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章:正义的守护者(5)(二更)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最开始的时候,当兵,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我并不在乎我的雇主是谁,也不在乎对手是谁。反正谁给钱,我就听谁的。如果打不过,我会跑的。我有过很多战争经验,在逃跑方面,非常自信。”

    “当知道我们的对手是一位不被圣灵庇护的圣骑士的时候……嗯,有什么区别吗?如果他是圣灵庇护的圣骑士,我可能还要心虚一下,毕竟没有遇到过。如果是不被庇护的,跟领主有什么区别?”

    “第一次见到圣骑士格雷大人,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他。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皮尔斯教堂外。我被安排在距离国王班尼迪克二世不远的地方,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

    “似乎国王想要杀掉自己的弟弟,而格雷大人想要庇护他的弟弟,这是事情的起因。那个男孩就站在距离我不足两百米的台阶上,很瘦小,躲在另外两个孩子身后,看上去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把他戳倒。”

    “他们在谈论正义与否的问题。其实我并不关心,因为正义没办法让我填饱肚子。对于那个男孩……好吧,我多少还是有一点同情的,但也只有一点点而已。一想到他是一位王子,曾经享受着比我好无数倍的生活,我甚至有点幸灾乐祸。毕竟,贵族们总是虚伪,谁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呢?”

    “总体而言,我当时的感受就这样,没有更多。你得理解我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士兵而已,贵族们的纠纷跟我没有关系。我只负责拿钱,然后杀人,或者逃跑,其他的都不归我管。”

    “说实话,那天晚上,格雷大人吓到我了。真的,太可怕了。他一个人,对一万军队,为了他宣称的正义,没有丝毫的畏惧。就好像……就好像小说里的人物一样。我从未想过那样的人在现实里也能存在。关键是他还足够强大,他真的顶住了整支军队,一个人,就一个人,顶住了整支军队……太可怕了。非常可怕。他们说格雷大人已经失去圣灵的庇护了,可那样的力量,除了圣灵的庇护还能有其他什么解释呢?”

    “后来天亮了,银月骑士团到了,我们跟着国王一起撤退,然后扎营,等待新的战争。”

    “听说格雷大人昏迷了,我当时还有点庆幸。毕竟一个强大的敌人倒下了不是吗?国王其实考虑过趁机夺取狮王都,不过,后来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也可能是个陷阱。我想他也被格雷大人吓到了吧。”

    “再之后,就是那场经典的掠袭战了。真的是不眠不休,不断冲锋。我们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跨越那么远的距离,奇袭我们。更没有想过他们居然能实行那样的战法。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怀疑他们其实是很多人,分别轮流进攻我们,制造假象,好让我们恐惧。于是我们派人跟踪他们。很糟糕,我们发现是真的,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是真的。银月骑士团真的可以不眠不休,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作战,不知疲倦地作战。”

    “那种感觉,十分绝望。在一天之前,我们被告知艾伦王国将会参战,而且会站在我们这边……当然,我并不是卖国贼,卖国的是国王,跟我没有关系。但我还是庆幸的,毕竟那意味着我们稳赢了。可是仅仅一天之后,我们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活到艾伦王国的大军抵达。”

    “说实话,我从没那么期待过看到艾伦王国的军队。如果他们能当时能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扑上去亲他们的,不开玩笑。”

    “太可怕了。不只圣骑士可怕,他的银月骑士团比他更可怕。那是一支无敌的军队。我至今想不出任何战法可以对抗他们的。当时我其实是想逃跑的,但我又担心我跑不过他们,那样就很糟糕了。所以我只能继续跟着国王。”

    “再后来,费尔南德斯公爵那个老家伙中风了,是的,中风了。我第一次听说军队统帅在战斗的过程中中风的。但总之,他确实中风了。然后他们走了,我们不得不独自面对银月骑士团。”

    “当时我……很饿,很困,很累,恐惧,惊慌,神经都可能要不正常了。总之,状态非常糟糕。从未有那么糟糕过。国王带着我们转战,进入了艾布斯堡。一座小城堡。”

    “所有人都挤在一起,到处都是汗臭味。厕所不够用,甚至有人随地大小便。那是我住过的最糟糕的地方,比露宿野外还糟糕。但好在,我们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直到这个时候,如果说我对圣骑士格雷大人有什么情感的话,大概也只有恐惧了吧。一个强大到让你害怕的敌人,除了恐惧,你还能有第二种情绪吗?”

    “我以为那场战争应该就那样结束了吧,我们等不到艾伦王国的大军了。事实上,即使他们立即出现也没用。我参加过很多战争,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任何军队能打败银月骑士团那样的军队。我们会在艾布斯堡里面呆着,呆到食物都吃完了,然后打开城门,要么四散逃命,要么投降。还能有第三种结果?”

    “后来,格雷大人让我们明白,有。真的有第三种结果。”

    “这是他最让我惊叹的地方。”

    “他一个人,带着圣经来到城门前。他说他要向我们布道。”

    “至少在当时我的看来,那是一个荒唐的笑话。他居然选择在那种时候向我们布道?难道他觉得我们会屈服吗?如果我们会屈服,那么即使他不布道,我们也会屈服。而如果我们不愿意屈服,他说再多也没用。”

    “他每天每天地来,无论刮风还是下雪,他都来。声音特别地洪亮,我们无论躲在城堡的哪个角落,每一个人都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他的声音。他坚持每天向我们布道,向我们讲述神圣信仰的正确性。反复反复地说。虽然他说的并不是很好,但他反复反复地说。他说他愿意为我们祈祷,愿意替我们请求圣灵的原谅……”

    “你能想象吗?为敌人祈祷,甚至不是为了让我们投降。可他就是这么做的。相比我们是否投降,他更关心我们是否有认真听他布道,是否信奉圣灵,是否愿意坚守正义。”

    “食物吃完了,我们都已经开始考虑出城投降了。然后……”

    “你绝对想不到的,他给我们送食物来了。他说,我们是他的敌人没错,但我们也是信奉圣灵的人。信奉圣灵的人……不应该挨饿。他并没有借机要求我们投降。”

    “你无法想象我当时的心情。”

    “如果一个人只是强大,那没什么了不起的。他只能消灭你的肉体。但如果是一个伟岸得……伟岸得让你无法直视他目光的人……我觉得,那根本不是战争。根本不是。他握着我们的生死大权,完全可以逼我们打开城门。但他没有那么做,他不屑于那么做。”

    “我们就好像一群顽皮孩子一样,我们吵闹、捣蛋、恶作剧,然后他走出来,他是我们的父,正如他所说,他像圣灵一样爱着我们。他走出来,然后慈祥地对我们说:‘只要你们愿意悔改,那么我就会原谅你们犯下的错。’”

    “在他面前,我们只是一群顽皮的孩子而已……”

    “我们的骄傲,我们的尊严,我们一群老兵信奉的生存法则,在那一刻通通被他踏碎了。但我们其实是开心的,从未有过的开心。为能遇见这么正直、善良、强大的骑士而感到开心。为了能成为他的对手而荣幸,真的。”

    “他坚定地履行着骑士誓言,坚守着神圣信仰,仁慈,怜悯。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也都是会兑现的。”

    “他说他的战争,只是为了正义,不是为了杀死任何人。”

    “我们开始认真地接受他的布道,尽管他说的依旧不好。每一个人都说自己是为了食物,但谁知道呢?至少我不是,我认识的许多人,其实也不是。”

    “我从未那么认真地看过《圣经》,从未那么执着地探索信仰的真谛。那场战争,让我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他就是圣灵在这个世界的化身,真正的正义守护者。我坚信。否则,他身上怎么能没沾染一丝一毫的污点?”

    “他征服了我们,征服了我们所有人。”

    “后来,国王失踪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不过这不重要,反正我们也没人在乎他了。”

    “我们打开了城门,诚心诚意地匍匐在他面前,以圣灵的名义宣誓愿意为他而战。哪怕真如传闻所说的,他已经失去了圣灵的庇护也不要紧,就算他把我们带向地狱也不要紧。我们只想为他而战,只想像他一样为正义而战,当一个像他一样,正直而善良的人。”

    圣历10754年2月,艾布斯堡围城战的第二十天,班尼迪克二世失踪,班尼迪克二世手下的部队受圣骑士格雷的感召,打开城门,在没有经历任何战斗与谈判的情况下,无条件宣誓效忠圣骑士格雷。

    这一事件,再次震惊了整个大陆。 没想到吧?还有二更!感谢北忆寒、空中格调、摸摸头、人穷志更短、嗨氏的弟弟、或人轩之、找书好难哼哼的打赏。
迈向克里玛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