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周文脉(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赵洵时间又喜又忧。

    他喜的是,山长赠予了他本《沧浪刀法》典籍。

    山长送的东西能差吗?

    这定是好宝贝啊。

    他忧的是山长闭关又赠予他功法典籍,莫不是要叫他自保。

    可是即便他从现在开始没日没夜的研究这《沧浪刀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大有所成啊。

    若是他真的遇到危险了,山长就不管了?

    不会吧,不会吧。

    山长在他心目的形象直都是高大伟岸的,不可能弃他于不顾的啊。

    “那个...徒儿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山长不悲不喜,淡淡吐出个字来:“说。”

    “徒儿觉得若是真有邪祟之物出现,徒儿光凭借本《沧浪刀法》恐怕不足以自保。”

    聪明人之间谈话就要直接把问题抛出来,扭扭捏捏的没有任何意义。

    果不其然,山长闻言皱了皱眉道:“谁说要你自保了,为师虽然闭关,不还有你那众师兄师姐在吗?”

    稍顿了顿,山长接道:“再说了,若是你真的有难,钦天监监正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山长倒真是个实在人。

    不过赵洵仔细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

    如今赵洵是被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不管在哪儿都是个香饽饽,似乎不用太考虑安全问题。

    赵洵咽下口唾沫,继而接道:“徒儿斗胆再问句,这长安城会乱吗?”

    山长摇了摇头道:“有老夫在,长安变不了天。”

    卧槽,赵洵听罢顿时觉得热血沸腾。

    这才是顶级强者该有的气势啊,你强任你强,老夫是山长。

    有山长这句话在,赵洵还有什么好怕的?

    “多谢山长指点。”

    赵洵毕恭毕敬的冲山长行了礼,随后退出古崖洞。

    赵洵沿着竹林小径原路返回,见六师兄在处土坑处挖着什么,便凑上前去问道:“六师兄,你这是在做什么,挖到脉了?”

    谁料六师兄头也不回的说道:“小师弟莫要打搅,机缘,妙不可言的机缘啊。脉,书院的脉真的让我找到了。”

    赵洵:“...”

    脉这东西跟龙脉样可谓是玄而又玄。

    只不过龙脉是和朝国的气运息息相关,而脉则是和宗气运绑定在起。

    不管是什么修行者,只要是修的宗路子,就定会受到脉的影响。

    书院弟子为何直以来备受推崇?

    除了山长德高望重以外,据说跟浩然书院建在脉之上也有着很大关系。

    终南山本就是灵山,再有脉画龙点睛,更是人杰地灵。

    山长将浩然书院选在这里,也足以说明此地的灵韵。

    可脉这个东西实在太玄妙了,很难真的发现。

    赵洵虽然知道六师兄精通堪舆之术,可还是觉得随便刨出这么个土坑出来,就说找到了脉有些太过随便了。

    “六师兄,当真?”

    见赵洵副如此态度,六师兄感觉到自己的专业性受到了质疑,转过身来略有些不悦道:“小师弟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的判断有问题吗?”

    赵洵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这怎么会。”

    两世为人的他深刻明白个道理,那就是不要去怀疑别人的专业性。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个人之所以在某个领域有名望,就是因为他确实很有实力。

    欺世盗名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长久的,对此赵洵深信不疑。

    “小师弟,你快跳下来看。”

    六师兄面色稍定,挥了挥手示意赵洵跳下土坑来。

    赵洵略微有些犹豫,毕竟今天他穿的这身行头,不可谓不华丽。

    万沾染了泥土还得重新浆洗。

    可他又不好直接拂了六师兄面子,只好硬着头皮跳下土坑。

    这土坑乍看上去挖的并不深,可赵洵跳进去后竟然发现别有洞天。

    土坑直往下蜿蜒延伸,就像是条土龙般。

    六师兄运出真气照亮坑洞,示意赵洵跟着他不要乱走。

    赵洵好奇心涌上心头,也顾不得许多,便跟着六师兄起沿着坑道往深处探寻。

    堪舆风水这个东西,即便在大周朝也是极少数人才能掌握的东西,归根到底是因为太偏门太小众了。

    说白了,研究风水不如研究刀法、剑法实际。

    刀法、剑法研究个小有所成可以十步杀人,千里不留行。

    堪舆风水研究个小成,却只能用来忽悠忽悠外行。

    至少赵洵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像六师兄这样的堪舆大家,大体是有自己的东西的。

    不然当初书院少年团集体下墓之时,也不会如此顺利。

    这坑道十分狭窄,哪怕是单人通行赵洵和六师兄也得半弯着腰。

    “六师兄,你平日里在书院也是这样寻找脉的吗?”

    “不然呢?我的兴趣便在此,只不过除了堪舆脉还替其他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算算命贴补下吃穿用度。”

    赵洵无语。

    六师兄这是要跟神棍道士们抢饭吃啊。

    关键是六师兄吃的还是窝边草。

    罢了罢了,谁叫他是六师兄呢,赵洵也没有什么可多说的。

    “往里走坑道变得宽敞许多了。”

    边走着六师兄边提点道。

    大概是怕赵洵觉得不耐烦,六师兄主动找话道:“上次下墓后我仔细想了想,除了魔宗外,佛门也能将人从墓用法术移出。只是当时太紧张了,时没有想到。”

    赵洵心道六师兄您可长点心吧,要是都像您那样马后炮,黄花菜都凉了。

    “六师兄大才,小七十二佩服佩服。”

    赵洵很敷衍的拍了记马屁,但是六师兄似乎并没有听出来。

    不过诚如六师兄所说,坑道确实变得越来越宽敞了。

    甚至不用六师兄借助真气来照亮,二人都能顺畅的在坑道行走,自然光已经照进了坑道!

    赵洵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这至少证明他们距离目标近了。

    脉要找到了吗?

    又过了约莫六十息,六师兄当先从坑道走出。

    他有些愕然的望着眼前的景象,久久不语。

    赵洵十分狐疑的钻出了坑道,看到眼前的那栋竹楼时终于明白六师兄为何感到震惊了,因为这就是山长所居住的竹楼!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