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仙界最贫穷家族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龙炎城,金家府邸。 https://

    曾经龙炎城最强盛的家族金家,已经转眼间沦为三流家族。

    金木背叛师门是一次打击,金壬家主的死又是一次打击。

    金家的几位主事儿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遭殃,金壬、金飞羽、金鼎、金飞鱼。

    现在的金家,完完全全就是强弩之末,只剩下二十来个老弱病残的族人。

    更可气的是,那位大人物天行戊,已经把金家府邸当成了茶馆。

    仙界的各大家族、红袍众、修真门派齐聚金家。

    在这里吃。

    在这里住。

    在这里拉屎撒尿。

    那些传承家族的莅临这里就算了,毕竟人家那么深的底蕴,咱们惹不起。

    可那些中小家族,什么阿猫阿狗的家族都来金家府邸,就有点太欺负人了。

    但是话又说话来,金家的人虽然心里怨恨,嘴上却不敢说。

    那些人可都是打着响应大人物号召的旗号来的啊。

    你不让这些人进金家府邸,不就等于反对大人物天行戊么?

    所以,金家的人全都是敢怒不敢言。

    其中,最愤怒的最不敢言的是现在金家的代理家主,金土顿。

    金土顿年纪二十出头,在金家也算是有点能力的角色,不然金家的老弱病残们也不会推举他当代理金家家主。

    何况金家目前的情况用五个字就能概括了,实在没人了。

    所以,金土顿担任代理家主,那都是硬着头皮网上顶的。

    话虽这么说,在金土顿的心里,他从来就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让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上位。

    但既然已经成为事实,他只好欣然接受。

    他其实对这种权力的滋味还是有一点点的激动和兴奋的。

    这天,金土顿在金家府邸大门前巡视,像是一个门神。

    他的身后跟着金家仅剩下的两个还能看得过去的家族子弟。

    这些都是金土顿拿出来充门面的。

    他要营造出一种金家仍然很强盛的感觉。

    虽然明眼人一听金壬被杀的消息,一下就能看出来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金土顿仍然在费力的伪装。

    金土顿走到其中一位家族子弟甲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辛苦了。”

    那名家族子弟甲翻了翻白眼,对新任金家代理家主的关切极为不懈。

    金土顿脸色一沉,心中感到相当不快。

    但他忍住了,他不能拿着这个代理家主的位置作威作福。

    说白了,你现在要是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处处摆家主的架子,金家剩下的这二十来口子开个大会照样把你拿下。

    金家需要的是一个有能力、带领金家走向复兴的家主,不是一个装逼脑残人士。

    金土顿不脑残,所以他很注重自己的形象。

    这时,另外一名金氏家族子弟乙擦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土顿大哥,我们要站到什么时候?”

    金土顿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道“在站一会儿,如果没有人来,你们就回去吧。”

    那两名金氏家族的子弟甲和乙是在门口站岗的迎宾,接待那些响应天行戊号召来金家参加大会的中小家族。

    那名弟子道“我看这半天都没有人来了,估计

    不会再有人了,要不我们就回去吧。”

    金土顿感到一丝丝的不快。

    他刚想拿话练练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眼角的余光一扫……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金土顿嘴角不经意间的露出一丝冷笑,修长的手指往远处一指“你不估计不会再有人么,看看那是什么!”

    那名接待子弟乙往远处一瞅,顿时悻悻然的低下了头。

    这他娘的太凑巧了点吧。

    金土顿远远的打量着那群来者,根据他们的衣着、宝物、神态、精神面貌打了个大体的分数。

    从第一印象来看,这群人相当穷酸。

    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在仙界穷的尿血的人着实不少,可家族里穷的尿血的就很罕见了。

    但很罕见不代表完全没有。

    所以,金土顿打从心底认定这伙人就是那个罕见的成分。

    金土顿没有主动迎接上去,神态倨傲的看着来者。

    对方一共有七八个人,穿的说不上破破烂烂,却也好不到哪儿去。

    为首的老者瘦骨嶙峋,弯腰驼背,手里还有一根拐杖,一副乡巴佬气息扑面而来。

    老者抬头瞻望金家府邸的牌匾,眼色相当认生。

    “请问,这里是龙炎城最大的那个金家金氏家族么?”老者胆怯小心的问,像是乡野小民见了皇帝一样。

    金土顿点点头道“龙炎城一共就这么一个金家。”

    老者“哦”了一声,然后拔腿就往府里面走。

    他后面的一干人等,老的老,小的小,还有好几名妇女,都纷纷往门里钻。

    金土顿皱了皱眉头,挡在老者面前,大声说“你们几个要干什么?”

    老者眨眨眼睛“我们要进去啊。”

    金土顿心里一阵懊丧,为什么这些人一点规矩都不懂?

    他们真的是家族的人么?

    金土顿心里相当狐疑。

    于是,金土顿的脸扬的更高了,脸色更加阴沉了,道“你们是什么家族的?”

    “哦,我们是林家的。”老者平淡道。

    这倒不是林涛胡编乱造,仙界真的有林家这么个家族。

    只不过这个家族世代居住在一个没边儿的偏远主城,存在感相当的低。所以,没有什么知名度。

    金土顿狐疑的打量着老者,道“林家?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家族?”

    他转身问身后的两个门神“你们两个,听说过这个林家么?”

    两个门神纷纷拨浪鼓似的摇头,表示连根毛都没听说过。

    金土顿重新回头对老者道“抱歉,没有听说过你们这号家族,我不能放你们进去。”

    其实,在金土顿心里,他已经打定主意,绝对不能再让什么阿猫阿狗的家族都能进入金家府邸了。

    金土顿虽然傲慢,对金家却是一片赤诚。

    他要维护住金家最后的尊严。

    老者听了这话,突然手舞足蹈,激动的喊道“怎么可能没听过,我们林家可是有名的家族啊。”

    此时,数千里之外的某位家族家主突然打了个喷嚏,喷到了刚刚煮好的菜汤里。

    “谁在骂我呢?”这位家族的家主嘀咕道。

    旋即,他的老婆一个耳刮子轮了过来,

    将他掀翻在地“你他娘的这叫我们怎么吃?亏你还是个林家家主呢。”

    这女人突然大叫起来,哭天抢地“这日子……没法儿过啦!”

    经老者这么一说,金土顿拉下脸来,冷冷的说道“恕我直言,几位看着不像什么家族,你也不像家主。”

    说完,金土顿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道“几位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就请回吧。”

    这时,“林家家族”里面却站出一个丑陋的女子,气度相当不凡。

    “这位兄弟,能否借一步说话?”丑陋女子说道。

    金土顿不由感到一阵反感和不快。

    他倒不是对女子的长相有什么意见,毕竟在广大男同胞的审美观里,长得好看是加分项,但长得难看绝对不会减分。决定对一个女人喜欢还是不喜欢,往往是由很多方面决定的。

    金土顿之所以反感这名女子,实在是因为她不但长得难看,人也很傲气。

    有点像是一个人,像是曾经金家的大小姐金飞羽。

    那可是他的女神啊。

    只不过他对金飞羽的敬慕和喜欢,是深埋在心底的。

    因为他等级不够。

    金家大小姐是傲慢不假,但是人家长得倾国倾城,人家有傲慢的资本。

    反观你这个丑八怪,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用这种盛气凌人的语气和我们说话的?

    金土顿皱眉道“你要跟我借一步说话,我就借一步说话,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好,我就跟你借一步说话。”

    顿时,金土顿的身后亮起两道深深鄙视的眼神。

    两尊门神仿佛在用眼神说“兄弟,你太饥渴了吧。”

    金土顿没有理会这些胡乱猜想,和那个丑陋女子走到远处。

    两人来到一棵树下,金土顿双手抱胸,淡淡的问“你想说什么,在这里说吧。”

    丑陋女子突然厉声喝道“金土顿,你知道我是谁?”

    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下,金土顿差点一屁股坐下去。

    他狐疑的打量着丑陋女子,又用狐疑的语气问道“你……是谁?我应该知道么?”

    丑陋女子没有说话,从腰间慢慢摸出一个绣花的荷包。

    这荷包,是金家大小姐十六岁生辰的那天,金土顿偷偷送给她的。

    看到荷包的一刹那,金土顿的表情突然凝固住了。

    下一刻,金土顿扑通一下跪了下去,痛声道“你是……大小姐。”

    丑陋女子吸了一口气,道“是我。”

    金土顿喜极而泣,道“大小姐,您还没有遇害,真是太好了。”

    丑陋女子轻轻的点了下头,道“金土顿,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还认我是你的大小姐么?”

    金土顿真诚道“大小姐永远是我的大小姐……大小姐,那个荷包你还留着。”

    他的目光复杂的移动到了荷包上。

    金土顿对金飞羽兼具了舔狗和仆从两种特质,即无条件的崇拜,又无条件的忠诚。

    金飞羽紧紧握住荷包,柔声道“看得出来,这荷包是亲手缝制的,我很感动。”

    女神很感动,金土顿很兴奋。

    金土顿摸了摸眼泪,话题一转,突然问道“大小姐,您突然回来做什么?这里危险啊。”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