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在下旺财,请多指教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长安城,没有什么隐秘之事。

    尤其是诗词歌赋,一旦有上佳之作诞生,立刻就会传遍坊间。

    赵洵的这首《秋词》也不例外。

    尤其是长安城的娱乐cbd平康坊,坊中小哥哥小姐姐们对这首诗无上追捧。

    大到平康坊的花魁,小到初出茅庐的清倌儿,都开始尝试把这首诗改成曲子来唱。

    只是诗并不像曲牌那样有固定的韵脚,唱起来并不那么容易。饶是如此,也无法消退平康里从业人员的热情。

    “你们听说了吗,成国公世子赵洵赵小郎君在曲江游湖的时候作了一首秋词,甚得永和县主的赏识。”

    “那能没听说吗,这首诗如今可是红的发紫啊。”

    “那个在醉潇湘和魏王殿下大打出手坠楼的赵洵?”

    “不是他还能是谁。”

    “可他不是摔死了吗?”

    “嘘,这话可不敢乱说。你看见了?没看见传什么瞎话。这可是连陛下都下旨褒奖的当红小郎君,怎么可能死了,再说那醉潇湘也就是二层高,即便摔下来最多也就是摔伤了。将养个几日也就好了。”

    “对啊,对啊,我们别聊这个了。还是聊诗吧,姐妹们我们试试把它唱出来,如何?”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你为何要用中古音来唱,我倒是觉得用长安官话来唱更加有韵味一些。”

    “洛阳口音明显更好啊,我来唱一遍你们听听…”

    “各有各的好,若是奴家来说,这又不是曲牌,怎么唱都是极好的。”

    “理都让你说尽了。”

    “哎,只不过如今这平康里都在唱这首诗,咱们很难唱出彩了。若是能够独得赵公子一首诗作抢先谱曲唱出来,那我们就能一炮而红了。”

    “赵公子如何看得上我们这些庸脂俗粉,哎罢了,罢了。”

    …

    …

    不良人衙门。

    赵洵照例早起洗漱。

    如今他已经习惯了住在衙门里。

    除了休沐日他会返回成国公府陪陪老爹老娘和妹子,基本上工作日他都会住在衙门里。

    这样有一个好处,解决了通勤时间的问题,可以多睡许久。

    对于一个习惯996内卷的工作狂来说,做到这点并不难。

    但这在其他同僚看来就有些别扭了。

    你这么卷,叫我们怎么办?

    赵洵就像是被投入到鱼塘中的一条鲶鱼,逼着其他人也得跟着卷起来。

    不过这倒是间接的让不良人衙门的工作效率提升了不少。

    对此,不良帅冯昊看在眼里,乐在心中。

    “想不到赵洵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能够让衙门里的风气变得如此好,本官也是没有想到啊。郑公,这个赌让你打赢了。某愿赌服输,一月之后的曲江诗会,某愿意放赵洵去参加。”

    “怎么,冯大人也觉得以赵洵之才不去参加曲江诗会有些可惜了?”

    内侍监郑介微微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

    “这小子确实有些东西,原本我以为他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现在看来不论是文才还是探案的天赋他都是极强的。”

    冯昊很喜欢有才的年轻人,经他之手提拔起来的年轻人不计其数。如今不良人衙门里的三大紫袍,就有两人是冯昊从青袍一路提拔起来的。

    如今赵洵确实展现出了才华,但仅仅如此还不够,冯昊还要再观望一段时间。

    “这曲江诗会嘛他跟着去热闹热闹也是不错的,或许还会有意外收获。”

    冯昊早就听过赵洵的汇报,对东越剑客、何御史、魔教的种种瓜葛有了认知。

    这小子确实很会做人,早问安,晚请示。

    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很舒服。

    冯昊也不例外。

    “那便好。”

    聪明人对话向来都是点到为止,没有必要把话说的太明。

    “如此咱家便回去向陛下复命了。”

    郑介撑着椅子起身,背负双手踱步离去。

    “这个老狐狸。”

    郑介走远后,冯昊放下茶盏笑骂道。

    …

    …

    “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赵洵利用不良人午休的时间开始做深蹲和俯卧撑。

    这是锻炼基础力量的,哪怕是修行者也需要力量练习。

    不然即便有修行的能力,也是水中月镜中花,无根浮萍。

    洗髓之后他的体质确实变强了很多,以往做上五十个俯卧撑就累的气喘吁吁,如今一口气做上一百个都不带喘气的。

    不过赵洵没有任何放松的意思,力量这玩意乃是用进废退,一不留神都有可能退化。

    “明允,你这是在做什么?”

    贾兴文见赵洵总喜欢一个人做一些奇怪的动作,有些狐疑的问道。

    “啊,这是俯卧撑和深蹲,锻炼力量的,还有瑜伽…是用来锻炼身体柔韧性的。”

    赵洵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微微一笑。

    “呃…我今日来,是给你介绍一个新同僚的。今早冯大人找到我,把一个新人分到了我们组里。”

    赵洵心中一阵腹诽,心道咱们组一共就两个人,加上这个新同僚才三个人,还要强调组这个概念吗?

    不过也是,不强调的话怎么显现出贾兴文这个组长的重要性。

    “哦好啊,多个人以后我们查案应该会轻松一些吧。”

    “这个倒是未必。”

    贾兴文面露苦色,随后拍了拍赵洵的肩膀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他带来,顺带给你捎个橘子。”

    赵洵一脸黑线,平白被占了便宜,他又不能说什么。

    约莫是一盏茶的工夫,贾兴文去而复返,身边跟着一个五短身材,肚皮滚圆的小胖子。

    嗯?

    赵洵头顶冒出无数问号。

    这个人不会就是同组新同僚吧?

    还未等他发问,那胖子当先冲赵洵行了一记叉手礼:“赵兄,鄙人潘金星,字旺财,受命加入不良人,分到贾大哥这组,今后还请赵兄多多指教。”

    赵洵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旺财?这个字还真是喜感。不过仔细一想,字是对名字的补充解释,这厮叫潘金星,字旺财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这厮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做不良人的啊。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