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一章:外柔内刚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以往轻灵的脚步顿时变得无沉重,唐森只感觉自己在被审判,而他审判的结果,很可能是他无法承担的。

    他自己想象的,更加需要徐姝惠,不光是因为这个女人是他一生挚爱,更是因为她代表着唐森所有对家的憧憬和愿望。

    如果这个女人不在了,或是决定要离开他,他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入堂,这对夫妻隔了数年再次相见,徐姝惠的眼满是痛苦,举着长卷颤声问道:“面说的可是真的?陵江决口的三座大山是被你的控土神术掏空的?”

    哪怕时光倒流,往事重演,唐森觉得自己的决定都不会有丝毫改变,但面对徐姝惠的质问,他却觉得自己无法理所当然的这样想。

    因为这个女人,时光重要,往事重要,甚至,他的命还重要。

    在面对她的时候,唐森终是愿意将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而现在,最肮脏的自己却血淋淋的展示在徐姝惠面前,这所有的一切,都来得令人痛彻心扉,他害怕自己回答之后,便会永远失去眼前的人。

    “你说过,你永远不会瞒我的,你答应过的!”徐姝惠抓着长卷的右手颤动着,朝着那个熟悉的男人祈求道:“告诉姝儿,这都是假的对不对,你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对不对?”

    唐森沉默,低着头,女人终于哭出声来,丢掉手长卷,前一拳一拳地捶打男人的胸口。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妻子痛苦的模样,男人只能不停道歉,却一声一声更低。

    “这便是你自己选出的如意郎君?一个为了家族私利,不惜引动天灾至数千万百姓于水患的屠夫?”面色不善的天凤剑圣看不得这些儿女情长,怒声道:“元洲徐氏乃是万氏师表,容不得后人与这样卑劣的家族结合,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父亲,认自己是徐氏的女儿,便与这个男人与唐氏一刀两断,莫让你生在九泉之下的母亲蒙羞!”

    唐森感到胸前怀女人的轻颤,那是被几千年礼教压在肩的沉重,更是一个弱女子面对强势亲族的柔弱。

    男人便像往常一样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这个女子,却被一把推开,双力量血脉武者的双臂,这样僵在了半空,头脑一片空白。

    徐姝惠抹去了泪痕,转身面对自己的父亲,跪倒在地抽泣着。

    双手平掌合于身前地,一个头磕在双掌交合之处,徐姝惠泣声道:“父亲大人,姝惠自知罪孽深重,愧对徐氏的教诲,更愧对徐氏的先祖,姝惠实在无颜面对赢城徐氏一脉的列祖列宗,请父亲将姝惠放逐徐氏,取回族名,在祖祠将铭牌抹去。”

    没人能想到徐姝惠的性子居然如此刚烈,竟然因为这样的错处自绝于徐氏,要知道取回族名对圣地后裔来说,是要死刑还要严重的惩罚。

    虽说人死如灯灭,但一个人究竟能活多久,不光是活着的那段时光,真正漫长的,却是死后那漫长的时光里,你是否还能被后人铭记,这也是族茔的意义。

    所谓归宿,便是你永远知道,那里有一块属于你的地方,而一旦被抹去族名,便意味着你成了一缕孤魂野鬼,死了,便是真的死了。

    所以弱者爱争一时长短,强者图谋万世千秋,便是这样一个道理。

    即便是性烈如徐凤者,听到女儿的请求,也不禁心头一酸,这才想起,女儿离开元洲时,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女王,而此时却已是年近四十的妇人,可在他记忆,那跪在面前的女子还是十几岁的模样,拿着白虹剑意的问题,天天跑到剑阁来询问。

    那时正是他研究凤舞神剑的紧要关头,一年能够见到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都说修炼无岁月,可这一回头稚女已为人妇,蹉跎二十载光阴,他又怎会忍心惩罚。

    “除名放逐之事,休要再提,唐氏丑恶与你无关,你不过遇人不淑,这两年你那女儿暖暖正在筑基,性情坚韧勤奋,你也不想她重蹈你之覆辙吧!”徐凤朝着女儿鼓励道:“你会变成今日这样,多是因为母亲早逝,为父又忙于剑道钻研,疏于管教,但浪子回头,为时不晚,短短两年,你的白虹剑意便已恢复水准更甚当初,重拾武道并非难事,莫要放弃。”

    “多谢父亲大人。”

    跪在徐凤身前的徐姝惠直起身形,挂满泪痕的脸只剩坚毅,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她看了看父亲徐凤,又看了看兄长徐长风,认真道:“姝惠是唐森的妻子,不管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还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姝惠都是他的妻子。但屠夫的妻子,已经没有脸面继续以徐圣后裔自居,供奉于徐氏祖祠之,还请父亲将其抹去。”

    唐森骤然抬头,原本已如死灰的双眼神动,麻木的双唇颤抖着,很是激动。

    而徐凤与徐长风,却是面色铁青,想不到徐姝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又是一头磕在地,徐姝惠泣声道:“姝惠自小便不懂事,是父亲与兄长一再宽容慈恩,日后再不能侍奉父兄左右,惟愿父兄身体安泰,武运昌隆,不孝女姝惠愿每日诵经百遍,为父兄祈福。”

    徐凤心神激荡,怒不可遏,愤然道:“这便是你的决定!?”

    “请父亲大人成全。”

    “好!”徐凤站起身形,寒声道:“既然你执迷不悔,一意孤行,那为父便成全你!”

    “父亲且慢!”

    一个急冲冲的人影自远而近,还未跑进堂便朝着徐凤扬声道:“儿子徐长歌,给父亲与兄长请安!”

    说完,又朝徐姝惠眨了眨眼道:“小妹,妹夫,你们那两个儿子,可真了不得。”

    “父亲,兄长。”与徐姝惠和唐森打完招呼的徐长歌将御兽宗的急信取出,递给徐凤道:“这是武圣山传回来的消息,请父亲过目。”
我能看见战斗力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