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绝路无生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这名枯瘦老者,王拓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他让别人叫他枯木,人如其名。

    十数年前,枯木被人追杀几乎丧命,是王拓偷偷的把他藏起来,保住他一条老命,所以枯木当时答应他,当王拓有难时,可以出手援助他。

    王拓曾经问枯木,他是什么修为境界,跟王家有什么关系,那名老者道:“我跟王家的关系,你不用过问,我心情好自然就告诉你了。至于我是什么修为,你也不用问,只要你有求于我,我无论能不能办到都要去。”

    自打那以后,王拓就再也没有过问枯木的过去,只是每个月时常来看看他。有一次,枯木对他说道:“我的寿数恐怕不多了,你难道没什么事想要我做吗?”

    王拓想想,最后摇摇头。

    这次,王拓终于有求于枯木,他上来就问:“当初你说我有难时可以出手帮我,现在还算数吗?”

    “只要我没死,这话就永远作数。”枯木淡淡说道。

    王拓把秦红宵和魔宗的事原原本本的说给他,枯木听后久久无语,又问道:“魔宗有多少人?”

    王拓摇摇头,“不知道,红宵他们也不知道。”

    枯木道:“如果我分析的没错,那边至少有合体期的高手,而且凭借我独自一人,恐怕难以对付。”

    王拓心头黯然,听枯木的语气,是他不愿意出手援助了。其实,他不愿意以身犯险,他反而可以理解,只是难以掩饰内心的失望罢了。

    “你不愿意出手就算了,我再想想别的办法。”王拓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却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谁说我不答应你?”枯木突然道:“我只是说凭我自身的实力,对付众多魔宗高手可能不现实,我需要找其他人帮忙,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巅峰状态了。”

    “但是王家的人不肯出手。”

    “我不需要王家他们出手。”枯木说完,缓缓的转身进了寝室,翻腾了半晌,捧着一张毛毛糙糙的旧符篆出来。他施展秘法,符篆就缓缓的燃烧起来,转眼间消失了。

    枯木做完这一切,长长的吁一口气,说道:“我刚刚召唤了几位当年的老友,我们为了躲避仇家,已经很多年没有通信了。要是他们活着,我可以帮帮你的忙,要是他们不在了,我就自己跟你去。”

    王拓目中露出担忧之色,毕竟已经多年不曾联系了,即便他们仍然活着,就一定会来吗?

    谁知当天下午,就枯木的老友们就陆陆续续的到了,至于他们用什么方法从千里万里以外赶到,王拓没有过问。

    傍晚,枯木见人到的已经差不多了,把众人齐聚在最大的一间屋子里。他目光四处搜寻两遍,突然问道:“景山和白眉呢?”

    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景山和白眉已经不在了。”

    屋子里一阵沉默。

    良久,枯木苦笑一声,“当年白眉说他眉毛少年发白,是长寿相,一定比我们几个老东西活的长,没想到第一个走的就是他。”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今天召集各位兄弟的缘由,我已经说了,此行十分凶险,很有可能回不来,所以,你们自己决定要不要跟我去。”

    众人面面相觑,而后站出来一个穿着破洞的长袍的老者,说道:“木大哥,只要是你的一句话,就是下地狱兄弟们都陪着你!”

    其他人点头符合,这是他们的心声。

    那个长袍老者继续说道:“兄弟们来的时候都想好了,我们都是活的够本了,现在过的日子,人不人鬼不鬼,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折腾一回,就是死了也甘心了。”

    枯木没再说什么,感激的点点头,说道:“有了你们的这句话,我心里就有底了。时间紧迫,我们这就准备出发!”

    由于沿海的大船都已经跟着王家大公子参加成人礼去了,王拓找了一圈,最后才发现一个大船。大船的船主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不久前父亲出海难淹死了,继承了这条破烂的大船。

    雇佣这样一条大船,少说要百十来块灵石,王拓现在实在拿不出来,就把青年拉到一旁,低声商量。

    青年听了拉下脸:“没钱坐什么船,还要全包,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本来王拓的意思,是不告诉别人魔宗的事,不然肯定没人愿意跟他们出海。但还没等他开口,枯木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那个青年听说“魔宗”两个字,果然脸色变了变,王拓本以为他不打算出行了,谁知青年却说道:“我带你们去,钱一分不要。”

    “为什么?”王拓实在想不清他怎么突然改口。

    “我父亲,就是魔宗害死的,你们杀一条魔宗的走狗,就是为我父亲复仇。”青年咬着牙说道。

    “那就……”王拓眯着眼睛看着遥远的海平面,说道:“出发吧!”

    遥远的海平面那边,龙船正缓缓的推水前行,这已经是他们速度的极限了。

    林涛和董婉儿,船主,秦红宵站在甲板上,向着远方眺望。

    “照这个速度,预计不久就要被魔宗追上吧?”

    “恐怕不会太久。”说话的是褚功瑜,他悄无声息的站在众人身后,谁都没有发现他。

    “你说苍月岛王家那边会来人吗?”林涛这话是对秦红宵说的。

    秦红宵呆呆的出神,“但愿吧!”

    “现在担心这些没用,当前我们能做的,就是积极备战,如果苍月岛那边来人最好,如果不来,我们就要靠我们自己了。”褚功瑜提出自己的想法。

    “你要跟我们一起为战?”林涛问褚功瑜。

    “当然,我现在跟你们是一条船上的,船在人在,船毁人亡,你们要是被魔宗做掉,我也难逃一死。”褚功瑜淡淡的解释着。

    “追杀我们的人,你了解多少?”林涛一直都想问这个问题,但苦于没有机会。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追杀你们的至少有七八人,全部是合体期,魔宗内称为鬼兄弟,带队的叫石鼎天。”褚功瑜走上前和林涛并肩站着。

    林涛没听过这个名字,“石鼎天,是个怎样的人?”

    “对于石鼎天,我知道的绝对不比你们多,即便在魔宗内部,他也是个很神秘的人。我只知道,他只受命于掌旗使一人,没有掌旗使的圣令,就是天王老子都调不动他。而且……”褚功瑜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林涛问道。

    “石鼎天最可怕的,不是他的武学修为,而是他做事谨慎小心,处处留有手笔,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中了他的圈套。”褚功瑜说完这句话就回舱了,好像不想多说一句。

    当天,林涛对船主和弘生交代几句,就开始和褚功瑜,董婉儿,秦红宵商议对策,他们是船上仅有的几名可以参加战斗的修士。

    董婉儿和秦红宵实力相近,褚功瑜比林涛略高一点,但和鬼兄弟中哪怕最弱的相比,都差了一个境界。

    褚功瑜的意思是,他们正面交手肯定毫无胜算,只能发动船上的乘客都拿起武器,利用人海战术作战,或许有一线生机。

    董婉儿坚决不同意,“他们怎么会是合体期修士的对手?”

    “他们当然不是修士的对手,但只要他们拖住对手,让我们有机可乘就行了。”褚功瑜解释道。

    “你是想让他们白白送命!”董婉儿几乎大喊起来,说道:“反正我不同意这个办法。”

    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林涛,无论他们商议的结果是什么,最后都是林涛做决策。

    林涛皱着眉头沉思道:“婉儿说的对,这个办法行不通。”

    “那只好另谋他策了。”褚功瑜只能妥协,因为董婉儿和秦红宵铁了心只听林涛一人,他就是说的口干舌燥都没用。

    他们正商议的光景,甲板上突然喧哗起来,接着是来来回回跑动的声音。林涛等人上了甲板,一群人站在栏杆旁,手指着远方的天边,喊道:“有船!”

    林涛等人都是心底一沉,显然没有料到魔宗动作如此快,就像索命的野鬼。

    “真是阴魂不散。”林涛心底嘀咕一句。

    大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近他们,不到片刻功夫,就已经追上他们。

    这艘船一露面,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破破烂烂的船体,舱室里透出的鬼火,噶制嘎吱的响动,仿佛是一艘海底打捞上来的百年鬼船。

    林涛第一时间找到老船主,“现在快调头,一定不能让他们靠近。”

    其实他们只是在做无用的垂死挣扎。老船主指挥水手,自己手脚并用的操作,大船嘎吱嘎吱的缓缓转向。但眼看着,幽冥船已经逼近了。

    一股绝望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不但林涛董婉儿如此,就连一向冷静的褚功瑜都脸色苍白。夜色里,林涛看着一点点清晰的幽冥船,难道他们今天就要交代这里?

    鬼兄弟们登上甲板,为首的正是白鬼老者石鼎天。

    “林涛,事情既然已经到了今天的地步,出来做个了解吧!”白鬼老者缓缓道。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