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5章 意外来访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一枚跃龙丹拿在手中。

    “这跃龙丹是阴阳学宫独有,连青罗国皇室子弟,也未必有资格享用。据闻此丹可以搬血壮骨,洗髓伐毛,让武者脱胎换骨。服过此丹,凝结大道种子的概率会大大提升!”

    服用,还是不服用呢?

    秦易没有考虑太久,他没有多少狂傲的资本。

    跃龙丹如此珍稀,又没有任何副作用。秦易稍作考虑,便将此丹纳入口中,以真气导入腹中!

    跃龙丹的惊人药力,很快便开始生效。

    秦易几乎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全身的每一处,都好像在经历一次蜕变重生。

    “跃龙丹,顾名思义,乃是鱼跃龙门,化凡入道!”

    名不虚传!

    当跃龙丹的丹效彻底吸收之后,秦易终于真正体会到,为什么此丹会如此珍稀了。

    他几乎凭本能就感觉到,自己的肉身条件,足足提升了好几个层次。肉身的一些杂质,也几乎被荡涤干净。

    “难怪这跃龙丹在青罗国一丹难求。难怪这武道世界的丹药师,会如此受人追捧。丹药之效,的确不可思议。书籍上说,那些传说中强大的丹药师,一丹通天地,我还以为是夸大之语。如今看来,却未必是夸夸其谈!”

    秦易服用跃龙丹,暂时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就跃升到化凡巅峰,更不可能直接凝结大道种子,铸就道基。

    他还是化凡四阶。

    但是,身体的显著变化告诉他,服用了跃龙丹后,他未来凝结大道种子,铸就道基的前景,几乎可以说十拿九稳。

    武道修行,是一座桥梁,是凡胎沟通天地奥妙的桥梁。

    谁也不知道这座桥梁的尽头在哪里。

    化凡境,就是这座桥梁的起点。

    化凡九重,等于有九个台阶。别小看这九个台阶。世间绝大多数武者,终其一生,也无法迈过这九个台阶。

    但是,化凡境哪怕修炼到化凡九阶巅峰,依旧也只是凡胎。

    只有凝结大道种子,铸就道基,武道之路才算真正登堂入室。

    但是,整个青罗国上下,凝结大道种子,铸就道基的强者,数目不会太多。像青罗国这六大柱石级家族,也只有家主级别,以及少数长老,才有此造化。

    青罗国王室会多一些,但任何一个道基境的强者,在青罗国都是国宝级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青罗国上下会如此推崇阴阳学宫的原因。

    任何一名进入阴阳学宫的少年,假以时日,几乎都能凝结大道种子,铸就道基。

    虽然每一名天才最终的上限不同,但下限几乎都能铸就道基。

    当然,阴阳学宫收学员,一向条件苛刻。五年一次,一次收的学员不会超过百人。

    而这种强大学宫,每一名天才进去,并不保证你一定能活着出来。

    强大势力,培养人才自有一套机制,必定也会存在一些伤亡。很多天才在阴阳学宫陨落,那也是常事。

    这其中的原因,有些是因为内部竞争,有些是因为修行过程中遭遇意外,有些甚至是故意将自身置于险地,以求在险恶环境中获得突破。

    “我现在修为是化凡四阶,服用跃龙丹后,肉身条件大幅度提升,突破化凡五阶只需要个时机,便指日可待。或许,前往学宫的途中,就能顺利晋升化凡五阶!”

    阴阳学宫招收的每一个学员,都不是庸碌之辈。

    进入阴阳学宫,面对的将都是青罗国条件最优越的天才,资质最突出的天才。

    想要在竞争中保持前列,付出汗水和努力是必须的。

    尤其是邵长老那般看重他,对秦易而言虽然是极大的荣耀,但无形中也是一种鞭策。

    试想一下,学宫长老那般看重的人,如果到了阴阳学宫,轻易就被别人比下去,对邵长老的脸面也是一种打击!

    秦易受了邵长老的人情,自然不愿让这种事发生。

    嘟嘟嘟!

    敲门声传来。

    此刻夜已深,而之前自己刚送走姐姐秦贞,肯定不会是她再度光临。

    “谁?”秦易生出些许警惕。

    来人直到敲门之前,秦易竟然没听到脚步声,以他目前的修为,这绝对不寻常,意味着前来拜访的人,实力远胜于他!

    “是我。”

    门外的声音有些低沉,还有几分苦涩。

    竟是秦家主!

    他来做什么?

    秦易眉头微微一皱,之前在家族庆典上,这秦家主秦翰已经开口宣布和自己脱离父子关系,虽然后来因为学宫长老来访,此事不了了之。但秦易觉得,自己和他似乎真没什么可聊的。

    何况,他此前已经通过秦贞之口,表达了态度。他秦易不会记恨秦家,但也不会和秦家发生太多关联。

    门开了,这对名义上的父子目光一碰。

    “小易。我……”秦翰打破了沉默。

    “我该称呼你秦家主呢?还是该叫你一声父亲?”秦易淡淡问道。

    秦翰出奇的冷静,摇摇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长大。有些事,你有权知道了。”

    秦易沉思片刻,让开一条路。

    秦翰也不惺惺作态,直接走了进来,顺手将门关上。

    大马金刀往桌前一坐,双目之中透着一股精悍的光芒,与之前在家族庆典上那个昏聩,狼狈的家主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坐。”秦翰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秦易到底是两世为人,见秦翰行为一反常态,也没有道破,不动声色地坐了下去。

    “小易,家族庆典上,你的表现让我十分惊讶。作为父亲,我并不称职。作为家主,我也不如人意。你一定会想,我这么失败的一个人,为什么能坐上家主的位置?”

    秦翰的嘴角里,带着些许自嘲。

    秦易不说话,坦白说,他内心深处的确是觉得,这秦翰做事缺乏担当,处理事务手段昏庸,无力扛起一个柱石家族的重担。

    “青罗国六大柱石家族,秦家排在最后一位,资历最浅,根基最薄。上面还有强势的王室,还有一个王室都忌惮的云家。整个青罗国的局势,远比你想象中要复杂。”

    秦易淡淡一笑:“这些和我有关么?”
至高主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