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扑倒在床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往左边一点。”

    “头仰起来,手撑在桌子上。”

    “别看我,眼睛盯着窗外,对就这样。”

    换好衣服之后,陈然开始给杨露拍照。

    杨露浑身僵硬,身子崩的跟个棺材板儿一样,陈然找了半天角度,终于“咔嚓”几声,拍下了几张照。

    他拿起相机翻看起照片,杨露见他拍好了,也松了口气,她揉了揉胳膊,刚那一会儿她手都撑酸了。

    以前在电视上看那些模特儿,随便摆几个poss“啪啪啪”就出了好些张照片,感觉特别容易。

    轮到自己的时候,才发现这事儿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还挺累人的。

    “让我看看,拍的怎么样?”

    杨露将脸凑了上去。

    “咦,感觉还行啊,你是不是经常给别的小姑娘拍照?”

    杨露看到照片有些惊讶,陈然让她做那些动作的时候,她觉得有些傻缺,没想到成片出来还挺漂亮。

    “差了点意思。”

    陈然摇头。

    比新手要强,比高手要差。

    整体构图还行,但在细节上,比如模特儿的表情,动作,还有对于光线的捕捉,都差了那么点意思。

    要是别人拍的发给他看,他会觉得拍的还不错,但要是自己拍出来,他就觉得不是那么让人满意了。

    没办法,强迫症。

    “不会啊,哪里差了,我怎么看不出来。”

    杨露不明所以:“我觉得拍的已经很不错了,挺好看的,比我拍的那些要好看。”

    陈然:“……”

    陈然:“谢谢,并没有被安慰道。”

    她拍的那些玩意儿,能叫照片?

    除了对着镜头傻笑,还是傻笑,一点技巧都没有,眼睛都被拍成了x光狗眼好吗。

    放网上都得被骂一句,“肯定是死直男拍的”。

    陈然没有理她,对着照片思索哪里可以改进。

    是动作方面呢。

    还是衣服方面呢?

    杨露看了半天,有点无聊,于是扭头盯上陈然的侧脸。

    平时看他懒洋洋的,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但认真起来,却有一种不一样的魅力。

    成熟。

    稳重。

    很有安全感。

    思绪渐渐飘逸,很快,杨露的注意力又从那种安全感中,转移到了陈然的侧脸上面。

    别说,那师姐说的还挺对的,近距离观测,陈然的皮肤确实还蛮好的。

    小脸白白嫩嫩的,满脸的胶原蛋白,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还有他的唇,红红的,就跟抹了口红似的,让她忍不住想要品尝一下。

    想到那天晚上的场景,杨露脸上越来越红,忍不住咬起了嘴唇……

    “喂,醒醒。”

    陈然思考完毕,脑子里渐渐有了些想法。

    一扭头,就看杨露红着脸,一脸神游天外的模样,不知道在那里想什么。

    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就看她好像被吓了一跳,下意识身子往后一缩。

    然后……

    “哎哟!”

    杨露直接一个倒栽葱,从床上摔了下去。

    床上是地板,硬的,手指敲上去发出“砰砰砰”脆响的那种。

    好在陈然出于美观的考虑,在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北欧风毯子,虽然事发突然,但应该没把她摔到。

    “搞什么啊,你往后面躲什么。”

    陈然伸手将杨露从地上拉起来,感觉这二货脑袋里缺了根筋。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么宽敞的地方,都能把自己摔成这样。

    感觉傻傻的样子。

    “没,没啥……等等,好像闪了腰。”

    杨露被陈然拉着,一阵龇牙咧嘴。

    不运动的后遗症来了,刚才那一下虽然没把她摔疼,但不小心闪到了腰。

    现在她捂着腰的位置,半天直不起身子,那模样,陈然看着都觉得挺疼。

    “什么情况?”

    陈然问道。

    “不知道,背部好像也有点拉伤。”

    杨露好像确实有点疼,鼻子一抽一抽的,眼睛里都沁出了泪花。

    陈然听她这么一说,脸色也严肃起来,连忙将她扶到床上坐下。

    “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没事,不用去,让我缓缓。”

    杨露摆摆手,捂住受伤的地方,不停的进行着深呼吸。

    陈然身体素质好,拉伤的情况很少,一般自己缓缓就没事儿了。

    不过女生不经常运动,拉伤的话好像情况比较严重,陈然有看到过疼得不行,最后被送去医院的。

    陈然从冰箱里拿出瓶冻过的矿泉水,递给杨露:“拿去,在拉伤的地方敷一下,我去下面拿一下药。”

    说着他连忙下楼,去找老板要跌打药。

    老板看到他急匆匆的跑过来,正想开几句玩笑。

    刚才他看到陈然带着女生上去,这才多长时间就出来了,年轻人,持久力不行啊。

    没想到陈然开口就问有没有跌打药,他被问的有点懵,下意识说了句有,然后给了陈然一瓶红花油。

    陈然带着药水上楼,就看杨露已经脱掉了外套。

    她一手拉着衣服,一手拿着冰凉的矿泉水瓶,在被伤到的地方来回滚动。

    纤细的腰部直接暴露在空气当中。

    陈然心中一荡。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对杨露说道:“这么冷的天,你也不知道把窗帘拉上。”

    他上前把窗帘拉上,又把门窗给关好,之后才打开了空调。

    “疼嘛,没顾得上。”

    杨露一脸委屈。

    受伤之后,她没平时那么凶了,倒是变得有女人味了一些。

    “拿去,药给你,自己涂上。”

    陈然将矿泉水瓶拿走,将药水塞她手上。

    “不行,在背上,我够不到。”

    “那怎么办?”

    “你来帮我涂。”

    “……那还是去医院吧。”

    陈然拿出手机,正准备打个车,忽然想起这年头哪儿有网约车。

    脑子抽了。

    “就这么点伤,不用去医院。你帮我抹一下药就好了,快点吧。”

    杨露拉着陈然胳膊,开始撒娇。

    陈然:“……”

    开玩笑。

    孤男寡女的,又在一个房间,这要是再做点亲密动作,干柴遇上烈火,不就一下子燃起来了?

    “算了,我还是给王薇打电话吧。”

    陈然说着,翻出王薇的号码,准备叫她过来给杨露抹药。

    “不行!”

    杨露急了,一个翻身,直接把陈然压到身下。

    两人的脸靠的很近。

    杨露的呼吸都拍打在陈然脸上。

    陈然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俏脸,突然感觉嘴唇有点干燥。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