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欲求一败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李小姐?您怎么在这?”被称作张峰的人顿时满脸堆笑的转过了身,看着身后的那的娇俏少女。心中的惊愕是不用说的,这位不是最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吗?怎么今天跑到这里来了?

    少女比林涛低了一头有余,看起来不像是个二十岁左右的成年人,反而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美少女一般,看起来晶莹可爱,就算是这幅趾高气昂的模样也不让人感到厌恶。

    看着林涛身边的那个张峰。从琼鼻中发出一声轻哼:“哼,别听他的鬼话,这些家伙整天就知道骗人,他这回就是盯上你们这些新生,不要上当!”

    “李萌小姐,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们骗什么了?这是公平的赌局,谁上去我们都不阻拦,怎么能说是骗人呢?凭实力,眼力说话啊。如果大小姐感觉刘宇能赢,可以出大价钱给他啊,我们的赔率是很公平的!这刘宇也不过是学院里的普通弟子,不是什么名人,对吧?”

    “你!哼!反正你们肯定有鬼!好几次,台上的那个家伙明明能赢,偏偏输了。分明是故意的!”小丫头愤愤不平的瞪了张峰一眼,气鼓鼓的不说话了。

    随后对着林涛,拍了拍自己的豪华机场,赌气道:“反正你信我就对了,学姐我不会害你的!”

    看着一个小丫头,以学姐自称,还一副我有经验,不会骗你的这个态度让林涛有些哭笑不得,只好安抚道:“放心吧,我可不想参与假赛。”

    “小兄弟,你这就不对了。这比赛都是众目睽睽之下,如何作假?若真是假赛谁还会来这玩?”张峰断然道:“李小姐,就算你是流云帮的大小姐,也不能这么乱说话。这可是在污蔑我们白帮了!”

    “我没有乱说话!”李萌显得十分恼怒道:“你们就是故意诈败,那些家伙虽然没有什么名字,但是我哥哥可是和我说过的,就比如今天的这个刘宇,我哥哥可是说了,他的真正实力绝对是在二年里堪称翘楚,怎么可能会这么狼狈!”

    张峰淡淡的道:“李萌小姐,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就算实力强又怎么样?大家都是铸体期,没入金身,都是铸体期,有什么不可能的?”

    说道这里张峰顿了一顿忽然高声道:“莫非你的意思是新生就是打不过老生,怎么都不行?永远要被对方押着喽?那我可是不敢苟同!”

    话落顿时刺激了许多新生的敏感的自尊心,一个个怒火中烧的靠近了过来。

    “靠,谁说的?上面的加油那对面那个姓刘的干掉!”

    “对,到底是谁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真是可恶!莫欺少年穷啊!”

    这话直接刺激了新生敏感而脆弱的自尊心,加上赌输了的怨气都仿佛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似的,瞬间倾泻过来。

    幸好张峰没有点名,也没有说谁,只是用你字来代替,算是留了一些面子。但是还是给李萌下了个够呛,眼睛红红的瞪了张峰一眼,这才委屈的道:“我,我才不是那个意思!”

    林涛冷眼旁观突然开口道:“张峰,你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事实如何你应该很清楚吧?”

    说实话,从一开始林涛就认定这人是想坑他,而此人方才的举动更是让林涛感到一阵不爽。现在的情况也很明显,他们就是在设计这些新生。虽然这是他们蠢,但是林涛还是感到一阵不爽。现在这家伙明显在欺负这个丫头更是让林涛感到不爽。

    更何况身为社会主义的继承人,林涛对于这种欺诈手段本身就有深深的抵触情绪。

    “呵呵,兄弟啊,你这是在说什么?”张峰轻轻一笑,低声道:“若是不喜欢赌,不如就自己上场如何?你若是信兄弟我的眼光,你就上去试试。肯定能胜,你看那个刘宇已是后继无力,这局为了获胜他用了两次黄阶的武技,一次防御武技。已是强弩之末!就算兄弟你实力远是不如,也未尝不是没有取胜的机会。”

    “哼,你不要想骗他,他可是丹堂的学弟,我可不允许你坑了他!”李萌琼鼻一皱,装出一副自认为凶巴巴的样子对着张峰威胁,却不知如果不做表情,可能威胁度更高。

    她现在这幅样子,真是萌坏了。就算是张峰也是提不起半点脾气,只是笑眯眯的道:“李小姐,我若是骗了这位同学,你就让你哥哥来找我算账如何?我绝无怨言!而且你看,那人无论对敌如何,都是空手。而小兄弟却是用剑,这有无兵器的区别可是大的很啊!”

    林涛心中冷笑,一个境界的差距,哪里是兵刃能够弥补的,更何况强弱是方方面面的,徒手虽然锋锐要差,但是相比徒手却难免丢了几分灵活,这也是为何有许多人喜欢拳脚而非兵刃的原因?不过这家伙言之凿凿。却未必是假的,且看他有什么花招!林涛心念急转。

    不过这把剑是青岩在他掌握了剑法之后,赠予他的,是青岩最初用的一把。如今他有了更好的一把剑自然就将此剑赠予了林涛。

    林涛装作有些意动,但却叹了口气道:“但是我一届新生,哪里有那么多学分参与擂台赛?现在已经涨到四十点学分一局了,我可没那么多学分,万一输了不更是血本无归?”

    真是个穷鬼!还丹师呢,没有本事没有资源,丹师根本寸步难行!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靠什么混进来的!张峰心中一阵不屑,脸上却笑道:“没关系,兄弟这钱我出了!”

    林涛闻言面露‘难色’最终‘咬着牙’道:“算了,哥哥这么盛情相邀,我也不好拒绝。虽然胜之不武,但是唉……”

    林涛这副作态让张峰好顿鄙夷,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先说不屑,然后又承认没钱。道了最后还在哪里矫情一番。不过,也就需要这么一个超弱的家伙作为样子,这样才能吸收资金。到时候一旦此人获胜,那么赌场就能将输家全吃!

    也就因为需要这么一个弱鸡,所以张峰才继续和林涛纠缠,不然他又何必和林涛扯淡?

    不过,张峰看见林涛答应右手在袖袍里捏出了一个法诀,随后那赌局的庄家身形一顿,微微侧目看向了张峰这里,看到林涛此人眼睛一亮,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一番。随后便再度恢复此前的作态。

    而台上的刘宇此时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似乎随时可能会败退出局,可是偏偏就在最后的一刻,偏偏抓到对方的空档将对手击败。不过代价也不小,刘宇也被对方最终的一掌而击伤,嘴角溢出一抹鲜血。

    瞬间变化的太快,守擂之人明明呈现败势,似乎在难为继,可是又偏偏抓住了最后的机会反败为胜,这一下让许多下注他败的人都不由的感到一阵气恼。

    “那个家伙也太废物了吧?明明都要取胜了!”

    “是啊,我之前还以为这一次能赢呢,怎么可能该死,运气可真好这个家伙!”

    下方骂声顿时响成一片,大多数是因为输钱,大多数人嘴上可能不想服软,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些明白了,人家能连胜这么多次。虽然后面每每都让人觉得有些艰难,但未必没有真本事!最后这几场似乎取巧走运,但是这也是人家能抓住那一线机遇而做到的!没什么不服的。

    “我来称量称量你这家伙!”一个人看见守擂之人受伤,估测其之前的表现。心中大定,以对方之前的水平,自己赢面极大!想到那诱人的奖金什么也顾不得,当时就想冲上擂台。

    可是却不想,有人比他更快一步!只见那人不正是负剑的林涛?只见林涛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铭牌,在擂台上固定的那个仪器上刷了一下,随后便要冲上去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态度。

    只见林涛对着刘宇抱拳一拜,淡淡的道:“在下林涛还请不惜赐教!”

    “靠,这小子是谁啊?根本没见过!”之前想要占便宜的那人,没想到有人比他还早一步,心里当时就是一抽,疼的不要不要的。暗恨自己之前的犹豫不决,实在是不应该。在看台上的林涛,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见过此人。

    “咦,这小子好像不是咱们武堂的弟子!看他胸口的铭牌似乎是丹堂的弟子啊!”

    “这么说的话,我还真想起来了,当时入学的时候我记得有这个人,不过就是感觉有些眼生。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了!不过很奇怪啊!”

    而坐庄之人看见了上台的林涛,不为人察的翘了翘嘴角,忽然闪身拦住了即将进行挑战的林涛面前开口道:“凝神期的?这可不行!下去下去!”

    “凭什么?”林涛看着突然拦在自己面前的家伙,貌似很奇怪的问道:“你们今天不是供新生对赌的吗?只要上来付了挑战费用就算挑战成立,怎么道我这里就不行了。”

    “你一个凝神期的修士与铸体期相差太远,我们怎么定赔率?”坐庄之人冷声道:“我们挑战的是新生,因为太乙学院的入学标准如此,我们从二年级里选出一个尾巴和你们比试,而你这个必输的家伙上来,我们的赌局不成赔钱的买卖了?”

    “赌本来就有大有小,总不能是只盈不亏,不是这个道理吧?”林涛忽然冷笑道:“还是说,你们输不起?规矩是你们定的要耍赖不成?”

    “不成,不成,绝对不成!”坐庄的人自然是连连摇头,表示不同。

    “我们要求继续,必须继续!不然咱们没完!”

    众人一见也是心中一乐,这也是个办法啊!都光顾着怎么赢,怎么就忘了故意去输?赢了有好处吗?反而是如这家伙这样,故意输在赛场上不是更好的吗?至少实惠啊!

    张峰见状心中暗笑不已,他之前可没想到林涛有这么一副伶牙俐齿,还以为要自己在下面帮他造势,结果这家伙见钱眼开,自己说出了这些话。那就更好,更自然了!

    庄家似乎被眼前的众人推到了峰尖浪潮,显得十分犹豫不决。最终才咬牙道:“行,这就是最后一场我认着赔钱,就算供大家玩个开心!”

    说着就继续了赌局,只不过赔率的倍数变得极为夸张买林涛胜是一赔三,而买刘宇却是七赔一。相差数额极大,显然是对林涛极为不看好。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话落林涛便快步抢上,只见林涛也不出剑,快步上去就是当头一拳对着刘宇的那张脸。刘宇平手一挡,只见林涛随之而来的攻击,如影随形一般的攻向了刘宇。

    也不知道双方有仇还是怎么,林涛招招都是冲着刘宇的‘要害’奔去,反正就是一个特点,不是要断子绝孙,就是要以对方毁容为目的似的。刘宇心中真是郁闷到了极点!

    这家伙真该死……

    ……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