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赵洵的授权(4000字二合一大章)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宁州,刺史府。

    宁州刺史万言盯着次子万彦看了良久方是冷哼一声道:“你跟着钦差赵大人这么久,就学到了这些?”

    万彦连忙恭敬道:“请父亲教诲。”

    “哼,我叫你跟着赵大人是叫你学他的圣人文章,你却学来这些小说末道。为父真的是太失望了。有这个工夫不如多读读圣人文章,为父便来考考你。”

    稍顿了顿,万刺史随便翻开一卷书,看了片刻冷冷道:“君子贤其贤亲其亲。”

    万彦立刻答道:“这是出自《大学》。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此以没世不忘也。”

    万刺史淡淡道:“你讲的不错,可想好如何破题了?”

    万彦愣了一愣,随即腹诽道哪有那么快就能破题。

    “你莫要以为我是在难为你,你可知科考之时像这种题目算是简单的。截搭题见识过吗,那才真的让人欲哭无泪。若这种文章你都作不出,也不用考什么科举了。”

    万刺史这番话说的极为刺耳,但万彦却并没有生气。

    “还请父亲赐教。”

    万刺史微微颔首道:“前王谓文武也。君子,谓其后贤后王。小人,谓后民也你要从这方面破题。”

    万彦若有所悟。

    “你要记住,所有文章来源都是圣贤书,那么就一定不能超脱这个范围。不能是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而是应该站在圣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思考如果是圣人他们会怎么阐释问题。只有这样才会作出让考官,让朝廷满意的文章。”

    万刺史一打开话匣子便收不住,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他没有讲太多的小技巧,都是极为实用的大道理。万彦听罢之后如醍醐灌顶一般。

    可万彦还是不甘心,连忙道:“父亲,其实孩儿要出的书并不是孩儿所写,而是钦差赵大人所写。孩儿只是要到了赵大人书稿的授权,可以在江南道发行印刷而已。”

    万刺史眉头一皱道:“你怎么不早说?”

    万彦心道你也没问啊。

    “详细说说。”

    万彦深吸了一口气道:“孩儿要出旳这书叫做口袋书。其间多有插画,与文字部分相辅相成这书名嘛,叫做聊斋。”

    万彦说了好大一通这才把连环画的概念灌输给了万刺史。

    其实早在前朝就已经有了连环画的雏形。

    只是那时画作的篇幅比例相较于文字部分还不算大。

    书籍之中出现大量线描插图是在大周,只是连环画、口袋书的概念还不够深入人心。

    至于聊斋的火爆程度,万刺史自然是知晓的。

    只是他却没想到这本书是赵洵所写,一下子来了兴致

    万彦长篇大论说了一通,可万刺史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虽说读书人讲究著书立说,那也得看著的什么书,立的什么说吧?

    出出诗词雅集自然是无妨的,但要写那种通俗小说还是带插图的那种,实在是掉价啊。

    “赵大人和你不一样,赵大人已经是功成名就,去写写闲书并无大碍。但你尚未有功名,这个时候捣鼓什么小说印刷为父担心会影响你的前程啊。你需知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只要把书读好了其他什么的都会来的。你何须为了三五贯钱毁了大好前程啊。”

    恩?三五贯钱?

    万彦就像涛涛洪水中抓到救命稻草的人一样连忙接过话头。

    “爹爹此言差矣!”

    这下轮到万刺史发愣了。

    这娃娃竟然敢反驳他,他倒要听听他能说出什么高谈阔论来!

    万彦也不客气斩钉截铁道:“孩儿所说这口袋书并非什么小道,其可使怯者勇、淫者贞、薄者敦、顽钝者汗下。且能触性性通,导情情出,换言之口袋书也可以写的很有正能量,以此警示世人。”

    万刺史听至此连忙摆手道:“你之前说的倒也罢了,可这正能量是为何意?”

    “咳咳”

    万彦连忙咳嗽两声借以掩饰尴尬:“这是赵大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爹爹可以把其理解为宣扬大道。”

    “你且继续说吧。”

    万刺史似乎也被勾起了兴致,微微一笑。

    “其二呢,这口袋书真的很赚钱”

    万彦瞥了一眼老爹,见其面容如常便咽了一口吐沫继续说道:“我敢保证,如果在宁州印刷这聊斋,一个月最少能够赚到一百两。”

    这下即便是涵养极佳的万刺史也不禁笑出了声。

    “我儿莫要说笑了,你可知一百两是什么概念?”

    按照显隆时期宁州的物价,一百两银子能买到一套顶好的宅子。

    当然万彦也不是空口说大话,他自信是有原因的。

    聊斋本就是畅销书,这一点是在长安证明了的。

    在长安城都能大火的书,在江南道印刷发行怎么可能不火?

    何况宁州的印书业也极为发达,完全可以支撑起万彦的庞大野心。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大周卖书是免税的啊。

    太祖定制:除书籍田器税,民间逋负免征。惟农具、书籍及他不鬻于市者勿算。

    所以在大周朝卖书是能赚大钱的。

    “爹爹且别急着笑,可否和孩儿打个赌?若是孩儿第一个月赚到了一百两以上的银子,我们便大肆印刷聊斋。”

    万刺史听罢觉得有点意思,这个赌他稳赚不赔,没有任何的风险。是以他为何要拒绝?

    不过他还有一丝担心,那就是名声问题。

    如今写这种口袋书毕竟是小道,他可是当朝刺史,若是因为出书坏了名声却是不美。

    万彦仿佛看出他的心中所想,连忙道:“爹爹不必担心,我们只是出品方,真正作者是赵大人。连赵大人都不担心,我们担心什么?”

    “好吧。”

    万彦闻言大喜。

    “多谢爹爹。”

    万刺史推了推手道:“你先别忙着高兴。为父把话说在前面,出书的事为为父不会插手,联系书商之事全得靠你自己了。”

    万彦拍着胸脯道:“爹爹放心,这件事就包在孩儿身上。”

    不得不说钱这个东西还真是有吸引力。

    万彦虽然是刺史之子,无需为生计发愁,但多赚些钱也是好的。

    所谓有备无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上钱的时候呢。

    从刺史府离开之后万彦便大街上逛了起来。

    他自然不是在闲逛,而是在物色合作的书商。

    宁州印书业十分发达,基本都是前店后厂的模式。

    前店售书,后厂印书。

    什么三多斋、什么宗文书社,乃至三台馆、清绘堂

    看的人直是眼花缭乱。

    不过万彦并没有在这些大书店前停留太长的时间。

    原因很简单,这些书店名气很大,且有自己固定的合作伙伴,不太可能看的上他一个新人。

    万彦要想出书只能挑那些名气还不算大不太火的小书坊。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家名叫双峰堂的书坊前。

    这家书店的门脸很小,走近一看驻足的书客也不算多。

    万彦背负双手毫不犹豫的踱步而入。

    店家见来了客人连忙热情的迎上前来。

    “小官人想看些什么书?本店有全套的四书章句集注,还有刚刚编纂的时文选集。小官人要不要瞅瞅?”

    这店家阅人无数,看万彦一副读书人的打扮自然推荐起来科举工具书了。

    万彦却是摇了摇头:“我不是来买书的。”

    那店家愣了一愣。

    “小官人说笑了不是,您不是来买书的难道还能是来卖书的?”

    万彦却是一笑道:“对,我真是来卖书的。”

    这下店家的面色不太好看了。

    “小官人,本店小本经营可开不起这种玩笑。您知道刊印一套书籍需要多少钱吗?像您这种年龄作出来的诗词,即便编纂成集子也没什么人会买的。”

    万彦并不生气,而是和声道:“我要卖的并不是什么诗词雅集,而是小说。你若是愿意合作过些时日我自会将书稿给你,所售书籍所得利润你我按照比例分成。”

    那店家却是并不太乐意。

    “小官人,小可刚刚说过了,出一套书价格不菲”

    “这样吧,第一批印制的书所需银钱我来出,只在你这里寄售。如果将来销量好了,我们再谈合作,你看如何?”

    万彦退让一步道。

    那店家撇了撇嘴,十分不情愿的说道:“寄售啊,那行吧。不过有一句丑话某得说在前面。若是这书滞销卖不出,我双峰堂可不承担任何责任。”

    万彦连忙拱手礼道:“这是自然对了,您贵姓?”

    “免贵姓陈,单字一個安。”

    店家冷冷说道。

    万彦轻点了点头和声道:“今后免不了有需要叨扰陈掌柜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好说好说。”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万彦态度如此之好,陈安也不好过于冷着脸了。

    “告辞。”

    万彦又冲陈安抱了抱拳,转身离店而去

    翌日一早,万彦便直奔双峰堂。

    一进书坊,万彦便见陈掌柜坐在那里愁眉苦脸,一副别人欠了他一百两银子的模样。

    万彦心道不妙,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便是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几步向前冲陈掌柜笑着拱手道:“陈掌柜,小生叨扰了。”

    那陈安本就心气不顺,见万彦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小官人,您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念几遍书。专程来看鄙人的笑话不好吧?”

    万彦心中暗道晦气,面上却强自挤出一抹笑容道:“陈掌柜这是说的什么话?小生哪有那个闲工夫?您怕是贵人多忘事。前些时日小生可是和您说定了的,有书稿要在您这里寄售”

    陈安这才想了起来,不过他却是摇头叹气道:“晚了,晚了。”

    万彦心中懊恼,心道你能一次把话说全了吗?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活脱脱要把人憋死呀。

    可他有求于人,只得继续陪着笑脸道:“陈掌柜可有难处?不妨说出来,小生也好帮着参详一二。”

    那陈安对万彦这半大小子是不报什么希望的,但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叹了一声道:“罢了,反正事已至此也不怕多一个看笑话的。”

    “小官人应该知道这宁州城内外繁华无比,可谓寸玉寸金。鄙人这铺子便是租的,前日这铺子主人特地找来要涨租子。鄙人这是小本生意,本就利薄,这下更是没得做了。哎,我寻思着等把库存书稿卖完便收拾收拾,回老家去了。”

    万彦心道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不就是付不起房租了吗?

    还好你遇到了小爷我,便叫你看一出“绝境翻盘”的好戏。

    “敢问陈掌柜,你的租期何时到期?”

    “本月月末。”

    陈安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便好。”

    万彦心头一喜道:“还有大半个月,时间还来得及。小生上次说的书稿还劳烦陈掌柜帮忙寄售一段时间。”

    陈安胸中顿时生出一股怒意,讥诮道:“小官人难道没听鄙人说吗?鄙人这生意做不下去了,哪里还有工夫帮小官人卖书?小官人还是另寻别处吧。”

    万彦心道你真是遇到了贵人,小爷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计较。

    他爹是宁州刺史,在这宁州城还没有人敢不给他爹面子的。涨租子赶人?这都不是事。

    “陈掌柜且慢,只要你肯帮小生寄售书稿,小生敢保证,半月之内一定让你赚的盆满钵满。莫说付租子,便是将这铺子买下来也不无可能。”

    听这后生夸下海口,陈安直想发笑,本能的问道:“小官人凭何作保?”

    万彦悠悠道:“信与不信全在陈掌柜。不过若是小生是陈掌柜,总会试上一试。再差还能比现在差吗?”

    “这”

    不得不说万彦这句话是说到点子上了。陈安思忖了片刻,咬着牙道:“好,那鄙人便信小官人一次。书稿呢,快交给我刊印。”

    大周朝活字印刷术已经十分普及,除了那些固定制式的四书五经,书坊之中已经很少使用雕版印刷。饶是如此刊印也需要时间,陈掌柜的意思是赶早不赶晚,赶快把万彦的书稿刊印出来了事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