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8章 初见白桦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再等两日,等我即将突破的时候,再将其服下!”

    虽说七窍丹的诱惑力相当惊人,可最终,秦易还是克制住了诱惑,将其收进了储物戒。

    “现在开始修炼,争取能够早日开始突破!”

    言罢,秦易再度回到了床上,盘膝坐下,开始了修炼。

    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打算直接修炼到突破的那一天。因为还有一件事,需要他去做。

    ……

    天渐渐暗了下来。

    进入夜晚的阴阳学宫,显得比白天更加冷清了几分。

    月光的映照下,偌大的学宫,变得毫无生气,似乎这根本就是一座死城。

    进入深夜,四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音。而一道身影,却是飞快地从一个幽静的小院之中蹿了出来。

    秦易速度极快,目标很是明确,直冲白日所见的高楼而去。

    高楼距离秦易的住处并不算太远,以秦易的速度,无需多久,就已经来到了高楼前。

    眼前这座高耸的建筑,就像是阴阳学宫的脊梁一般,高耸而挺拔。建筑也的确算得上是精致无比,上方雕刻的每一处花纹,都是十分精细。显然当初建造的时候,也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可令秦易吃惊的是,这一座看上去巍峨高耸的建筑,居然没有入口?

    秦易绕着走了好几圈,都是没有看到丝毫入口的痕迹。

    “还真是奇怪!”

    不过,就算是没有入口,仍旧无法阻挡秦易上去一探究竟的决心。

    白天那道始终盯着自己的目光,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毫无疑问,那道目光对秦易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只不过,他却同样不习惯这种长期处于别人窥探下的生活。

    反正对方没有什么恶意,而且从上午白鹤前辈到来的方向来看。此人应当是白鹤前辈的朋友,或者他根本就是阴阳学宫里面的某一个长老。

    既然如此,他就不害怕上去看看。若是能够遇见,就借此机会问个明白。到底,此人为何如此关注自己!

    不得不说,这一处建筑十分之高。以秦易此刻的实力,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飞上高楼顶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既然如此,我便试试这通天剑的效果吧。”

    端木前辈在传音符中,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过。通天剑,可是一件胜过白鹤大长老的那块绢布的飞行法宝。

    正好借此机会,他能试一试这通天剑,是否真如端木前辈所说的那般好用!

    眨眼间,一柄通体金黄的径直小剑,就出现在秦易的手中。

    他毫不犹豫地朝里面注入灵力,随后就看见,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通天剑,忽然间体积暴涨。

    到了最后,长度竟是超过了秦易的身高,宽度也是同样足以让秦易盘坐在上面!

    随后,通天剑将剑身一横,悬浮在秦易的脚下。

    剑身上的金光忽明忽暗,似乎是在与秦易交流,希望他能踩上去。

    秦易倒也没有犹豫,直接一脚就踩上了通天剑的剑身。

    随后,他看了一眼高耸的楼顶,心念一动。

    通天剑剑身上,忽然间爆发出耀眼的金光。随后,秦易就感觉到自己眼前的景色一阵模糊。整个人都化作一道金色的残影,垂直着朝楼顶飞射了上去。

    ……

    而此刻高楼的楼顶,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儒雅男子,正背负着双手,目光平静地注视着天空之中,那轮皎洁的明月。

    他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深邃的眸子里,也是带着令人难以言喻的自信。

    忽然间,他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几分,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令他十分开心的事情一般。

    呼!

    风声掠过,一道金光恍若流星一般,在他的面前落定。

    一柄通体金黄的长剑,正悬浮在他的面前。剑身之上,赫然站着一名身材高挑略显削瘦的少年。

    “你来了。”

    看见秦易之后,儒雅男子脸上并无丝毫的惊讶,就好像是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幕一般。

    他的声音轻柔,令人如沐春风,很难生出半分敌意。那语气,就像是见到一名许久未见的故人,而后温暖地打招呼一般。

    秦易跳下了通天剑,通天剑的体积再度缩小成巴掌大小,被秦易收回了储物戒中。

    “通天剑,看来端木城真的很看重你。”

    儒雅男子一眼就认出了此剑的来历,淡笑着说道。

    “前辈对晚辈似乎已经关注了多日。今日晚辈特地上来,一来是想多谢前辈对晚辈的关心。二来,则是想问明前辈这么做的原因。”

    既然知道对方没有敌意,秦易的语气自然是比较客气的。只不过,他并没有与陌生人废话的习惯,当下开门见山,直接说明了来意。

    儒雅男子目光平静地注视着秦易,眸中的赞赏之意也是丝毫不加掩饰。

    “既然你能上到这里,就说明你我有缘。不妨介绍一下,鄙人白桦。”

    儒雅男子白桦,也是没有丝毫的废话,自报了家门。

    “姓白?莫非你是白鹤前辈的弟弟?”

    秦易眼前一亮,顿时生出一种这样的想法。联系到对方与白鹤前辈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他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大。

    “呵呵。”

    白桦一声轻笑,道:“小家伙的推理能力不错,只可惜,这一次你猜错了。我与白鹤之间,并不存在任何血缘关系。而且,单论年龄的话,我比白鹤要年长百岁。”

    白桦居然要比白鹤都要年长?

    如此说来,眼前这个看上去极为年轻的人,也是一个已经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怪物了。

    而且,从他那年轻的容貌中,秦易也是能够断定,此人的实力绝对是在白鹤前辈之上。

    不得不说,想要从武者的容貌中判断对方的年龄,的确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呢。

    好在,秦易也算是比较镇定,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看着眼前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男人,他并未感到丝毫的压力。相反,对方的模样,倒是让他有一种莫名放松的感觉。

    当下,他直视对方的眼睛,不卑不亢地问道:“敢问前辈,这段时间,为何对晚辈这般关注?”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
至高主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