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金家两姐妹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大小姐拾起那个纸团,小心翼翼的展开,一双美眸登时震惊的睁大,皱皱巴巴的纸面上,是一首诗:

    “三横一竖是虎狼,哪容臣子来称王?金雀本是双生子,一叶金花赴黄粱。”

    金飞鱼收起眼眸里的震惊,顺带着把纸团一抖,蹭的蹿起一团红黄的火焰,纸团黑乎乎的一片灰烬。

    “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金飞鱼从容从锦屏后面现身,忌惮的瞧了林涛一眼,感觉林涛很是碍事。

    这位小兄弟是自己人。

    然而,圣手七没有这样说,他转头对林涛淡淡的一笑:“你先出去一下,在院子里转转,别走远了。”

    金飞鱼看在圣手七的面上,对林涛客气两句:“要是迷路了,就随便抓住个人问大小姐的院子,他们就把你带回来了。”

    如果不是圣手七,金飞鱼绝对不会搭理林涛这种角色,林涛一句话没说,扮演好助手和学徒的角色,听话的从屋里退了出来。

    他刚刚关上门,屋里顿时升起一层屏障,彻底隔绝屋里的声音。

    “擦,要不要把事做的这么过分啊?!”

    林涛在外苦等一刻钟,都听不见里面有动静,林涛实在闷得慌,心里琢磨着,要不然外面溜达一圈?

    他从另一个门出了院子,迎面正对的,是一条细长细长的走廊,两侧都是灰砖青瓦。

    走廊的尽头,有一处风景别致的假山,山中有一个小亭子,四角高高飞起,中间置一张小桌,两边各设有坐位,看上去倒是挺有意思。

    一个曼妙少女,正心事重重的评论凭栏眺望,金飞羽长得和妹妹几乎一模一样,远看根本无法分辨。

    但仔细辨认,二人的差别也十分明显,金飞羽目光幽怨深邃,平日里显得话少,金飞鱼却恰恰相反。

    林涛登上假山,发出一连串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金飞羽看见林涛很是惊讶,皱着眉头问:“你是什么人?”

    “我跟着师父圣手七来,给大小姐瞧病。”林涛缓步登上最后一层石阶,含笑的解释说。

    “哦,那你怎么出来了?”真正的大小姐微微侧着脑袋,一双深邃的眸子打量林涛。

    “我这不是……”被人家撵出来了,林涛苦笑道:“在府上随便转转,从来没来过这么大的地方,有些好奇。”

    金飞羽一脸不信:“你以前在修真界,怎么说也算是个人物吧,毕竟能来这里,没有谁是一般人。”

    “呵呵,算是吧。”林涛腆着脸承认。

    “那你觉得,你刚才说的那番话,能让人相信吗?”金飞羽眼眸微眯,淡淡的道。

    “我觉得,就你刚才的表现,完全无法证明你是历经磨难,从修真界升上来的。”金飞羽的话如同刀子,一刀一刀的刺破林涛的自尊心。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优越感……”林涛低声喃喃道:“那我实话实说,我师父在跟你妹妹密谈。”

    “密谈什么?”金飞羽对这个话题来了兴致。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办法偷听。不过,好像是关于你嫁入王家的事。”林涛根据之前七七八八拼凑而来的信息,说了个模棱两可、含含糊糊的回答。

    王家!金飞羽双眸中表现讶异,挥挥手道:“我知道了。”

    “你不想嫁给王家吗?”林涛问道。

    “这不关你什么事,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的嘴巴就行了。”金飞羽嫌恶的瞪视林涛,对他问的太多很是不满。

    林涛不再多问,又返回大小姐的院子,等了近一个时辰,金飞鱼和圣手七终于从里面姗姗出来。

    林涛师徒离开后没多久,宅子里出现一个窈窕身影,暗香扑鼻,金飞羽在门前一闪,钻进了屋中。

    金飞鱼握住姐姐的双手,神色激动的道:“姐,这个圣手七是个高人,他答应帮我们从中运作。”

    “这个圣手七是什么来头?”金飞羽皱皱眉头,问道。

    金飞鱼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我什么都没说,他就知道了我们的想法。”

    “他会不会是王家那边的人?”金飞羽担忧的问道。

    金飞鱼失笑一声道:“王家的人没有那么蠢吧,故意派人来做这种事。”

    “目前还是小心着一点好……他那个徒弟你留意没有?”金飞羽低头沉吟着,突然提及林涛。

    “那个蠢货么,真不明白,圣手七为什么要收这么一个白痴。”金飞鱼脑海想着林涛的光辉形象,不屑的嗤笑两声。

    “唉,你没看出来?那个林涛,跟圣手七不是一起的,他们不是师徒关系。”金飞羽提醒道。

    “啊,不是师徒关系,那难道是……”金飞鱼顿时紧张起来。

    金飞羽轻轻拍两下妹妹的肩膀,笑着安慰道:“沉住气,不是师徒关系,但肯定也不是王家的人。”

    “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金飞鱼听姐姐这么说,顿时松了一口气,不是王家的人,那一切都还好说。

    “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呵呵,那小子一看就是个初入仙界的雏儿,总想跃跃欲试,到哪都要横差一脚,还打听我和王家的关系。”金飞羽淡淡的冷笑着。

    “刚刚进入仙界的,这种人每年都有不少啊,这种人活的一般不会太长。”金飞鱼附和着姐姐道。

    “好奇不好奇,那倒还是另外说,这小子身上已经中了火毒诅咒,我看活不过三个月了。”金飞羽淡淡的道,没表现出多余的同情,这种人仙界每年都有一大批叫不上号的,她不可能所有人都怜悯。

    “那到时就三个月后看看,姐姐的预言准不准。”金飞鱼嫣然一笑。

    “不消三个月的时间……不对,这种幸灾乐祸的话,以后不要拿出来说。”金飞羽板起脸叮嘱道,金家的家规在上,不可有轻视、侮辱、无礼的言行举止。

    “明白了,明白了。”金飞鱼天真无邪的笑着。

    走出金家府邸没多远,林涛突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青天朗日的,没半点生病受寒的迹象,好端端的就这样,林涛很是郁闷。

    “你没有事吧?”圣手七斜了他一眼道。

    “没事……刚才可能有谁在骂我了。”林涛腹黑的说道。

    “你这是迷信……可能是受到了火毒的影响。”圣手七一本正经的推测。

    林涛闲散的缓步行走,目光深长的看着前方,一群孩童正追逐着一个小孩游戏,他们生儿不凡却仍有一颗童心,“前辈,你跟那个金飞鱼在房间里密谈,都说了什么内容啊?”

    圣手七缓缓摇头道:“这个问题现在我还不能跟你说……你身上还带着火毒诅咒,要想破除这诅咒,你最好找到一点龙炎草,我要研究一下药性。”

    找龙炎草,找那个锦衣胖子吗?“需要多少龙炎草?”林涛略作停顿后问道。

    “尽可能多吧,但我可要告诉你,现在世面上这东西可有价无市。你们采集龙炎草的时候,自己没偷着留一点?”在圣手七看来,林涛他们不这么做,浪费大好机会,简直是很傻很天真。

    “你以为我们不想,当时我们被看的牢牢的,而且那个胖子,还给我们喂了丹药,我们不敢有所动作,担心有副作用。”林涛道。

    “看来那个胖子做事很谨慎……那就没有办法了。”圣手七双手抱在胸前沉思道。

    “那胖子的名字身份都是伪造的,拿了龙炎草以后,就直接人间蒸发,根本就没顾及我们的死活。”林涛深深叹了口气,如果当时再仔细一点……可天底下没有卖后悔药的。

    “像你们这样的仙界新人,每年都要死一大批,就算是红袍众,都管理不过来。红袍众归命使的桌案上,这类的案件已经堆积成山了。”圣手七安慰的话中,无意中包含着满满的恶意,让林涛备受伤害,宛如被躺在地上鞭尸。

    “这么说,我就算去找红袍众,都没有什么用了?”林涛侧头看圣手七。

    “不能说一点用都没有,但基本没有用,你们可以试试,让红袍众追捕那个锦衣胖子……这么大批量的龙炎草,应该会引起红袍众的注意。”圣手七总算好心,给林涛留一点希望。

    红袍众……

    林涛深更半夜回到门派,蹑手蹑脚的进来,还是被老头子听到,在屋中轻轻叫了一声。

    “这么晚才回来。”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咳嗽。老头子也老了。

    林涛走进老头子的屋里,老者佝偻着背影,披一件粗制滥造的长衫,桌前刚刚掌起一盏烛灯。

    “年纪越大,就越不想碰那些仙术法术了。”老头子自言自语的解释着,他们想唤起一个光球,要远远比点灯来的容易多了。

    “火毒的事情怎么样了?”老头子关切的问道。

    “还没什么进展,我打算明天一早找其他人,然后到红袍众那里走一趟。”林涛斟酌词句道,一边观察着老头子的反应。

    对于林涛“没什么进展”,老头子尽管早就料到,失望还是不可避免的,他尽量隐藏着这种情绪,还是被林涛注意到。

    “红袍众……和红袍众打交道,你要注意一点,他们也不是好人。”老头子又叮咛一句。

    林涛当然心知肚明,把老头子搀扶到床上,“知道了,我自有分寸。”

    ……

    ……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