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移送不良人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天子降下一道旨意,王忠益案由刑部移交至不良人衙门审理。

    一时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

    不良人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为了监察百官而设立的机构,相较于掌刑名审讯之责名正言顺的刑部,不良人显得有些过于的跳脱于大周刑法体系之外。

    但或许陛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总而言之,显隆帝算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管满朝文武如何上蹿下跳,这道旨意是绝不会更改了。

    冯昊不是想要审问王忠益吗,就给他一次机会。

    不过对当事人王忠益来说,情绪还是有很大变化的。

    不良人是什么衙门他最清楚不过,进了那里便是再有冤屈也能屈打成招。关键看不良人想不想要秉公处理。

    但对王忠益来说,这已经是既成事实,既然拒绝不了,那还不如躺平呢。

    ...

    ...

    当赵洵得知朔州节度使王忠益已经从刑部大牢移送至不良人衙门,心中直是一阵狂喜。

    他显然低估了冯昊的实力,冯昊爸爸真的是太强了,强到让人羡慕。

    有朝一日,赵洵有机会变成这样的强者吗?靠着一己之力可以改变朝局,改变重要事件的走向?

    赵洵知道在任何时代要想混的开,有三点很重要。

    其一是能力要强。

    若是能力太差,你便是再会拍马屁,再能左右逢源也无济于事。

    其二是脸皮要厚。

    脸皮厚的人能够做出许多常人所不能做的事,往往能够保持极强的压制力。

    其三就是要有背景。

    这个不用多说,毕竟任何当权者都希望用自己人,用熟人。熟人用的相对放心。

    这三点只要占据了其中一条,就极有可能混出头。

    赵洵勉强占了三条。

    所以他如果混不出来,老天爷都会看不下去的。

    当然,当下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够抽丝剥茧,查清王忠益案的真相。

    此事绝不仅仅关乎一个朔州节度使的任免,而是关乎到朝廷对于朔州官场的态度。

    如果真如弹劾检举王忠益的那位言官所说,如今的朔州已经是王忠益的一言堂,知有节度使而不知有天子的话,接下来肯定少不了有一场血雨腥风。

    政治从来都是不单纯的,而是夹带了许多私货。

    无外乎是一派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搞死另一派,然后安排自己人上位。

    一开始赵洵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可冷静下来他觉得事情绝不可能那么简单。

    一切都一切都发生的那么巧合那么突然,就像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一样,每到一个节点都会有人来引爆。

    如今在不良人衙门中,赵洵是最被冯昊看好的人,所以哪怕上次吃酒被抓个现形,这次冯昊仍然选择让赵洵来审理此案。

    此子的路数有些摸不透,但总是能够带给人惊喜。

    如今冯昊需要的不是循规蹈矩的查案,他如今需要的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需要的是石破天惊的发现。

    事已至此,肯定不能顾忌得罪人了。

    不良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天子做事,便是得罪再多的朝臣也在所不惜。

    ...

    ...

    赵洵带了一只烤羊腿到了不良人大牢。

    烤羊腿是旺财让人从揽月阁送来的,烤的油光锃亮,肥美多汁。

    之所以赵洵要带着烤羊腿来到大牢,是因为他知道久驻边关的人都好这一口。

    可惜牢房毕竟还有诸多限制,要不然赵洵真想给王忠益带一只烤全羊来。

    在他看来,要想让王忠益坦诚相待,最重要的就是真诚。

    只要赵洵真诚的把自己剥开了给王忠益看,王忠益就一定会慢慢的放下戒备之心,跟赵洵说一些有用的信息。

    至于御史言官的那些论调,赵洵不说一字不信,但至少不会全信。

    “王大人,在下不良人青袍赵洵,负责审理这个案子。初次见面,带来了一只羊腿做见面礼。”

    牢房单间外,赵洵背负双手,微微眯着眼睛笑道。

    不管是在刑部大牢还是在不良人的牢房,关押王忠益的牢房都是单间。

    这个是对待大员的规矩,没啥可多说的。

    但这只羊腿让王忠益有些出乎意料。

    “你怎么知道本官喜欢吃羊腿?”

    “这还不简单?王大人久驻边关,朔州又与漠北接壤。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大草原上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还有无数的牛羊...”

    赵洵觉得自己描绘画面的本领着实很强,这画面感一下子就出来了啊。

    “跟中原不同,那里的饮食习惯喜食肉食,而且是牛羊肉。所以王大人喜欢吃羊腿应该是没什么疑问的。”

    王忠益微微颔首算是认同了赵洵的解释。

    “不过本官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不良人会派区区一个青袍来审问本官。”

    随即王忠益话锋陡然一转,语调之中透露出一丝不爽。

    这也很正常。

    在封建王朝讲究的是职位对等,哪怕是审问也是如此。

    好歹王忠益也是一方节度使,在他看来审问他的应该是刑部尚书、大理寺卿、不良帅这样的大员,可最后出面的竟然只是一个青袍。

    不良人的官职体系很明确,除了不良帅高高在上以外,其下还有紫袍、绯袍、青袍、白袍四大类。

    除了白袍,青袍是地位最低的不良人,但白袍那是帮闲,也就是临时工。

    也难怪王忠益会感到不爽。

    这种不爽是隔着牢门都能感受到的。

    赵洵并没有急着作答,而是问了王忠益一个问题。

    “王大人,你觉得在长安混,什么最重要。”

    “自然是能力。有能力的人在长安才能立住脚。”

    赵洵点了点头道:“这便是了,因为我能力最强,所以冯大人会派我来审理此案。”

    王忠益一脸黑线,险些被赵洵呛到。

    其实赵洵这么问也是有套路的,因为不管王忠益作何回答,他都可以立即接上。

    王忠益觉得能力重要,赵洵可以说他能力很强。

    王忠益觉得家世背景重要,赵洵可以说他背景极深。

    王忠益觉得颜值重要,赵洵可以说他帅的令人头皮发麻。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