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师徒联手(4000字二合一大章)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赵洵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散发出来旳强大气机。

    这个颉利古应该不简单...

    当然,赵洵也没有任何轻敌的意思。

    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做足了万全准备,而且还有b计划。

    一旦形势有变,赵洵至少能够保证全身而退。

    这也是他一直秉持的原则,惩恶扬善也好,替天行道也罢,都必须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必须是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行事,轻敌冒进,那不是为民而战,乃是送人头。

    “起!”

    魔宗修行者的路数都是这样的吗?

    见颉利古悬浮到了空中,赵洵暗暗腹诽道。

    颉利古当然不知道赵洵心中想的是什么,因为他不会观心术。

    只见颉利古越飞越高,随后幻化出了许多的分身。

    嗯?

    赵洵直是愣住了。

    还有这种操作?

    好家伙,这是玩赖得啊。

    分身这种东西一旦使用就是无赖行为。

    因为你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分辨出哪个是真身,当然,这指的是赵洵这种低品级修行者。

    “沧浪刀法,霸道斩之。”

    既然无法分辨,那就无需分辨。

    赵洵索性直接拔刀。

    沧浪刀法讲究的是一个霸道。

    只要能够霸道出刀,前三式足以唬人。

    虽然赵洵的绝对修为品级不高,但他毕竟是得山长亲自点拨的读书人,浩然气是相当足的。

    浩然正气附着在鸣鸿刀上,使得他这第一刀劈砍下来获得了很大程度的加成。

    一刀斩下,赵洵发现自己砍到了棉花上。

    他的运气不太好,第一刀砍在了一个幻象上。

    但是赵洵也没有因此泄气,而是挥刀再砍。

    这一次,依然砍在了幻象上。

    赵洵环目四视,发现幻象足足有十数个之多。

    这么一个个砍下去,得砍到猴年马月啊。

    而且对方利用幻象迷惑他,肯定不是为了等死。

    果不其然,颉利古接下来当即伸出一只魔手,径直朝赵洵的心口掏来。

    “啧啧...”

    赵洵心道你这也太小看我了吧,忘记书院六品的特殊技能了吗?

    赵洵当即召唤出来了保护罩,因为他知道仅凭借自己很难硬接对方这一击。

    人啊该要面子的时候要面子,不该要面子的时候没必要死要面子。

    颉利古完全没有想到赵洵还有这一手,魔手撞击到保护罩的那一刻只觉得一股剧痛传来。

    随即他发现他的虎口竟然渗出血来。

    “嘶...”

    颉利古倒抽了一口凉气,恶狠狠的盯着保护罩内赵洵。

    “有本事你出来,像个男人一样对决。”

    “有本事你进来,像个男人一样对决。”

    赵洵心道好家伙,比嘴炮?

    你能是我的对手?

    赵洵自认为他若是称自己嘴炮天下第二,你就没有人敢自称天下第一。

    “你...无耻。”

    “你不要脸!”

    赵洵知道颉利古的脾气应该不太好,这点从对方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如今颉利古的面色通红,就和猴屁股一样。

    这样的人禁不住怎么激的。

    只要赵洵多激几次,颉利古就一定会心态爆炸。

    这恰恰是赵洵希望看到的局面。

    拖时间,这样恩师吴全义就来得及赶来了。

    赵洵和青莲道长之间有约定,可以通过道家绝学清虚心法进行心灵感应。

    如今赵洵已经把具体位置报给了恩师,相信恩师正在火速赶来。

    以恩师御剑飞行的速度,并不会比骑龙飞行慢多少。

    只要赵洵拖延时间,一炷香的时间足够了。

    “你们中原人都这么牙尖嘴利的吗?”

    颉利古炮轰道:“所以我不跟你耍嘴皮子。”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上来就动手,趁我不备,来偷袭,你非但不是君子,还不讲武德。”

    “...”

    颉利古怒吼一声,随即两只魔手分别不停的向保护罩抓去。

    但这自然是徒劳的,保护罩非但没有被损毁,反倒是颉利古的一双魔手变得鲜血淋漓。

    他等于是用肉体去撞击布满浩然气的保护罩,和以卵击石没有任何的区别。

    “友情提醒一下,你再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失血过多的。人失去过多的血会死,但我不知道你们魔宗修行者算不算是人,所以你自行评估一下。”

    赵洵显然太懂人心了,这一句话非但没有起到劝慰的作用,反而让颉利古更加的愤怒。

    在决定引诱赵洵上钩之前,颉利古已经几次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能动怒,不能失去理智。

    可当他真的来到之后却发现完全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面对这样一个嘴强王者,想不动怒,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啊。

    颉利古最终决定强行晋升品级,依靠吸纳天地元气造成的气息波动来冲垮这层保护罩。

    他忍不了了,他一刻也忍不了了。

    他要赵洵现在就立即死!

    ...

    ...

    青莲道长吴全义御剑飞行,一路赶来赵洵报点的位置。

    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名魔宗修行者并没有对赵洵发起攻击,而是强行吸纳天地进入体内。

    好家伙,这家伙是要依靠这个举动来晋升品级啊。

    吴全义想到了当初在黄州时,那名魔宗修行者运用此举后的恐怖现象,一时间打定主意一定要趁着他现在脆弱之时出手,决不能让其晋升品级成功。

    “青莲之剑天上来!”

    吴全义大喝一声,随即飞剑破空而出。

    “剑去,击之!”

    吴全义又下了一道指令,随即飞剑径直朝半空悬浮的魔宗修行者而去。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颉利古就像是脑后长眼一样,他的手臂急速伸长扭转径直朝飞剑抓去。

    随后令吴全义震惊无比的现象出现了,颉利古竟然直接生生用手把飞剑擒住!

    这也太可怕了。

    在吴全义踏入修行境界以来,他还从未有过这种经历。

    徒手抓剑,这人的修为品级绝不在他之下。

    青莲飞剑被颉利古抓在手里,拼命的挣扎,但仍然无法逃脱魔手。

    “嘶。”

    吴全义心中一沉,随即高呼道:“剑来,借剑一用。”

    随即无数柄剑从长安城四面八方飞来,皆到了吴全义的周围。

    无数宝剑汇聚成一面网,遮天蔽日好不壮观。

    ...

    ...

    吴全义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剑客。

    虽然他是道门培养出来的,但他在剑道上投入的精力显然要比在道术上投入的精力多的多。

    青莲剑法虽然不是这世间最顶级的剑术,可在吴全义的手中已经使用的几近化境。

    颉利古急于吸纳天地元气进入体内,使得他露出了几个破绽。

    如果不急于求成的话,吴全义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机会。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一剑既下,便破开了颉利古的所有防御。

    在破境最关键的时刻,青莲之剑让这个魔宗修行者境界大跌。

    这一切与黄州发生的那一次如出一辙。

    只不过如今赵洵的力量更强了,可以依靠自己的实力给予恩师青莲道长吴全义更大程度的支持。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他动用的乃是儒家的绝学。

    吟诗可以召唤强者。

    赵洵这次召唤出来的不是一人,而是无数身着黄金铠甲的勇士。

    这些勇士将魔宗修行者颉利古团团围住,金戈齐出,扎在了颉利古的身上。

    虽然说顶级修行者并不惧怕军队,但那指的是一品以上甚至是超品的强者。

    像颉利古这种三品境界,其实还是有可能力竭被军队拖死的。

    何况他现在又被青莲道长吴全义一剑刺的跌了境界,怕是只有四品之境。

    无数黄金铠甲勇士合力将其挑到了空中,生生的架在了那里。

    吴全义见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这个乖徒儿真的长大了啊。

    这个召唤术真的十分的关键,虽然只能持续一炷香的时间,但足够了。

    道门有的是各种稀奇古怪的法术,吴全义变戏法似的从衣裳里掏出一根金光闪闪的绳子,随后捆在了颉利古身上。

    这绳子就像是捆妖绳一样,可以自动收缩。

    只见颉利古很快就被绳子嘞的痛不欲生,嗷嗷大叫了起来。

    “恩师威武!”

    赵洵见大局已定,便赶了过来。

    “你小子也没有让为师失望啊,这一次你表现的很出色。”

    “哈哈,恩师咱们就不要在这里商业互吹了,赶快把这个家伙绑到不良人衙门才好。”

    “嗯,你说的也对。为师便好人做到底,帮你把他带到衙门。”

    ...

    ...

    当赵洵和青莲道长吴全义得胜而归,把捆绑的跟个粽子一样的魔宗修行者颉利古带回不良人衙门,贾兴文和旺财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明允,你真的是无敌的存在啊。这一次又是手到擒来。”

    “是啊明允兄,魔宗修行者在你面前根本就无法遁形。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面对二人的尬吹,赵洵仍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真的是成长了不少。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道:“运气好罢了,不过也多亏了恩师助阵。”

    赵洵感激的冲青莲道长抱了抱拳道:“恩师啊,以后有什么用的到徒儿的地方,您老尽管吩咐一声,徒儿一定鞍前马后,不会有丝毫怨言。”

    吴全义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就好,我便在你们衙门蹭一顿饭先,刚刚打架打的肚子饿了。”

    赵洵心道这样最好,正好让恩师吃完饭之后动用观心术进入到这颉利古的识海之中,看看有没有什么关键的信息。

    毕竟赵洵的观心术道行还不够深,上一次想要进入娜拉的识海就失败了,最终还是请恩师出山。

    这一次就不要再兜圈子了,直接上最强王者。

    ...

    ...

    吃好喝好,心满意足之后吴全义自然是满足了赵洵的小小请求。

    他是二品道门强者,要进入到一个三品还跌境的魔宗修行者识海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一切开始的很顺利。

    吴全义在颉利古茫茫识海之中有条不紊的检索着信息。

    对他来说,眼下的一切都是砍瓜切菜一般的简单。

    可是渐渐的,吴全义的面色变得沉重起来。

    他看到了许多很难理解的东西,包括魔宗大祭司说过的话。

    为什么和他的认知完全搭不上?

    难道说这个世界并不像他们所看到的那样简单?

    良久之后,吴全义从颉利古的识海之中退了出来,长长叹息了一声。

    见恩师如此反常,赵洵心中直是担忧不已。

    要知道,上一次恩师进入到娜拉的识海时并没有那么的痛苦,显得云淡风轻。

    可这一次,便是换了谁都能发现情况有些异常。

    “恩师,怎么了?有什么情况吗?”

    赵洵沉声询问道。

    “是大祭司,魔宗大祭司。他似乎对这个魔宗修行者说过什么话,其中提到了结节、平行世界、奇幻世界、艾伦洛尔大陆等等词汇。这些词汇为师从未听过,故而感到十分奇怪。”

    轰隆!

    赵洵听到这里只觉得脑子嗡的一炸。

    恩师吴全义听不懂是正常的,可是赵洵是听得懂的啊。

    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穿越者,对于这些名词简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恩师的意思是...

    这个世界还有另一个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自然是靠着结节连接的,而那些奇幻、艾伦洛尔的词汇宣告了与这个世界平行的世界其实就是个奇幻世界。

    仙侠世界的另一端是个奇幻世界?

    乖乖,这个发现还真的是够唬人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问题来了这个魔宗大祭司是怎么知道的?

    魔宗大祭司是魔宗的最高等级修行者不假,可他怎么可能对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了如指掌?

    难道说...

    赵洵心中生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他知道西方世界是有巫师的,而仙侠世界的这个魔宗大祭司会不会是巫师的变种,或者说...是巫师在这个世界的映射、投射?

    因为两个世界是平行的,所以各项事物、各个体系都应该有投射。

    恰巧大祭司就等于大巫师?

    那么读书人的投射又会是什么?

    难道是游吟诗人吗?

    赵洵恶趣味的想道。

    但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发现。

    看来这次诸部围攻长安,绝不仅仅是面上看来那么简单。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