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太秀了(两更万字求收藏、推荐)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来了!黄妈妈,那俩男人和顾盼,到楼外了。”

    “不错。”

    黄妈妈如同大将军般,霸气地一挥手:“再探!”

    “是!”

    ……

    “来了、来了!他们进门了!”

    “再探……不,探个鬼?老娘我看到了!”

    黄妈妈扒拉个脸,有些丧气。

    她敢打包票:以她这么多的阅人眼光,就那当前之人——白衣公子,那模样、那气质、那风采,绝不是普通人!

    1号计划:抢回小盼儿,夭折。

    “算了,要不回来,就要不回来吧!反正,当初老娘将那赔钱货赶出去,就做好亏一笔的准备了。”

    “现在,能回本,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黄妈妈这般想着,腾地一下站起身,露出花儿一般的笑脸:“准备一下,肥羊……哦不,是贵客来了,都给我去迎接!”

    ……

    不过,看到苏木三人的,可不止黄妈妈,还有刚刚下楼的王钰。

    “妈的,是那个婊子!”

    王钰一看到顾盼,就想起那天的狼狈,就不由怒从心起。

    再一瞧:哟,旁边还有个小白脸?!

    更气了。

    “妈的,我看上的货色,自己还没啃呢,就被别的猪先拱了?”

    王钰发情的狗一般,眼睛红得吓人,怒喝道:“福叔,上,给我将那个婊子抓过来!”

    “少爷,冷静啊!”

    周福有点怂:“你看当前那人的容貌、气质,似乎不是一般人……”

    “不是一般人个球?我认识城中各大公子,就没这号人。”

    王钰阴沉着脸:“福叔,上,出了事我给你担着!”

    “我,哎,少爷……”周福还是有一点点犹豫。

    “你怂个锤子?你那一身功夫,是吃素的?”

    王钰气得快要喘不过气,转过身来,认真盯着周福眼睛:“福叔,你我主仆一体,我特么……总不会连我自己都坑吧?”

    “也是这个理儿。”

    周福眼睛一转,下定了决心:“那……少爷,我可就真去了。”

    “去!麻溜的!立刻!马上!”

    王钰低沉咆哮着,神情激动,脖子上青筋都凸出来了。

    于是。

    踏!

    周福脚尖一点,整个人反重力般飘了起来,一掠就是三五米,只是在地上点了两下,就接近了苏木三人。

    “嗯?”

    苏木一进门,就看到这人直冲冲飞来,似乎来者不善。

    踏踏踏!

    他前行数步,与韩石、顾盼拉开距离,同时,右手后背,金光一闪,【铁剑】取出。

    “什么鬼?!”

    周福见苏木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铁剑】,瞳孔猛地一缩,自身直觉,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

    老练的战斗经验,让他毫不犹豫决定,先下手为强。

    唰!

    周福右手急收,在腰间一拍,宝刀出鞘,被凌空接住,朝苏木肩膀砍来。

    ——上次,他面对全身痘痘的顾盼,手中没有工具;回去之后,王钰就让他带上了带上了刀,一是为了避免之前的情况;二来,也是为了防备城中的江湖中人。

    “果然是冲我来的,死!”

    苏木神情古井无波,面对那凶猛一刀,不作丝毫抵挡,只是右手持剑,向着对方心窝刺去。

    “想以伤换伤?可你的速度……太慢了!”

    周福嘲讽地想着,手中的刀,已经砍到了苏木肩膀。

    旋即。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呲啦啦!

    那一刀,仿佛砍在钢铁上,发出一连串火花,对苏木丝毫未能造成伤害。

    而与此同时。

    苏木手中之剑,距离周福胸口,已不足一尺。

    但——

    该说不愧是武功高手。

    周福在强烈的危机感刺激下,反应迅敏至极,左手包裹真气,在【铁剑】剑背上一拍。

    砰!

    【铁剑】偏转。

    苏木瞬间感觉到,一股巨大力道灌注【铁剑】剑身,让它脱手飞去。

    ——毕竟,【铁甲】保护他免疫一切伤害,但并不意味着,就能帮助卸力了。

    “嗯?”

    周福也是懵的。

    他看苏木刀枪不入,还以为是个强者,方才一掌,只为偏转剑向,却没想到,直接将剑拍飞了?!

    “古怪!难道是……穿着什么宝甲?!”

    “是了,若真是和我同层次的高手,方才那一剑,我根本反应不及。”

    “呵呵,既然是个绣花枕头,那就死吧!”

    周福心念电转间,脑海中,已经闪过了这么多念头,顿时,脸色一狠,反手抽刀砍向苏木脖子。

    呲啦啦!

    森寒的刀锋,砍在苏木白皙的脖子上,仍旧是一连串火花。

    周福彻底懵了。

    之前那一幕,还能解释为:对方穿着宝甲。可现在,总不能说,对方将宝甲穿到了脖子上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震惊地想道。

    而就在此时——

    苏木脸上,突然泛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唰!

    他手心金光闪烁,一把新的【铁剑】出现,刺向周福右胸。

    与此同时。

    苏木意念笼罩,召回之前那把的【铁剑】。

    唰!

    【铁剑】从周福背后飞来,直指他背心。

    ——只要是家园产物,在苏木意念10米范围内,都可自主召回。但也就是召回,让它飞来这一下子,想要如指臂使地凭空御剑,却是不可能的。

    却说:

    前有【铁剑】,后有【铁剑】,致命的危机感笼罩在周福心头。

    关键时刻。

    周福身形一闪,躲过了身前的【铁剑】,同时,耳朵微动,捕捉【铁剑】破空的声音,反手猛地一抽。

    当!

    他的宝刀,与【铁剑】相击。

    清越的交击声中。

    【铁剑】方向一偏,继续飞回,落入了苏木左手;而那宝刀,却是炸开了一道裂缝。

    不过。

    周福此时,连自家宝刀受损都顾不得,脚尖一点,提着宝刀迅速后退,远离苏木这个怪胎。

    “我的反应还是太慢了。”

    苏木心中叹息一声,双手金光闪烁,两把【铁剑】消失不见,变作一把【木弓】,箭矢自动落入其上。

    他锁定周福,张弓拉满,一箭射出。

    ……

    却说:

    苏木与周福,这一连串的交手,说来很多,但其实,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在一众旁观者眼中,两者各出手段,但整个过程:苏木从容淡定,尽在掌握;而对面的周福,明显不敌,落入下风。

    特别是苏木那一连串神奇的手段,让他们都看呆了。

    ……

    这时正值白天,不是瑶光阁生意的高峰期,里面只有少数客人,在这外面大厅的就更少,只有为数不多的十几个。

    当然,迎来送往的丫鬟,还是不少的。

    在苏木与周福,两人打斗一开始,这些人就纷纷后退,分散寻找掩体躲避,各自躲在了柱子、拐角、桌椅之后,暗中观察。

    结果?

    自然是:越看,越瞠目结舌。

    周福的手段还好,虽然武功高强,但还在人类的理解范围之内;而苏木,就确实把他们吓坏了。

    谁来解释一下:刀枪不入?手放金光?凭空变物?意念御剑?

    这些都是什么鬼?!

    ……

    黄妈妈与龟公,也躲在一张桌子之下。

    “仙人!仙人啊!”龟公满脸激动,牙齿都咬得咯吱吱作响。

    黄妈妈也是呆懵了,口中喃喃:“我滴个乖乖啊,真有神仙?!”

    她全然忘了,之前自己的‘霸气发言’——哪怕大罗金仙下凡,也要在他金身上,给剐下一层来。

    由此可见:叶公好龙,诚不欺人。

    当然,话说回来,黄妈妈能做到瑶光阁的老鸨,自然是个极聪明的。

    她眼珠一转,联想到近些日子城中的风声,就大致确定了:那位穿白衣的公子,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苏真人了。

    “完蛋!”

    黄妈妈想到这点,脸色顿时一垮。

    无它。

    计划二:狠宰一刀,也夭折了。

    ……

    韩石倒是不像其它人,那副‘没见过世面’的表情,毕竟,苏木的神奇之处,他见得多了,心脏承受能力大大增强。

    不过,信仰坚定程度+1。

    “太厉害了!”

    顾盼攥紧双手,小脸激动地通红,感觉心脏又开始怦怦乱跳了。

    ……

    王钰更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他就是想抓一个弱女子而已,怎么就成这样了?

    用脚底板想都知道,对面那白衣公子,肯定不是普通人。

    毕竟,普通人会刀枪不入?会手放金光?会凭空变物?会意念御剑?

    就俩字:完蛋。

    这波,自己似乎担不起啊!

    真·把自己坑了。

    ……

    却说:

    周福是个有忠义的,至少没有没有自己逃跑。

    “少爷,走!”

    他施展轻功,飞快返回,看着还处于呆愣的王钰,一把夹住他就跑。

    并且。

    周福逃跑的经验,明显熟练至极,他一边跑,还一边顺路掀翻桌子、椅子,作为阻挡。

    可惜。

    这些桌椅,能挡人,却挡不住箭。

    嗖!

    箭矢在半空,带出一连串残影,左拐右转,穿梭而至。

    听着身后的破空声。

    周福反手一刀。

    咔!

    箭矢与宝刀相撞。

    前者被弹开;而宝刀上的裂纹,则愈发扩大。

    苏木看到这一幕,心里一阵mmp:“锁定必中,命中对方手上的武器,这也算么?”

    吐槽归吐槽。

    他手上动作丝毫不慢,一根箭矢射出,金光闪烁,另一根箭矢自动出现,搭在【木弓】之上。

    唰唰唰!

    五箭接连飞出。

    当当当当!

    周福武功相当不错,在奔跑之中,竟然还能听声辩位,挥舞手中宝刀,一连将四根磕飞。

    不过。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宝刀,也应声而断。

    最后一根箭矢,却是奔着王钰而去。

    周福挥舞断刀,就要将这箭矢磕飞,却冷不丁,见那箭头微微偏转,一下扎入王钰屁股。

    “嗷~”

    王钰惨嚎一声,双目暴凸。

    “少爷!”

    周福悲呼一声,却不敢停下,加快速度逃窜。

    这次,苏木没再继续射箭。

    倒不是不忍,只是因为,对方跑出【木弓】的100米有效范围了。

    手心金光一闪。

    苏木将【木弓】、箭矢收起。

    ……

    见到大战结束。

    大厅中的十几个客人,想上来和苏木搭话,又自忖身份不够,也没有交情,顿时为难不已。

    还有一点不太好提的:这里,也不是攀谈的正规地方啊!

    ——难不成,要上来打个招呼:苏真人,我请你玩个姑娘,咱们做个同道中人?

    呸呸呸,太污了。

    最终。

    这些人踌躇了下,纷纷散去,出门走了,并没上来攀谈。

    当然,他们看到这场大战,那种激动非常、想和别人面前炫耀一番的心情,是压抑不住了。

    一个个纷纷直奔茶馆酒楼,给这西宁城,带来了新的下酒话题。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苏真人今日第二弹了。

    于是。

    城中各大酒楼中,出现了一幕奇观:苏真人前脚还在教训恶奴:‘你这老狗,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后脚,苏真人就在瑶光阁,为争夺一个美人,与江湖中人打斗起来:‘看我飞剑……’

    简直群魔乱舞。

    苏真人的事迹,有了更多版本的流传,以讹传讹之下,苏木的名声,也愈发地大了。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

    却说:

    那些客人能走,瑶光阁中的丫鬟,却走不了。

    “一个个的,都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去整理桌椅?!”

    黄妈妈双手掐腰,挥舞着手绢,霸气喊道。

    于是。

    那一些丫鬟,还有龟公,就唯唯诺诺地去整理现场了。

    而黄妈妈自己,则是笑容满面地走了上来:“哎呀,苏真人好!您驾临我们瑶光阁,真是让我们这地儿,蓬荜生辉啊!”

    “过誉。”

    苏木对此人认出自己的身份,并不奇怪,若对方没这份本事,那才叫奇怪。

    “敢问贵姓?”

    “哎哟,您客气了不是,免贵姓黄。”

    “那好,黄妈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就开门见山了。”

    苏木坦诚来意:“我这次来,是为赎买顾盼的‘卖身契’,还请行个方便。”

    “啊这……”

    黄妈妈故作犹豫。

    她虽然认出了苏木身份,心里敬畏之下,不敢宰人了,但,还是尽可能多地挽回些银子的。

    “不瞒苏真人……”

    黄妈妈踌躇了下,开口说道:“这个,小盼儿卖身契的价格,不太好讲。以前,她生病毁容,要搁那时候,您给我三五两银子,我就应了您了。”

    “可现在,她这不是好了吗?”

    “在我们瑶光阁,上等培养的美人,千儿八百两银子,都只是寻常……这个行情,我可没胡说。”

    “况且,小盼儿,还是上等培养的美人中,数一数二,最拔尖的那种。”

    “是,这个不假。”

    苏木认同了这种说法。

    他知道:黄妈妈没骗自己,来的路上,他问过顾盼,早就了解过行情。

    “但,顾盼的病,是我治好的。搁在其它人面前,除非遇到绝世神医,否则,就只有等死。”

    “换句话说,我能治好顾盼,也能让她恢复之前的样子。”

    苏木说到这里,眼睛眯了眯:“要不,咱们麻烦一点,我先给她变回去,然后,予你三五两银子,赎回她的卖身契,事后,我再给她治回来?”

    “啊这?”

    黄妈妈傻了,满脸懵逼。

    还能这样玩么?

    您这操作,真是……太秀了!

    ……
我乃世间唯一仙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