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玉真居士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大周朝堂,站在权力巅峰的那批人永远明白妥协是最重要的事。

    与之相比,任何事都不值一提。

    在权力的斗争中,不可能有人永远是赢家,也不可能有人永远站在峰顶。

    这就需要妥协,需要利益交换。

    而掌握这其中平衡的便是皇帝。

    郑介过寿,看似只是一个寿宴,其实也是各方势力角逐的一个戏台。

    左相、右相、钦天监、各位亲王、乃至浩然书院的态度都很引人关注。

    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会被放大,被解读,引申成更深层次的东西。

    常年处于这种权力漩涡中的左相陈良辅早就见怪不怪了。

    对他来说这只是一次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作秀而已。

    戏台子搭起来了,他只要上去好好演就是了。

    至于给郑介准备的寿礼,陈良辅早已命人备好。

    在他看来送什么礼不重要,关键是他这个人,他的态度。

    只要他陈良辅出现在郑介崇仁坊的豪奢宅邸,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虽然陈良辅和郑介在政治上不算是同盟,但关系也还过得去。

    或者说这个内侍监十分狡猾,在政治上不偏不倚,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

    如此一来,不管是哪一派的大佬都不会对他反感,都会认为他是潜在的可以争取的盟友。

    长此以往,郑介就能够在长安城这池浑水中活的潇洒自在,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了,郑介是绝对忠于天子的。天子是他最大的靠山,只要天子的态度不变,他这个内侍监的位置就能够稳稳的坐住。

    是以陈良辅并没有真的想过彻底将郑介争取到自己的阵营来。

    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退一万步讲,即便郑介真的同意和陈良辅结盟,就一定是好事吗?

    当今天子精通权术,若是让他知道内相和外相勾结在一起,沆瀣一气,天子还坐得住吗?

    届时不是郑介倒霉就是陈良辅吃瘪。

    权力的微妙之处就是在于博弈和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可预料了。

    “老爷,马车已经备好了。”

    管家见陈良辅梳洗完毕,十分小心的在一旁沉声提醒道。

    “知道了。”

    陈良辅不着任何感情的应了一声,随即又走到铜镜前擦了擦粉,这才心满意足的出了屋朝府宅大门而去。

    他确实老了,若是放在几十年前根本不需要擦粉,但现在若不擦粉完全无法掩盖脸上如同沟壑般的皱纹。

    陈良辅在亲信簇拥下来到府门外,直朝马车而去。

    这是一辆豪华无比的马车,整个车厢能够坐下近十人,陈良辅可以在上面吃饭睡觉甚至如厕,哪怕是同时和几个美姬调笑欢好也不成问题。

    只是陈良辅禁欲多年,早已不近女色。所以这马车仅仅是他一个人坐的。

    马车内熏着香。

    陈良辅一坐进马车就闭目养神。

    他要去的地方是终南山,要出城,距离颇远,所以小憩一会也未尝不可。

    到了他这个年纪,很看重养生。

    只有活的更久才能更长久的掌握权力。

    马车很快就疾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摇晃间陈良辅有些恍惚,回忆起刚刚来到长安城的景象。

    那时他不过是个刚刚中进士的年轻人,站在一眼望不到边的朱雀大街上看着远处的连绵宫殿,心中发誓一定要在朝堂上有所作为。

    如今他确实做到了,可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年轻人,如今的他顾虑的东西太多,害怕失去的东西太多。

    年轻真好啊。

    若是老天爷给他一次机会,要用他今日获得的一切来换他回到年轻的时候,陈良辅会换吗?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即便他愿意,他的家人们也不会愿意,他的门生们更不会愿意,他的政治盟友们更不会愿意。

    回不去了。

    有些事情一旦迈出那一步,就回不去了。

    ...

    ...

    终南山脉是秦岭的一支余脉。

    因为距离长安城很近,历来被读书人视为通往长安走向仕途的一块跳板。

    凡是科举不如意的读书人,都愿意一头扎进终南山,以隐士自居。

    时间久了,总会有些名气。

    朝中的贵人前来终南山拜佛,亦或是问道,他们便有了机会结交。

    若是得到大佬们的赏识,一步登天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又有终南捷径之称。

    当然,陈良辅这次来终南山不是为了寻觅良士,而是为了见一个人。

    一个女人。

    由于这些年来终南山的贵人实在太多,所以上山的道路也修建的很好。

    哪怕是陈良辅这样上了年纪的人,踩在整齐的石阶上也不会觉得费力。

    都说上山难,下山更难。

    所以有的人一旦上了山就不愿意再下山。

    长安城的权贵们有在终南山修建别院的习惯。

    夏日里他们常常会坐马车进到终南山避暑。

    不过现在已是秋日,进山的人越来越少。

    除了一些虔诚的香客信徒,几乎见不到什么零散的人。

    陈良辅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拾阶而上,每一步都迈出的很稳。

    不知踏出多少步,踩过多少阶,他停在了一处干净整洁的别院前。

    犹豫了片刻,陈良辅还是上前叩了门。

    等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大门才缓缓开启。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婢女,见到陈良辅她微微一怔,旋即面色大变。

    “左相怎么来了,您还是请回吧,玉真居士不会见您的。”

    陈良辅叹息一声道:“我知道我对不起她,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便她放不下也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劳烦通禀一声,玉真居士若真的不愿见我,我也死心了。”

    中年婢女犹豫片刻,咬牙沉声道:“既如此,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去问问玉真居士。”

    说罢将大门关上转身离去。

    陈良辅合上双眼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些年来他不知道来过终南山多少次,不知有多少次想要迈进这扇大门。

    可这一步就像是天人之隔一般,无论如何也无法迈过。

    这是他心里的一个结,一日不解开,他一日不能心安。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