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强龙偏压地头蛇(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何家是韩州城最大的豪族,说是土皇帝也不过分。

    之前赵洵认为世家在大周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强势,那是因为在长安城世家被皇权狠狠压制,赵家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当初显隆帝借着赵洵“假死欺君”狠狠打压了一番赵家。

    也就是赵洵自己争气,要不然很可能在不良人衙门做一个底层不良人,蹉跎一辈子。

    除了赵家,其他世家在长安城也不好过。

    因为在京师皇权大于天。

    但在地方,情况则完全不同。

    天高皇帝远,世家就是土皇帝。

    在偏远的地方,顶级世家说的话要比一州刺史说的话还要管用。

    这就是梁刺史要袒护何家的原因。

    地方官真的惹不起这些豪族,一句话说的不好,这些豪族都可能联合起来叫你滚蛋。

    采石场是何家的产业,但何家的产业不仅仅局限于此。

    粮店、染坊、布行、牙行、赌坊…...

    几乎赵洵能够想到的所有赚钱行业何家都有涉及。

    这样的家族财力、人脉在韩州可谓顶级,确实可以做到一手遮天。

    老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便是一只真龙来了韩州也得蜷着,不然很可能吃亏。

    但是赵洵不认这个理。

    地头蛇?

    赵洵恨不得剥了这条蛇的蛇皮。

    按照采石场管事的交待,刘能是因为发现了采石场的一件隐秘之事而被勒死的。

    什么样的隐秘之事能够让人草菅人命?

    一开始那采石场管事还吞吞吐吐,在赵洵的责斥追问下才说了真话。

    原来采石场除了采集一般的石料、矿石以外,还采集硝石。

    赵洵虽然是个文科生,对工科一窍不通,但也知道硝石是制作火药的主要原料。

    好端端的何家采集硝石做什么?

    难不成真的是做火药吗?

    这一点采石场管事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赵洵如今已经掌握了最初阶的观心术。

    虽然只对一般凡人有效,但也够用了。

    仔细想想也很正常。

    这等重要的事情区区一个采石场管事不可能知道。

    他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仔,负责拿钱办事。

    至于挖出来硝石要做什么,就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了。

    那么这件事梁刺史知不知情?

    赵洵觉得一半一半。

    梁刺史作为一州父母官,若说完全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最核心的部分,梁刺史不一定知道。

    世家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和流官尿不到一个壶里。

    除非梁刺史完全被收买,甘愿为虎作伥。

    但赵洵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三年任期一满梁刺史就要调离,没必要把自己贱卖。

    更可能是梁刺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何家的行为不予干涉。

    所以,现在要想破局就只能从何家入手。

    赵洵让梁刺史以他的名义请何家少家主何连城到州衙一叙。

    梁刺史虽然心中不愿,但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应下照做。

    梁刺史的面子何家多少还是要给的。

    一个时辰后,何家少主何连城在十几个恶仆簇拥下来到了州衙。

    那前呼后拥的样子着实有些纨绔子弟的意味。

    却说何连城进了衙门大堂当即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衙役们分列两侧,大喊威武。

    梁刺史端坐案台之后神情严肃。

    “梁大人找我何事?”

    何连城完全没有一丝见官跪拜的觉悟,趾高气扬的样子好像他才是刺史。

    “咳咳,何公子,本官有一事不明,特地请来何公子问询一番。”

    “究竟何事?”

    何连城有些不耐烦道。

    “何公子,你们采集硝石做什么?”

    “梁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连城警觉发问,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梁刺史右侧方还坐着一人,正目光紧紧的盯着他。

    这人目光如鹰隼一般,恨不能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你是谁!”

    何连城色厉内荏,指着赵洵问道。

    “本官乃是钦差,你没有官身,见官为何不跪?来人啊,给我把他打跪下!”

    赵洵说完,衙役们面面相觑,皆是看向梁刺史。

    梁刺史叹息一声道:“打吧。”

    得了梁刺史发话,衙役们随抄起手中水火棍,狠狠朝何连城膝弯打去。

    “哎呦…”

    何连城发出一声惨叫,随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摔了一个狗啃泥,门牙都掉了一颗。

    “见官不跪,先打三十杀威棒。”

    赵洵冷冷丢下一句话,说完转向梁刺史。

    梁刺史犹豫片刻,还是一咬牙一跺脚丢下了签子。

    衙役们见状按手的按手,按脚的按脚,将何连城压了个严严实实。

    他们早就看这个跋扈的恶少不爽,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出气。

    今日可好,他们逮住机会一定要把这恶少打个屁滚尿流。

    按照大周律例,笞刑和杖刑打的都是臀部,区别在于刑具的薄厚大小。

    笞刑一般是用竹板,质地较轻。

    杖刑则是用木棍、木板,质地较重。

    这一次衙役们用的水火棍行刑便是杖刑。

    按照大周律例,不管是笞刑还是杖刑,受刑人都必须去衣受刑。

    一来是增加受刑人的羞耻感,二来这样能够看到伤情,不容易打死人。

    一名衙役伸手朝何连城腰间摸去,三下五除二就解掉了他的腰带,将他的袍子撩起,一把将中裤扒了下来。

    何连城只觉得下身一凉,知道自己裤子被扒掉了,又羞又怒道:“梁有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敢打本公子,这个韩州刺史你是不想做了吧?”

    “打!”

    箭到弦上不得不发,梁刺史如今被赵洵架到这个位置已经不得不出手了。

    何况这个何连城在公堂之上咆哮,若是梁刺史任由他这般咆哮而置之不理官威何在?以后他又将如何服众?

    衙役们等的就是这句话,他们不再犹豫,左右开弓狠狠将水火棍朝何连城的屁股打去。

    “哎呦,疼死了,疼死我了...”

    衙役们使足了力气,打的何连城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直是眼冒金星。

    十棍之后,何连城眼前一黑却是昏死了过去。

    …

    …

    </div>

    </div>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