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戈壁上的夜袭(4000字二合一大章)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安西都护府旳八万大军在撤离西域的过程中损失惨重。

    哪怕大都护刘霖已经做了万全筹划和打算,但一路上还是遭到了各式各样的袭扰。

    西域三十六国的军队就像是苍蝇一般如影随形。

    更不用说那些佛门修行者。

    西域佛门的这些妖僧端是连脸都不要了,连遮掩都懒得遮掩,直接进场收割。

    多亏了不良帅冯昊和一众不良人竭力拼杀这才勉强保住了大部分将士的性命。

    但冯昊这样的高等级二品修行者整支军队中毕竟只有一个,一旦他的体力出现了问题或者出现伤势,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西域三十六国和佛门似乎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并没有急着要把安西都护府的这八万大军吃掉,而是采取了蚕食的策略,一口一口的咬,一口一口的蚕食。

    “大都护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距离瓜州、沙洲至少还有几百里路。这一路上都是沙漠戈壁,我们这样走下去是死路一条啊。”

    “是啊大都护,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这帮蛮子当真是可恶,非要将我们斩尽杀绝才肯罢手吗?”

    “大都护,您倒是拿一个主意啊,弟兄们可都是等着您的号令呢。”

    “够了!”

    刘霖只觉得自己耳朵旁好似有一群苍蝇在飞,扰的他是不胜其烦。

    “本帅难道不想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吗?可你们知道吗?敌在暗我在明,若是我们贸然行动,反而倒是会暴露破绽,死的更快。”

    刘霖狠狠的扫视了众将一番,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不能动怒,他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动怒。

    他现在就是这支大军的主心骨,若是他乱了,整支军队都会跟着乱。

    “去把冯大人请来,本帅有要事与他商议。”

    西域三十六国的联军隐藏在胡杨林里,与他们同在的还有西域密宗的修行者。

    从一开始他们就定下了策略,要将这支安西大军逐步吞食,如今自然是最好的机会。

    这片荒漠人烟罕至,根本不可能有援军。

    非但没有援军,安西军要想在此找到水源和食物也是十分困难的。

    人困马乏之际,注意力和战斗力都会降至最低,这种时候乃是天赐良机。

    “那个二品修行者有些麻烦,他精通武道精髓,战力十分惊人。我们要想解决这支安西军,首先就要把他先解决。”

    “是啊,此人乃是长安不良帅,是大周皇帝特意派来西域增援的。他手下还有一些心腹不良人, 皆是四品以上的修行者。我们密宗若想击溃他们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所以, 我们最好等到他们分散的时候再动手。”

    “可我们观察了这么久, 他们一直保持着很紧密的阵型,并没有过于分散的时候啊。”

    “或许可以这样试试”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安西军已经开始在戈壁滩上扎营搭帐篷。

    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他们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把帐篷搭起来那么简单, 而是要考虑如何能够避开敌军可能存在的偷袭。

    自从他们离开都护府,一路上就陆陆续续遭到敌军的袭扰, 早已是惊弓之鸟。

    “大都护, 今夜我们轮流守夜, 以防止敌军偷袭。”

    冯昊思量再三,还是对刘霖说道。

    “这里的地势很开阔, 理论上讲敌军若是偷袭我们第一时间能够反应过来。”

    冯昊并不害怕与敌军正面交手。因为安西军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执行力都绝对不比敌军差,正面交手安西军并不落于下风。

    可若是敌军采取偷袭的方式,趁其不备出手, 那安西军就会在一开始就处于劣势。

    这当然不是冯昊希望看到的。

    他既然不远万里从长安来到西域, 就是为了帮助安西军。把他们活着带回长安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所以这个扎营地点他考虑了很久, 在戈壁滩中心扎营虽然取水困难了一些, 但至少不会被埋伏。

    但是仅仅如此还不够,冯昊很清楚那些西域密宗妖僧的伎俩。

    这些家伙没有任何道德和羞耻感可言, 偷袭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

    对付这些修行者,仅靠安西军来值守放哨显然是不够的。

    能够发现修行者的只有修行者,能够战胜修行者的也只有修行者。

    冯昊很清楚此刻他们必须要承担起这份责任, 只有他们站出来,才能保证整支安西军的安全。

    刘霖欣慰的点了点头。

    “好, 那就多谢冯大人了。”

    若是放在以往他或许还会与冯昊争论一番。

    可是现在,他已经是身心俱疲, 自然没有丝毫争论的想法

    入夜,戈壁滩上显得十分安静。

    值守的将士们可以清楚的听到袍泽们的呼吸声, 篝火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以及砰砰的心跳声。

    越是安静的气氛下,紧张的情绪越是弥漫在他们周边。

    冯昊微微眯着眼睛,一边烤着火一边用神识感受着周边的天地元气。

    一般来说,天地间的元气都是处于平衡状态的。

    可若是有修行者尤其是高品级修行者经过,这个平衡就会被打破。

    元气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剧烈的波动。

    冯昊要捕捉的就是这个细节。

    一旦西域密宗的妖僧们决定动手,这附近的天地元气一定会出现较大程度的波动, 此刻冯昊和一众不良人就要及时做出应对。

    但是这个夜晚似乎很安静,至少从目前来看如此。

    冯昊隐隐的有了些困意,直到他感受到了天地元气波动的那一刻。

    他的身子整个弹起,努力的用神识感受着周边的一切。

    在全神贯注的情况下, 冯昊的整体感知力增强了,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西北方向的天地元气被凝聚,这肯定是人为的。

    从这个凝聚强度来看,对方的实力最少也是三品。

    而且不止一个

    冯昊一时间有些紧张了。

    他并非是一个自负的人,毕竟在长安城那样的地方,即便是二品修行者也不算什么。

    在长安待的时间久了,他明白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所以,这次他们所面临的夜袭非同一般。

    在冯昊的呼唤下,一众不良人立刻进入到了警戒的状态之下。

    渐渐的漆黑如幕的夜色之中,渐渐泛起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冯昊微微眯着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光亮。

    来吧,既然迟早要战,那今夜就战个痛快

    西域密宗乃是佛门的一个分支。

    和中原的佛门不同,西域密宗强调的是个体的突破,所以才会有各种偏门功法出现。

    密宗双修便是其中最诡异的一种。

    扎丽卡和巴古尔便是这么一对双修者。

    长达十年的相处让他们对彼此十分了解,在战斗的时候也能够迸发出最大的力量。

    “或许我们该出手了。”

    “再等一等。”

    “等那个二品修行者元神不稳, 修为下降?”

    “不然呢?”

    “也好。”

    而此时此刻,不远处的安西军阵地,战斗已然打响。

    冯昊使得是刀,不良人的鱼机刀。

    鱼机十九式在他的手中使得是虎虎生威。

    鱼机十九式乃是递进式,每一招都会更加强势,连在一起则是无比惊人。

    即便单拎出来一个也足够让人喝一壶。

    他如今应对的修行者应该都是四品以下,冯昊自然没有太多的压力,可谓轻松应付。

    这些佛门密宗修行者负伤之后不会强行留下作战,而是会自动向后退去。

    人数实在太多了,至少是不良人的数倍,这使得冯昊感觉自己被包围了。

    虽然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若是战的时间久了冯昊的体力下降,那又是完全另一回事了。

    对方是想要用车轮战啊。

    冯昊苦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他很清楚对方的目的,但着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因为不良人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

    安西军中虽然也有修行者,但是数量更少。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冯昊不会让安西军贸然入场。

    不然万一西域密宗行的是调虎离山之计,真正要做的是对刘霖动手,那可就来不及了。

    一国不可无君,三军不可无将。

    将乃一军之魂,此时此刻谁都能出问题,但是刘霖不能。

    刘霖但凡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安西军的军心就会在顷刻之间涣散

    虽然冯昊极力要引开敌军的注意力,但很显然安西军也在相当程度上面临了压力。

    毕竟西域密宗和西域三十六国是同时进攻的。

    西域三十六国是联军,这就需要有一个人居中指挥。

    这个人就是合延沃尔。

    合延沃尔被认为是西域三十六国的战神,号称是西域最后用兵的男人。

    这场夜袭毫无疑问是由他来策划和指挥的。

    安西军在戈壁滩驻扎,他们不论从任何一个方向进攻,安西军都会沉着应对。

    可如果西域三十六国的联军采取的是合围的策略,那安西军就会被包饺子一样的彻底包住,毫无逃走的可能。

    接下来联军要做的就是慢慢的收紧口袋,压缩安西军的空间。

    他们就像是在安西军的脖子上套了一个绳索,慢慢的将安西军勒的窒息而死

    此时此刻,身为安西军的统帅,大都护刘霖的神情十分紧张。

    敌军已然形成合围之势,看人数应该有二十余万之多。

    在这茫茫的戈壁滩上,二十万大军把他们围的水泄不通。

    敌军中有骑兵,有步兵,但以骑兵居多。

    骑兵的优势在这个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

    打的了就打,打不了就跑,过一会又来,扰的人是不胜其烦。

    “当真是可恶啊。”

    刘霖恨恨的攥紧拳头,恨不能把这些杂胡生吞活剥了。

    可他知道这种时候决不能意气用事贸然出击。

    敌军一定是是希望他们率先出击的。

    因为此刻安西军结成了铁桶阵,短时间内敌军找不到突破口。

    他们之所以不断的用轻骑兵进行袭扰试探,就是希望找出安西军的破绽。

    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安西军都表现的十分完美。

    而如果安西军主动出击,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等于是把自己的柔弱部分让给敌方去攻打。

    所以当下的情况只能忍。

    “大都护,您看是火把!”

    火光连连,映照的黑夜如同白昼。

    敌军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了火把,随后他们的弓箭手将沾满火油的弓箭箭矢点燃。

    “嘶”

    作战经验丰富无比的刘霖当即明白了敌军要做什么。

    “这帮畜生他们想要用火烧死我们。”

    在经过了一轮轮的试探之后,合延沃尔确定短时间内难以找到安西军的破绽。

    可他们也不能这么无休止的耗下去。

    所以他们必须要人为的创造出安西军的破绽。

    最好的方式便是利用火攻。

    “听我将领,预备,射!”

    合延沃尔一声令下,联军的弓箭手立即对准安西军的阵地开始攒射。

    箭头被点燃的箭矢从天空上方浇下,安西军一时间大骇,纷纷四散逃命。

    他们搭起的帐篷瞬时间被点燃,燃起熊熊大火。

    如果安西军不采取行动的话,用不了多久,或许半个时辰内他们就会全部葬身火海。

    “大都护,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突围吧,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犹豫了啊。”

    “是啊大都护,突围的话我们还有一线生机,若是继续这样耗下去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如今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刘霖身上。

    刘霖一时间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可他也知道,此时此刻必须要尽快做出决断了。

    火势还在蔓延,如果现在还在瞻前顾后的话,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连逃生的可能都没有了。

    “下令将士们上马,突围!”

    刘霖咬着后槽牙下达了命令。

    安西军的骑兵比例还是很高的,除了极少数是步兵,大部分都是骑兵,还是重骑兵。

    这种时候重骑兵突围还是有相当程度的优势的,只要速度冲起来,总归会有人逃出去,无非就是损耗多少罢了。

    对刘霖来说,现在能保住多少人保住多少人,总比全军覆没要好的多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