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章:飞跃(还有打赏吗)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半夜更新,求收藏,求月票,求打赏)

    徐福一拳击碎龙首,不等它们恢复状态,转身托着日金轮就直向着龙门飞跃而去。

    “噹噹噹噹~”

    金钟罩连番震鸣,裂纹越来越多,终于抵挡不住,砰然破碎成漫天金屑消散在空气中。

    徐福却面不改色,再次凝起一道更大的金钟罩,将日金轮也笼罩其中,全力向龙门飞跃。

    “砰~”

    这道金钟罩,撑过了十息,再次破碎。

    空气粘稠如沥青。

    当然,空气本身是没有变化的,变的只是他的感知。

    越往前飞,他越是感觉到压力山大。空气中也是前所未有的滞涩感,天地之力仿佛化作层层枷锁,封印了这片空间。

    金钟罩碎了又开,开了又碎,哪怕只能顶住几息时间,徐福也毅然再次撑起金钟罩。

    你当他真的是在借助金钟罩的防御吗?

    他只是在借助此地的压力,修炼金钟罩罢了。

    机会难得,若真能一直抗住,只怕他的金钟罩要接连突破。

    可惜,他扛得住,悟凡却扛不住。

    眉心念动,徐福只能将【念力】也发挥到极致,形成一道巨大球体保护罩,将日金轮包裹其中。

    日金轮中的悟凡只觉周身压力骤间,迫不及待大口喘息。

    刚才几乎窒息的压力,让他脑海一片空白。

    徐福护着他,也不轻松。

    本是无形念力,在外界庞大的压力下,也被压地发出淡淡银色光华,竟显化出了形体。

    只见日金轮外,一道巨大的银色光华球体,球体上全是一片片六边菱形方块组成,这样的结构可以使球体更加牢固。

    现在,这球形念力护罩,也如同一道气球般,不断被压地一缩再缩,由大变小,它正在竭力抵抗着无形压力。

    与此同时,【御风】神通发动,浑身流转着青色气旋,背后隐隐有层层叠得的罡风聚集,形成一对青色巨大羽翼。

    这一对风翼,扇动之间,卷起气流,使他的速度再增一倍。

    反倒是他的肉身,全力对抗着压力,金光四溢,几成金人。

    虽觉的很辛苦,也还能承受。

    脚下不知何时云海消失,出现一道玉台阶。

    台阶九十九,正上方便是光明大放的龙门。

    九十九步,咫尺之遥,却看不透半点究竟。

    他每往上一步,几乎都是扛着一块巨石前行,压力凭添数分。

    “!!!”

    眼见徐福真的冲了过去,越来越接近目标,后方众人惊呆了。

    其他人如何再忍地住。

    py砂休率先动真格,一颗紫红丹丸落进腹中。

    浑身真气暴涨,剑气四溢,“孽畜,看剑!”

    “吟——”

    一声大喝,剑光当空一转,似是一道银河自九天落下。

    剑身一分为二,二分三,三分万剑,漫天的剑影重重叠叠,须臾间将水龙斩成刺猬。

    “剑影分光,好剑道。”蔺佩安喝彩一声。

    这一剑的手段,显然超出py砂休能力范围,他趁着丹药效果还在,身法如离弦之箭飞射出去。

    一头长发在夜风之中闪烁,白净冷峻的面容,身形若电,急追龙门。

    众人却不看好他。

    py砂休显然动用了压箱底的手段,但此举若真能飞跃龙门,又何必等到现在。

    你当他们想在后方这么远处与水龙僵持吗?

    可不就是冲了数次都不成功,尝到了社会的毒打,老实了嘛。

    越到前方,压力越大;若不能成,得不偿失。

    他们自觉机会渺茫,又不忍放弃,才僵持与此地。

    但眼见着徐福一路不停飞纵,那庞大的压力在他身上竟似毫无所觉一般,众人又岂能当真坐看他得逞,独得宝物。

    而且拖得越久,机会越少。

    天总是要亮了,是成是败,总该有一搏。

    太乙也坐不住了,只见胖子从布包中摸出一件罗盘,抛飞空中,滴溜溜化作一道巨大圆盘顶在头顶。罗盘洒下道道清辉,将他笼罩进去,任凭水龙攻击不止,也要闷头冲向前方。

    他的身法同样极为高明,忽明忽暗,不断地闪烁,避开一道又一道水龙弹攻击。

    大禅寺三僧也齐齐爆发真气,尽展所学,逼退水龙,联手朝着龙门再次发起冲击。

    蔺佩安叹了口气,双手捏出手印,并未吟唱咒语,背后剑匣内一柄奇异古剑出鞘飞出,挥动之间,剑气纵横,雷霆如瀑泼洒下来。

    水龙转瞬被击散大半身躯。

    蔺佩安脚步雷动,每一步都有雷声隆隆,已经赶上了太乙。

    可却有一道身影比他们更快,见鹿也不知使出什么掌法,一掌出宛如整片天地尽在掌中,水龙整个定住,继而砰然破碎开来。

    见鹿打完这一掌,脸色也瞬息白了一白,显然这一掌消耗极大。

    她不作停留,瞬息化作一团黑气,如一只黑鸦忽闪忽闪,就跑到了最前方。

    然而越到前面,速度不可避免的越来越慢,最糟糕的是水龙再次追来。水龙可不受压力限制,在压力环境下,它们的威力不减反增。

    之前数次,就是因为这般原因,才被迫一退再退。

    但这一次,他们显然不藏了。

    各显神通,也要跃过龙门。

    “哈哈哈,走你!”

    前方,正在飞跃的徐福骤然发出一声大笑,将日金轮踢皮球般一脚踹出。

    在悟凡“啊啊啊~”地一连串惨叫声中,日金轮带着他,直直飞过了龙门最后几阶阶梯,成为了全场第一个飞跃龙门的存在。

    场中静了静。

    片刻后,龙门内传出悟凡惊喜的喊声,“师兄,我过来了。这里没有压力了,好多宝贝,师兄快快收回日金轮吧。”

    “嗡!”

    日金轮从龙门内飞了出来,在徐福掌心滴溜溜旋转后,陡然撑开。

    四周压力稍减。

    其实,徐福也只是看似轻松。

    他身上的压力已然达到巅峰,却不曾弯曲脊梁。

    在庞大的压力下,他浑身上下甚至已被铸成纯金之色,皮肤甚至已成微微透明的琉璃之色。面对最后几阶阶梯,深吸一口气,就要拔腿跟着冲进去。

    人群中太乙却骤然发声大喊,“悟丑,快来帮我一把。”

    徐福惊讶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帮你?”

    太乙面色涨红,“我们毕竟有一起饮酒之缘……你若不帮我,小心我去告你破戒饮酒。”

    徐福听了,不气反笑,“师兄你在说什么胡话,小僧这么纯洁善良正直可爱聪明灵性,怎么可能饮酒。就算小僧真的不小心饮酒了,佛祖也会宽恕小僧的。”

    太乙喊道:“我还为你护法了,你忘记了?”

    “小僧铭记于心,日后自由回报。”

    太乙吼吼道:“你帮我过去,我指点你得到一桩大机缘。”

    “你过不去的,机缘都在我。”

    “龙门岛最后只能获得一件奖励。我发誓,没有我指点,你必然会错过机缘。”

    “不就是天遁剑诀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太乙顿时傻眼,他怎么知道的,难道是玄妙老秃驴?

    正胡思乱想间,一不个留神,头顶圆盘被神龙摆尾拍碎。

    他“哎哟”一声惊呼,险些承受不住压力,再次挥剑与水龙战斗,气急败坏喊道:“我对道祖发似,剑诀只需给我一观即可,我决不私留。”

    徐福坐地起价,“加上浮世酿配方。”

    太乙急道:“配方给你也没用啊,没有酒曲根本不可能成功,我允你一葫酒。”

    “十葫。”

    太乙很想骂人,“没有,最多五葫……”

    “成交!”

    徐福丢出日金轮,将他罩定其中,念力笼罩日金轮将太乙一步步拉将上来,直至最后几步才一脚将他踹飞。

    太乙人在空中,拖着长长尾音被甩进龙门之中。

    未几,龙门内发出欢喜的惊呼。

    水龙失去目标,咆哮着继续向徐福冲来,徐福再度一拳将之轰碎。之后这条水龙,便再也没凝聚了。

    “悟丑小师傅,三颗地元大丹。”玉独秀也勉为其难开口了。

    “五颗。”

    “成交。”

    “……”

    玛德,狗大户,要价太低了。

    徐福如法炮制,将玉独秀也送进去。

    再一看剩下几人,徐福看向沉默硬抗的见鹿,“教我那招掌法,送你过去?”

    “多谢师弟。”

    见鹿脸色苍白,“但是没有师门允许,我不能外传,我可以向师尊引荐师弟。”

    徐福一叹道:“便宜你了。”

    两拳打碎水龙,将她甩飞过去。

    py砂休面色复杂,他心性高傲,不想开口。

    徐福笑嘻嘻道:“师兄,刚才使的是什么剑法?”

    “教你!”py砂休飞快喊道。

    “……师兄爽快!”

    又飞快闪到三位青年和尚面前,“三位师兄,师弟助你们一臂之力。”

    在真释三人震撼的眼神中,徐福硬生生用一道道飞翔的拳头,将水龙全部碾碎。

    恍惚间,自己已经飞过了龙门。

    最后只剩下蔺佩安了,他苦笑道:“贫道贫穷,没什么可以报答师弟的。”

    “答应我三个条件。”

    蔺佩安一皱眉,“一个!且不能有损侠义……”

    “我呸,管你呢,就三个,答不答应,快点说,我也要扛不住了。”

    说着,他身上金光一黯,似要破裂。

    “贫道应了。”管他呢,先答应再说。

    “走你!”

    带着最后的身影,徐福与蔺佩安一起飞跃过龙门。

    “呼——”

    蔺佩安长长出了口气。

    然后一仰头,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从吃下大佛果实开始重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