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章:骑士的彷徨(2)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夜风轻轻地吹着,格雷轻轻翻转了身子,借着月光仔细地观察着身旁落到叶片上的七星瓢虫。

    今天,是血色的月。

    为什么月亮都要有三种颜色呢?

    这个世界实在太难懂了。格雷想。

    ……

    “放火!”

    “什么?”

    “我说放火!把船全烧了!听懂了没有?!”

    依琳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挟持自己的人,咬着牙,从嘴里吐出来三个字:“你休想!”

    “不同意,我就杀你!”

    “杀了我也不会同意!国王怕了对吗?他没有准备好,怕我们过对岸!”

    “你!我杀了你!”

    那人歇斯底里地咆哮着,用匕首用力地顶着依琳的咽喉,一滴鲜血已经顺着光洁刃口流淌而下了。

    “烧!我们烧!”霍尔斯高声呼喊道:“快!让所有人从船上撤下来!烧船!”

    幡然醒悟过来的传令兵们纷纷四散开去,嘴里嘶吼着:“都下船!快下船!”

    大军一片骚动。

    “霍尔斯!你说在什么?谁给你的权利!”

    “依琳小姐!你活着,贝希尔家才在!我们守住你,才是守住贝希尔家族!才是兑现诺言!”

    依琳望向了麦克:“麦克!给我把他拿下!你来领兵!”

    然而,麦克没有任何行动。不只如此,他还伸手制止了准备拿下霍尔斯的,他身边的护卫。只是握着剑,睁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望着依琳,屏住了呼吸。

    “艾比罗伯斯!格鲁格鲁叔叔!”

    没有人行动,所有人都只是看着她。原本已经登船的士兵正从船上下来。

    那是一只脚踩进地狱的感觉。谁能想到呢?依琳尽了全力,几乎堵住了所有可能的漏洞。结果国王利用了所有人都知道,却又所有人都没在意的,格雷永远不摘面具这一点。

    “你们!啊!”依琳气得尖叫了,眼眶渐渐湿润了。

    霍尔斯丢下武器,举起了双手一点一点地试探性靠近:“我们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你一定要确保依琳小姐的安全!”

    “回去!”那人歇斯底里地咆哮了一声,更加用力地用匕首顶着依琳的咽喉。

    霍尔斯吓得连忙缩了回去,周围全副武装的侍卫们也纷纷后撤。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满足我的要求,我保证她没事。不用说你们都应该知道是谁让我来的吧?他的命令里还有一条,尽量只烧船,不伤你们的依琳小姐。毕竟,她要是死了,即使赢了你们,也会有很多后患。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好!别激动!我们听你的!放火!下了船就放火!”

    依琳无助地环顾四周,眼泪不争气地开始滑落。

    毫无疑问地,这是一个极佳的机会,只要能过到对岸,他们就赢了。不然国王不会用这样的计策。

    可是……这个机会,再也没有了。

    人群之中,紧跟着格鲁格鲁伯爵的雪莱紧张地望着依琳。

    ……

    格雷翻转了身子,托着腮,看着跳到自己面前的青蛙。青蛙也看着他。

    “呱!”青蛙叫了出来。

    “呱!”格雷也跟着叫了一声。

    “呱!”青蛙又叫。

    “呱!”格雷继续回应。

    “你能跟青蛙说话?”

    “不能。”

    “那你在呱什么?”

    “我只是觉得有趣。”

    “心情好多了?”

    “没有。怎么办?”

    “如果是人类的话,我会建议他洗个澡,睡一觉。也许明天起来就不一样了呢?”

    “巫妖你也可以这样建议。行,我谁一觉试试看。”说着,格雷又将身子翻转了过来,望着天空中血红的月道:“休眠……五个,不,六个小时好了。”

    说完,他的手轻轻下垂,没有了任何动静。

    黑猫挣扎着打开面罩,从里面钻了出来,又将面罩盖了回去。

    无奈地叹了口气,守着。

    ……

    火光冲天,熊熊的烈火终于燃遍了每一艘船。

    挟持依琳的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松开制住依琳的手,一个转身跳入水里。

    “追!”

    “快救火!救火呀!”

    雪莱匆忙上前用毛毯将瑟瑟发抖的依琳裹住。

    依琳无助地抽泣着,哽咽着问道:“格雷呢?”

    “嗯?”围过来的人都愣了一下。

    “去把他找出来!”依琳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火光照亮了半边的天空,将所有的一切都映成了红色。飘荡的火星甚至飞到了对岸敌军的头顶上。

    裹着厚厚的衣裳,面色惨白的国王拜尔德六世拄着拐杖站在岸边静静地眺望着。

    朵拉就站在她的身后。

    “看来,琼斯亲自潜伏到白城还真有点用。如果不是他亲自过去,我们肯定没办法对白城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这么顺利地烧毁他们的船。行了,只要把他们的船都烧了,延迟个几天,等我自己船到了,这场仗,也就基本结束了。”

    “确定能赢吗?”朵拉问。

    “当然,我是老了,但还不至于对付不了一个小姑娘。别说她的部队里还有不少我的人,就算全都是她自己的人马,她也没可能赢。不过垂死挣扎而已。”

    “既然这样的话,那请派人去营救琼斯大人吧。”

    “营救?就在对岸而已,他不能自己飞回来吗?”

    “不能。琼斯大人一直很小心翼翼地,不使用任何魔法。毕竟他是即将继承公爵之位的人,让人看见他使用魔法,会有问题。”

    “行吧。不过,得等几天,而且也不能接到军营里来。主教很快就要到了。虽然他并不认可更改继承权的事情,但这场战争终究需要他见证。必须保证是在公平而公正的情况下打赢的,这样多少可以挽回一点教会的支持。”

    “明白了。”朵拉轻轻点了点头。

    ……

    天灰蒙蒙亮的时候,格雷才苏醒过来。

    醒来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四周围满了人。准确地说,是围了一大圈的士兵,一个个手中的剑都已经出鞘了。

    格雷连忙坐了起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些是依琳的士兵。

    “怎么办?这个是不是真的?”

    “谁知道呢?没人见过他的脸,看盔甲怎么认?”

    “要不要让依琳小姐亲自来认?依琳小姐应该能认得出来。”

    “你疯了,依琳小姐才刚刚被挟持过!万一这个又是假的呢?在确定他是真的之前,不能让他靠近依琳小姐!”

    拨开人群,灰头土脸的麦克走了出来。他看见格雷,稍稍犹豫了一下,无奈说道:“把他拿下。”

    “是!”

    “你们要干什么?”格雷惊呼了起来。

    “别反抗!”被赶到远处的黑猫高声呼喊道。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你们要干什么!”

    “格雷男爵,对不起了。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大街上,无数围观的人都在好奇地看着他。

    ……

    半个小时之后,格雷被关到了城堡的地牢里。

    空荡荡的地牢,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还有几只乱窜的老鼠。

    黑猫好不容易从角落的下水道栏杆挤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

    “你自己看看。”

    格雷回过头,顺着身后地牢半露出地面的窗望见了远处天空中弥漫的黑烟。

    “这是什么?”

    “昨晚有人冒充你,挟持了依琳小姐,然后逼着他们烧毁了所有船只。现在依琳小姐已经几乎没有船了。白城里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呢。”

    “冒充我?他是怎么做到的?”

    “冒充你很难吗?盔甲一套,谁认得出来呢?”

    “哦不,我是说,既然知道是冒充我,那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呢?”

    黑猫无奈翻了翻白眼:“他们怎么知道现在的这个你,是不是也是冒充的呢?不管怎么样,先抓起来总是对的吧?”

    格雷都懵了。

    “好吧,我本来昨天劝你睡一觉,说不定今天起来心情会好点的。结果现在看上去好像更糟了。”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就待在这里就行了,依琳应该很快就会来。或者雪莱会来了。”

    果然,仅仅过了十几分钟,地牢的大门就打开了。依琳带着雪莱从外面走了进来。跟着她们的,还有一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

    隔着木质的栏杆,她们远远地看着格雷。那目光期待而忐忑。

    “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就是格雷男爵吗?”依琳轻声问道。

    格雷想了想,摇摇头:“没有。”

    “你怎么能说没有呢?真是气死我了!这种时候你说没有,你是想被揭开面罩吗?”黑猫气得哇哇叫。

    然而,依琳却缓缓松了口气:“他是格雷男爵没错了。”

    四周的士兵也跟着松了口气。

    “咦?她怎么看出来了?”这下轮到黑猫懵了。

    牢门被打开了,雪莱飞扑进格雷怀里:“格雷!我就知道昨晚的是假的,有猫叫的才是真的!”

    从牢门外走了进来,依琳轻声道:“雪莱,你就陪着他吧。这段时间,你们都待在城堡里,别出去。”

    “为什么?”格雷急切地说道:“不是在打仗吗?我可以……”

    “你什么都不可以!”还没等他说完,依琳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你留在城堡里,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帮助了。昨晚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虽然大家都知道那不是你,但是,你出现在军营里会造成恐慌的。甚至你走在白城里,都可能会造成恐慌。我们刚刚莫名其妙吃了一场败仗,现在大家心情都不好。本来也不是多团结的联军,我不想再出现任何意外。答应我,格雷。就算委屈你也只能这样了。在战争结束之前,都呆在城堡里。战后我会补偿你的,如果我真能赢的话。”

    “可我还想在战场上弘扬骑士精神……”格雷还想辩驳。

    然而,依琳的决定没有任何人能更改。她再次打断了格雷的话,轻声说道:“我现在需要的不是骑士精神,骑士精神不能帮我取得胜利。没有胜利,骑士精神一文不值。我需要的就是你在城堡里呆着,哪也别去。行吗?”

    没有等待格雷的回答,依琳已经缓缓后退了一步,转身便走,带着自己的一帮侍卫。

    格雷呆呆地站着,望着依琳离去的身影。

    牢房里只留下他、雪莱,还有洞开的牢房大门。 感谢周知欧、嗨氏的弟弟、少年你已不在年少、海底风暴、许你倾城温柔的打赏。评论功能暂时关闭了,甲鱼暂时没办法听到你们的声音。但甲鱼还是会继续努力的。新的一个月,希望大家继续多多支持!
迈向克里玛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