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四十七章 【水落石出】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其实你的病单是真的。”景夜一脸真诚,“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看着我的眼睛,你看看我的眼睛有没有在说谎。”

    戴天果真也就看着景夜的眼睛了,目光充满真挚,深情,这根本不像是在说假话啊。

    可是即便如此,戴天还是有点不相信的,“可是之前你不是说病单是被人掉包了吗?”

    “这个,是我骗你的,现在跟你说一声抱歉。”景夜低了一下头,表示歉意。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倒是说啊,不要让我问,你要是让我问,我得问到明天去啊。”戴天急得不行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景夜就开始说了起来:

    “很简单,就是我与警方达成了一致的合作,就是让你出狱,因为我们都知道,你和兆丰年的情感长达三年之久,如果你能够出狱,那么兆丰年很有可能还会再次利用你,所以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想要让你成为我方的卧底,潜入兆丰年内i部,打探敌情,为我方提供可靠的情报。”

    “但是,你是一个死囚犯,想让你出狱,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们就启动了精神鉴定的程序。”

    “为了能够让你顺利的通过精神鉴定,我就假装告诉你那张病单是假的,你患上了血朴啉病,让你锻炼身体,让你尽快的恢复病情。”

    “但是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所给你提供的锻炼方法,其实是帮你伪造血朴啉病的临床表现而已,这样一来,经过长时间的锻炼,那么你的临床表现和真正患上血朴啉病的人的临床表现,可以说是差不多的。”

    “当然了,这个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需要在你锻炼出最佳效果的时候启动精神鉴定,如果早一步,或者是晚一步,我们之前所付出的所有努力全部都会付诸东流,功亏一篑。”

    “于是你就按照我所说的,去行动了,而且效果很快就达到了我理想的预期,你以为经过锻炼消除了重病,其实是让你的身体更加的虚弱了,更加的接近血朴啉病。”

    “当然,如果只凭借着血朴啉病这个病情,你是不可能出狱的,于是我又给你添加了一项精神病,你并不知道血朴啉病和精神病有什么关系,于是在鉴定之前,我就让你装成傻子,让你顺利的通过了精神鉴定,让你重获新生。”

    “可能你也发现了,你在回家的路上,坐在大巴车上,似乎是有很多人对你感兴趣。”

    “除了一些素不相识的路人,当然还有我方的人,以及兆丰年的人。”

    “而就在昨晚的时候,兆丰年的人也派来监视你了,只不过被我们的人给赶走了,现在你在我们的监护下,是极其安全的。”

    “说了那么多,我想你应该明白,是我让你获得了自由,如果没有我,你的下半生,只会是在牢狱之中度过。”

    景夜说完,戴天的脸色有点复杂,他听懂了,又好似没有听懂。

    本来早在监狱的时候,戴天以为景夜是一个医生,还是一个医疗科的科长。

    但是现在,他又多出了一个身份,那就是和警方合作的人……

    他到底是谁?

    他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而自己一直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却在无形之中,成为了景夜的棋子?

    虽然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实际上,自己好像是受骗了。

    但是在受骗的过程中,景夜又救了自己,所以总的来说,自己还是欠了他一条命?

    恩,

    对。

    欠了他一条命。

    在心中想了许久之后,戴天也缓缓开口了,将最后一个疑问提了出来:“景科长,我知道,我需要对你报恩,但是你让我卧底的对象竟然是兆丰年,为了复仇,兆丰年可是整整训练了我三年,我和他已经认识三年了,你让我当卧底,这不是明摆着要我背叛他吗?”

    “这个倒不是你说的那么严重,你们也只是合作的关系,没有什么必要的情感,说起背叛,其实兆丰年早就背叛了你,你还得你在顶楼训练的时候,有人暗杀你吗?”

    “掉包的事情,确实是我胡编乱造的,但是这个暗杀你的人,可是真的。”

    “而且我们已经通过证据获得了这个暗杀你的人,正是戴南冠派出来的,所以我想你能够明白,戴南冠和兆丰年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吧?”

    说到这里,事情也渐渐的明朗了。

    戴天也逐渐的想起自己在一个小黑屋想要杀掉戴南冠的时候,由于兆丰年的人出现,让这个事情只能作罢。

    自己心有不甘,可是很不理解兆丰年为什么这样做。

    而现在,景夜却说暗杀自己的人是戴南冠派来的,这不是明摆着兆丰年让戴南冠做的?

    如果把这两个事情贯穿起来看的话,那么只有一个结论:

    兆丰年训练自己整整三年,其实真正的目的并不是帮助自己为女朋友复仇,而是借助自己的手,让戴南冠顺利逃脱警i方的视线,然而在恰当的时机,将戴南冠救走。

    说白了,兆丰年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自己辛辛苦苦训练了三年,只是为了给女朋友报仇,可是谁能够想到竹篮打水一场空,兆丰年竟然是和自己的仇人一伙的!

    一想到这里,戴天的心中不由得怒火熊熊燃起。

    “啊!”

    戴天仰天怒吼着,嘶喊着,双拳直接捶在了床边上,发i泄着心中的不满和多年以来积累的仇恨。

    “儿啊,你怎么啦?”

    母亲大人一听到惨叫声,连忙跑了过来。

    “大姐,没事,你先回去吧,我正在给戴天治疗呢,一会他就不痛了。”景夜隔着门喊道。

    “哎,好吧,景医生轻点,别弄疼了他。”

    母亲大人说了一句,就无奈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却也无心看电视里,只是发着呆,期待着自己的儿子能够尽快的好起来。

    而此时。

    景夜拍了拍戴天的肩膀:“所以,你恨兆丰年吗?”

    “恨,我当然恨!”

    “那就好,成为我方的卧底,你将会获得一笔不小的酬劳,这笔酬劳,足可以让你的母亲后半生衣食无忧,当这场的卧底行动结束后,你就是人们的英雄,如果你能顺利的活下来,你将会获得各种奖证,奖章,你还会获得生活上的待遇,你的一切罪名也都将全部洗清。”

    阅址:
警医夜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