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该办正事了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大护法意识到发生什么时,那圣剑已经自他身体穿过,渐渐的淹没了。手机端

    “为什么……”感受生命的飞速流逝,大护法眼底闪过不可思议,说出了这一生的最后一句话。

    而后,他重重的摔落下去,砰的一声闷响着地了。

    紧接着,其他跟班也扑腾扑腾的落地,尘埃落定,战斗结束了。

    林涛轻飘飘的落了下去,一改脸上的肃容,对陆雪吟展颜一笑“老婆大人,我表现的还不错吧?”

    还他娘的叫老娘老婆!陆雪吟红着脸点点头,良久良久,方才问道“没想到,你竟然杀了大护法……”

    “怎么的,这结局太意外了?”林涛笑吟吟的看着陆雪吟,一只毛毛躁躁的爪子,又探了过去。

    “嗯,”陆雪吟身体微微一僵,也没有推开他,沉默了一会道“确实太意外了,你不知道,我自从担任这宗主以来,受过多少大护法的屈辱。”

    “谁敢欺负你?”林涛说话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目光移向台下,“台下的这些人,还有谁是的大护法的党羽?”

    他这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台下的人悉数听到。

    谁还是大护法的党羽?即便真的还有,谁还敢承认自己是大护法的党羽?

    所有人像是受了惊吓的麋鹿,齐刷刷的跪了下去,刚开始只有七八个人,渐渐的跪倒一片!

    就是他们这些人,刚刚都追随大护法,在陆雪吟最艰难的时候,非但没有站出来说话,反而落井下石!

    包括孙大圣和张大有在内,所有人都几乎屏住呼吸,大气儿不敢喘一个。

    他们现在,是生是死,全凭林涛一句话,一个动作,全无刚才的嚣张气焰了。

    但是,林涛把这生杀大权还给陆雪吟“雪吟,这些人刚刚如此逼迫于你,现在怎么处置他们,你做出决定吧!”

    陆雪吟目光悠悠扫过台下,在众人紧张的气氛里,最终化成一声长叹“算了吧,大护法的党羽,刚刚都已经死了,剩下这些人只是被逼无奈。我相信,他们所作所为,并非出于他们的本意。”

    老婆啊!你就是心太善良了!

    林涛温柔了瞧着陆雪吟,将这位宗主看的满不自在,不由嗔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好看啊!老子现在是解决了仇人,一身轻松啊!再也不用担心晚上睡觉,被人在被窝里捅刀子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提心吊胆的生活,真的好么?

    “你好看啊!”林涛直接将这话说了出来,顿了顿后,又看向台下跪地不起的一众弟子,道“陆宗主纵使绕了你们一命,但你们今日所作所为,的确太过分了。”

    “连我这个外人都看不进去,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于这处罚如何定,这件事就让赵青天来办吧,雪吟你看这样可好?”

    陆雪吟淡淡的点了点头“只要是夫君做出的决定,我都依。”

    干!你要不要这么快就转变角色啊!

    听陆雪吟这样说话,林涛一时三刻还真有点不太适应,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一样。

    “啊?”一向稳重的赵青天,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决定,也不由得不淡定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可他毕竟有稳妥的性格在那,不多久便恢复如常,“谨遵宗主法旨,”便向陆雪吟躬了躬身,迟疑了一下,又向林涛拱了拱手。

    这事到此就算告一段落,大护法陨落后,围困他们的阵法禁制也自然解除。

    大护法办事果然谨慎,这阵法的阵眼,竟被他以符咒的形势,安插在身上。

    但他如何想得到,最终自己反而落得个的身死道消的下场?

    返回宗门的路上,陆雪吟有心事似的,一言不发,闷着头走在前面。

    林涛就在后面跟着,也摸不透这妮子是何心思,但是啊,现在他还有正事没办。

    “雪吟……”一路上不说话,对林涛这话痨来说,那比杀了他还难受。

    妈的,这话要是再不说,就烂到肚子里了,说!

    谁知他刚刚张口,走在前面的陆雪吟突然顿足,转过身来,一只玉手轻轻的掩住他的嘴。

    手上沁着香汗,阵阵的暗香袭来,令林涛一阵心神飘荡。

    “什么都不用说了,”陆雪吟脸颊飞起一片红云,轻轻咬着唇,眼神迷离,“等……给我三天时间,处理好宗门事务以后,我便和你完婚。”

    “到时候,你要做什么事,我都依你。你先前一直暗示我,办正事要紧,再给我三天时间准备一下!”陆雪吟这话一出口,立时从脸颊红到了脖子根,红的发烫!

    林涛心脏扑腾扑腾的加快,呼吸也渐渐的沉重起来,雪吟……你别这么说话啊……

    等一会!为毛你这妮子把老子想的那么龌龊?难道我救你一命,就是贪图你的美色,想要占你便宜吗?

    “难道我所做的这一切,你以为我是贪图你的美色,想得到你的人吗?”林涛顿时换上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请叫我君子剑林涛!

    “难道不是吗?”陆雪吟美眸忽闪忽闪的眨着,那眼睛似乎会说话,看的林涛心里一阵阵的悸动。

    林涛赶紧移开目光,娘的,再多看两眼一定会犯罪,一定会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哈哈哈哈!”林涛突然纵声大笑,把陆雪吟看的一愣一愣,不由奇道“你笑什么?”

    “雪吟啊,雪吟,你真是太小看我林傲天了,其实我救了你,贪图你的美色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可以忽略不计……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林涛扶着自己的脑门,把前半部分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什么重要的事?”陆雪吟眼睛依旧一眨一眨的。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人?

    “咳咳,”林涛的表情严肃下来,把神州极数的事说了一遍后,又道“既然你相信我是自其它时空来的,你也肯定接受我这个故事。”

    陆雪吟缓缓的低下头去,脸上出现为难的神色“我……是很想相信你,但是你说的,确实有一点玄之又玄,令人无法接受,我需要一点时间……”

    小姐姐,你不到半个时辰之前,不是还说相信我说的话么?这么快你就变卦了,你还真是善变啊!

    不,不应该说善变,应该说是人设崩塌!

    似乎看穿林涛的想法,陆雪吟赶紧解释道“我不是突然变卦,我只是说,我需要一点时间慢慢接受。”

    那不还是一样吗?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林涛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我比较关心的是,对于这远古之石的事你了解多少?”

    “这个……”陆雪吟缓缓的说了起来,两人从行刑场,一路经由蜿蜒曲折的盘山路,路过望云亭、一线天,足足绕了一个大圈。

    不急不缓的踱步返回宗门,一面散步,一面说及远古之石的往事,不知不觉天已近了黄昏。

    “这远古之石,听说是一古族的遗物,现在遍寻整个神州,一共也没剩下多少。”

    “你没听说过,这古石能穿越回到过去?”林涛反问道。

    对于这个话题,陆雪吟没有表现出多少震惊“听说是听说过,不过我们也当神话传说罢了,或者,是古族的某种有象征寓意的比喻。”

    “总之,谁也没有把这事当真,不过你对这事如此感兴趣,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这人在几年前,来找过我一回,说他已经洞察了远古之石的秘密,还说不久后,有个人会自远古之石归来,他说的这人不会是你吧?”陆雪吟语气半开玩笑的问。

    这话却令林涛一下在意起来,老天,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对他来说,那就是茫茫黑夜中透进的一个灯塔啊!

    林涛想都没有多想,赶紧问道“那人呢?他后来又说什么了?”

    陆雪吟尴尬的笑笑“他当时说,要跟我申请一笔研究经费,我说这几块石头有何研究的,你该不会是骗子?而且正法宗现在经费也十分紧张,后来这事就无疾而终了。”

    “什么!你让这人走了?”林涛真是恨得牙痒痒,这么一条重要的线索,难道就这么断了?

    他不甘心啊!

    陆雪吟看出事态的严重性,也就收敛起了笑容,道“那人对你来说,很重要么?如果确实如此,那我马上发动宗门的力量,助你寻找此人。”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究竟还能不能寻到此人……恐怕,希望很是渺茫了。”

    林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都是命啊!摆摆手道“算了……”

    “等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陆雪吟突然说出一句话,让林涛已经沉下去的心,再一次的提了起来,“那人在临走前,对我说了一席话,我当时没有当真。”

    她神色异样的看了一眼林涛,道“但现在看来,他说的话确有其事啊!”

    “他怎么说?”林涛心跳砰砰的加快了,不等她往下说,赶紧问道。

    “他说了一首诗,我想想……”陆雪吟这记忆力,即便不修习仙法,也绝对是个才通古今的才女,只略微一沉吟,就张口呼出“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