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卖破绽(4000字二合一大章)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颉利古很兴奋,因为在时隔数日后,大祭司再次附身在了他的身上。

    原本他以为和城外的联系彻底中断了,可现在看来只是大祭司在挑选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

    一旦时机合适,大祭司就会毫不犹豫的附身。

    此次大祭司通过附身告诉他南蛮在巫蛊师的率领下已经拿下了锦官城。

    拿下锦官城后他们并没有在剑南道其他地方多做逗留,而是直奔长安方向而来。

    蜀道天险,所以哪怕是无比熟悉在大山之中生存的南蛮也未必会行军有多快。

    所以距离南蛮兵临城下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颉利古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可能的找到长安城符阵的阵眼随后摧毁或者干扰之。

    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长安城大阵的阵眼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颉利古必须首先找出这些人,随后才能找到阵眼。

    “愿大祭司保佑,保佑我找到阵眼。”

    既然心甘情愿的潜入长安城做细作,颉利古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中原人喜欢把这样的人叫做死士。

    颉利古很喜欢这个说法。

    他不怕死,因为在魔宗看来死是一种轮回,是走向生的过程。

    如果他死的有意义,能够帮助魔宗和北方蛮族的草原人入主中原,那就是值得的。

    颉利古知道他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

    “这个突破口或许就是不良人赵洵。”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观察,颉利古发现赵洵是在所有人那里都吃得开的存在。

    朝廷也好,道门也罢,甚至是书院都很看好他,对他委以重任。

    赵洵总体来说表现的也可圈可点。

    这是颉利古完全站在一个客观立场上作出的判断和评价。

    但如果是从对手和敌人的角度判断和评价,颉利古并不觉得赵洵是有多么的可敬。

    “看来要找到一个机会,接近他。”

    颉利古知道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

    赵洵如今的官职是代理不良帅,长时间在不良人衙门里办公,而不良人衙门位于皇城之中,符阵效果更强烈。

    要想在不良人衙门内动手是不现实的,所以只能等到赵洵离开不良人衙门之后。

    而颉利古发现这段时间赵洵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

    不是在不良人衙门办公就是出皇城查案。

    所以接近赵洵的最好办法就是引诱他上钩。

    所以颉利古决定故意露出一些破绽,以让赵洵顺藤摸瓜找上来。

    之前娜拉是在一家酒肆里被捉到的。

    这说明赵洵或者他的灵兽嗅觉很敏感。

    一点细微的味道他们就能径直找来。

    所以这一次颉利古决定如法炮制。

    赵洵,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颉利古已经把全部宝压在了赵洵身上。

    赵洵这几日陷入到了疯狂工作状态。

    因为地牢里关押的魔宗修行者全部自爆身亡,他为了不被显隆帝问责必须在接下来找出魔宗修行者余孽的线索并捉拿之。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赵洵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发条,一刻也不敢懈怠。

    “明允,明允!你看看这个,这是在东市一家酒楼后院找到的。”

    贾兴文将一块碎布递到了赵洵面前,神情十分兴奋。

    “嗯?”

    正自阅读卷宗的赵洵便把碎布接过,闻了闻皱眉道:“好浓重的魔宗气息。”

    是的,进入六品境界后赵洵提升最明显的便是嗅觉。

    虽然远远比不了灵兽这种bug的存在,但在修行者当中已经属于中上的存在。

    赵洵曾经和魔宗妖女娜拉在酒肆地窖之中独处了很久,对于魔宗修行者的味道很敏感。

    他很清楚这个味道就是魔宗中人的。

    而且

    赵洵觉得这个味道很是熟悉,似乎和娜拉的很像。

    不对,娜拉已经死了,这个不可能是娜拉。

    魔宗中人虽然修行邪祟,但不是不死之身, 更不是九头蛇。

    所以死了就是死了。

    所以这个人的味道和娜拉相像只能说明一点, 那就是这个人和娜拉接触过。

    这两个魔宗修行者存在交集!

    这是赵洵得出的最重要的一条判断!

    “这家酒楼在哪里?”

    “也在东市”

    嘶, 听到这里赵洵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我们现在就去这家酒楼,现在就去!”

    当酒楼老板看到一众不良人浩浩荡荡的冲过来时整个人都傻了。

    “哎呀官爷,有话好好说啊。我们可都是良民, 都是做正经生意的啊。您就这么带着人冲进来,叫我们其他客人怎么想, 我们还怎么继续做生意啊。”

    酒楼老板十分委屈的抱怨道。

    “我们追查到有魔宗修行者来到你们酒楼所以特地前来调查。你们最好配合调查, 否则按照魔宗同党论处。”

    旺财厉声道。

    “哎呀官爷您得讲理啊。什么魔宗修行者, 吓死个人了。我们都是老实本分做生意的良民,怎么可能是魔宗同党。”

    “旺财别吓到人家。”

    赵洵走了过来, 将旺财往后拉了一把,亲自对酒楼老板问询道:“店家,方才我那同僚有些急了, 你莫要见怪。不过我们确实找寻到一个魔宗修行者, 他也确实来过你家酒楼。这块碎布就是他不小心留下来的。”

    酒楼老板一双眼睛瞪的犹如牛铃一般, 却是说什么也不信。

    “哎呀官爷, 这就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破布,怎么能证明是魔宗修行者留下来的呢?”

    “因为这块布不寻常。”

    赵洵顿了顿:“或者说因为气味。”

    赵洵命人牵来一只灵犬, 随后那灵犬围着破布来回的转,一边转一边狂吠。

    “你也看到了这灵犬对于破布的气味很敏感,因为上面有魔宗修行者的味道。灵犬不会犯错。”

    那酒楼老板将信将疑, 可见这灵犬和一般的狗很不一样,便不敢再说什么。

    “所以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自始至终赵洵表现的很是得体, 长时间的历练已经能够让他游刃有余的处理这一类的事情。

    “好的,有什么要问的您尽管问, 只要我知道一定全部告知,绝不会隐瞒。”

    ...

    ...

    酒楼老板怎么也没有想到, 魔宗修行者竟然会出现在他的酒楼之中。

    虽然他不敢相信,但从赵洵信誓旦旦的表示来看,不会有任何问题。

    确实此人就曾隐藏在了酒楼之中。

    但是现在这个魔宗修行者已经消失了。

    这更加令酒楼老板感到惶惶不可终日。

    “大人,请您一定要相信我啊,我肯定不是那什么魔宗修行者的同伙,绝对不可能收留这种妖孽的。您一定要帮我抓到他还我清白,不然以后我们这生意还怎么做啊。”

    赵洵当然知道这个酒楼老板没有说谎。因为他刚刚已经对这酒楼老板动用了观心术, 确认他说的都是实话。

    但他同样感到失望无比,因为这意味着那个跟娜拉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修行者只是匆匆来过这家酒楼藏身,随后便毫不犹豫的离去了。

    线索就此断了。

    线索真的断了吗?

    赵洵当然不会如此轻易的放弃,他很清楚, 如今唯一的机会就是靠着那魔宗修行者留下的气味进行追踪。

    看来要靠你了皮皮虾,赵洵在心中暗暗道。

    相较于灵犬,白蛟龙的嗅觉更加灵敏,上一次就是白蛟龙率先发现了娜拉的踪迹,要不然不良人肯定不会这么快的擒获娜拉。

    这一次赵洵便要如法炮制。

    ...

    ...

    鱼儿上钩了。

    颉利古感到很满意。

    他留下了很明显的气味,赵洵也没有让他失望顺着气味直接找到了那家酒楼。

    如果颉利古没有料错的话,接下来,赵洵就会顺着他预先留下的气味线索一路追来。

    到了那时颉利古就可以亲手杀死这个自作聪明的不良人。

    娜拉上一次之所以被擒,是因为太过轻敌了。

    只要颉利古对赵洵重视起来,赵洵就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任何人想要和魔宗修行者比拼实力都是不可能的。

    书院也不例外。

    何况这个书院弟子只有六品修为,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大祭司通过附身的方式已经告知了颉利古除掉赵洵,颉利古就不会让赵洵继续活着。

    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

    ...

    追踪术对于不良人来说是一门必修课。

    赵洵还记得他成为不良人的第一天,负责带他的贾兴文贾大哥就对他说,追踪术的核心是跟随气味行动。而那些脚印、手印之类的痕迹其实很大程度上可能是障眼法,并不值得过多花费心思。

    这里有妖气,也变成了赵洵和贾兴文贾大哥开玩笑时候的很有趣的一个梗。

    而现在赵洵就要靠着气味来找出隐藏在长安城中的魔宗余孽。

    “皮皮虾, 我们走。”

    赵洵宠溺的拍了拍白蛟龙的颈背, 随后用脑袋蹭了蹭白蛟龙的鳞片。

    白蛟龙有灵,知道赵洵的意思, 当即打了个响鼻回应。

    此前赵洵已经让白蛟龙充分的闻过那魔宗余孽的味道,接下来白蛟龙只要顺着气味一路找过去,就一定能够把那个潜伏的家伙揪出。

    对此赵洵十分有自信,这是一个属于书院弟子的自信。

    ...

    ...

    不得不说骑龙飞行还是要比在长安城头跑酷快。

    跑酷虽然听起来拉风,但实际上速度着实有限,跟骑龙飞行、御剑飞行这些根本就没法比。

    而且骑龙飞行听起来更有逼格啊,虽然很可能被眼尖的家伙盯上,比如御史言官这些二五仔,然后开启喷子模式一路狂喷,但实际上这种是赚名声的大好机会。

    御史言官指望着借此表现自己耿直言官的属性。

    赵洵也可以借此来表现自己追踪魔宗中人的决心,不惜冒着被御史言官弹劾的风险。

    可以说双方是各取所需。

    至于显隆帝嘛...赵洵都表现的如此努力了,这个不做人子的狗皇帝也该闭上那张臭嘴了吧?

    白蛟龙在长安城上空一路飞行,最终在一处破旧的宅邸上空停了下来。

    白蛟龙不停的在上空盘旋着,时而发出一两声歇斯底里的嘶吼。

    嗯?

    这是找到了吗?

    赵洵十分了解皮皮虾的习性,知道皮皮虾在找到目标之后会有这种反应。

    “是找到了吗,小家伙。”

    赵洵贴着皮皮虾的颈背低语道。

    白蛟龙有灵,仿佛能够听懂赵洵的话一样,兴奋的打着响鼻回应。

    “好,这就好啊。”

    赵洵颇是感慨的命令道:“皮皮虾我们走,一起把这个魔宗余孽擒获。”

    ...

    ...

    来了,赵洵真的来了。

    颉利古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眼神之中满是得意。

    这条鱼还是上钩了啊。

    想不到他上的是直饵,赵洵还是咬了钩子。

    既如此今日便是他的忌日。

    颉利古比娜拉的修为等级更高,是魔宗三品人魔境。

    人魔境的强者可以幻化出诸多分身迷惑对手。

    在对决之中这简直就是大杀器。

    因为对手根本不知道哪个是真身,就不会做出针对性的应对。

    而高手过招,毫厘之间便可定胜负,决生死。

    颉利古一点也不担心,以他三品人魔境界杀死一个六品的渣渣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只不过当颉利古看到赵洵骑龙而来的时候,还是皱起了眉头。

    “你这个出场方式我倒是没有想到。”

    颉利古半是自嘲的说道:“看起来确实比我们魔宗飞的要帅。”

    “怎么称呼?”

    赵洵似笑非笑道。

    “叫我颉利古就好。”

    “颉利古...原来你就是颉利古。”

    青莲道长吴全义在动用观心术进入到娜拉的识海之后,提到了颉利古这个名字。

    当时赵洵还不知道颉利古是谁,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碰到。

    “娜拉跟你很熟吧?”

    “其实也算不上熟,都是替魔宗替大祭司做事而已。”

    颉利古冷冷笑道:“想不到你还是找来了。看来是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啊。”

    赵洵心道眼前这位仁兄还真是擅长偷换概念。

    “老兄,这就是你的问题了。明明是你们魔宗中人要潜入长安城做坏事,怎么搞的我们像是恶人一样。这样不好吧?”

    “少废话,成王败寇,今日我们便在这里一分高下,战个痛快。”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