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大护法逼宫了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我的天,林涛纵使脑子转的再快,又如何能想到陆雪吟竟问出这么句话来?

    小姐姐你好歹是正法宗宗主,不能问一点对得起这把交椅的问题么?

    想到这些,林涛就有点恶趣味的笑了笑,一脸神秘的看陆雪吟“你说呢?”

    陆雪吟怔了怔“不会是嫁了吧?”

    “听你这口气,嫁给我还有点不情愿,反正我们是已经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了,你就看着吧!”林涛说完这话,就感到有那么一点过瘾。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陆雪吟果然信以为真,脸上立即红到雪白的脖颈。

    “畜生啊!”老头子在一旁大声叫道,“你竟然先我一步下手了,你……你动作还真是快啊!”

    老头子你说话注意点好么,你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就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转向陆雪吟,林涛脸上严肃下来,“现在你愿意相信我了吧?”

    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说服力的?

    “嗯,”陆雪吟红着脸点了点头,随即目光一肃,这个瞬间,林涛在她身上再度看到正法宗宗主的影子,摈弃一切男女杂念,一心为正法宗的千年大计呕心沥血的正法宗宗主。

    当年王冲把宗主之位传给陆雪吟,看来她的的确确堪当大任。

    “那个人,”还不待林涛发问,陆雪吟便看了瘦高老者一眼,又马上移开目光,怕和他目光撞上,“是正法宗的大护法,甘通天。”

    “王冲宗主被魔宗害了以后,他一直担任大护法使,我名义上虽是正法宗的宗主,实际上却受到此人的制约。”

    “正法宗底下有近一半的人,对大护法使言听计从,还有一半持中立态度。”

    说到这里,陆雪吟这位正法宗的宗主无奈的苦笑一声“我虽是宗主,可实际上受我节制的人,少之又少。”

    “这次处死你们,也是他的主意,我……不得不顺从,他现在若想废掉我,随便找个理由,便能做到。”

    “只是,我做事一直小心谨慎,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再加上,他又忌惮老宗主是否给我留下一点家底。”

    提到老宗主,陆雪吟眼里闪着点点泪光,“我们还有什么家底?自从和魔宗签订牧野条约后,我们的实力便一落千丈,那场战役,我们的损失太大了。”

    林涛低头陷入沉思,看来牧野之战的确发生了,只是战争胜利的天平再次倒向了魔宗。

    老宗主林涛也在那场战役之中阵亡,陆雪吟担任宗主,这倒和他改变的那段历史如出一辙。

    只不过,在这场没有他参与的牧野之战后,元气大伤的不是魔宗,却是正法宗,赵广赵见兄弟二人,也在这场战役中殒命,不然陆雪吟不会如此孤立无援。

    他一次又一次的穿过远古之石,妄图改变历史,改变未来的命运,可到头来改变了什么?

    林涛到也他娘的不在乎这些,他要是多愁善感,就他遇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不给人愁死,脑袋上的头发也得白了一半。

    可他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

    “今天在这里,”陆雪吟抬起头,向四周望去,目光之中不无担忧,“我担心大护法就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我出手了。”

    “这四周的禁制阵法,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我倒是希望这些人能走掉,怎么会设置这么禁制?这都是大护法做的!”

    好你个老王八蛋,敢欺负老子的女人!林涛看了陆雪吟悲伤的模样,不由得暗暗心痛起来。

    陆雪吟的眼神深处,她想要站起来,轰轰烈烈抵抗大护法!这却是一个永远不能付诸实践的想法!

    “你快走吧!”陆雪吟伸手碰了碰林涛,又缩了回来“既然……我真的嫁给你了,我向大护法求情,让他放过你这一次,他未必就不会答应。”

    林涛将这一切听在心里,不由得受到一阵阵的触动,又忍不住摇头叹气。

    雪吟啊,雪吟,这么简单的形势你都看不出来吗?

    今天在这刑场,他大护法图谋不轨,瞒着你布上禁制,不是用来防囚犯的,而是用来防你的啊!

    他大护法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怎么独独你个妮子还蒙在鼓里?

    你以为你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大护法就不会发难,就会掀开这一页,迎接崭新的明天吗?

    想都不用想!

    “陆雪吟,你身为正法宗宗主,庇护勾结魔宗的叛徒,你到底是何居心?”林涛还低头想事情时,思路突然被一声呵斥打断,不消人说,这声音就是从大护法这老王八那里发出的。

    陆雪吟千算万算,也没料到对手会在这时突然咬她一口,难道今天这一切,都是为她设下的局吗?

    大护法一个眼神,身后立即窜出一个人来,“陆宗主,你只要答应主动退位,自动废去一身的修为,愿意在祖师祠堂呆后半生,兴许大护法饶你一名。”

    这人是个八旬老者,佝偻着腰背,语气虽是哀求,听上去却不是那么回事。

    陆雪吟一见到这人,脚步不由得退了两步,就是所有人都背叛于他,这个人都不能背叛啊!

    自老宗主王冲开始,这人就在正法宗任教书先生,是正法宗文科讲堂最德高望重之人,一生最重气节,他竟也投靠了大护法!

    “是啊,陆宗主,你就主动让贤吧!”

    “陆宗主,只要你答应让贤,废去一身修为,我们不会为难于你的!”

    “陆雪吟,你为何还要锤死挣扎?”

    “有意义么?”

    台下响起此起彼伏的声音,充斥着指责、埋怨、威胁、哀求,千人一面,所有矛头指向台上娇弱的女子。

    女子肩头微微的颤抖,紧紧的抿住了嘴角。

    那声势渐渐大了起来,就像是瘟疫一般扩散,开始只有几个人说,后来竟变成几十人,上百人在说!

    林涛看到这些,不禁冷笑起来,都是些趋炎附势的小人。

    这里面有不少人,未必真的和陆雪吟有仇,或是投靠了大护法,他们只是害怕大护法秋后算账,所以纷纷抓紧时间开始表演。

    而台上这个娇弱、担任宗主不过数年的女子呢?不重要。

    只要能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他们不在乎谁是正法宗宗主,说的不过分一点,就是明天登上宗主宝座的是魔宗宗主,他们也绝不会说一个“不”字!

    但是有个人说“不”了,是那个守门的弟子,他刚刚在台下,就一直紧紧的攥着拳头,胸膛起起伏伏,这时终于爆发出来。

    守门弟子一跃登台,指着台下的正法宗弟子,大声的怒斥“你们还是人吗!”

    “你们还配称为人吗!”

    “陆宗主待你们如何,今天纵使不出手,犯得着这般落井下石吗?”

    守门弟子三声质问之下,不少人纷纷低下头去,面露惭愧之色。

    但是在大护法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后,这些人仅剩的一点惭愧,立即又被恐惧所取代。

    大护法淡淡的道“赵青天和陆雪吟狼狈为奸,今天终于原形毕露了,很好。如果你一定要誓死抵抗,我就成全你们。”

    大护法挥了挥手,一众走狗立刻围了上来,情势所逼,剩余的弟子也拔剑相向。

    赵青天怒目相向,眼中迸出血丝来,毫不示弱的也拔出长剑,锵的一声,寒光一闪,迎风而立。

    一个人,一把剑,和整个大护法的走狗和正法宗的投降派对抗!

    等等!林涛晃过神来,画风不对啊,这比不该是老子来装的吗?

    赵青天背影高大,挡在陆雪吟和林涛等人的面前,头也不回的道“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林涛,既然陆宗主对你有意,我就成全你们,你万不可负了陆宗主!”

    陆雪吟听出他的话外之音,急忙上前阻止道“青天,你想干什么?”

    赵青天朝她笑了笑,眼神中无限留恋“我来拖住他们,你们想办法找到出去的路,离开这里。”

    感动?无语?林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表达什么感情了。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妈的兄弟你武侠看多了吧,就你这两把刷子,上去两秒就能被秒成渣,还要拖住他们?

    不过,赵青天此刻自我感觉良好,已经是正法宗历代祖师附体,感觉分分钟都能砍倒一片。

    你特么的以为自己在切菜吗?

    于是,赵青天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然而,五秒钟以后,赵青天退了回来,咬咬牙道“宗主,我怕是抵挡不住这么多人的攻击,咱们不妨先退回去吧?”

    退你妹啊退!这哪里还有可以撤退的地方了?林涛正想抬起屁股,忽听陆雪吟叹息一声,摇摇头道“算了吧,青天,这都是我们的命数,就到这里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陆雪吟缓缓道“你现在投降的话,大护法会放你一马么?”

    放个毛啊,大护法这么睚眦必报,恐怕到时候,给他一个痛快,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咳咳,是时候我林傲天出场了!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