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章:骑士的彷徨(3)(二更)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战事瞬息万变。”

    这句话用来形容这场战争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第一天,依琳还占据攻势,但当天晚上港口的船全部被烧了。依琳彻底丧失了进攻的可能性。还有船吗?当然有,但不够,运起来非常慢。而国王显然是不会给依琳机会将整支军队送过去,然后再开战的。防守是依琳唯一的出路。

    第二天,卡斯帕伯爵的部队终于如约抵达了,两千兵力。但对面抵达了四千兵力,连带的还有大批的物资。

    第三天,依琳这一方所有的,一万九千大军已经全部集结完毕。然而国王那边的军力集结似乎才刚刚开始。双方实力开始越拉越大了。

    一个巨大的泥潭已经在依琳的面前展开。队伍之中人心浮动,这才刚刚抵达了两天的卡斯帕伯爵已经开始搞小动作了。

    这让她焦头烂额。

    开战,她没有足够的船只一口气将部队运到对岸去。分批过去,只能落得被国王分批解决的下场。

    不开战,那么她就只能等着国王把所有的部队全部集结完毕,然后跨过河来。到时候,她将全无抵挡之力。

    至于格雷……

    他已经彻底消沉了。

    依琳甚至下了命令,将整个城堡都封锁了起来,不仅仅是格雷,所有人进出都必须要检查,必须要说明理由。

    看着城堡大门口摆放的拒马桩,往来不断巡逻的士兵,从来都只希望格雷少惹点事的黑猫都开始愤愤不平了:“我的天哪,这种时候,她居然把最强大的战力锁在城堡里,她究竟在想什么?”

    “她只是不相信我而已。”格雷轻声回答道。

    “额……这句话平时不是该我说的吗?”

    “我觉得我也开始懂了,可是懂了,却又迷茫了。”托着腮,格雷靠着阳台的围栏说道:“我真不敢相信,我会在‘她只是不相信我’后面加上‘而已’。‘而已’,就等于说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它明明该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老实说,你这么多愁善感我有点不太习惯。”

    “我想帮助依琳,履行誓约,可她却不相信我。我想帮助每一个人,可我也无法确保自己的行为真正帮助了他们。也许我还害了他们。我想带着我的小骑士们上战场去弘扬骑士精神,可是,他们甚至不被准许进入军营。如果骑士精神并不是他字面上写的那样,那骑士誓约还有什么意义呢?这比深奥的魔法图腾还让人难以理解。”

    “停!”黑猫连忙举起了它的爪子:“你这样我比之前还难受,我觉得我应该说服你回到原来的状态。虽然那个状态也很糟糕,但一只二货骑士巫妖总比一只哲人巫妖能让我耳根清净。”

    格雷侧过脸静静地看着黑猫。

    想了想,黑猫却又泄气了:“可是我又好像无法说服你。天哪,我到底干了什么?我的话实在太有说服力了,连我自己都无法辩驳!”

    格雷缓缓地,又将脸朝向了城堡大门。看着士兵们一个个地检查进出的人员。隔着面罩也能让人感受到迷茫。

    “也许只有行动才能解决问题了!来吧!让我们出去看骑士剧吧!今天应该有新剧上映!这个世界没什么事情是一场骑士剧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看两场!”

    “不想去。”

    “那我们在这里自己演?我们自己来演!我可喜欢演反派了,真的!你看我倒下的姿势!哎呀!我中招了!你看!我要倒了!我倒了!”黑猫在阳台围栏上躺直了,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嚷嚷道:“你看!我是不是有进步!有没有给你带来击败幕后黑手的快感!”

    格雷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愣愣地望着城堡大门。

    黑猫无奈,只能挣扎着又爬了起来。

    “我们去帮依琳吧?她现在局势很不妙,她需要你!你跟她有誓约,你得帮助她不是吗?”

    “是她让我待在这里的,服从命令,这也是我们誓约的一部分。”

    “那我们上街扶老奶奶!现在这个时候外面可多老奶奶需要过马路了,她们需要你!”

    “也许我的帮助并不会带来她们想要的。”

    “那我们去召集超级无敌厉害的银月骑士团?骑士怎么可以不训练呢?你还要向他们讲解骑士精神的奥义呢,不是吗?”

    “可我自己都不懂。”

    黑猫彻底丧气了,“啪嗒”一声整个脑袋都垂了下去。

    “我到底干了什么?我把一位优秀的骑士给说服了,却把他变成了彻底懒散,毫无闪光点的骑士吗?”

    “可你说得很对,连你自己都无法辩驳不是吗?”

    “是的。有时候我也讨厌我自己,为什么在不该聪明的地方那么聪明呢?这真是一件令人绝望的事情呀。”

    黑猫只能无奈地,跟着格雷一起盯着城堡大门看。

    “格雷!”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了。是雪莱的声音。

    格雷回头看了一眼。

    黑猫连忙说道:“我去开门!”

    说着,它已经跳下了围栏朝着房门跑了过去,又一个飞扑,利用身体的重量拉动了房门的扶手。

    雪莱推开门,用餐盘端着一些糕点走了进来。

    “格雷,我亲手做了一些糕点,你想尝尝吗?咦?你真的有一只猫!”

    “我不想吃东西。”格雷扭转头继续盯着城堡大门看。

    “那……我放在这里,你想吃的时候吃一点。尝尝我做的好不好吃。这也是婚后生活体验的一部分哟!”把餐盘放到桌面上,雪莱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格雷,其实你不用伤心的。我们都知道不是你的错。但,现实有很多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骑士。”

    沉默了许久,格雷轻声问道:“雪莱,当你迷茫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迷茫?”雪莱盘起手来努力地想,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什么时候迷茫过。只能说道:“教堂的牧师跟我说,如果我做了什么坏事的话,可以去忏悔,祈求圣灵的原谅。如果我迷茫也可以去。忏悔我倒是去了几次,但没因为迷茫去过。”

    “嗯。”

    格雷简单地‘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了。继续一味地盯着城堡大门看。

    大概是气氛实在尴尬吧,雪莱只能轻声说道:“我……我先下楼去了,你自己一个人呆会吧。”

    雪莱走了,顺便带上了门。房间又回复了原本的安静。

    “教堂?”格雷伸长了颈骨朝着一旁望。

    不远处就是教堂了,贝希尔家的私人教堂。

    “你不会真想去教堂吧?”黑猫问。

    格雷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将头又扭了回来,盯着城堡大门看。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

    太阳在天空中往复地划出一道与往日相同的弧线。

    整个世界对格雷来说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

    第四天的夜里……

    “依琳小姐!国王的人马开始渡河了!”

    “什么?”依琳猛地睁大了眼睛。

    “刚刚发现的!”

    那是一处距离依琳的军营十公里外的河滩。

    依琳快速召集了人马,奔赴第一线。

    很快,她站在山丘上看到大批的船已经汇聚在河岸。

    是的,不只在渡河,而且已经渡了一半了。绵延数里的河滩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国王的军队。

    国王没有选择强攻港口,甚至没有选择从依琳所控制的,可以很好登陆的河滩。而是选择了一个遍布暗礁的地点。

    许多船都已经搁浅了,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们本来也没打算用这些船回去。或者说,他们还有更多的船,根本就不在乎。

    重步兵已经在河滩上筑起了拒马,摆开了阵型。许多的民兵则正在从搁浅的船上用吊轮卸装货物。

    “依琳小姐!”一名士兵匆匆赶来,单膝跪地道:“另一个地方也发现国王的军队了!”

    “还有其他地方?”依琳毫不犹豫地抽出了腰间的剑:“所有人听着,我们不能让他们登陆成功!必须把他们全部赶回河里去!这是个机会!”

    话音未落,后方却已经发生了骚动。

    依琳都懵了。

    “怎么回事?”

    “不好了!”又一个士兵冲到了依琳面前:“依琳小姐,菲尔德家族的两千人马发动叛乱了!他们正在向国王陛下那边靠拢!”

    “怎么可能?爱德华三世还被我软禁着!”

    “不好了!卡斯帕家族的军队也发动叛乱了!他们已经拿下了港口!”

    一步踉跄,站在依琳身旁的格鲁格鲁伯爵差点跌坐了下去。

    一瞬间,依琳仿佛被抽离了所有力气一般,睁大了眼睛,高举过头的剑却缓缓地放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所以,卡斯帕伯爵不是赶来献功的,而是赶来发动叛乱的?”

    “后撤吧。”格鲁格鲁伯爵不断深呼吸着,咬牙说道:“现在后撤,我们还有谈判的可能。发动进攻的话,我们今天晚上就会全军覆没。”

    “他会跟我们谈判吗?”依琳反问道。

    ……

    此时此刻,河面上,第三支国王麾下的部队正坐着船,朝着已经被卡斯帕伯爵控制的港口而去。

    国王拄着长剑站在舰首。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月亮。

    “又是绯色之月。嗯……明天中午前结束战斗吧。”说着,回头看了一眼。

    站在他身后的,是穿着庄严白袍,戴着高帽,面容苍老的主教大人。

    布满皱纹的眼睛浑浊,却又深邃。
迈向克里玛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