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宝钗进府、北直隶反(求收藏、推荐票)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站在荣国公府,薛蟠看着眼前气派的荣国府,心下羡慕。

    薛家在金陵虽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豪强世家,甚至还有着一句“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俗谚俚语。

    可那都是建立在自家姻亲的权势地位上的,以之为基础,再辅以薛家的雄厚财力,这才强行将薛家推到了金陵豪强的前列,若是没了这些好亲戚,薛家的资产越丰厚,便越是招人妒忌。

    就像是之前在金陵横行霸道,结交朋友,也都是靠着大把大把的撒钱方才给自己挣得了一份地位。

    至于薛家祖上紫微舍人的名头,都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早已经不像当初那般管用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薛蟠在前些日子犯了事情的时候,才会动用自家姻亲的力量来脱身,无非是自家在金陵官场上,其实已经没了那么大的威慑力罢了。

    经历过冯渊一案,薛蟠才是真正认识到权势的力量,自家曾经视为倚仗的如山金银,其实不过是容易引起那些食肉者垂涎的大肥肉罢了,偏生当初的自己还不自知,整日的招摇过市。

    正当薛蟠羡慕的看着荣国府的权势威严之时,就见到大门东边的角门打开,周瑞家的带着两个丫鬟走了出来。

    身为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自然是认识薛姨妈的,当即迎上前来,“太太刚刚还询问呢,说合计着姨太太昨儿就该到了,怎的今时还未到。这不刚说完,姨太太您就来了!”

    “半道上车子出了故障,修了两个时辰,耽搁了进城的时间,就只好在城外等了一宿。”薛姨妈解释道。

    周瑞家的恍然,“那怪不得。”

    随后,又看见随着薛家车队一起回来的贾璟,忙又是上前见礼。

    周瑞家的先是安排门口的小厮将薛家的车队带去安置妥当,随后又赶忙将薛姨妈、薛蟠并薛宝钗三人请进了府内。

    贾璟自去了自家院子不提。

    薛姨妈一行人自东角门进了荣国府,径直走了约莫有一射之地(200米),期间早有丫鬟先跑去通知王夫人去了。

    众人经过了贾赦的外书房,又自荣禧堂前厅东边的角门绕过去,走过贾赦院外的小巷,方才来到了后头王夫人院子的门口。

    一路上,贾府的深宅大院、众多规矩也是令薛姨妈一行心下凛然。薛家纵有金山银山、百万家私,即便金陵的宅子也是建的亭台蜿蜒、美轮美奂的,但那却也只是模样精致华美,与国公府的威严大气自是不同。

    薛家虽为皇商,但终究也只是商贾之家,如何能与真正的权贵世家相比较。

    几人再往前走,却见得到丫鬟禀报的王夫人,已经领着李纨、王熙凤一起,站在门口处迎接。

    王夫人、薛姨妈姐妹两人许久不见,此番一朝相见,其中悲喜交集,自然是不必多说。尤其是薛姨妈自当年丧夫之后,一个人辛苦拉扯大两个孩子,其中的艰难心酸,真真的一言难尽。

    姐妹俩好生叙过一番思念之情后,王夫人收拾心情,这才想起还未曾去拜见贾母。

    当即又领着众人去见贾母。

    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将宁荣二府的都见过一遍,将带来的礼物特产的尽数送达,人也在贾府的梨香院里安置下来,事情才算是告一段落。

    …………

    北风呼号,天寒地冻。

    越是临近年关,天气就变得越发的寒冷难耐。

    北直隶大名府。

    “砰!”

    由木棍垒成的破旧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再被北风推着,狠狠的摔在了一边的篱笆墙上。

    一个身形高瘦的男子,带着一顶破毡帽,身上裹着补了不知几补的破袄,匆匆走了进来。

    用力拉过木门,将其使劲关上,然后再找了旁边的门栓顶住后,男子这才拖着已经冻的冰凉的身体钻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头满是马粪的味道,此时已经坐了五六个人,房屋中间,硕大的瓦盆里正烧着木柴,将温度带给这座冷冰冰的屋子。

    此时见到男子进来,屋里几人纷纷起身。

    “六哥来了!”

    几声参差不齐的问好声响起,刘六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投向了坐在最里面的一个中年男子。

    那男子今年不过是三十冒头,但苍老的面容与满脸的皱纹却让他看上去如同七老八十一般。

    此刻,这位“小老头”正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露出满脸的茫然与不知所措。

    “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六一屁股坐在火盆旁边,将已经冻僵的双手放在火盆上烤着。

    屋子里一片寂静,随后那名“小老头”开口说道:“六哥,我家年后开春的马匹交不上去了!昨天半夜,马儿没能挺过去,死在了眼皮子底下。”

    语气悲凉,满心绝望。

    另外几人让开身形,刘六这才看到,墙角处,一匹瘦骨嶙峋的棕马正倒在那里,冰凉僵硬。

    “今年田里收成不好,根本就没有东西拿出来喂马,冬天又来得太快,就连草料也没攒下几个……人都没得吃,却还得先顾着马!”

    “六哥,我家的马匹估计也是熬不过这两天了!”

    “交不出马匹,也凑不齐赔补,估计又会像是齐大那般,被发配到边关充军!”

    “是啊,这世道,可让咱们这些穷苦百姓怎么活啊?!”

    “……”

    与神京城中,一片欢乐祥和、载歌载舞的欢庆场面不同,这座小小的屋子里,诸人都是一脸的艰难愁苦。

    良久,一直默默烤火的刘六站了起来。

    火光中,刘六的神色坚毅,话语掷地有声。

    “既然那群狗官不想让咱们活下去,那咱们就反了!”

    几人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没错,咱们反了!”

    原本绝望灰败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名为希望的光芒。

    而这样的情况,在整个北直隶一带并不鲜见,像是“小老头”那般的,也并不只有单独一家。

    寒风中,一缕炙热的火苗已经燃起。

    于是,在这个原本该是一筹莫展、家家哀哭的年关,村子里罕见的飘起了马肉的香气。一个个原本应该启程赶往太仆寺缴纳马匹的汉子,骑着自家好不容易养大的马匹,奔行在去往周围村落的路上……

    一传十,十传百……

    一个个快要活不下去的百姓,一户户濒临绝户的家庭,一座座变得人烟稀少的村落,纷纷闻讯而来。

    自家养大的马匹变成了战马,一柄柄各式各样的刀剑被打磨锋利,这些脸上还带着菜色的农户,就此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个蹩脚的骑兵。

    短短十几天时间,原本只有六七个人的造反队伍,便在当地贫苦百姓的纷纷响应下,飞速壮大,从最初的几十骑迅速发展到了数千人之多。

    造反的大旗,已然扯起!

    ps:新书跪求收藏,求推荐票!!
红楼:庶子崛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