,仇冷表情丝毫未变,依旧是冷漠如冰山。

    ——仿佛在回应之前的话:你算什么东西,一招都接不下的废物,也配我给你面子?

    这时。

    ‘红娘娘’屈如意、‘紫纹剑客’丘何求两人,才回过神来,望着风无际的尸体,心中皆是一寒:“好烈的杀气!好快的刀!好狠的人!”

    他们对视一眼,知道今天,已决计无法善了。

    “动手!”

    “上!”

    两人毫不迟疑,同时动手。

    一道红菱破空,‘紫纹剑’剑光冷彻,夹击向仇冷。

    但只见:

    仇冷身形一闪,就是躲开攻击,让红菱与‘紫纹剑’相撞,而他自身,却是一掠而出,靠近丘何求。

    趁着对方被‘血煞之气’再次震慑的刹那。

    他反手一刀,斩在丘何求的胸口,却只毁了外袍,留下一连串火花。

    ——原来,丘何求此人,早就穿上了‘火蛟甲’。

    “死!”

    此时,丘何求已从‘血煞之气’的震慑中,回过神来,返身就是凌厉一剑。

    仇冷提刀相迎,在‘当’的一声清响中,‘血煞刀’荡开‘紫纹剑’,以精妙至极的刀术,掠过了丘何求的脖子。

    咔!

    一颗大好人头飞起。

    丘何求的无头尸体,重重倒下。

    他死了。

    而就在这时——

    吟!

    一声如龙吟般的刀鸣声响起。

    是‘龙吟刀’!

    原来,屈如意舍了自己武器红菱,改用‘龙吟刀’,破开仇冷周身缭绕的血煞之气,从背后袭来,直刺其心脏。

    这清越威严的龙吟,震慑心神,竟让仇冷都僵直了一瞬,但身体长久厮杀的本能,让他反手横刀,在身后一挡。

    当!

    清脆的交击声中,仇冷一连退后数步。

    “有用!”

    屈如意见此,神色大喜,手持‘龙吟刀’再次劈来。

    吟!

    龙吟又起。

    仇冷的身体,再一次僵直,但,他前冲的招式,却未曾有丝毫改变。

    ——像‘龙吟刀’这种震慑,第一次效果最佳,若是故技重施,就会减弱不少。但也只是减弱,心灵未修行到一定程度,诞生灵觉之前,或者修练有防御心灵的精神秘法,是无法豁免的。

    瞬间。

    两人碰撞在一起。

    结果却是……

    屈如意低头,看着自己被刺穿的胸口,满脸难以置信。

    ——方才那一瞬间,她势在必得的一刀扑空了;而仇冷,哪怕身体僵直了一瞬,仍旧刺穿了她的胸膛。

    “你……不懂刀!”

    仇冷似乎是看穿了屈如意的疑惑,淡淡开口道。

    说完。

    他反手抽刀,将滴血不沾的‘血煞刀’拔出,归刀入鞘。

    砰!

    屈如意的尸体倒下,‘龙吟刀’跟着掉落。

    于是。

    就在这短短几十个呼吸内。

    ‘红娘娘’屈如意、‘紫纹剑客’丘何求、‘白眉老人’风无际,三大一流高手……全军覆没!

    对此。

    仇冷并无什么得意的,仿佛理应如此。

    因为:

    哪怕同为‘一流高手’,但,他与那三人的差距,却不可以道理计。

    就如‘皇帝’与‘奴隶’,又如‘天才’与‘痴愚’,同是‘人’这一种称呼人,但其中本质,却犹若天壤之别。

    ……

    解决了三个麻烦。

    仇冷开始收取战利品,先是‘龙吟刀’,然后,剥了丘何求尸体上的‘火蛟甲’,轮到最后的《纯阳神功》时。

    意外出现了。

    嗖!

    一道白影行云流水般掠过,先他一步,抢走了那张‘记录了《纯阳神功》的明黄丝帛’。

    定睛一看:

    原来,这道白影,竟是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白衣胜雪的男子。

    且看他:

    五官柔和,双眼略狭,相貌俊逸,下巴处,有着一撮小胡子,看去却丝毫不觉违和,反而自有一股风流的气度。

    “啧啧!”

    此时,这人落在三十步开外的一块石头上,瞟了一眼手中的明黄丝帛,开口道:“原来是《纯阳神功》,想必你手上的,那就是‘火蛟甲’、‘龙吟刀’了?”

    “喂,‘死鱼脸’,你就为了这些宝物,杀了这么多人?这似乎……不太像你的行事风格啊!”

    “还有,我很好奇啊,你就不怕,邢不阿那个‘豆腐块’,来找你麻烦?”

    ‘死鱼脸’,自然是说仇冷的,喻指他一贯‘面无表情’。

    而‘豆腐块’,则是邢不阿的外号,也挺符合那家伙行事:方方正正,一板一眼。

    果然,这世上,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

    “杜放歌,《纯阳神功》还我,我以《万劫刀典》交换。”

    仇冷依旧是一副死鱼……呸,依旧是面无表情,只不过,比起之前面对屈如意三人,态度慎重了许多。

    他信奉的,唯有实力。

    故以。

    一开始的那些普通江湖中人,因为没有实力,仇冷根本懒得废话,直接杀了,视若草芥;

    等到屈如意、丘何求、风无际三人,有了有一定实力,仇冷才会开口,说上一句;

    至于如今的杜放歌,有和他对等的实力,仇冷才会重视对方,不是直接强抢,而是讲条件、交换。

    这就是他的行事逻辑。

    “以《万劫刀典》交换?稀奇了,让我猜猜,你一定要这《纯阳神功》做什么?”

    杜放歌捻着下巴的小胡子,开口道:“首先,我不认为,到了你这个地步,会改换功法……所以,这一项排除。”

    “为了后辈?也不可能,你一直是孤家寡人,哪来的后辈?所以,这一项,同样排除。”

    “那就是……为了你身后的那个组织,对不对?”

    杜放歌也不等仇冷回答,就再度开口,自言自语道:“你不用说话,让我再猜猜。”

    “《万劫刀典》,是不逊色于《纯阳神功》的功法,两相换取,所以,不大可能是功法本身,那就是:它背后代表的意义?”

    “所以,与二十年前的君望天有关?”

    他说到这里,眼睛一亮,抚掌道:“君望天,据传是前朝余孽……你身后那个组织,来历神秘,不会是同样是……”

    “你知道的太多了。”

    仇冷眉毛挑了挑,打断他:“杜放歌,你……换,还是不换?”

    “江湖人都知道,我杜放歌最喜欢多管闲事,故以,若不多管闲事,那还是我杜放歌吗?所以,我……”

    杜放歌还没说完。

    唰!

    仇冷已抽刀出鞘,血煞之气弥漫,一刀劈来。

    “说打就打,死鱼脸,你过分了啊!”

    杜放歌叫嚷着,竟没受到‘血煞之气’的影响,反手抽出背上‘无定剑’,一挥之下,剑光分化,竟好像生出了七八道剑影。

    这正是他‘无定剑’神异之处,出剑之时,会形成光影效果,分出诸多‘虚剑’,让人真假难分,虚实莫辨。

    当然,这只是一个效果,最重要的、也是杜放歌此人最满意的一点,却是……帅啊!

    ——用他的话说,强不强是一时的事,帅不帅,可是一辈子的事。

    言归正传。

    叮叮当当!

    杜放歌与仇冷交手了数招后,一剑斩出,将仇冷逼退的同时,自身借力,飘逸向后而退。

    算了吧!死鱼脸,你奈何不得我的,咱们以前又不是没打过……

    他调笑道。

    仇冷却是不答,右手一翻,将‘血煞刀’没入地面,换了‘龙吟刀’,飞掠追击过来。

    吟!

    一声龙吟响起的同时。

    在仇冷真气加持下,一道丈许的血红色刀气,竖斩而下。

    “死鱼脸作弊啊,还好,我修炼过一门‘防御心灵的精神秘法’……”

    杜放歌心中叹息的同时,并未被‘龙吟刀’的刀鸣震慑心神,而是手持‘无定剑’,挥舞一周。

    唰!

    一圈光影汇聚,组成一道白色圆盘。

    下一刻。

    血红色刀气,劈斩在白色圆盘上。

    轰!

    一声巨响的同时,尘土四溅。

    嗖!

    杜放歌整个人,飘渺如鸿毛,一连荡开十数米,才堪堪止住身形,嘴角溢出意思血迹。

    “死鱼脸,仗着兵器之利,我不和你打了……走也!”

    说着。

    他身形一动,施展轻功,如行云流水般飘飞而去。

    “嗯?”

    仇冷眉头一皱,迅速回身,取了‘血煞刀’,脚尖一点,纵身追去。

    却奈何:杜放歌有一门轻功身法,名曰‘行云流水’,端得是迅疾。

    最终。

    仇冷追出数里后,就失去了目标,只得无功而返。

    ……

    却说:

    在杜放歌、仇冷相继离开后,这处矿区附近,不少江湖中人现身。

    “吓死人了!还好,那位‘血煞刀’仇冷,并未发现……”

    有人惊悸地拍着胸口。

    “未必,怕是人家早已发现了,只是懒得同咱们这群小角色计较。”

    “不错,那位杀才的心神,都在君望天的三宝上面呢!”

    “唉,君望天墓穴出世,一功、一甲、一刀,重出江湖……西宁城,怕是从此多事矣!”

    “怕啥,不是还有邢捕头吗?”

    “说到邢捕头,”

    突然有人笑道:“这里死了这么多人,明天,想必那位有的忙了。”

    “可不是?只是不知,那位‘血煞刀’仇冷,和邢捕头,到底谁强谁弱?”

    “这个……打了才知道吧!不过,有好戏看了,这是肯定的。”

    “也不一定。”

    有人却道:“那位‘血煞刀’仇冷得了重宝,此去,多半就不会再返回西宁城。若是如此,如何能看到,他和邢捕头对上?”

    “是极。这么说,没有乐子可看喽?”

    “唉,散了!散了!”

    ……
我乃世间唯一仙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