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回不去了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陈良辅不知等了多久,待他听到大门吱呀一声再次开启时,近乎本能的猛然睁开双眼。

    可惜他面前的却不是玉真居士那张可倾山河,可覆社稷的脸。

    “玉真居士说了,她不愿意见你。左相请回吧。”

    说罢那中年婢女重重的关上了大门。

    陈良辅没有叹息,而是有些自嘲的苦笑摇头。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放不下吗?

    记忆的潮水疯狂涌动,把陈良辅又带回到多年前的那一夜。

    上元佳节,长安灯会。

    大街小巷上挤满了看花灯的百姓,陈良辅便是在那个时候见到玉真居士第一面。

    那个时候她还不是玉真居士。

    此先陈良辅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那真的是一张没有瑕疵的脸,如粉雕玉琢一般。

    陈良辅当时也是春风得意的青年才俊,立即对玉真居士开始追逐。

    一切伊始是那么美妙,那段时间也是陈良辅最快乐的时间。

    可惜…

    事与愿违。

    陈良辅转身离开,这一步恐怕再也无法迈过去了。

    …

    …

    就在所有人准备好前往郑介府上祝寿时,郑介突然宣布今年的寿宴不办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好端端的寿宴怎么说不办就不办了?

    郑介是拿自己开涮还是拿大伙儿寻开心?

    赵洵也是疑惑不已。

    郑介办寿是每年的例行之事,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断过。

    如今突然宣布中断,着实容易让人起疑。

    而且郑介的寿宴是一个很重要的政治社交场合,如此一来许多事情都无法推进了。

    当然就包括暗查郑介的环节。

    如此必须要换一个方向。

    赵洵虽然很想口吐芬芳,但还是忍住了。

    他不得不再次找到贾兴文、旺财一同分析接下来该怎么办。

    “最近有什么异常的事吗?”

    “左相陈良辅去了一次终南山算不算?”

    自从赵洵把陈良辅和郑介列为重点嫌疑对象之后,贾兴文就一直在暗中观察二人的一举一动。

    郑介还好,除了在宫中当值外基本就是待在府宅之中。

    除了突然宣布取消寿宴之外没有什么让人起疑的地方。

    倒是这个陈良辅竟然出城去了一趟终南山。

    要知道像陈良辅这样等级的官员,一言一行都会十分注意,生怕被人抓到把柄攻讦。

    所以他们的活动范围基本上都限定在长安内,甚至是皇城之内。

    准确的说,陈良辅已经有接近一年时间没出过长安城了。

    主要也是长安城各种娱乐配套齐全。

    喝酒听曲可以去平康坊教坊司,登高可以去乐游原,游湖可以去曲江池。

    只要陈良辅不想出城完全可以做到几年不出城。

    可偏偏在这个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近一年没出城的陈良辅突然前往终南山。

    这确实很反常。

    “他去终南山做什么?”

    赵洵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我的线人只看到他去了终南山,但不敢跟的太近怕被发现。”

    贾兴文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赵洵微微颔首。

    像陈良辅这样的大佬,身边肯定有不少高手保护。

    哪怕是不良人最好也不要轻易招惹。

    一旦身份暴露,天知道这些大佬会不会狠下心来杀人灭口。

    “一开始我认为查郑公更容易一些。可不知郑公是有心还是无意,竟然连寿宴都取消了。”

    赵洵摇了摇头道:“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继续查下去痕迹太重,很可能被发现。眼下看来,转而去查陈良辅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郑介并没有因此而洗脱掉嫌疑,赵洵依然让贾兴文派线人盯着他,一有异状立即来报。

    “看来我们得去一趟终南山了。”

    联系到之前他在案牍库查阅陈良辅和王忠益卷宗后,案牍库便离奇失火的事情,赵洵觉得陈良辅的嫌疑并不小。

    赵洵转向贾兴文道:“我听闻不良人衙门有一种灵犬,是和钦天监合作培育的品种。这种灵犬只要闻到过目标的气味,就能顺着一路找到。不知我们能否领一只前去办案。”

    贾兴文有些犹豫道:“这灵犬自然是有的,可要想领用灵犬必须得到冯大人的手令…”

    “这个简单,我去办。”

    赵洵拍着胸脯保证道。

    论起忽悠他赵明允可是人中之龙。

    …

    …

    “你要领用灵犬?”

    当冯昊得知赵洵的来意后,直是惊讶不已。

    “你要灵犬何用?”

    赵洵早有腹稿,便将左相陈良辅前往终南山的可疑举动,一一说给冯昊听。

    冯昊听罢只说了两个字:“就这?”

    “你不会仅仅凭借此点就想追查当朝左相的行踪吧?赵明允,你是不是有点飘了?”

    屋内没有旁人,所以冯昊话说的很直接。

    他承认最近赵洵办案办的很好,也很得陛下赏识。可问题是不能因此飘飘欲仙啊。

    冯昊之前之所以同意赵洵借着祝寿的名义前去调查郑介,是因为这多少有个遮掩,不至于过于暴露。

    郑介是察觉到了也好,是无意为之也罢,总之寿宴停办了,那赵洵也应该冷静下来从长计议。

    谁知赵洵立即提出了一个备选计划,转而去追查左相陈良辅。

    这通操作实在太骚,冯昊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节奏。

    赵洵心中无语。

    他的这位顶头上司哪里都好,就是过于的谨慎了。

    坏人不可能把我是坏人几个字写在脑袋上吧?

    不良人要查案,靠的不就是抽丝剥茧披沙拣金吗?

    要是什么都是线索指向明显,那还用得着不良人?随便是个县衙捕快都能破案了。

    但是这些话他没法跟冯昊说。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差了这么多级。

    便是体格再好,也得被生生压成肉泥了。

    “冯大人,属下觉得左相有可疑之处,所以打算顺藤摸瓜看看是否真如属下推断的那样。属下可以保证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会惊动左相,还请冯大人成全。”

    这个赵洵,真是个杠头!

    冯昊本想再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生生又咽了下去。

    “罢了,本官便拨给你一只灵犬,切记小心行事。”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