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格局小了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这厮果然长得俊逸!”

    王庆南看到苏木,下意识怔了一下,心中莫名地泛起一丝嫉妒。

    当然。

    他是个老狐狸,迅速就将这情绪按捺下,暗自冷哼:“可那又如何?长得俊俏,又不能当饭吃,在金钱权势面前,一文不值。区区一个小白脸,我略施计谋,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不是王庆南傲慢,而是:见到苏木如此年轻,再加上,仇恨、嫉妒上了头,这才产生了心态上的轻视。

    就好像:一个再老练的猎人,见到一只小白兔,也不会如同面对一只狮子般,如临大敌——这是大量经验带来的‘错觉’。

    咔!

    王庆南拉出一把椅子,自顾自坐下,靠在了椅背上。

    “嗯?这茶不错,竟然……是上好的玉南春?!”

    他鼻子嗅了嗅,顾自拿过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就好像,这里是自己的主场一样。

    ——实际上,王庆南也是这么认为的,自己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前辈,亲自来上门找合作,面对这群‘小年轻’,态度端着一点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老狐狸,在哪里都是老狐狸——苏木在地球时,就曾见过,自己的一个前老板,能从大公司手里抢下上千万订单的,被一个小年轻坑了一把。

    见到这一幕。

    韩石握紧了筷子。

    李四抬头,看了王庆南一眼,欲言又止,不过想到自己是被雇佣的身份,不太好说话。

    “好不知规矩!”

    顾盼蹙着眉头,嫌恶地瞪了王庆南一眼,下意识就想讥讽一句。

    她怕苏木,可不怕这大腹便便的王庆南。

    “这人好粗鲁啊!”

    夏荷心想着,鼓着脸颊,如沙丁鱼般瞪了王庆南一眼。

    莫名地。

    王庆南突然感觉脖子冷飕飕的,好像进了狼窝一般,抬起头,却什么都没发现,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他没看到:

    苏木给三人使了个眼色,压制住了他们。

    他倒不是没脾气,而是懂得一个道理:在谈判时,让敌人越愚蠢、越轻视,就越容易探查到对方的底线,从而掌握主动权。

    毕竟,一个训下有方的道士,总没有一个年轻无知的傻白甜小白脸,好对付糊弄不是?

    当然。

    就凭方才那一连串行为,苏木就对这个‘合作伙伴预备役’,平白降低了三分印象分。

    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道:“我听朱掌柜说,王老爷子找我,是有一笔大生意?”

    “没错。”

    王庆南矜持地点了点头:“我听说,你说书不错,听的人很多,所讲的故事,也都是你自编的吧?”

    “是。”苏木颔首。

    “是就好啊!”

    王庆南一副长辈指点晚辈的态度:“我看你的那些故事,虽然有不少瑕疵,但还是有一定潜力的……”

    他不知道:

    听闻这话。

    韩石、李四、顾盼、夏荷,低下头去,齐齐翻了个白眼。

    “哦!”

    苏木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王老爷子教训的是。我的故事,的确有不少瑕疵,还请老爷子不吝赐教,指点一二。”

    “指点?咳、咳咳!”

    王庆南闻言,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

    “这个小年轻,真是个愣头青,客套话都听不懂,还敢顺着杆子往上爬?真是岂有此理。”

    他心中冷哼着,从怀里,取出丝巾擦了擦嘴,这才道:“指点的事以后再说,今天,咱们先来谈一谈合作的事……”

    “我王家,有着城中规模最大的书坊,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出版你的故事。”

    “出版你知道吧?”

    “将故事印刷成书,卖给人看,这可是巨大的名誉,多少读书人都求之不得的事情。”

    “我今天,来找你合作,不但可以出版你的书,还能让你以故事入股,占据两成干股!”

    “怎么样?”

    王庆南说完,双手环抱,身子一瘫,靠在椅背上,一副‘大佬审视小弟’般的表情。

    他是有经验的。

    早些年在家里铺子当掌柜,历练学习时,每当和那些读书人谈判,说到‘书籍出版’,对方无不大喜、感激涕零,就跟见到爹妈一样。

    而王庆南,对此,也是心安理得,坦然受之。

    毕竟,我给你饭吃、给你名誉了嘛?

    作为交换,你把我当爹供着,咋了?委屈你了?

    至于这次,给苏木设套,更是开出了前所未有的‘两成优待’……

    王庆南此时,心中忍不住得意,恨不得立刻看到:自家儿子的仇人大受感动,对自己感激涕零的模样。

    他都快等不及了!

    只是,这一次,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两成?”

    苏木笑了笑。

    某点形式最严峻的时候,还是五五分成呢!这还是普通作者,更别说大神……

    现在,这王庆南嘴一张一合,竟然就给了两成,还一副‘我为你好,你占了大便宜’的表情。

    苏木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是好,若不是定力好,差点就被逗笑了。

    当然,古今不能一概相提并论,但从这其中,也可看到对方的‘诚意’。

    至此。

    苏木在心中,彻底剔除了这个‘合作伙伴预备役’,给他打了一个狠狠的叉。

    “小了,王老爷子,你格局小了。”

    苏木摊手:“你还不如,直接出五十两银子,将我的故事全部买断,那岂不是快哉?”

    “买断?没想到,这黄口小儿,竟然如此短视。”

    王庆南原本没见到‘苏木感泣涕零的表情’,还有些奇怪,此时听闻这话,顿时自感明白了:这姓苏的太过短视,没看到自己故事的价值。

    “也行!”

    他内心,狠狠鄙视了苏木一番,表面上,却矜持地点了点头:“既然你这么请求了,我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拒绝……”

    却说:

    王庆南从外面进来,可是看到了:听说书之人是何等火爆,以点见面,管中窥豹,就可预见将这些故事一旦出版,所带来的巨大‘钱景’。

    至于一开始打算的‘设套报复’,那可以以后再说嘛!

    他是生意人,自然要先赚钱,等以后有了钱,还怕没机会报复?

    苏木:……

    “这糟老头子,还真敢开口,谁给你的脸?不得不说,这脸皮……是真的越老越厚啊!”

    苏木心中感叹着,就很好奇:这老爷子,是怎么活这么大,还没被人坑死的?

    就连反话,都听不出来?

    哪里来的活宝啊!

    苏木不知道:当一个人脑子发热,膨胀到一定程度时,就会认不清自己,什么坑都敢踩,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否则,某马那么精明一人,怎会喊出996福报来了?

    反而。

    韩石、李四、顾盼、夏荷,他们四人旁观者清,看着王庆南老爷子,都是一脸古怪的表情。

    王庆南上头的热血,还没消退,正疑惑着。

    这时。

    突然听闻苏木问道:“老爷子姓王,是吧?”

    “是。”王庆南虽然疑惑,但还是答道。

    “家父可还健在?”

    “家父?”

    王庆南还在兴头上,听闻此言,以为苏木不放心自己,便答道:“家父当然建在,如今已有七八十岁高龄,不过,已将‘状元书坊’所有事情卸下,全都交给了我。”

    “你这是不放心我?”

    “呵呵,大可不必,老爷子我如今也有四五十岁,儿子都快二十了,还不值得你信任?”

    “再说,区区五十两的小生意,不说我,就连下面的掌柜,就能一口定下……年轻人,你格局小了……”

    他滔滔不绝地说道。

    “够了。”

    苏木摆了摆手,打断道:“王老爷子啊,你听我一句劝,这事关重大,你把握不住,还是让你爹来吧!”

    “什么意思?”王庆南上头的情绪退却,终于听出一点点不对,皱起眉头。

    “唉,我本来不想让老爷子太难看,但既然你如此没有自知之明,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将我刚才的话,给你翻译一遍……”

    苏木脸色一正,语气没有半分起伏地道:“就算是你爹来,都不敢把我当傻子糊弄,你……算个什么东西?!”

    “没有自知之明,也就罢了,脑子也不好使。”

    “我想请你爹来,询问一下他的心得:四五十年前的那一哆嗦,生下了你,可曾后悔?”

    扑哧!

    韩石、李四、顾盼、夏荷,四人闻言,都是笑出声。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苏木骂人呢!

    不过,骂得精彩!骂得痛快!

    “你、你你……”

    王庆南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手指着苏木,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哼哧哼哧,气得差点连气都没有喘过来。

    羞辱!

    这是极致的羞辱!

    虽然不带一个脏死,但,却仿佛:将他的面皮拉下来,踩在脚下,踩了又踩,然后,又丢到了茅坑里。

    家园提示:

    【王庆南对你产生仇恨情绪,情绪波动过大,产生游离精神力,吸收获得1.6能量……】

    ……

    好家伙!

    1.6游离精神力的憎恨,严重超出了正常数据,可见这王老爷子的恨意,到了何等程度。

    苏木非常怀疑:若是趁这个机会,再暴力输出一段‘祖安话’,能将这老爷子活活气死。

    但。

    王庆南纵然如此愤恨,气到了极点,却硬是不敢还嘴。

    因为,他知道苏木本事不俗,一旦还嘴,或者动手,那就是自讨苦吃,免不了一顿毒打。

    所以,何必呢?

    “无趣!”

    苏木看这王老爷子,明明怒火上涌,却还跟一个缩头乌龟一般,不由撇了撇嘴。

    若是这王庆南敢还嘴,甚至撸起膀子动手,他还会高看对方一眼。

    当然,也就是高看一眼。

    而如今,对方不还口、不动手……

    这样欺负人,就没爽感了,是不是?

    苏木并不知道,王庆南是王钰的爹,还是昨天‘刺杀’自己的周福的主子,只以为,是一个倚老卖老、没有自知之明的糟老头子。

    故以,也懒得理会。

    他就更不会,无聊地去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将人家给活活气死——那得多大仇,多大很啊,是不是?

    至于王庆南的恨意,苏木也不怎么在乎,你都那么羞辱人家了,还不让人家恨你?

    想想而已,只要没动手,没做出具体行动,都不算什么,法律还讲究‘论迹不论心’呢!

    “走。”

    苏木招呼一声,带着韩石四人,扬长而去。

    ……

    在苏木一行人走后。

    王庆南捂着胸口,连喝了一大盏茶,面色才好看了些许。

    正想起身离开。

    这时。

    当!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敲锣声,让王庆南身子一颤,差点没心脏骤停。

    “哪个没教养的,这不年不节的,敲什么锣鼓?”

    王庆南怒骂着,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出门。

    当即,就看到一面旗帜,迎风招展,上面用金线绣着一个大大的‘张’字。

    “张、张家?!”

    王庆南看到这一幕,吓得一哆嗦,连忙捂住了嘴。

    ……

    只见:

    一列长长的车队,缓缓行来。

    最前方是舞狮子的;稍后是吹拉弹唱的;在两旁,还有放烟花的。

    紧接着,就是三五辆大车,车上,放着一口口箱子,有大有小。

    再之后,是九顶华丽的轿子,每一顶,都是由八人抬着。

    最后面,则是三匹通体赤红、没有一丝杂色的宝马。

    看目标,赫然是向着这边而来。

    ……

    ‘通天客栈’中,人群议论纷纷。

    “那可是张家,咱们西宁城的坐地虎啊,怎么这么大声势来了?”有人嘴里嘟囔着。

    “看方向,似乎是要来咱们这边……”

    “我知道了!”

    王庆南突然一拍大腿,脸色喜色地开口:“你们听说没?昨天,在一家客栈,那位姓苏……咳,苏真人,教训了一位老奴,正是张家的。”

    “所以,张家这次来,肯定是要报仇!”

    他说着,神情激动,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不像。”

    有人反驳道:“你看轿子中,坐的多半是贵人,还有那箱子、宝马,这么多财货,倒像是来赔礼的。”

    “赔什么礼?为一个老奴赔礼?”

    王庆南不愿意相信,用鼻子哼道:“依我看,应该是:那轿子中,埋伏着众多高手;箱子中,藏着兵器;而那宝马,则是战马,用作冲锋之用。”

    “只要张家老爷一声令下,那些高手立马打开箱子,抄兵器,骑着马冲锋,围杀那位苏真人!”

    “那敲锣打鼓,放烟花,该如何解释?”

    “自然是吸引人来看,围剿这苏真人了。”

    王庆南理所当然答道:“要不然,堂堂一个张家,怎么在全城人面前立威?”

    “这……”

    那质疑之人,被驳斥得哑口无言。

    ……

    却说:

    此时,王庆南被苏木羞辱刺激,已经快要疯魔了,一心就想盼着苏木死,一切因素,都能被他分析成:张家要围杀苏木。

    但,其它人不知道啊!

    听王庆南这么一说,不少人纷纷赞同,当即呼啦啦散开,退出了‘通天客栈’,甚至,连斜对门的‘来福客栈’,人都走光了。

    当然,他们也没离开,而是在几百米外,等着看热闹。

    ‘通天客栈’附近,值守在这里的捕头,同样被忽悠得‘如临大敌’,遣人回去调动增援了。

    “姓苏的,这下,我看你怎么死?!”

    王庆南同样没走,留在不远处,看着到来的张家车队,激动地攥紧双手,面红耳赤。

    ……
我乃世间唯一仙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