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黑丝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他们去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人了。

      几个小年轻围着张桌子,大冬天的穿着件薄t恤,袖子被拉起来到胳膊肘,露出手臂上的刺青。

      老三一看这架势,感觉气势不能输。

      他从屁股后摸出烟来,叼在嘴上,又从怀中掏出墨镜,给自己戴上,这才迈着王八步到了屋里。

      他随便选了张桌子,把烟叼在嘴角,用含糊不清的语气对陈然道:“老二,要不就打斯洛克?”

      陈然:“……”

      这尼玛除了斯洛克,也没有彩球啊。

      鹏鹏看着老三叼着烟,流里流气的模样,强忍着上去把他烟弄下来,扔在地上顺便再踩两脚的冲动。

      每次看老三这副模样,鹏鹏都尴尬的用脚指头抠地,偏偏老三不以为然,觉得这就是他最帅的模样。

      “行,那就打斯洛克吧。”

      老三没等大家回话,自顾自的说道。说着他到一旁的架子上选杆,挑来挑去,选了好长时间。

      等他回来的时候,他弯着腰,压低声音跟他们道:“你们看到没,那边坐着个妹儿,看起来只巴适!”

      陈然这才注意到,在角落的椅子上,坐着一姑娘。

      姑娘看起来挺年轻,约莫十八九岁的模样,穿着背带牛仔裤,薄t恤,t恤外面套了件羽绒服,正坐椅子上玩手机。

      最主要的是她穿了双黑丝袜,一双腿显得又长又细,让人看着心痒痒。

      陈然分明听到老三咽了口口水,低声骂了一句:“操,这双黑丝真尼玛带劲,给老子弄的鸡er梆硬。”

      陈然:“……”

      你tm做个人吧!

      懒得跟这种行走的荷尔蒙交流,陈然随便选了根杆子,在台面上试了下手感。

      很快,其他两人也都选好球杆。

      老四嘴上说着不要,一到这里立马跟换了个人似的。

      这四个人里面,要说对台球最感兴趣的,按顺序分别是老三,老四,鹏鹏,以及最后的陈然。

      认真来讲,陈然其实不能算。

      他只是会拿杆,会把球往洞里戳,至于能不能打进去,纯属看运气。

      果然,老三开球后,几个人轮着上去开始打。

      有打进的,也有失误的。

      陈然试了几次,几次都没有打进,他摸了摸鼻子,把杆子往旁边一放,靠着墙角看着他们打。

      看了一会儿,陈然觉得有些无聊,问他们几个要不要喝点什么,然后去隔壁小卖部跑了一趟。

      回来时,刚好看老三跟隔壁桌男的大眼瞪小眼,老三球杆往旁边一扔,直接走过去,挺着胸口跟对方撞起来。

      “啥子意思,你啥子意思嘛。”

      陈然正准备过去问问啥事儿,就看见鹏鹏冲出来,将老三和对方分开。

      “兄弟,对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

      鹏鹏连连向对方赔笑。

      那人看了老三半天,又看了鹏鹏一眼,没有说话,转过身继续打球。

      陈然走过去,把袋子往地上一扔,问了句怎么了。

      “刚打球的时候,杆子戳到了。”

      鹏鹏低声解释了一下。

      陈然瞬间明白。

      这种事情还是挺常见的,本来这种地方位置就小,根本施展不开。一场球下来,被戳个十次八次都是很正常的事。

      “那他怎么差点跟人家干起来?”

      陈然有点郁闷。

      就一回头的功夫,差点发生一场冲突,回来这么久,陈然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

      “这我啷个知道。”

      鹏鹏也非常郁闷。

      虽然老三看起来是挺流里流气的,但性格其实还挺好,不然也没法跟他们玩到一起。

      刚才那种情况,虽然算不上挑事,不过火药味也算得上是很重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脾气这么暴躁?

      “妈的,他戳老子,还敢瞪着老子,真当老子是软的捏啊。”

      老三骂了一句。

      陈然看他说这话的时候,视线不经往向一旁妹子身上飘,懂了。

      他一拉老三,沉声喝了一句:“闭嘴!”

      老三还想说些啥,一看陈然眼神,咽了口口水,低头嘀咕道:“本来就不管我事嘛,是他先戳我的……”

      “再闹就不玩了,直接回去。”

      陈然懒得听他狡辩。

      老三这下不说话了,耸搭着脑袋,继续在那里戳球。

      他们打了两小时。

      一开始鹏鹏还跟着他们打,打了一个来小时,鹏鹏也坐到陈然身边,跟他一起看着,球桌旁就只剩老三和老四。

      陈然看了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招呼三人准备离开。

      “老板,结账。”

      他喊了句。

      老三还不想离开,在那儿磨磨蹭蹭的不想走,一直说再打一会儿,再打一会儿嘛。

      陈然懒得搭理他,视线在屋子里一扫,想看看哪一个是老板。

      就见那一直在椅子上玩手机的姑娘,突然站了起来,将手机往兜里一揣,然后朝他们走过来。

      “两小时十分钟,算你两小时好了,给二十就行。”

      姑娘看了眼时间,给陈然报了个数字。

      陈然一愣,这妹子是这里的老板?

      自己怎么记得这里的老板是个中年人?

      陈然想了半天,记忆很模糊,于是甩了甩头不再去想。

      他本来来这里就没几次,倒是老三他们来的比较多,基本上每周都要来个四五次。

      可能那几次刚好错开了吧。

      陈然付了钱,拉着一旁扭扭捏捏的老三直接撤退。

      隔壁桌还在玩,照这情形,陈然估计他们大概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这么一说,这家店的老板还挺厉害的,居然能找这么漂亮的一小姑娘看场子,关键是还穿的这么……嗯,诱惑。

      也不怕闹出点什么事儿来。

      “老二,那妹子是这里的老板啊?”

      “嗯。”

      “她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这里的老板。”

      “我咋知道。”

      “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天天来这里打台球?”

      “你给老子滚!”

      回去的路上,老三一直在那里絮絮叨叨,跟陈然聊着些有的没的,就跟发神经一样。

      陈然对老三的反应嗤之以鼻。

      没见过世面的小男生就是这样,否管平时把自己吹的有多牛逼,一双丝袜立马就让他暴露原形。

      看陈然。

      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说起来,那羽绒服都被撑起来了,看起来真大。

      哦不对。

      应该那双被黑丝裹起来的长腿,看起来真白……

      呸!

      也不对!

      操!

      老子怎么被老三给带成这样了。

      陈然气急败坏,在心里骂骂咧咧起来。
我其实不想努力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