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百草经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想到这里刑奇沉声道:“敢问兄弟尊姓大名?今日真是为我太乙学院除去量大祸害,此事完结定然登门拜谢!”

    林涛随口道:“免贵姓林,单名一个涛字!”

    刑奇闻言点头,随后取下了张生的铭牌和空间锦囊,看着铭牌上总共只有三千余点的零头便一股脑的划给了林涛,随后将其中的灵石抛给林涛。

    “这个败类既然做出这种事,岂能算我等同门?押送学生会,还不知道要受到什么处分,真以为学院不能收拾他们?真是狗胆包天!。”

    “嗯,那在下告辞,不送!”随手一把抓住了沈雨婷,就要将她带走。

    “哎,你干什么啊?放手!”沈雨婷一头雾水,你走就走吧,好端端的拽我干什么?

    刑奇笑眯眯的道:“雨婷,你跟我过来一下,一会我带你去见几个同学,你也和我说说家里怎么样了,这四年多没有回家着实想念的紧。”

    “家里能有什么事!都是修行之人,四年根本不算什么啊!”沈雨婷满脸敷衍的道:“至于你那些朋友,我干什么要都认识啊!我认识你不就行了?”

    “哈哈!那可不行”刑奇大笑道:“我好妹妹来了,我怎么能不让他们开开眼?莫非是与林兄有约?”忽然刑奇话锋一转笑眯眯的问道。

    “没有的事,刑老哥可不要误会了。”林涛摇了摇头道:“若说没有事,我就先走了。”

    “哎!”沈雨婷想要挣开,可哪里能挣开金身期修士的约束?而林涛也不多做停留,只能让沈雨婷幽怨的留在原地。

    刑奇笑眯眯的道:“别望了,回神!”

    沈雨婷回头一脸冷笑道:“好了,让我看看你带我见的都是什么朋友,我可先告诉你不要让我发现,你做了什么不三不四,或者有辱邢家门风的事情。可不要怪我大义灭亲!”

    邢家与沈家数代姻亲,关系非同小可。这沈雨婷天生聪慧可爱,可以说是受两家万千宠爱于一身,让这位小祖宗把自己的什么事,添油加醋的传回去。那可真有的自己受的!

    假的都成真的!一点理都说不出。

    真的?呵呵,回去之后有你受的。

    假的?假的你肯定得罪人家了,罪孽更重……

    所以刑奇怎么可能傻呵呵的谈论此事?毫不犹豫的转移起了话题道:“嗯,这个等会再说,我问你,那个林涛到底是什么出身?你可知晓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沈雨婷奇怪的看了刑奇一眼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像是大家族的子弟。”

    “我看你春心萌动,身为哥哥,自然要为你把把关。更何况,要是让你家里知道了,我这要是一问三不知,我怕蒙混不过去啊!”

    “你胡说什么?”沈雨婷当时差点炸了,心跳的砰砰作响,那副表情看似是恼怒,实则心虚的要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到慌慌的。

    “嘿嘿,胡说?”刑奇命那两人先押送张生二人,这才再次看向自己的小表妹,神情说不出的暧昧道:“你脸红成这样,还说我胡说?”

    沈雨婷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脸真的好烫,难道?想到这里,更是双手捂住晕红的脸颊轻轻拍了几下,心中暗道,不会,不会,到现在为止才多长时间?一天还都没到!

    我可不是那些花痴,怎么可能!嗯,绝对不可能……

    “我看那林涛,还真是手段不凡,要知道,那家伙混入丹药中的毒性,连学院的苏师为学员检查都没看出问题,以为是丹毒。更不要提你说的那神乎其神的丹术。”

    说道这里,刑奇顿了顿玩味道:“这样的人才,谁不想拉拢?既然不是你看中的,那就好办了,我这就书信一封,家族肯定会想要这样的女婿。”

    “不行!”沈雨婷忽然产生了一种威胁感,瞪向刑奇,却不想对方真笑意迥然的看着自己。随即才发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脸颊刚刚欲退的红晕再度爬上了脸颊。

    沈雨婷娇嗔道:“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妹妹,招哪门子的女婿?”

    “你知道我没有妹妹,几个姐姐也嫁人了,你激动什么?”刑奇笑眯眯的道:“还想嘴硬?”

    恼羞成怒的沈雨婷不住的追打刑奇,后者装作抱头鼠窜的满地乱跑,不住的告饶,半响沈雨婷的怒气才消。

    刑奇心中轻叹:‘这林涛的手笔大的吓人,若说小妹所言不假,那么也是丹道不世出的天才!倒是配得上小妹,可是啊,走的未免太急!’

    沈雨婷没有想到,但是他这个旁观者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林涛走的毫不犹豫,这是真的看不出她的心思,还是另有原因?

    林涛自然不是笨蛋,显然也看出这丫头的一点心思,不过他确实没有那方面的想法,现在他一心想要追求无上境界,才知道浮沉说的的确有道理。

    人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之身寻无涯之岸本就是极难的事情。若是在被诸多琐事产生,那岂不是自困于樊篱之中?

    虽然在地球上林涛没有感觉到太多的责任,可是来到了太真界,才恍然间发觉了那份责任重大。

    这更是让他想要更快的攀登那至高无上的境界,若真是千百年之后,那又有何用?每每想到这里,林涛就想到离开地球之前辛雨彤的话。

    自己决不能千百年之后才回到地球,想到这里更觉时间宝贵,林涛健步如飞的前往图书馆,尽快掌握丹道知识才是正是!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今日伊始!

    “这小子真是装大尾巴狼,都考入学院,居然看这种学徒都了解的书籍。打的什么心思谁不知道?”

    “嘿,人家爱怎么装模作样是人家的事情,咱们看热闹就好了!”

    本来应该安静的图书馆,在林涛周围却变得有些细微的喧哗。周围之人对他指指点点,林涛不为所动。

    在林涛看来,丹就是药物的一种,只不过因为诸多天材地宝都具备特殊的毒力,药溶于火,很大方面是为了焚烧毒性,这是最初的丹道原型,但是随着研究的加深,丹药的效果也是渐渐的脱离了医道,演化出了独特的构造。

    这就是丹药为何是丹药,只有丹这个形态,才被公认可以封锁灵力,包容药性。传说中的天阶丹药甚至可以如生灵一般吞吐天地灵气,吸纳日月光华。

    所以,炼丹,构丹。在丹师看来远胜辨识药材,反之医道却认为丹师的手段才是走入了歧途。渐渐的分化两极不说水火不容,也是泾渭分明。

    就如医师和毒师,虽然有共同的起源,但矛盾更加尖锐。

    所以林涛的行为在众人看来,是在装模作样,一本基础的医术,不快,或者是很慢的很慢的翻动。

    这不是装模作样是干什么?

    不过,这些闲言碎语都不能影响林涛,此事的他正在如同自己在地球上累积的武道一样的情况,在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太真界的药物作用。

    万事万物都是因冥冥中的规律而诞生的,中医理论,药物以阴阳五行,寒暑变化而诞生,同样的起药性也因此而有诸多变化。

    世界上没有相同的叶子,但是杨树总是杨树,柳树总是柳树。林涛不敢说辨识天下万物,但是这本药经中记载的植物,林涛却能一一分类,根据其上介绍的资料,更有一层深深的体会。

    无他,只因太真界对这些植物记载分析的甚至比地球还要仔细。如果不是专项研究之人,根本不会用到的程度。

    但是林涛却深深被其吸引,不要说众人的闲言碎语,就是连远处的一位堪称倾国倾城的美女都没有注意到。

    那女子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倾泻而下,双目炯炯有神,气质更是冷艳的厉害,不说那五官容颜都是绝佳,光是这份气质就是让男人怦然心动的那种女人。

    同样也是穿着太乙学院的服饰,让林涛来评价太乙学院的校服,那真是一般。只能说过得去,可是此女穿起来却不减半分风采。

    行止极为有度,甚至可以说是棱角分明,不用开口只是面对过去,便会感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

    在苏沐雪看来,林涛也是一个怪家伙,太乙学院没有医师,但就算是医师也没有抱着医书研究医术的吧?

    起初她和大多数人一样以为这家伙是在有意做出点什么东西吸引自己。可她没想到林涛一下子就装了这么长时间,心中反而是好奇了起来,对方到底看的是什么?

    要知道林涛不时颦眉深思状,又往往会喜上眉梢开心不已,对方莫非是在这里找到了什么奇书不成?抱着这样的想法的苏沐雪走了过去。

    待得到了林涛身后,轻轻歪了一下头,不看不知道,这一看,就算以她素来淡漠的心性也是差点吐血。

    这是什么?百草经?????

    这是丹师都要倒背如流才能行的东西吧?这家伙肯定是想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又故意拿这种靠夸张的书籍让自己开口,自己决不能上当!

    ……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