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剑南道危机(4000字二合一大章,第二更!)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遥远的剑南道。

    茫茫大山深处,无数的南蛮人在巫蛊师的带领下朝锦官城的方向而去。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必须要抓住。

    中原大乱,南蛮人终于有了可乘之机。

    剑南道的官兵多半会经由蜀道前往长安勤王救驾。

    如此剑南道就会兵力空虚。

    如果他们能够一气呵成拿下锦官城,则整个剑南道接下来都会落入他们手中。。

    当然,南方蛮族的野心不止于此。

    他们真正的目标在中原。

    在很久很久之前,南方蛮族曾经有机会问鼎中原,最终败在了孟圣手下。

    这并不屈辱,要知道孟圣可以算是历代儒家圣人中实力最强大的存在。

    论境界修为孟圣更是冠绝群雄。

    便是当今书院山长,也未必有孟圣巅峰时候的战力。

    自那以后南方蛮族一蹶不振,不得不龟缩到茫茫大山深处。

    苟延残喘,苟且度日。

    虽然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族群的延续,但是心里或多或少会觉得不爽。

    但不爽也只得忍着。

    只要苟的时间足够,终归是有翻身的那一刻。

    如今便让他们等到了。

    “锦官城中的驻军应该有两万,我们要不要动用死尸攻城?”

    操纵死尸是巫蛊师的杀手锏,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一般不会轻易动用。

    因为使用一次操纵死尸术对于巫蛊师消耗极大,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恢复。

    而如果锦官城中的守军只有两万的话,即便不操纵死尸似乎也有可能拿下。

    “还是动用死尸吧。”

    巫蛊师首领仔细思忖评估了一番叹声道。

    南蛮存续下来的男人不多,战士就更少了。

    所以他们必须珍惜每一个存续下来的战士。

    这些战士就是火种,可以生育更多的战士。

    以此循环往复。

    “只是尸体似乎不够多。”

    虽然从茫茫大山中杀出,可南方蛮族遇到的官兵并不算多,满打满算他们最近杀死的官兵也就是千余人。

    “尸体不够多就去尽可能的制造尸体,连这个也要我教你吗?”

    巫蛊师首领冷冷的说道。

    “大周人皆该死。”

    …

    …

    锦官城如今已经被包围。

    城中守军望着茫茫多的行尸走肉,眼神之中满是迷茫。

    他们该何去何从?

    箭矢能够穿透尸体,可尸体感受不到疼痛,所以仍然会不停的朝城头冲去。

    这可比活人难对付多了。

    毕竟活人是会恐惧的,而恐惧是会传染的。

    一只军队如果阵亡比例超过十分之一军心就会涣散甚至崩溃。

    而死人军队则完全不会受到影响。

    “何将军,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这些家伙杀也杀不死,赶也赶不走,我们难道真的只能坐以待毙在这里等死吗?”

    “要不咱们放火吧,听说死人怕火。”

    “对,咱们放火一把火把他们全部烧成灰。”

    既然刀枪箭矢无法伤到死人军队,火攻便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虽然这法子并未被证实真的行之有效,但既然传说如此,自然有它的道理。

    “好那就试试火攻!”

    如今这些困兽一般的大周士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

    …

    事实证明火攻的效果非常好,死尸怕火,而且非常怕。

    虽然他们早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但是躯体的本能仍然让他们刻意的做出躲闪。

    火攻驱赶了死尸军队如同潮水般的攻势,巫蛊师们似乎也束手无策。

    他们虽然能够操纵死尸, 但是无法强迫死尸做出违反他们生理本能的举动。

    一时间巫蛊师群体内也出现了一阵骚动。

    “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攻城吗?”

    “似乎召唤的死尸对于火攻没有一点办法。”

    “难不成我们要亲自下场?”

    “我们虽然不怎么怕火攻, 但怕刀剑箭矢啊。我们都是血肉之躯, 这一刀一个血窟窿,如何顶得住啊。”

    “嘘,不要聒噪, 听听首领怎么说。”

    南方蛮族巫蛊师首领此刻是压力最大的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所有人都在等待他做决定。

    “先退兵吧, 待我想出克制火攻的办法再来。”

    思来想去他还是不打算用自己族人的性命去冒险。

    至于死尸嘛, 随时都可以再制造, 等到解决了这个难题他们便可以卷土重来。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见巫蛊师首领都这么说,一众巫蛊师和南蛮贵族也只能遵命照做了。

    …

    …

    “退兵了, 蛮子退兵了!”

    尸潮来的快散的也快。

    巫蛊师的咒语一停,尸体便像软泥一样瘫倒在地。

    “不容易啊真的不容易啊。我们的努力终于收到了回报。”

    一众士兵激动的拥抱到了一起。

    “他们只是暂时退兵了,随时还有可能卷土重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不过将士们也可以歇一歇缓一口气了。”

    “另外派人前去长安报信。必须要让朝廷让陛下尽快知道这里的情况。”

    眼下整个剑南道的兵力都很空虚, 不光是锦官城面临危机, 整个剑南道的局势都很凶险。

    虽然眼下长安也很困难, 但是剑南道的形式朝廷是有知情权的。

    至于接下来朝廷会怎么做就不是剑南道官员将领们能影响的了。

    希望有好消息吧。

    …

    …

    蜀道难, 难于上青天。

    这一点每个蜀人都很清楚。

    不过负责报信的信使卢琳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因为他知道自己早一日抵达关中,进入长安, 剑南道的将士们就有更大活命的希望。

    仅靠剑南道如今的驻军,仅靠锦官城的这几万人,失守城池只是时间问题。

    即便他们能坚持, 粮食问题怎么办。

    城中存储的粮食总归是有限的,总归是有吃完的那一天。

    若是援军不来, 赶不走蛮子,他们粮食吃光了怎么办?

    陈琳简直不敢想象。

    陛下一定会派援军来的吧?

    等到他抵达长安的时候也许长安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吧?

    一定是这样!

    毕竟天下的军队都在勤王, 解除长安的危机只是时间的问题。

    “撑住,弟兄们一定要撑住!”

    …

    …

    随着不良人搜查的深入, 颉利古和娜拉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他们在东市的据点被一个个拔除,碰头的次数也被迫削减。

    自从上次大祭司附身显灵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没有得到最新指示的颉利古跟娜拉只能尽量隐藏自己,确保北方蛮族和魔宗全力进攻长安城之前不会暴露行踪。

    他们于东市潜藏,在每一个地点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

    这样即便不良人挨个排查,终究也会慢上一步。

    “不良人这帮蠢货,只知道按图索骥, 却不知道我是一直变幻藏身之地的。”

    娜拉躲到了一家胡人开的酒肆之中,她像灵猫一样越过高高的墙壁,随后轻巧的落在院子之中。

    北方蛮族有独特的气息,为了遮掩这些气息娜拉喜欢躲藏在气味浓厚的地方。

    譬如香料店, 譬如酒肆…

    作为修行者,娜拉可以长时间不进食。

    因为方便之时十分的危险,排泄物如果处理不善还很可能引来追踪者。

    作为一名细作,保证行踪的不可捉摸是她必须要做到的。

    潜入酒肆的地窖之中,娜拉终于可以缓上一口气了。

    这里是存酒的地方,平日里人迹罕至。

    娜拉虽然喜欢饮酒,但此刻并没有任何的兴致。

    一来她很饿,二来饮酒误事。

    此刻她必须保证自己处于高度清醒的状态之中。

    娜拉强自压下自己的本能,盘腿席地而坐。

    她闭上双眼进入到冥想状态之中,以此来减少能量的消耗。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冥想状态的娜拉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娜拉的身子也随之绷紧,就像是一只准备狩猎完成致命一击的大猫。

    不会是不良人吧?

    这些家伙真的是阴魂不散!

    娜拉心中暗暗道。

    不得不说,不良人虽然每次都慢了一步,但总能在之后追上来。

    娜拉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否则很可能被不良人黏上再难甩开。

    安静,太安静了。

    安静到娜拉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吱呀!

    随着老旧木门被推开,娜拉注意到一个人影跃了进来。

    对方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娜拉不能看清他的身影!

    对方也是一个修行者!

    娜拉在心中如是判断道。

    这让她变得更加警惕,整个人处于战斗状态之中。

    她是四品修行者,又学的是魔宗功法,面对同等级的修行者不会处于劣势。面对境界比她低的则能从一开始就占据绝对意义上的优势。

    嗖!

    娜拉只觉得一阵冷风吹过,随即眼前晃过一个人影。

    随之一刀朝她劈下。

    这刀法十分霸道,蛮不讲理一般。

    没有那么多的花样招式,就是简单粗暴。

    “一刀劈开生死路,是沧浪刀法!你是书院的人!”

    娜拉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对方的路数,随之化拳为刀硬接了这一刀。

    论蛮狠,魔宗完全不输给别人。

    娜拉这一拳却是信心十足。

    只是她显然低估了沧浪刀法的霸道,硬接一刀后只觉得虎口生疼。

    仔细一看竟然开裂渗出殷红的鲜血来!

    嘶!

    想不到对方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她哪里知道,赵洵的沧浪刀法悟就悟在了这第一式上。

    赵洵几乎将参悟所得悉数灌入这一式中。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三招之后,赵洵的刀意就会极速衰减。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娜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似笑非笑道。

    “找到你还不容易,你们的气味那么明显。”

    “可是我已经竭尽所能对气息进行遮掩。”

    娜拉皱眉道:“而且每过两个时辰我就会更换藏身地点。你究竟是怎么找上来的?”

    “人的嗅觉是很差的,可是灵兽不同啊。”

    赵洵淡淡笑道:“何况我用的还是灵兽中的极品,每个人都说好的白蛟龙。”

    赵洵心道皮皮虾果然是靠的住的,仅仅用了几天就一路跟踪把这魔宗妖女揪了出来。

    据说白蛟龙的嗅觉是灵犬的数倍,今日亲眼所见果然不俗。

    “所以你究竟代表的是谁?大周朝廷还是书院?”

    从一开始娜拉就注意到了赵洵身上所散发出的浓烈浩然气,只是她不敢肯定赵洵就是书院的人。

    因为赵洵身上穿了一套不良人的衣裳。

    “这个问题很关键吗?”

    赵洵皱眉道:“我说我是代表月亮消灭你,你又能如何?”

    “代表月亮消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娜拉愕然,完全不知所措。

    见对方接不住这个梗,赵洵兀自在心中自嘲:穿越者果然都是最孤独的,没有人能理解你的想法,没有人能够进入你的世界,没有人能够领悟你的灵魂。

    “总之,你落入了我的手里,跑不了了。”

    赵洵很是拉风的做了一个总结。

    “就凭你?”

    娜拉嘴角上扬,十分不屑的质问道。

    对方虽然是不良人,虽然是书院的人,但是修为战力很是一般。

    娜拉判断对方的修行等级应该介于五品和六品之间,而她是实打实的四品。

    四品和五品是划分高等级修行者和一般修行者的一道明确分界线,别看只是一品之隔,却犹如云泥之别。

    更不用说对方可能连五品都不到。

    虽然这人有书院的背景,但值此性命攸关生死存亡之际,娜拉也不会留有丝毫情面。

    “你的话太多了。你听过一句话吗,反派死于话多。”

    赵洵微微一笑,送给娜拉一句至理名言。

    他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自己身处长安城中。

    在长安城中,魔宗之人的气力会受到天然削减。

    而书院弟子的实力会获得部分加成。

    这一加一减之间,影响不可谓不大。

    至少赵洵自己觉得他们之间的差距很微弱了。

    而且还有符阵的影响。

    这魔宗妖女究竟能够发挥出几成力量谁也不知道。

    也许只有等到打过才清楚。

    “在我的地盘你没有胜算,劝你早些束手就擒,免得徒遭羞辱。”

    赵洵双手一摊道。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