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叶三江独创,蕾丝白袜记忆法!【4.4k大章】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姜晚歌的“贴心”有些出乎叶三江的意料。

      “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穿这种袜子,叶三江你果然变态得非同凡响!”

      “那你不还是穿了。”

      “我……”

      姜晚歌压低声音,警觉地扫了眼周围,这才开口:“我说了,我要当场拆穿你的谣言!”

      “老实说你是不是爱上被摸腿的感觉了?”

      姜晚歌倏地一怔,目光空洞。

      叶三江看向她的脖子,结果和预料的一样,肉眼可见的红色攀上了姜晚歌的脖颈与耳朵。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那说正经事。”

      “嘁。”

      姜晚歌弯下腰,胳膊抱紧双腿,她撅着小嘴像是抱怨似的开口。

      “从我撩起裙子的那一刻开始,事情肯定都变得不正经了。”

      叶三江一愣,姜晚歌最近的觉悟突飞猛进,他渐渐有了危机感。

      万一哪天她开车比自己还溜怎么办。

      虽然听起来这个培养的过程挺刺激的……咳咳,说了谈正经事就谈正经事。

      “你现在背到这是吧?”

      叶三江指着题纲上的一段内容,这一段被姜晚歌涂涂画画,还用彩色笔圈出了好几个关键词,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记忆法,但是效果吧,因人而异……

      “下面我开始介绍丝袜记忆法,其中要属蕾丝白袜效果最佳。”

      “叶三江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姜晚歌摇头晃脑,双目无神,可爱的短发随着她脑袋的动作左右摇晃地拍打在白皙脸蛋上,叶三江盯着她看了一会,没忍住,连忙扶正她的脑袋,然后在她侧脸上轻轻嘬了一口。

      姜晚歌愣住。

      “呃,不好意思,你太可爱了我没忍住。”

      “变态变态变态变态……”

      “停止碎碎念。”

      姜晚歌果断闭上嘴巴,意外的顺从。

      她漂亮的眼睛幽怨地看着叶三江,水润的下嘴唇有着自己想法似的延伸出来,慢慢盖住上嘴唇,腮帮子鼓鼓的,像是在两边塞了鹌鹑蛋。

      《卖萌式撅嘴》

      叶三江看愣了神,新技能?

      什么时候解锁的?

      “你这表情跟谁学的?”

      叶三江皱眉。

      话音刚落,姜晚歌的下嘴唇很自然地收了回去,她疑惑地看向叶三江:“什么表情?”

      “你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表情?”

      “不知……”

      姜晚歌自我怀疑地开口,又尝试着复原刚刚的表情,叶三江看了眼,完全不一样,

      那竟然是她无意识做出来?

      难道说恋爱中的女孩都会有阶段性的改变吗?

      姜晚歌不可能可爱,这不是她的本能,而且她也一向讨厌被说可爱(傲娇的原因?)

      “算了,开始说正经的……”

      又好像不是很正经,叶三江知道自己一肚子坏水。

      “那个记忆法啊,利用触摸丝袜的纹路辅助记忆专业知识,来,让我们从脚开始。”

      叶三江侧过身,他一本正经地抬起姜晚歌的小腿放到自己膝盖上,然后抓着她的裙摆往上撩到膝盖的位置,过程中姜晚歌不断东张西望,还好大家都在自顾自安静地自习。

      啊,老婆的腿子……

      蕾丝白袜摸起来的感觉有些剌手,但这镂空的肉色是最勾人的地方,叶三江的掌心在上面不断抚摸,时而伸到裙子下面在她大腿上的软肉上揉捏一下。

      “已经开始了吗?”

      姜晚歌好奇地问道。

      叶三江抬头看了她一眼,结巴道:“啊……没,没,就看你肌肉有点紧绷,给你捏捏……”

      姜晚歌蹙起眉头:“可是肌肉紧绷和丝袜有什么关系,不是用丝袜纹路辅助背书吗?”

      她为什么最近总是能抓住重点……

      叶三江咽了咽口水,在她小腿上拍了一下:“别打断我思路行吗?我在干嘛?我在为你期末不挂科做努力啊!”

      姜晚歌露出一副看穿一切的目光。

      叶三江不以为意,待会儿有她惊讶的地方,他抿嘴笑着,已经在脑海中想象到了画面。

      手指摸向姜晚歌的脚踝,左手食指指尖贴在丝袜上的一道纹路上,右手食指则指着题纲上的一句话。

      “内皮是分布于心,血管,淋巴管内表面的……”

      “记住哈,摸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大概能把这段话给完全记住……”

      叶三江有些尴尬,这骗小孩似的方式姜晚歌能相信就离谱,事实上确实如此,姜晚歌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三江,大概是并不抗拒被摸腿了,才给足了叶三江面子没把腿收回去。

      “我感觉你对我的记忆法持着怀疑态度啊,叶夫人?”

      姜晚歌翻了个白眼:“没有——叶先生讲的都对。”

      她没反驳叶夫人的称呼,因为知道反驳了也没用,叶三江反而会更兴奋,以后还会增加这类称呼的频率。

      “看你这么不信任我,既然如此,我就来证明证明给你看吧。”

      姜晚歌扯了扯嘴角:“你要怎么证明?”

      “把课本拿出来,随便翻一页字多的,最好不是重点,老师上课也一笔带过的那种。”

      姜晚歌明白了叶三江的意思,她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叶三江越来越喜欢看她翻白眼,总觉得多了些之前没有的韵味)。

      “你不会要花很久在那背吧,很浪费时间的,我还要背书呢!”

      “时间不会很长的,就摸一条腿的时间。”

      姜晚歌:“……”

      这句话听起来更让人充满抗拒。

      她葱白的手指在厚厚的纸页上浮动,脸上始终带着抱怨似的小表情,腮帮子鼓鼓的,看起来让人很想去挑逗。

      叶三江不得不承认姜晚歌变得越来越可爱这件事。

      他摸了摸自己扎手的寸头,难道是发型的原因吗?

      “就这页吧,但我也要规定一下,只给你五分钟时间,手也只能摸到大腿一半的位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变态叶三江!”

      叶三江瞄了那一页,五分钟足够看完一遍了,只要看完一遍,就能在脑海中完完整整记住一星期时间,lv.1级记忆技能就是这么霸道。

      “我要是一字不差地背完了,你让我亲下嘴。”

      姜晚歌闻言突然警惕地看了眼叶三江,她又怀疑地瞄向自己挑选的那一页,想了想,继续往后放了好几张。

      “不行,换一页。”

      看着她脸上的小表情叶三江强忍着没笑出来。

      “随便换。”

      说大话?姜晚歌盯着他。

      “那你要是背不出来……”

      姜晚歌想着怎么占叶三江便宜,可是想了许久似乎到头来都是叶三江占了便宜……突然,她灵机一动。

      “要是你背不出来,你就穿上这条丝袜给我看!”

      姜晚歌美滋滋地晃着脑袋。

      “你穿过的这条?”

      姜晚歌一愣,小脸通红:“才不是!我有新的!”

      她又小声嘟囔一句:“死变态……”

      “开始开始!”

      叶三江催促着,他已经迫不及待要亲嘴了。

      书本在桌子上打开,叶三江从第一个字开始看起,同时另一只手装模作样地从脚踝的位置抚摸着姜晚歌腿上的蕾丝白袜,慢慢往上。

      这在姜晚歌看来,叶三江不过是在享受短暂的摸腿时光罢了,等摸完了,也就到他露馅的时候了。

      叶三江没想到三分钟就摸完了腿,也看到了最后一个字,此刻指尖还残留着蕾丝的粗糙和大腿的柔软触感,只是有些小小的遗憾,明明已经故意放慢看书的速度了……

      “好了?”

      姜晚歌抬头看他。

      “差不多。”

      闻言,姜晚歌笑着合上书本,她睁着又圆又大的漂亮眼睛,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叶三江支支吾吾的尴尬模样。

      “小样……”

      “别废话,背啊!”

      “背的时候也得摸腿,呸,摸丝袜。”

      “摸摸摸,给你摸!”

      姜晚歌极为主动地抬起那条腿放在叶三江膝盖上,匀称细长的腿型让叶三江百看不厌。

      他抚摸着脚踝处丝袜上的纹路。

      叶三江看着姜晚歌,露出笑容:“骨骼肌纤维呈长柱状,而心肌纤维呈短柱状且末端分叉……”

      第一句就一个字不差地背了出来,这已经让姜晚歌微微愣了一下,她本以为叶三江会直接开头抵赖的。

      渐渐的,姜晚歌表情越来越诧异,她一会打开课本看着文字,一会儿审视地盯着叶三江,甚至还检查了下周围有没有偷偷藏着的书籍。

      可是都没有。

      叶三江甚至是盯着她的脸颊背出来的,一字不差,就连标点符号的位置都知道停顿。

      不会吧……

      这三个字不停地在姜晚歌的心中响起。

      他是叶三江啊,叶三江几斤几两她比谁都清楚,难道换了个发型还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

      叶三江渐渐加快了摸腿,呃呸,摸丝袜的速度,他不能一整页都背下来,那太夸张了,现在起的效果已经足够。

      叶三江在摸到接近姜晚歌大腿根的位置停了下来,那块没有丝袜,是光滑的皮肤,处在惊讶中的姜晚歌甚至还没意识到叶三江的手已经超过规定区域都快摸到禁区了。

      “大概只能背到这里吧,我还是掌握的不够熟……”

      姜晚歌低头看了眼叶三江停下的位置,大概在这页的五分之二区域,不是很多,但叶三江的流畅程度以及一字不差的精准度彻底把她惊讶到了。

      更何况这不是记叙文,这些都是极其复杂的专业术语,有时候读都读不通顺。

      “你碰巧背过吧?”

      姜晚歌还是不愿意相信。

      叶三江无奈地耸肩:“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页数还是你自己翻的。”

      “好神奇。”

      “要相信科学,这叫丝袜记忆法。”

      “我去上网搜搜,看看是不是真有……”

      叶三江瞪大眼睛,连忙捂住姜晚歌的手机屏幕。

      他蹙眉:“网上你只能搜到多通道记忆法,丝袜记忆法是我从触觉方面延伸出来的一种方式,算是本人独创的吧。”

      姜晚歌看向叶三江的表情都不一样了,虽然很不愿意相信这么不靠谱的名字,但叶三江一字不差地背出来却是真的。

      她随意地翻开一页,一手摸着丝袜,一手压着书本,开始从第一行看起。

      五分钟后。

      姜晚歌把小手从裙底掏了出来,再次摸向脚踝,她看向天花板,大脑却一片空白。

      “为什么我记不住?”

      姜晚歌小脸写满了沮丧。

      “因人而异吧,或者说是天赋,就比如我喜欢你穿丝袜,假如换了别人穿着丝袜给我摸,我可能就背不出来了。”

      “这样的话,考试的时候我坐在一边让你摸腿,你是不是就能门门不挂科了?”

      “这样的话,第二天我们俩可能会上新闻头条。”

      姜晚歌闻言扯了扯嘴角,她忽地又笑着捶了下叶三江。

      “头一次听说心理变态对通过考试也有用的!”

      “听起来怪怪的,但话粗理不粗。(请勿模仿)”

      “可恶,可恶,可恶,叶三江你竟然有这种变态的技能!真恶心!”

      叶三江面色一变:“说归说,闹归闹,别拿天赋开玩笑!而且你怎么还人身攻击呢?”

      “因为你变态。”

      “不就要再叙述一遍全国观众都知道的真相了。”

      姜晚歌扯了扯嘴角,这才想起自己的腿还搭在叶三江膝盖上没放下来,她拉下裙摆,坐回原位,继续苦逼地背着题纲。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什么……”

      姜晚歌小脸上写满了郁闷。

      “亲嘴啊!”

      姜晚歌一愣,狡辩道:“你虽然一字不差,但你没背完。”

      “那还不是怪你让我摸得时间太短了。”

      “可是……”

      她说到这里又停下,小脸绯红。

      “其实你确实很厉害的啦……”

      “让你亲就是了。”

      叶三江闻言喜出望外,总觉得人生里程碑又要再进一程。

      “但是!”

      姜晚歌双臂交叉在身前,同时蹙起精致的眉毛,小脸严肃。

      “亲嘴不是接吻,不准时间长,不准伸舌头!”

      叶三江颤着眼角……条条框框的真烦人,迟早有一天要跟你拉丝,一小时两次,一次半小时的那种。

      “好吧,没关系。”

      两人看了眼教室中别的地方,面色皆有些拘谨。

      亲吻脸颊二人已经很熟练且相对自然了,亲嘴还从未主观尝试过。

      姜晚歌把短发撩到耳后,小手撑在椅子上,上半身朝着叶三江那边移动,脸颊红彤彤得像苹果。

      叶三江也跟着靠近,内心并不平静。

      当喜欢上一个女孩的时候,她的唇仿佛也变成了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温热的吐息接近,接近十二月的天气已经隐约能看到淡淡的白汽。

      叶三江不满足单纯的亲吻,姜晚歌也没说不能搂着腰。

      他主动地搂住姜晚歌的纤腰,将她的身体拉了过来。

      姜晚歌有些意外,但没抗拒。

      叶三江看着她的眼睛,又大又漂亮,剪了短发的她更像是二次元中走出来的人物。

      四片柔软接触,电流自面部传遍全身,酥麻感微妙惹人,叶三江动着嘴上的轮匝肌,摩擦着润唇膏的水润,像是橙子味的,很好闻,柔软的触感让叶三江好想咬住其中一瓣,轻轻拉扯。

      姜晚歌的目光中早已没有焦距,长长的眼睫毛耷了下来,眼睛半闭半合,她像是失去了意识似的,叶三江这边呼出来的二氧化碳仿佛是剂量最大的麻药。

      就在叶三江不顾条条框框,准备继续冲锋陷阵的时候,姜晚歌猛地瞪大眼睛,像是刚回过神来似的,立即闭合城门。

      叶三江呆若木鸡。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