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斩杀劣绅(第五更!求订阅,求月票!)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钦差大人,他晕过去了。”

    衙役冲赵洵拱手禀报道。

    “取水来泼醒!”

    赵洵冷冷下令道。

    这何连城真的是个废物,才打了十棍就昏过去了。

    衙役遵命照做,从大堂门口的水缸里舀了满满一瓢水,兜头朝何连城浇下。

    何连城被冷水一激猛的醒了过来。

    他四下张望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在衙门里。

    “啊,饶命啊,大人饶命!”

    此刻何连城再没有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认怂求饶道。

    赵洵哪里会轻易饶过他,沉声下令道:“继续打。”

    衙役们便喊着号子狠狠的又打了起来。

    何连城哭喊不断,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三十棍打完,何连城的屁股已经血肉模糊。

    衙役们把他的裤子提上,再把他拖拽起来跪着回话。

    “本官再问你一次,你们开采硝石做什么。”

    梁刺史已然撕破脸,再没有任何的顾忌。

    他一拍惊堂木,吓得何连城一个激灵。

    一个从小养在深宅大院里的纨绔子弟,哪里受过这种惊吓,竹筒倒豆子般的把事情原委悉数道来。

    “原来真的是为了制作火药...”

    赵洵喃喃道。

    可是何家制作火药的理由真的很奇葩。

    他们是为了盗墓。

    韩州是古城,历史极为悠久。

    九百年前还曾经短暂作为大齐朝国都过。

    这种古城地下墓葬丰富,随便一铲子都可能挖到古墓。

    但要想挖到诸侯帝王级的墓葬,毫无疑问靠人力是不现实的。

    要么有强大的修行者靠异术进入墓葬,要么靠火药炸开石门进入。

    何家虽然是当地豪族,可却没有那么强的修行者资源。

    只能依靠火药炸开墓葬大门。

    据何连城供认,这些年来何家已经盗掘了一百多个大墓。

    赵洵听闻直是震惊不已。

    何家在韩州已经是顶级豪族,家大业大并不缺钱花。

    可这种情况下何家并不满足,竟然干起了盗墓这种人神共愤的勾当。

    更可怕的是,当地官府竟然没有管,或者不敢管。

    赵洵看向梁刺史,发现梁刺史面上露出了羞愧之色。

    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不过梁刺史最多算是从犯,他的问题自有朝廷去追究。

    可何家的罪行必须立即严惩,否则人人效仿,还有何公道人心。

    “梁刺史,你觉得此案该怎么办?”

    赵洵是想看看这位梁刺史心中还有没有羞耻心。

    但凡他有点羞耻心,都不会袒护何家。

    果不其然,梁刺史清了清嗓子道:“何家罪大恶极,竟敢盗墓,不敬先人。来人啊,把何家查封了,男女老少一概下狱。”

    赵洵点了点头道:“梁刺史公正严明,本钦差会向朝廷如实禀报。至于这些蛀虫恶人,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不必有任何怜悯。”

    赵洵这番话就是说给梁刺史听的。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想着袒护何家。

    赵洵会在韩州城待到此案彻底了解。

    不看到何家主犯伏法人头落地,赵洵是不会走的。

    梁刺史自然明白赵洵的意思。他在官场浸淫多年,早就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判断标准。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此时此刻他绝不能保何家了,要想把损失降到最低,只有尽可能的和何家撇清关系。

    可以说他对何家处理的越狠,从轻发落的可能就越高。

    毕竟他没有直接参与何家开采硝石制作火药炸墓,如果能够秉公执法,戴罪立功,钦差大人应该也不会揪住他不放吧?

    ...

    ...

    “明允兄,想不到区区一个地方家族,竟然如此胆大,一连盗掘一百多个墓葬。”

    旺才得闻了这件奇案,直是感到震惊不已。

    “人心如深渊啊。”

    赵洵感慨道:“人的贪欲是无穷的,有了利益就会愈发激发贪欲。有的人能够克制住,所以成了圣人。有的人克制不住,所以堕入黑暗。”

    旺财歪着脑袋在听,虽然他不太明白意思,但是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明允兄,你要去看看行刑吗?菜市口已经聚满了人。”

    “不必了,这种场合我不感兴趣。”

    赵洵一直认为酷刑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是教人向善的手段。

    惩恶扬善,这才是律法存在的意义。

    ...

    ...

    刑场。

    何家主犯十几口被按压在断头台上,神情恍惚。

    他们实在没想到自己的命运会如此的大起大落。

    前不久还锦衣玉食,现在却被押上刑场,要做断头鬼。

    后悔他们好后悔啊。

    要是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绝不会开采硝石做火药盗墓。

    可是他们没有机会了。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就没有重来的可能了。

    “杀了他,杀了这些劣绅!”

    “狗娘养的东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欺负活人还不过瘾,竟然连死人都不放过。”

    在大周,死者为大。

    死人的地位往往比活人更高。

    对死人不敬,对先人不敬绝对是不被容许的。

    “把他们脑袋砍下来!”

    “杀了他们!”

    围观的百姓们群情激奋,纷纷将手中的烂菜叶、臭鸡蛋扔向刑场。

    何家犯人被砸了一脸一身,但神情木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可怜那些刽子手一脸鄙夷,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可有些烂菜叶、臭鸡蛋的残渣碎屑还是落在了他们身上。

    “时辰已到,行刑。”

    监斩官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见日挂正中已经到了午时三刻,便丢出一根漆红竹签,厉声下令道。

    刽子手们这便将人犯的脑袋按在砧板上,挥动手中大刀朝人犯脖子砍去。

    但听一声声噗的声响,人犯脖子被应声砍断。

    脑袋像皮球一样滚落在地,鲜血喷涌而出溅在不少围观的百姓身上。

    刽子手将砍下的人头提起示众,尸体则被丢在一旁无人理睬。

    百姓们一时间被刺激陷入到狂喜之中。

    “杀劣绅,杀光他们!”

    “杀的好,杀的好啊!”

    “刺史大人英明,皇帝陛下圣明!”

    对这些吃瓜群众来说,他们并不在乎杀得到底是谁。

    只要能持续性的获得刺激感那就足够了。

    …

    …

    </div>

    </div>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