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偷听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我的小姑奶奶,严格的说,咱们两个都不是一个时代的。 咱们两个在一起,那肯定是没有结果的。”

    “你说什么?”陆雪吟眸子一黯,“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我?”

    “这都哪跟哪啊?我说咱们两个就不是一个时代的,唉,这事反正我也解释不清楚,如果我说我是来自未来的,你信吗?”林涛唉声叹气。

    陆雪吟眼圈瞬间就红了,强忍住哭,道“没关系,你不用解释这些,反正我这个样子,也不会有人喜欢。而且我当时还发过誓,如果那个男人不愿意娶我,我就终身不嫁。”

    “你这誓言发的也太草率了吧?”林涛忍不住道“还终身不假,这两个事也不搭边啊?”

    陆雪吟闻言,浅浅的低下头,模样楚楚可怜。

    林涛摇了摇手“行了,咱们谈婚论嫁的事,我以后再跟你解释,眼下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要尽快去魔宗踩踩点。”

    往前走了两步,他回头一看,陆雪吟还坐在那里,自顾自的红着眼睛,就上前把她背起。雪吟的身体很轻,林涛像麻袋一样掂量了一下重量,转念一想这样似乎不雅,便停下了。

    “你干嘛?”陆雪吟红着脸叫了一声,却没有挣扎。

    “我带你飞。”

    “带我飞?你可真会说笑……”陆雪吟轻声笑了笑“你背上可背着一个大活人呢,就算我承认你比我厉害,也会影响速度吧?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吧。”

    “你要相信我,我背着你的速度,比咱们两个一起走要快。”

    陆雪吟犹豫了下,“那好吧,”把头深深的埋进林涛的肩膀,后背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让林涛浑身一机灵“你抓稳,我要飞了。”

    陆雪吟罕见的露出盈盈笑意“你要是真能飞……我——去——”

    “嗖!”

    一两个时辰后,两人在一处城池外停住,陆雪吟被带飞了一路,吓得面无血色,缓了半天才渐渐好转。

    “感觉怎么样,还好吧?”林涛看了看陆雪吟,嘴角有一丝笑意。

    陆雪吟缓缓的起身,喘息方定“你这个……飞的……我以后再也不想飞了。”

    林涛开了句玩笑,便又收起笑容,指着远处道“你看见那座城了吗?那就是魔宗的所在,城中大多是魔宗修士,我们要想打探魔宗的信息,必须想办法混入城中。”

    目光转向城的方向,陆雪吟叹了口气“当初我还说不带你来,没想到你比我有用,这城说来就来。”

    “你这又是气话了,我现在总算发现了,你这人哪里有问题。”林涛淡淡的一笑,故意很轻松的说道。

    陆雪吟却登时紧张起来,咬着下唇,“我……那里有问题?”

    “你看,老毛病又犯了吧?你这人自尊心太强,太争强好胜,所以遇见比你强的你见不得,比你弱的你看不起。”

    “哪有……”陆雪吟还想要申辩两句,不过撞见林涛的目光,只得悻悻的承认“你说的这些话,有那么一点道理,而且也不止你一个人这么说过,王宗主也总是这样对我说。”

    她学着王冲的语气,用男人的声音道“雪吟啊,你这人太要强了,这样以后可嫁不出去。”

    说完自顾自笑了,林涛也跟她乐了一阵,两人便假装成普通夫妇,隐藏了修士气息,向城中走去。

    两人进城踩点望风,一趟下来,发现城中修士皆着灰袍,彼此大多不熟,即便见了面也叫不出名字。

    而且,城中修士出入城主府大门,像走自家的后院,除了几处禁地,几乎没有什么忌讳,这点比正道宗派的规矩少的多。

    有了这点好处,他们直接摸进城主府,绑了两名修士,又换上了他们的衣服。

    换好衣服后,林涛看了看陆雪吟的装扮,招呼一声“小魔女,咱们该出发了。”

    陆雪吟狠狠白了他一眼,“我要是小魔女,你不是魔男了吗?”

    “我去,”林涛翻了翻白眼“你能别叫的这么难听吗?不该叫魔王吗?”

    “这时候亏你还开的起玩笑,心该有多大?不知道我们要是被人发现,是什么后果吗?”陆雪吟语气中不无埋怨。

    林涛笑的嬉皮笑脸,令陆雪吟无语,“知道了,能跟这么漂亮的美女死在一起,我这辈子也值了。”

    “你乱说什么?”陆雪吟故意板起脸,脸上却不争气的飞起一片红云。

    两人大摇大摆,路上碰见好几个魔宗修士,和林涛估计一样,相互之间不熟,既没有打招呼,也没有多看彼此一眼。

    他们径直进了禁地,说是禁地,其实只不允许普通弟子涉足。林涛断定,魔宗也就是龙气宗的高层,应该都在禁地居住。

    果不出所料,他们踏入禁地没多久,便听到一件偏房里,传出阵阵的说话声。许是屋子里的人,认为这里不会有人偷听,也没有在房间周围设置禁制,说话声音又不小,令两人听的七七八八。

    “原来,通风报信的内鬼是侯山,亏王宗主对他那么好。”陆雪吟听的咬牙切齿,紧紧的攥着虎拳,差点一下把门捅了个窟窿。

    “我的小姑奶奶,你可轻一点,让里面那两个人听见我们,咱们俩就真做鬼鸳鸯了。”林涛有些担忧的盯着她的拳头,出手把她拉住了,“还有,你说的侯山是谁?”

    “侯山这狗贼,王宗主从死人堆把他给捞出来的,又传给他武功,又给他丹药提升,没想到反水的竟然是这小子。王宗主真是瞎了狗眼,认贼为亲,我回去一定要第一时间揭发这小子。”陆雪吟恨恨的说道。

    林涛听这话差点没笑出来“小祖宗,你是不是都气糊涂了,说你们王宗主又瞎了狗眼,又认贼为亲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跟你们宗主有多大的仇,你先冷静冷静。”

    陆雪吟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吁了口气,脸上一红“你看侯山这小子,把我给气的,都顺着道把宗主给骂了。不过没关系,等我们回去了,把这小子的脑袋插在剑尖上,就算是出了这口气了。”

    林涛眼珠子转了转,低声道“你先别那么鲁莽,不要急着把这小子的脑袋插在剑尖上。我倒是有一个想法,既然对方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知道这个内鬼,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陆雪吟见他出神的想着什么东西,便道“你倒是接着往下说啊,一个人在那嘿嘿的傻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白日梦娶媳妇了。你刚才说利用这一点,到底怎么办?”

    林涛啧啧两声“小姑奶奶啊,没想到你也这么低俗,娶媳妇长娶媳妇短的。具体的计划,我现在只能跟你说个大概,等出了这里有时间了,我在和你详细的解释。总的来说,不外乎一个字,利用内鬼,制造虚假的情报,做局让魔宗自己往里钻。”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在外说着话,突然,林涛听到一阵屁声。屋子里的两人显然也听到这声音,一时安静了下来,只有屁声余响回荡良久。

    林涛怔了怔,往身后看了一眼,问陆雪吟道“是你放的?”

    “怎么可能是我?我还以为是你!”陆雪吟脸上一红,瞪大了眼睛反问。

    “当然……不是我,这里总共就我们两个人,不是你,也不是我,那他娘的到底是谁干的?”林涛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这时,就听到他们身后有个声音,不好意思的干咳两声,小声道“你们两个别吵了,是我干的。”

    林涛回头一看这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他们身后,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这至少说明,这人的修为不比林涛底,少说在大乘以上。

    但是这个屁是坏了事了,那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林涛回头看他时,歉意的笑了笑,一边招手一边低头致意。

    “你在这里干什么?”林涛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最后说了这么一句。

    那人一呲牙“我跟你们一样啊!”

    林涛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人是不想说实话,但让他心稍安的是,这人跟魔宗肯定也不是一起的,于是低声对他说道“这位兄台,你他娘的,乱放屁这件事我也不追究了。我们在这里就是探听一下情报,没有其他目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那人嘿嘿一笑“你这人说话真不讲感情呦,咱们相聚一场,好歹是一场缘分……”

    林涛伸手打住他“停,我跟你有个屁缘分……你别说,我们还真的就有个屁的缘分。一会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探查一番,你可别赖着我们。”

    那人一脸受伤的模样,正要开口说话,忽听门里传出一句话“山洞外面的神仙在那个洞天长进?”

    林涛知道这是魔宗的切口,魔宗彼此之间,为了防止有外人渗透或内奸,互相之间用这种切口去交流。和正常的语言不同,每个词在不同语境,都有多种含义,十分的复杂。如果对方套不上切口,那就证明对方是冒牌货,对方会立马警觉。

    这一切道理他虽然都明白,可他心里也不免着急,汗珠子往下流,他他娘的也不会这些暗话儿啊!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