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玩大了!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可是华峰的话却让华伍疯狂了,第一次如此直接忤逆自己的父亲。

    “不,不,我不去,我不会去请那个瘪三!打死我也不去!”华伍没命似得甩着头,一副说什么都不去的样子。

    “混账,为父的话你也敢不听?”华峰勃然大怒起来,想都没想的甩了华伍一个耳光,正常来说挨了这一巴掌的华伍,就该听话的去请人了才对。

    可是这一次的华伍却是异常的固执,还是硬撑道:“我不去,那个人绝不可能是什么贵客,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

    “孽障!”

    华峰愤然的骂了一句,可实际上他此刻也是有些糊涂了,怎么今天这小子变的如此固执了起来?

    人群中一人忽然大笑道:“华城主,你就别难为你宝贝儿子了,他和人家打赌,说二少一定会请他出去,二少的赌注是对方输了绕着海湾城学狗*爬着叫上三圈,而对方却是说,如果你儿子要请人家来,就得把门口的石狮子吃下去才行,你说他能去吗?”

    “没记错,如果不是估计今天是您宴请宾客的大日子,只怕早就要在外面打上一场了!”

    “竟有此事!!!”华峰顿时眼神冰寒的看着华伍。

    后者忽然战战瑟瑟起来,他发现自己从来没见过父亲如此神情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勇气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凛然不惧,巍峨不动。

    现在他真的有点怂了……

    华伍硬着头皮道:“父亲,父亲,那,那个家伙我绝不相信他是什么贵客!”

    “冥顽不灵!”华峰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眼神变得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你今天,去得去,不去也得去,这可由不得你了!不去,我就是让人将你的四肢打断,抬过去也得去,不请,我就是亲手把你舌头割下去,让人替你说出这个请字,也得把人给我请来!!!”

    这段话如同华峰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半,带着让人心颤的寒意,华伍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动怒!说的那番话更是他连做梦都想不到的,

    “我,我,我不…”

    啪!

    一声干净而利落的耳光,将华伍最后的倔强打了回去。

    这一巴掌不再是单纯给人看的,而是真的动了力气,直接将华伍打的脑袋一片空白,那本来要脱口而出的不去,瞬间憋了回去。

    半晌,才红着眼睛,咬着牙悲声道:“去……”

    却没想到闵天宇却是一路跟他到了门口,看了一眼门口旁边那个得有数百斤的石狮子冷冰冰的道:“把石狮子吃了再去!”

    “你!”

    “用我喂你?”话落闵天宇,一掌便拍在了一人高的石狮上,瞬间化作了无数碎块,只见他随便捡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块,送到了华伍的嘴边,眼中没有一丝容情的意思,脸色阴沉而凌厉的喝道:“吃!”

    咔嚓,咯吱,咯吱……

    干涩而刺耳的声音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华峰并没有跟出来,而是站在远处的院子里,但是这态度也是非常明确。

    就是把华伍交给了闵天宇,如果不去,任凭闵天宇处置。

    华伍不是傻瓜,他自然能明白父亲的意思,所以他做了一个明智而屈辱的选择。

    “嘶!听这声音,口感似乎不错的样子啊,嘎嘣脆的很。”

    “呸,你他妈也真能说出口,你感觉那么好怎么不去尝尝?”

    “呵呵,我牙口不好,胃口更不行了,哪里有华家二少爷这般能屈能伸?换成是我,怕是宁可死在这里,也不会吃下去,起码赢了赌注啊。”

    沙土混着血,华伍一口一口的将这块石头吃了下去。

    金身期的修士,浑身的骨骼筋肉都早已不是凡人,运上真气,说是钢筋铁骨也不足为过,咀嚼石头自然是可以的做到的,但,这也只是理论,事实就如华伍二少爷这般,满口鲜血淋漓,到了最后更是如同恶鬼般满嘴没有一丝好的皮肉。

    茶楼里。

    林涛刚好倒了壶中最后的一杯茶,说巧不巧的,就听见了一道极为沉重低沉的脚步声直奔他这里走来。

    “少,少爷您,您这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少爷?”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瞬间抽了过去,将那名正在向他献着殷勤的仆人打翻在地。

    “闭嘴!”

    林涛将这一切尽收耳底,自然也猜到是那位来到茶楼,无所事事的脸瞬间挂上了一抹让人压根都会发痒的坏笑。

    “呵呵,华少爷?你来了?来来,坐坐坐,正好还有一杯茶,华少爷既然来了,不如就喝一杯茶水再说如何?”

    “你叫林涛?”华伍寒声问道。

    林涛轻笑道:“啊呀,我以前没和你说过吗?”

    “王八蛋,你他妈害我!”华伍累积的所有怨气瞬间爆发了出来。

    林涛眼中闪过一抹讥讽,却是转而笑道:“消消气,消消气,我可什么都没干,全都是二公子你一番情愿,“我没记错,你之前不是还当众放话,说谁都保不住我吗?”

    “混蛋!”

    华伍一声歇斯底里的冲着林涛疯吼惨嚎:“好,你赢了,林涛你赢了,你满意了?你可以去参加我爹这次举办的宴会了,得意了?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你这可不是请人的态度啊,不过不重要。”

    林涛优哉游哉的道:“我也挺佩服你的,了不得,相当了不得,言出必行啊!说不让我拍到东西,就十二万的天价抢玩具,说吃石头就吃石头,佩服,佩服!”

    “我要杀了你!!!”华伍一拳砸向了林涛面前的桌子,可是他狂怒的一拳,却被林涛用一根手指轻轻的顶住了!任凭他百般努力也不能让林涛的右手下沉半分。

    “二公子,这个脾气还真是暴躁,明明我想好好和你聊一聊的。”林涛似是失望的摇了摇头,转而又道:“不过,你的心得感悟呢?这就不是我说你了,明明都说好了,你吃完石狮子要评鉴一番,你这么不是白吃了吗?可惜了那个石狮子那么好的手艺!”

    这段话,在华伍的耳中,无疑是世界上最为尖酸恶毒的声音。

    比任何的咒骂,都要让他痛恨。

    “我要杀了你!!!”说完便是一拳打向了林涛的面门,此时他已经完全的陷入了疯狂,至于将林涛打伤闵天宇会不会放过他。

    他父亲会不会责罚他都统统的扔到了一边,他只想教训眼前这个混蛋。

    “是吗?”林涛冷笑一声,右手直截了当的接住了对方这一拳,顺势一折,锁住对方的关节又顺势踹向对方的小腿,将二少爷按在地上跪的一动不能动,一根肉眼难辨的银针就那么刺入了对方腰间的一处要穴之上。

    “呜呜呜呜呜呜!!!!”

    华伍撕心裂肺的嚎叫被林涛的右手尽数挡住,化成了一连串的悲鸣,如果还不够确切,那么华伍布满了细密的血丝的双眼与瞬间被汗液打湿的袍子,才能让人清楚的了解,这痛苦倒地有多么恐怖!

    在地球上林涛用上针刑拷问敌人,从来没有硬汉能够撑住一字不吐,直接从神经传入大脑的痛苦,绝对是最最顶级的。

    比任何对肉体进行物理伤害更为直接,恐怖,那种痛苦甚至比死亡更为恐怖!

    至于林涛为什么知道?

    他可不会承认自己曾经在闲极无聊之时,对自己进行过试验,结果痛的他连针都险些拔不下来……

    更何况这位从小娇生惯养的华家二少爷?

    而楼下的手下虽然听见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动静,但是因为刚刚被打,加上华伍一贯的蛮横,根本不敢上楼生怕再上去讨一顿毒打。

    这一针林涛不断用不同力度与手法去加注真气刺激痛觉不断变化,直到华伍渐渐开始翻白眼与身体下意识的抽搐才拔下了银针,收回了乾坤袋。

    半晌,华伍才艰难的爬起来,却是一直低着头,连林涛正脸都不敢去看一眼瑟瑟发抖。

    林涛也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那里静静等了一会,等到华伍的身体渐渐恢复了起来才悠悠的道:“好了,华伍少爷,既然你是请我去参加宴会吗?走吧,带路。”

    华伍的身体一僵,再无二话的走在前面,什么仇恨,委屈,统统忘了一干二净,面对比死亡还恐怖的痛苦,华伍真的畏惧了。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前者木然,后者悠然的在此来到了城主府门口,此时华峰亲自和闵天宇守在门口,前者看见华伍将林涛领了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如果华伍做不到,事情只会更加的麻烦!该死,看来自己这些年或许对这个废物一样的儿子真的太过溺爱?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位可就是林公子?当真是一表人才,混账东西,你是让猪油蒙了心?居然连这种年轻豪杰都给我挡在外面?不知道我一向最欢迎年轻俊杰来城主府作客?”

    “爹,我错了,都是我错,我再也不敢了。”华伍双目无神的回应了华峰的话,旋即木然的走入了大门之内。

    林涛看见这一幕,心头一跳。

    似乎玩的有点大……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