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巫蛊师与蛊毒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赵洵看着眼前的尸体,心情有些复杂。

    在这个时代,人的生命太过于脆弱了。或者说,太过不值钱了。

    上位者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念头,就可能让其成为弃子暴毙。

    哪怕是赵洵不也是一枚棋子吗?

    当初显隆帝之所以宽恕赵洵的“欺君之罪”,不就是因为赵洵受到“青龙”指引,受到“浩然书院”青睐吗?

    当然青龙是赵洵编出来的。

    也所幸当初赵洵不是修行者没有入品,显隆帝感受不到他周身元气的波动。若是赵洵当时踏入了修行境,哪怕只是最渣的九品,显隆帝让钦天监的神棍来一番观心术,一切就穿帮了。

    以赵洵当时的混沌状态,虽然有部分修行资质,但强行用观心术,最多也就是像吴全义那样看到一个轮廓,看不清楚细节。

    只要看不清楚细节,就无法证实赵洵编了瞎话,就无法给赵洵定罪。

    赵洵知道,自己冥冥之中受到庇佑,这才逃过一劫。

    不然欺君之罪坐实,便是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心情平复下来。

    尸检需要保持绝对的冷静,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与之前不同,这一次赵洵已经知道死者是服毒自杀的,他要做的就是划开死者的皮肤,提取毒药做出判断。

    …

    …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赵洵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贺川不是服毒死的。”

    良久之后赵洵朗声说道。

    这句话可谓是震惊全场。

    贾兴文冲他挤眉弄眼,疯狂暗示。

    冯昊则是皱着眉头道:“此人明明就是在我们眼皮底下毒发暴毙的,你为何说他不是中毒身亡?”

    赵洵心道术业有专攻,冯大人你不懂没有关系,不要再跳出来秀操作了好不。

    “贺川方才的样子确实很像中毒,但刚刚属下对其进行了解刨,发现其胃部并没有任何毒药残留。”

    赵洵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是服毒身亡的,毒物必定已经进入了肠胃,怎么可能一点残留都没有?”

    “虽然都是七窍流血,但这尸体呈现的不是青黑色,而是黄白色。其眼睛塌陷,牙齿露出,上下嘴唇急剧收缩,腹部和肚子向下凹陷,和中毒的症状完全不同。”

    赵洵的这番分析还是很专业的,李淳风也在一旁颔首赞同。

    “不错,凡是服毒死的,不管是什么毒,都不可能是这些特征。”

    “所以属下判断,贺川不是服毒自尽,而是中了蛊毒。”

    蛊毒?

    众人闻言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陈珂喃喃道:“蛊毒乃是南蛮特有之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长安?莫非南蛮的巫蛊师潜入了长安城?”

    “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李淳风淡淡道:“巫蛊师擅长伪装,只要收敛身体散发出的气息,就能避开长安城禁制,从而潜入城中。”

    “道长请慎言。”

    冯昊面色大变。

    钦天监的人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李淳风的这句话若是传出去很可能会使得人人自危。

    “贫道这么说自然有贫道的理由。蛊毒往往会寄生于不同的地方,但是毒发时通常都会吞噬脑髓、脏腑。如果冯大人不信,大可以下令把这些地方剖开看看。”

    冯昊一时间怔住了。

    李淳风的这句话让他有些骑虎难下。

    犹豫了良久,冯昊方是咬牙道:“罢了,赵洵,你且去再把贺川脏腑、脑髓剖开看看。”

    赵洵无语,为啥他变成仵作了?

    弄啥嘞,给双倍工资吗?

    一个人干两样活,凭啥啊。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当然赵洵也就是在心里抱怨一二,还得乖乖的遵命照做。

    …

    …

    “金蚕蛊毒!”

    当赵洵把从脏腑、脑髓中解剖出的蛊虫拿到众人面前时,李淳风当即惊呼道。

    “金蚕蛊虫乃是南蛮最烈的毒虫,侵入到人体内可以蛰伏很久,可一旦苏醒就会从脏腑、脑中钻出,宿主也会七窍流血而亡,乍一看上去和服毒自尽很像,但只要仔细检查就会发现很多不同。”

    赵洵心中大为惊奇,他心道李淳风一个牛鼻子老道不应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炼妙仙丹嘛,怎么对南蛮蛊毒也这么清楚?

    当真是道士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李道长真乃一妙人!”

    冯昊感慨道。

    “没想到长安城中竟然混入了南蛮的巫蛊师,本官一定要上奏天子!”

    “只是可惜没有找出幕后黑手是谁,若让本官查出真相,一定让他好看!”

    长安城中竟然有人敢把手伸到不良人衙门,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既如此,小道便告辞了。”

    李淳风说罢转身离去,飘飘欲仙。

    …

    …

    钦天监,内殿。

    袁天罡对着一面卦象出神。

    李淳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却没有打扰师父。

    直到袁天罡卜完了卦,李淳风这才很是恭敬的禀报道:“师父,徒儿去了一趟不良人衙门,收获颇丰。”

    “说来听听。”

    “不良人中果然有内鬼,但是被人提前中下了蛊毒,徒儿用观心术轮流检查时,他已经毒发身亡了。”

    “蛊毒?”

    袁天罡面色一凝,随后沉声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蛊毒不是徒儿发现的,是一个叫赵洵的青袍发现的。”

    李淳风毫无保留的说道。

    “此人尸检了内鬼之后认为他不是中毒身亡,极有可能是中了蛊。他说出症状之后徒儿也觉得有这种可能这才建议他检查脏腑,果不其然发现了蛊虫。”

    “赵洵…赵洵…这个名字怎么如此的熟悉?莫不是我那个小师侄新收的徒儿?”

    “您说的是青莲道长?”

    吴全义号青莲,在长安城修道多年,旁人只以为他是一个绝世修道强者,却不知他和钦天监监正袁天罡师出同门,都曾经在青城山修道。只不过按辈分袁天罡是吴全义的师叔,后来二人各自修成下山各奔前程。

    “不错,就是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赵洵就是他新收的弟子。我这位小师侄看人的眼光着实不错。”

    袁天罡旋即问道:“这事真的是南蛮巫蛊师做的吗?”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