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回来了!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多少钱,我给你。”

    妹子接过饮料后,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开始掏钱。

    “四块。”

    陈然朝她伸出四根手指。

    噗嗤!

    鹏鹏凌空喷了一口水雾。

    顾不得擦拭,鹏鹏连忙将陈然拉到一旁,低声说道:“卧槽,这个钱你都收,不至于吧?”

    “不然呢,人家主动要给,我为啥不收。”

    陈然有些奇怪,别人主动要给他钱,他为什么不收下?

    “行行行,我给你我给你。”

    鹏鹏不耐烦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掏出钱包,开始翻钱。

    他们离女生不远。

    声音都被女生给听到了。

    女生有点尴尬,掏钱包的动作更大了,可惜她穿的紧身牛仔裤,看着是很好看,但拿东西却不太好拿。

    等她好不容易掏出钱包,鹏鹏已经把钱拍在陈然手上了。

    “拿去,不用找了!”

    鹏鹏大气,直接拍给陈然五块钱,还不用找零。

    “谢谢老佛爷赏赐。”

    陈然笑嘻嘻的说道。

    “那个,钱已经给了,你不用给了。”

    陈然拿着五块钱钞票,朝女生晃了晃。

    女生脸上更尴尬了。

    手里拿着钱包,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鹏鹏为了缓解尴尬,压着陈然肩膀,介绍道:“我还没来得及介绍,这是我寝室哥们儿,陈然;这个是我高中同学,马颖,大家都是老乡。”

    陈然笑着伸手,跟马颖打了个招呼:“你好。”

    “你好。”

    马颖看起来有点拘谨,眼前这个家伙给人的感觉怪怪的,让她特别不适应。

    陈然将鹏鹏的手拉下去。

    死胖子,对自己体重没点逼数。

    局给你做下了。

    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到点后,三个人开始上车。鹏鹏和马颖去放行李箱,陈然则是上车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大巴的味道不好闻。

    尤其是这种11年的老旧大巴,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陈然掏出口罩给自己戴上,拿出耳机插在手机上,将音乐调了出来,然后躺在那里准备睡觉。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有人上车开始检票,检到陈然这里,他两根手指夹着票递了过去,眼睛都没睁开。

    检完之后,他换了个姿势。

    继续睡觉。

    三个半小时后,汽车停了下来。

    陈然迷迷糊糊的醒来,迷迷糊糊随着人流下车,再迷迷糊糊的站在车外,看了看天上出来的大太阳。

    阳光很舒服。

    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他忽然一个哆嗦,清醒过来。

    回来了。

    重生三个月,他终于回来了。

    陈然回头,看了两人一眼,两人一前一后,隔了有一米的距离,眼神之间也没什么交际。

    按理来讲,同行三个人,总有人要坐到一起。

    陈然上车后就找了个位置,跟陌生人一起坐,那鹏鹏和马颖理论上会坐到相邻的位置上。

    三个半小时。

    但凡会聊一点的,现在关系已经突飞猛进了。

    不过看两个人的模样……

    陈然摇摇头,叹了口气。

    “你们怎么回去?”

    陈然看着另外两人,问了一句。

    从这里开始,三人就得分道扬镳了。

    马颖表示自己家就在市区,打个车直接回去;鹏鹏也要打车,他那地方比较远,没有公交直达,打车之后还要再转一次车。

    “行,那你们路上慢点,我先走了。”

    陈然将背包一背,开始找车。

    “对了,车费还没给你呢!”

    鹏鹏叫道。

    出租和客运的费用都是陈然出的,鹏鹏忙着陪妹子,都没时间跟陈然算一下账。

    “下次再说。”

    陈然挥挥手,伸手拦了一辆车,师傅听了他报的地点之后,开口就要四十块钱。

    “二十,ok我们就现在走,不行我就换一辆。”

    陈然懒得跟他掰扯。

    “小伙子,这个真走不了,我们这一来一去……诶诶诶,等等等等,二十就二十,我再等几个人行不?”

    师傅还在那里讨价还价,见陈然准备下车,立马拦住他,然后跟他打起感情牌来。

    “别,就现在出发,你这一等不知道得多久了。”

    陈然明白这些人的尿性。

    在没网约车的年代,这些拉黑车的就是专门宰人的。你要知道价格还好,不知道价格皮都给你刮一层下来。

    师傅肯定不想就这么答应。

    他在这儿等半天,就准备宰几只肥羊呢,眼下就拉着这么一只,还刮不出多少油水出来,他有点不甘心。

    陈然懒得跟他耗,十年后从这里打个网约车回去,也才八块钱不到,哪怕是放到现在,一来一回给个十五也都够了,这师傅贪了。

    陈然直接推门下车,那师傅慌了,伸手想拉住陈然,嘴上一直在喊“现在就走,现在就走,赶紧儿上来”。

    陈然不想理他,换了辆车,跟师傅聊好价格后直接出发。

    至于之前那师傅。

    在车站门口等了半天。

    眼看着人散的都差不多了,他还是没拉到客人,他越来越烦躁。

    正好有个戴眼镜的男生从里面出来,他眼睛一亮,连忙迎上去。

    “小伙子,去哪儿啊。”

    “市区啊?三十行不行。”

    “诶诶诶,我给你减点减点,你看现在也没车了,就我这一辆,你上车马上就能走。”

    “二十,二十行不?”

    “操操操,老子今天吃点亏,十五行了吧?行就上车,马上出发!”

    ……

    十分钟后。

    陈然下车。

    师傅收了钱,一踩油门,走了。

    陈然看着他在乡间小路消失的车屁股,不由感慨一句,这年头开黑车真tm赚钱。

    一趟车满载四个人,一个人平均下来三十块钱,有些比较嫩的,被唬住的,给个五六十,那一趟下来就是一百多,近两百块。

    一天跑个三四趟,至少也是五六百;要是跑长途,至少也是两三千了。

    而这个时候,县城里的房子,一平也就两三千。

    陈然阿姨家就有两个亲戚,都是跑黑车的。

    开了五六年,中途去开了个烧烤店,弄了个网吧,垮了之后又开两年车,把债还上后,给儿子在县里买了套近一百万的房子。

    等他儿子退伍后,接了他的档,继续跑黑车,过个几年娶了个挺漂亮的媳妇儿。

    “难怪有那么多骂网约车的,换成是我收入降个三分之二,我也天天去网上骂。”

    陈然摇摇头,朝院子里走去。

    陈然家的老房子在市区,就在一中旁边,步行五分钟就到。距离他高中时的省重点中学,也不远,走路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

    不过在他高考前那一会儿,阿姨在老家分了块宅基地。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