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潮背后的阴谋(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把酒问东溟,潮從何代生。宁非天吐纳,长逐月亏盈。

    暴怒十五势,雄豪半夜声。堂堂云阵合,屹屹雪山行。

    海面雷霆聚,江心瀑布横。巨防连地震,群楫望风迎。

    踊若蛟龙斗,奔如雨雹惊。来知千古信,回见百川平……

    破浪功难敌,驱山力可并。伍胥神不泯,凭此发威名。”

    赵洵脱口成章,诗词信手拈来,虽然略有改动,仍然不减这首诗词的风采。

    和钱塘江大潮类似,宁州大潮也是在八月十八最盛。但实际上每天都有潮,每个农历月的十五到二十,潮水都会较大。只是八月十八这天是极值而已。

    赵洵吟罢此诗,同行的官员自然是一通称赞叫好。

    他们倒也不是昧着良心吹捧,而是赵洵作的这首诗确实极好。

    意境、意象,遣词造句几乎挑不出任何短板。

    整首诗一气呵成,让人觉得慷慨激昂,热血沸腾。

    既然有大潮,自然少不了弄潮儿。

    他们在潮头与潮水搏斗,与命运抗争,赢得人们的尊重。

    赵洵觉得这种精神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激励将士们,使得他们可以拼尽全力,为了百姓而战。

    “明允兄,快看,大潮越来越近了!”

    站在观潮亭中的旺财一直兴奋的手舞足蹈。

    这是他第一次观潮,兴奋是在所难免的。

    赵洵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才哪儿跟哪儿,精彩的还在后面的。”

    赵洵知道大潮抵达岸边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精彩的时候。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当潮水卷起浪花拍打在礁石上的时候,那种雷霆万钧、气吞山河的气势着实让人觉得心潮澎湃。

    快了,随着潮水的逼近,这一刻快了。

    一众当地官员们经常观潮,早已是见怪不怪。

    不过此行从长安来的御史言官们是个个翘首以盼。

    两百步、一百五十步,一百步

    近了,近了,更近了

    就当所有人满怀期待的时候,六师兄卢光斗皱眉道:“不对,我觉得这里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六师兄, 怎么了?”

    “不知道, 我也说不上来”

    卢光斗皱眉, 一时间默然。

    “快看,那些潮头的弄潮儿都被大浪拍下去了。”

    旺财有些焦急的说道。

    赵洵顺着旺财所指的方向望过去,果不其然看到那些原本在潮头的弄潮儿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

    赵洵一时间有些理解不了。

    按理说这些弄潮儿长时间在这一代赶潮, 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水文条件,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而且以他们的水性, 即便真的被一个浪花拍进水里, 也能够很快的冒头才是。

    莫不是海里有什么暗流?

    赵洵觉得也只有这种可能性了。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震惊, 只见一只巨大无比的鳌虾从海面下爆出,一钳子挥过来就将岸边观潮的百十人挥落海中。

    “救命啊, 救命!”

    这些人完全没有准备,一时间惊慌不已,大声呼救。

    赵洵见状面色大变。

    他就知道六师兄的直觉不会错。

    六师兄精通风水堪舆术, 又会卜算。基本上他认定的事情不会出现大的差池。

    “肯定又是妖兽, 这些贼心不死的家伙。”

    三师兄龙清泉攥紧了拳头, 恨声道。

    上一次妖兽大举围攻宁州城, 经过一轮血战赵洵等人守住了宁州城,妖兽则是损失惨重。

    是以妖兽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而是会择机报复。

    只是龙清泉没有想到妖兽会用这样一种方式报复。借助大潮,在众人观潮之际裹挟着雷霆万钧的气势汹涌而来。

    这确实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

    “剑来!”

    身为书院三弟子,龙清泉怎么能忍受妖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撒野。

    他大喝一声, 随即葬花剑出鞘,龙清泉轻巧的跳到了剑身上, 催动御剑术,极速飞向鳌虾。

    这鳌虾并不是一般的妖兽, 乃是活了五百年,吸取五百年海洋精华的妖兽, 境界相当于修行者的三品。

    加之其拥有体格优势,力气可谓是惊人。

    “畜生拿命来!”

    三师兄丝毫没有惧怕之意。

    他的境界本就在对方之上。书院弟子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拿捏住的。

    一剑霜寒十四州,这是小师弟给予的评价,龙清泉端是发挥到了极致。

    他一剑爆起,直接斩向鳌虾的钳子,那鳌虾也不是等闲之辈,顺势那么一抹, 钳子便将宝剑钳制住。

    龙清泉心道不愧是三品妖兽,这家伙的力道确实十足。

    “破!”

    龙清泉爆喝一声,随即运足气力将周身真气逼出悉数灌入葬花剑中。

    葬花剑瞬间被灌满真气,只听嗡的一声巨响, 鳌虾的钳子就被生生的炸开。

    “比起早些时候,三师兄的这葬花剑法又有精进了,这是开悟了吗?”

    赵洵在观潮亭中啧啧称赞道。

    在他看来三师兄就是一个修行者天才。在修行者方面,三师兄的天赋极高,也就是略输给赵洵这个自带buff的位面之子。

    修行这种事情,真的是看天赋的。

    有的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迈过七品那道门槛。

    有的人却能够一夜破境入品,走向人生巅峰。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有的事情实在是强求不得。

    “谁能接我一剑!”

    三师兄是个很懂嘲讽的阴阳人,一剑炸开鳌虾的钳子后还不忘记伤一伤鳌虾的自尊。

    “嗷嗷”

    鳌虾嗷嗷直叫,显然不满意三师兄的嘲讽。

    “这家伙,看来又要争强斗狠了。”

    二师姐刘莺莺无奈的摇了摇头。

    “二师姐,三师兄有危险吗?”

    赵洵有些关切的问道。

    “那倒是没有”

    二师姐撇了撇嘴道。

    “以老三的实力,对付一个三品妖兽还是不在话下的。不过”

    “不过什么?”

    赵洵追问道。

    “我担心事情不止于此。小师弟你想啊,妖兽既然精心谋划,决定在大潮之时爆出伤人,肯定还有后手。所以这个三品鳌虾肯定只是个先锋。”

    赵洵仔细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