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杀贼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难道是那个马赛克人?那个马赛克人,似乎是被阴兵给封印的,两者到底有什么关系?整件事越来越扑朔迷离。

    几人离开沙城前,陆真人一勾手指,整个沙城立刻化成一片火海,火光就这样跳跃在陆真人的脸上。

    他们呆看火海,伫立良久,直到陆真人说了句“走吧”,众人才默然离开了。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毕竟这件事太沉重,谁都一时接受不了现实。

    天黑时,几人到了和沙城最近的由城,果不其然,这里也被攻破。城里透出阵阵喊杀声,修士正和阴兵巷战。

    几人对视一眼,陆真人率先冲进城去,林涛紧随其后,转了几条街巷后,陆真人忽然顿住。

    林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一看也有些意外,和那些阴兵打斗的不是修士,是那个马赛克人!

    马赛克人比上次林涛见到,更加强大,和百倍于己的阴兵战斗,也不落下风,反而把阴兵屠戮殆尽。

    林涛不禁猜测,要是那女尸来了,和眼前这马赛克人谁高谁低?

    那马赛克人没杀死一个阴兵,就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吸进体内,每吸进一次,都更强大一分。

    转瞬之间,那群阴兵就死光了,马赛克人微微喘着气,目光转向他们,略微点了一下头。

    这一个动作可把几人感动坏了,这是友非敌啊!

    解决完这些,那马赛克人遥望天边,作势就要走,林涛赶紧拦住他:“我有事想问你。”

    马赛克人把他推开,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手指了指天上,林涛一个字也没听懂,只一个劲儿的摇头。

    林涛一看他,对自己也没有恶意,就大胆了一些,手舞足蹈的描述问题。但是,那马赛克人只是摇头,不懂,突然一手把他抄了起来。

    尼玛,林涛咯噔一下,那马赛克人的手臂就像生了根,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

    接下来,他忽然召唤出一道一人多高的门,那门突破了物理限制,像气泡一般,从地底冒出来。

    那马赛克人环着他,直接走进去,林涛心脏突突的跳,回头一看,那门又缓缓的沉了下去。陆真人和周灵绣等人的身影渐渐抬升,最后完全消失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能有一二刻钟,那门又缓缓升了起来,马赛克人夹着林涛出来,把他放在地上。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林涛环视一圈,这是一间怪异的房间。正中间,摆着一个半大的沙盘,那马赛克人没理会他,自顾自的走到沙盘前,将沙城和由城两地的黑旗推倒,插上一只小红旗。

    他在排演和阴兵的作战?

    马赛克人重新推演沙盘,不时还回头,和林涛交流两句,可他说的话依旧令人难懂。

    林涛不由走进沙盘,也凝神观察起来,整张沙盘上,几乎有相当一部分的城插着黑旗。

    红旗也仅有沙城和由城两座,不过这两城,现在一个化成灰了,一个变成空城了。

    马赛克人不关心这个,他只在乎屠杀那些鬼物。

    “我也不能总叫你马赛克人,你得有个名字吧?”林涛试着和他交流,似乎他能听懂。

    那人四周看了看,找出纸笔,竟然写了两个字:“杀贼。”

    “这是你的名字?”

    那人点点头。

    “呃……好吧,既然你能听懂我说的话,那以后我就直接和你说了,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杀贼想了想,写下:“祖先的地方。”

    “你把我带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林涛又问。

    “救你。”

    杀贼写完这两个字,突然表现的十分痛苦,他勉强走到一旁坐下,撕开上半身的衣服,露出半截身体。

    林涛一看,多多少少吃了一惊,那半截的身体,被利器生生的穿了一个洞,洞口还冒着黑气。

    “嘶!”

    林涛看了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显然不是普通的伤口,如果这伤口在他身上,恐怕早就挂了。

    他给这马赛克人看了看伤势,用真气帮他疗伤,惊讶的发现,这马赛克人竟然可以吸收他的真气。

    这时,他也隐约掌握了这马赛克人的秘密,通过之前的那几场战斗,那些死国的阴兵,真气对他们基本无用,只能依靠手心的黑色符号符咒来对抗。而这个马赛克人,属性似乎介乎于阴兵和人类之间,既可以吸收真气,也能够有效的和阴兵战斗,看来他就是那些阴兵的克星无疑了。

    半个时辰后,黑气扩散基本抑制住了。林涛让那马赛克人躺好,不大一会,他就睡了过去。

    这期间,林涛在这间屋子里逛了一圈,也没找到门和出口在那,这屋子好像是完全封闭的。

    当天晚上,杀贼醒了以后,林涛开始追问他那群阴兵的来历,还有死国到底是什么?

    杀贼也不瞒他,有什么说什么,连着手势带写字,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林涛连猜带问,才算是勉勉强强的把这一切弄清楚了。

    当然他是站在杀贼的角度,看待整件事情的,所以只能看到部分真相。

    久远岁月以前,那时的人族还十分的繁荣,远远是现在的成百上千倍不止。

    人族当中的一支,为了追求举族成仙,用了数百年的时间,几代人的传承,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阵法禁制。

    阵法禁制成功以后,举族欢喜,都以为成仙的追求近在咫尺了。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启用大阵的那一天,大阵发生了强烈的反噬,不仅整个部族的人变得不人不鬼,还没有办法转生,处于不生不灭的状态。

    这就是死国和阴兵的来历,他们都是无法转生的介于人类和鬼之间的生物。

    而多年来,杀贼所属的族群,一直在猎杀这个族群,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赐给他们以解脱,让他们重新进入轮回。

    在他们看来,这是恩赐。

    经过数百代人的争斗,杀贼所属的族群,被消灭殆尽。杀贼是他们族群最后的一员,被俘虏后,鬼族人将他封印于陶罐中,本想作为战胜的象征,永远的留存下去,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伙人,重新打开了封印。

    后面的事林涛就都知道了。

    “你打算怎么做?”听完杀贼的叙述,林涛问道。

    杀贼指了指沙盘,用他能听懂的语言道:“我们的部族已经不在了,只剩下我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解脱所有的鬼族,这是我活下去的意义。”

    “凭你一个人能做到吗?”林涛怀疑的问。

    杀贼没说话,在纸上写了一个字:“能。”

    “你就这么有信心?”林涛又问。

    杀贼点点头,咕噜咕噜的说了两句,然后解释道:“我是我们部族最后的成员,我不能给我们部族丢脸,让我们部族失去荣光,解脱鬼族,是我一生的使命。”

    林涛没再问下去,杀贼又道:“现在,这一段时间,我没办法召唤出门了,你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一个月后,我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林涛现在最关心的倒是周灵绣他们,于是问道:“我的那些朋友,他们不会有事吗?”

    杀贼摇头道:“如果他们没遇见鬼王的话,就不会有事,那个仙人,会保护他们平安。”

    鬼王?怎么又出现一个鬼王?林涛皱着眉头问:“鬼王又是谁?”

    “就是你见过的那个黑木棺椁,那里面盛装的就是鬼王。”

    “你见过鬼王,或者说你和鬼王战斗过吗?”林涛又问。

    杀贼道:“没有人能战胜鬼王,没有人能杀死鬼王,鬼王不受轮回的限制。”

    林涛越听越迷糊,“你刚才不是说,你要杀光所有鬼族吗?如果没人能战胜鬼王,他们为什么还要怕你?”

    杀贼指指自己:“他们没办法找到我,我在暗,他们在明,我在阴影中,他们在阳光下,只要我活着,我就可以一点点的蚕食他们。当最后只剩下鬼王,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他说完又看向林涛:“你将我解救出封印,你是我的恩人。”

    林涛不好意思一笑,他那纯属瞎蒙,于是道:“实话告诉你,我救你纯属意外,纯粹偶然。”

    杀贼道:“我们族人只看重结果,不看重过程,在乎你做过什么,不在乎你因为什么而做。所以你救了我,按照族里的规矩,我必须报答你。”

    林涛上上下下看了他一圈,穿的破破烂烂,房子也破破烂烂,说:“你算了吧,就你这生活条件,我看着都心酸不已,别说是报答我了,你能自己活好就不错了。报答的事,就算了吧。”

    杀贼说什么也不答应,道:“猎族重视荣光,而不是生命,更不是财产。但我没有财产给你,我只能给你这个东西。”

    说完,他指间燃烧起一团红色火焰,就在林涛的额头印堂之上画了一个古怪符号,符号画完,立即融进了他的皮肤里,消失了。

    杀贼道:“现在,我把驾驭鬼族的重任交给你了。”

    林涛听这话都要哭了,“你别啊,是不是我还要帮你去找那些鬼族的麻烦?”

    杀贼道:“就是这么回事,不过你现在后悔也晚了。”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