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请回来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就在华伍想要回去休息重整心情的时候,从院内急匆匆的跑出来了一个人,正好与华伍撞了个顶头碰,华伍虽然看出对方着急,但并不想让路,反而是迎面顶了上去。

    他是华服的二公子,一个外来人的走狗罢了见了他居然不让路?真不知道是哪家的仆人居然如此不懂礼数!

    请柬的名额他华伍都清清楚楚,所以这家伙虽然进了城主府,但是并不代表对方身份就很高,顶多也就是某人身边的走狗一类的角色。

    在厉害又能厉害到什么地方?正好华伍满腹不满碰见此人,当即大少爷脾气就发作了起来,本来所谓的大少爷,大小姐脾气都是欺软怕硬的性子。

    你若是不怕,不给他脸,这种人反而没办法抓了瞎,他心知此人是个下人,自然满不在乎起来。

    可是这位‘仆人’愣是差点把华伍这位华家二少爷给撞了。

    此人没有让路,而是身形一转从华伍身边侧了过去没有撞上,但是本就心情极差的华伍顿时就炸了,心道自己拿那个林涛没办法,还收拾不了你这么一个瘪三?

    华伍恼羞成怒,顿时一把拦住了此人,恶狠狠的道:“王八蛋,给老子站住,你他妈走路不带眼睛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撞了谁?”

    “你是谁?”那人问了这句话,旋即眉头微皱的道:“我这不是没撞到吗?赶快让开别耽误我时间!”

    “我乃华府二公子华伍!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冒犯于我?可知罪?”

    那人恍然的点了点头道:“哦,原来是华府的二公子,我也有所耳闻。”

    听到这里,华伍的脸上煞气稍缓,今日毕竟是父亲宴请宾客,就算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吗?他的身份还能真和这些下人斗气?

    那样有失身份!会让人觉得自己很小家子气!

    可下一刻,华伍的脸比锅底还要黑,黑的那叫一个油光锃亮。

    “其实以前还不清楚,不过前两天听说你与人炫富,结果就花了十二万上品灵石拍了一个玩具的那位华府二公子?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

    这人口气没有明显波动,仿佛就事论事,可越是这样华伍就越是难受。

    刚刚咽下去的那口气,一下子又憋到了脑门,华伍红着眼睛狠狠的瞪着这个仆役。

    这件事没完了是不?妈的,合着现在是个人都敢那这件事奚落自己?

    “你个不开眼的狗东西,今天我就替你主子好好的教教你什么叫规矩!”华伍几欲抓狂的吼道:“来人,给我打,给我把他的狗腿打断,我要让他明白,什么叫话不能乱说!”

    “这,少爷?”门卫一脸为难的看了华伍一眼。

    “闭嘴!再敢废话老子把你腿先打折!”华伍狠狠的瞪了一眼门卫。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了想这位大少爷平日的作风,便硬着头皮冲了上去,反正这也是二少爷要求的,就算怪罪了也是华伍先扛着不是?

    一种狗腿瞬间就扑向了对方,却没想到对方连眼睛都没眨,只见对方微微叹了口气,猛地一拳对着这群华府仆人轰了过去!

    平凡无奇的路径,平平无奇的一拳,可是在其他人怎么看都是如此平凡的起手,平凡的拳法,却在骤然间爆发出如同远古凶兽一般,震天动地的的咆哮声!

    大地颤抖,空气仿佛变得粘稠了起来,所有都受其拳劲的笼罩感到一阵莫名的窒息感,仿佛天地为之变色,一瞬间,仿佛不是此人被人围攻。

    而是一群螳臂当车的蠢货,在挑战一头远古的巨兽一般!

    恐怖的拳意甚至就连在外面喝茶的林涛,都不由的变了变脸色!这一拳的主人绝对是彻底领悟了这门拳术的真意,就算林涛领悟最深的叶动,相形之下也不过如此。

    华家的家丁此时才知晓自己等人到底得罪了什么样的存在,顿时有一个算一个展开了防御,满脸绝望的挨了这一拳!

    轰!

    拳劲命中,引发了一阵狂乱的气流吹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在一睁眼,才看见华府的那些家丁被这一拳击飞,不过并没有死,显然是对方有所留手。

    可就算如此,一拳将数十名铸体期修士击飞,而自己却仿佛没事人一样,也实在是可怕到了极点!

    此时情景,就算想低调也不行了,万众瞩目的男人顿时被人认了出来。

    “这,这,这不是是轰天神拳,闵宇飞,闵前辈吗?您怎么来了?”

    “闵宇飞?难道就是那个人?”

    “废话,神拳一出天地战栗,除了他,海湾城还有第二个人能够打出这么强横一拳的人吗?”

    “嘶!这华伍二少还真是能作死,居然好端端的惹到了这位煞星?”

    这位爷虽然年轻,但是谁敢小看他啊?十年前以弱冠之年踏入金身境,在海湾城几乎是将所有家族强者打了一个遍,擅长武技乃是,地阶的轰天拳在海湾城罕逢敌手。

    只有城主曾经以金身大圆满的程度才能将其压制,其他人未尝一败。

    因为一品堂背后的永宁商行对其有大恩,故而不知多少人的招揽都被他拒绝了,在海湾城替永宁商行镇守此地的会场,如今随着一品堂的稳定,此人已经含有出手。

    虽然年纪并没有比华伍大太多,但实际上在海湾城的腕和辈分都要远胜于此人。

    闵宇飞却并未对其他人的态度有任何动容,而是一脸淡然的来到了华伍的面前,伸手将对方衣领摆正,拍了拍对方的脸,才慢悠悠的道:“我在问你一次,有没有看见一位姓林的先生,我家少主请他过来,他是我们一品堂的贵客!”

    “不,不,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华伍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和他打赌的那个人,那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可是那个混蛋有那么足的底气,不会真的是这位狠人找的客人吧?想到这里他就后心发凉起来,如果是,难道还真的要自己去请?不,不可能,做梦!!!

    但是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清楚啊!

    林涛当时和这位二公子的赌注也好,争执也好,都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这华二少这才刚刚返回,其他人甚至还没动地就看见又有热闹自然又凑了过来。

    “哎,之前又一个没有报上身份就被赶走了的人,我记得当时他还和华二少打赌,说对方迟早要请他进去的吧?是他吗?”

    “对,对,对,我们当时都在场,说起来那个人的确没有报上姓名啊!”

    “闵大哥,这位二少爷当时可是好个劲的侮辱那位先生,啧啧,我这个旁观者都听不下去了!还和人家立了个赌局,要人家学狗叫绕着海湾城爬上三圈,有这事吧?二少?”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言语里就有挑事的意思,华伍之前追求妃如雪时就异常的霸道和不要脸,以至于许多对她心生爱慕的人都秘而不宣,不是怕被拒绝,而是因为这个搅屎棍会生生的把好事弄恶心。

    这次来了机会,自然不会客气,落井下石者众,瞬间就把井底下的华二少爷砸了个头晕脑胀。

    “不可能,别听他们胡说!”华伍此时也是有点蒙圈,后面的话可谓是说话没走心没走脑,口不择言了起来。

    “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是?闵天宇前辈,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不可能绝不可能!那就是一个地痞瘪三,怎么可能是贵客?而且,是他提出的赌局,我才说的赌注,这种素质低劣的人怎么可能是您找的贵客?不可能!”

    闵天宇听了这番话,却是瞬间脸色沉了下去,原本平静的双眸瞬间泛出了如同凝成实质的杀意,凝视着华伍,就这眼神所蕴含的精神威慑力,硬生生的让自命不凡的华伍倒退了七八步,方才勉强的止住步伐。

    但是确实异常惶恐的连头都不敢抬,他根本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

    “闵小兄弟何事如此愤怒?可是犬子惹了什么祸事?还请看在本人的薄面上,饶了他这一次可否?”

    一个身穿儒色长袍将将及地,体态宽厚而均称,不显笨拙,四方脸,虽然因为华伍的事情而快步赶来,脚下却是丝毫不乱,举止之间更是有着一股旁人所难以企及的气势身后跟着一大群人,如同众星拱月一般走在前面。

    此人看见眼前的一幕脸顿时就沉了下去,狠狠的瞪了华伍一眼:“孽障还不快对你闵大哥赔礼道歉?”

    “对,对不起!”华伍欠着头颤声道。

    “光是对不起就完了?”闵天宇寒声道:“我家少爷肯来参加你华峰的这次宴会,是你们家祖上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结果少主请来的贵客被拒之门外,你的宝贝儿子不但将人赶走,还百般侮辱,你这是完全没把我们看在眼里啊!”

    华峰闻言脸色都变了,急忙道:“既然是公子的贵客,我想也不会一下就走的无踪无影,我亲自去请可好?还请给我几分薄面。”

    “你去请?”闵天宇忽然冷笑道:“人家是被你儿子赶走的,当时也放下话了,必须要你儿子亲自去请,你只怕还请不动!”

    华峰松了口气回应道:“这,好说,我就让孽障去负荆请罪!”
医流狂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