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四十五章 【去找戴天】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陵园。

    在墓前,三人待了许久。

    李云龙还沉浸在自责与悲痛之中。

    “死亡的当时,他一定很疼吧。”

    “但老刘也有好好的留给重要的东西给我们,直至牺牲的那一刻,也依旧把追凶作为首要使命。”

    “是的,这一点,我感同身受。”

    这时,

    天晴了。

    白起看了看天气,又看了看刘孙曹的坟墓,心里给刘孙曹说着诀别时的话语。

    “兄弟,好好歇着吧,你没有走,因为你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你就安心吧,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都交给我,你将会和我们一起看到戴南冠和兆丰年被抓的那一天。”

    【说个题外话,此处借用的是火影三代死后众人送行的剧情,最后鸣人几个人都笑了,可别再说白起情绪无常,说变脸就变脸了】

    【再举个例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第一集,从小养皇上的奶娘死了,皇上很悲痛,但到了晚上与和珅一起看戏的时候,和珅说杜小月是潘金i莲,皇上就笑了】

    【死人是正常的,有感情是正常的,但死的人始终是个外人,你不可能你的朋友死了,你今天陪丧去了,明天回家了你还哭丧着脸吧?】

    【你第二天还需要上班,工作,你还需要面对你的客户,你的情侣,你的家庭,难道因为死了一个朋友,你就对所有人哭丧着脸?】

    【说不定陪丧结束之后,你坐车回家的时候,你还是打开了手机,聊聊天,刷刷朋友圈,如同热搜一样,把刚才的热搜事情忘掉了】

    【而且死的就算是亲人,你的爸妈死了,恩,你请假几天,回家哭几天可以理解,这几天你就哭你什么都不做也可以理解,但我不相信从此以后你只会哭,不会笑,你只会阴沉着脸了,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样子吗?】

    【火影里的人可以转脸就笑,皇上也可以转脸就笑,为什么白起就不可以?】

    【战友死了之后,白起还需要去面对其他的人,其他的事情,还必须要想着死去的人?】

    【白起重案在身,不能请假,战友牺牲了,哭完之后,还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状态之中,不光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给牺牲的战友报仇】

    【总有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说如果一个人,因为一个事情而一味的沉浸在悲伤的状态无法自拔,这才是正常人,这才是一个人的本能,这才是一个人的人性体现】

    【那我告诉你,这不是人性使然,这是在堕落你的人生】

    【哦,也有可能是得了抑郁症】

    【如果有需要请联系景医生,免费治疗哦亲】

    ……

    李云龙走了之后。

    白起和景夜也跟着走了。

    只不过景夜不打算回局里。

    “你要去做什么?”白起问。

    “戴天这个时候,其实内心是非常渴望自由的,一方面,他感恩于我,另一方面,他又想要低调的回到兆丰年的身边。”

    “可是,在大巴车上的时候他装疯卖傻,不是躲了兆丰年的人吗?”

    “他确实躲了,但他的内心不想躲啊,只是为了躲过外人的视线,他才只能继续装疯卖傻。”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意思是他躲了兆丰年的人,那兆丰年就会大概率的以为戴天是真傻了,那么突然让戴天恢复正常,让他与兆丰年联系,会不会让兆丰年觉得这其中有诈?”

    “当然会觉得,但我们唯一可以给戴天的理由就是,为了躲过外人的视线。如果兆丰年不相信,那么戴天的这条路线,可就真的没办法了。所以说,只能算得上是铤而走险。”

    “那只能看看接下来兆丰年会不会识破我们的计划了,但愿不会吧。”

    “那我就先走一步,去和戴天禀明实情。”

    “什么?禀明实情?这么快?戴天的心里还没有一点的心理准备吧?估计你即便是说了,被拒绝的可能性也很大。”

    “是啊,不过总的来说,戴天确实是欠我一条命的,而且他为了给女朋友复仇给练就了三年的本事,我相信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可以坦白,然后让他也成为我们安i插i在兆丰年身边的眼线。”

    景夜的这个想法,其实和原本的想法是有些出入的。

    原本的想法只是把戴天当做一枚棋子,然后暗中监视,等待戴天与兆丰年的联系。

    但是在大巴车上,有人想要故意试探戴天,这个举动很显然就说明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戴天的处境很危险。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或许兆丰年会直接派人将他杀死。

    尽管这个概率很低。

    但为了尽量保全,只能在派人监视的过程中,明目张胆的抓捕兆丰年的人。

    这样一来,兆丰年心有警惕,从而达到了景夜想要给戴天安全的目的。

    所以这个时候坦白,无疑是最佳的时刻。

    坦白之后,将戴天入我麾下,表面上装疯卖傻,实则和兆丰年联系,既保全了外人对他的看法,也保留了兆丰年对他所剩无几的感情。

    听了景夜的解释之后,白起就让他走了:“路上小心点。”

    “那我要是偏不小心呢?”景夜回头一问。

    白起:……

    ……

    而此时,戴天家中。

    戴天给母亲大人做了满满的一桌早餐,吃完饭后,戴天就回房里了。

    “咚!咚!咚!”

    突然,

    门外响起一阵。

    戴天坐在床头闲来无事,也很是好奇的想要过去看看到底是谁在敲门来着。

    可是又不能下去看,只能透着窗户,望着院子,准备看看来者何人。

    “谁呀?”

    母亲大人走了出来,来到大门门前。

    门未开,先闻声。

    从有点苍老的音色上,景夜可以判断出来这就是戴天的母亲没错了。

    “大姐,你好,我是戴天的朋友,也是之前在医院专门负责他的医生,你叫我小景就可以了。”

    “哦,原来是景医生啊,快,请进,请进。”

    母亲大人开开门,很是热情的招呼着。

    “请问戴天现在在家吗?”

    “哦,在,在,他在屋里头呢,我带你去。”

    关好门,母亲大人就领着景夜前去了。

    阅址:
警医夜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