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而复生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叮叮叮、咚咚咚、铛铛铛!

    赵洵迷迷糊糊醒来时,约莫听到一阵敲击声在自己耳畔响起。

    声音是那么分明,那么清晰,以至于他一阵烦躁。

    楼上装修已经装了三个月了,可是仍然不见好,照这个样子下去没个半年是收不了工了。

    可怜赵洵好不容易休假一次,想睡个懒觉都不成,早早就被吵醒。身为一个文科狗,总有熬夜写东西的习惯,睡懒觉的时候被人吵醒可真是太痛苦了。

    因为屋内拉着两层厚厚的窗帘,环顾四望一片漆黑。

    这是赵洵每日睡前的习惯,他因为睡得轻,见不得光,所以会拉上两层窗帘遮挡阳光。

    他随手去摸床头灯,却砰的一下碰到了一处硬物。

    嘶!

    赵洵吃痛,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却是疑惑不已。

    怎么回事?

    他仔细的摸了摸,似乎是木板一样的东西。

    正自困惑之际,他听到有人哭喊道:“我这苦命的儿啊,你咋就这么去了。你这一走叫为娘怎么办啊。”

    这声音明显是一个妇人的,时而断续哽咽,直是惨戚无比。

    “夫人请节哀顺变,洵哥儿虽然薨了,可还有醇儿、涟儿在,我赵氏一脉也不至于没落。”

    接着是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只是威严之中隐隐透露出一股疲惫和无奈。

    那妇人却仍止不住的嚎啕大哭。

    “夫人,你这是...你这是何苦呢。事已至此,总该要让洵哥儿入土为安才是。这剩下的几颗钉子,是你来钉还是我来钉?”

    原本赵洵听得很认真,但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心中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幻听了?

    赵洵想要起身,但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胸口一样,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该死,这是被鬼压床了吗?

    他更加用力,但越是如此,越是起不来身。

    这时又听到那妇人哭泣道:“洵哥儿毕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老爷,我来送他最后一程吧。”

    随后便又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叮叮叮、咚咚咚、铛铛铛!

    嘶!

    这下赵洵后脊背直冒出了一股冷汗,因为他敢肯定这不是装修的声音,这声音就是从距离他不到几十公分的地方传来的!

    至于方才的那些对话也不是他产生了幻听,而是真实存在的。

    联系方才的那些对话,赵洵明白了他此时此刻应该是在一口棺材里。

    “不!”

    赵洵暴喝一声,随即感到元神出窍一般,猛然坐了起来。

    他发疯一样捶打着棺盖,并发出一声声呼救。

    “救命,救命!”

    这等景象在棺材外的人看来,自然是十分可怖的。

    随即赵洵就听到一阵呼喊声。

    “诈尸了,诈尸了。”

    棺材方才没有钉死,赵洵又使出了浑身气力敲击棺盖,随即棺盖就发出一阵的晃动,更加坐实了“诈尸”的事实。

    “老爷,这,这...”

    “夫人莫怕...”

    赵洵自然无暇顾及这些,意识到不会有人帮他后他开始愈发奋力的捶打棺盖。

    棺材里的空气十分稀薄,此刻他已经觉得有些缺氧,如果不尽快打开棺盖他恐怕要生生憋闷死在这里。

    求生的本能让赵洵使出了空前的气力,几番捶打之后竟然真的将棺盖击开。

    随后他条件反射一般站了起来。

    他睁开眼睛却因为猛然从漆黑环境之中进入到强光环境下刺的立刻又闭上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睁开眼睛,环目四望,屋子里挂满了丧幡,大的有三丈六,小的也有一丈四,皆用白布包裹。

    至于挽联、香烛、冥镪等物一应俱全。

    屋内满是吊唁的亲友,下厅里也排好了奏哀乐的吹班。

    赵洵甚至发现了念经诵咒的僧人,很显然是给他超度的。

    赵洵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拍戏的话也不可能这么真实啊,影视剧要是有这个服道化水准,也不至于被网友怒喷了。

    难道说,他穿越了?

    他一肚子的疑惑,但还未待他发问,一个十分威严的声音便随之传来。

    “你...洵儿...你究竟是人是鬼?”

    赵洵听得一怔,这声音似乎很熟悉,不就是刚刚那个威严之中透露着无奈疲惫的男人声音吗?

    他定睛瞧去,只见是一个峨冠博带的中年人,身材魁梧高挑。这人生的一张国字脸,面容虽然有些沧桑但仍然能够看出其底子不错,五官更是极为精致,年轻时一定也是个俊秀的。

    他身侧应该就是方才那个妇人了。

    这妇人也近中年,但显然要比那男子年轻一些,身侧极为匀称。此人生的一张鹅蛋脸,明眸皓齿,眉如柳月。如果不是因为过于伤心哭的梨花带雨,估计会更显得漂亮一些。

    二人共同的一点就是皆着缟素。

    “我当然是人了,这是在哪里?”

    赵洵觉得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搞清楚自己在哪儿,即便是真的穿越了,这也是亟待解决的事情。

    要不然他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迫不得已的在这里装疯卖傻,岂不是要被人随意拿捏。

    好不容易穿越一回,他可不能给广大穿越者丢脸。

    “我儿,真的是我儿活过来了。我儿没死,我儿没有死啊。菩萨保佑,佛祖保佑。不枉我这么多年吃斋念佛,替我们赵家攒下无量功德啊。善哉,善哉...”

    那妇人上前几步,轻轻抚摸着尚自站在棺材里赵洵的脸,哽咽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来人啊,快把小公爷送回房去,再嘱咐小厨房做一碗面来。小公爷昏睡了几日,不能吃太硬的东西,用面暖暖胃最是合适。”

    赵洵直到此刻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这真的是穿越了吗?可为什么他对这个世界什么感知都没有?

    难道说不应该有一整套的庙堂、江湖体系灌输到他的体内?

    他的记忆呢?系统呢?金手指呢?

    这些不都是穿越者必备的东西吗?

    这样子毫无准备的穿越,不按照套路出牌,玩个锤子啊。

    赵洵只觉得气血攻心,气愤不已。可他刚想发问,却觉得身子一软眼前一黑,又昏死了过去。

    ...

    ...
大周不良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