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十一章 【走出大山】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枯藤。

    一根藤上七朵花。

    老树。

    一颗树上111只昏鸦。

    它们决眦欲裂,望着一个穿着灰色粗布衣的女人,衣服上虽打了多次补丁,却依然难以掩盖她那浑然天成的优雅气质。

    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并带着两个孩子周游世界。

    虽然,

    小小的世界只局限在村庄的大山里。

    但莫名有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惬意。

    每逢夏季,当每天的第一颗露水降临,那个头发上别着牵牛花的女人都会牵着姐弟俩的小手走遍整个山林。

    周游时,观花,采果,逐兔。

    回归时,挑水,浇菜,读书。

    每次的必经之路,都是太阳升起的方向。

    她都会望着那个方向。

    似乎小小的山村,阻挡不了她那胸怀宇宙的心。

    因为曾经路的尽头,还有一条蜿蜒而又曲折的道路,如今野草疯长已成原,早已看不到路的任何蛛丝马迹。

    世上本来有路,走的人少了,也就没了路。

    ……

    她家境优渥。

    并且是一个成绩优异,敢为理想付诸实践的知识分i子。

    为了知青下乡,深i入贯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理念,与鼠目寸光的男友恩断义绝,从此劳燕分飞,天各一方,沦为天涯人。

    满怀激动,壮志酬筹的她,不顾家人的阻劝,不顾男友的反对,毅然背着行囊,坐上火车,笃笃远去。

    下乡的第一天,就被一个糟老头子给睡了。

    从此留在了大山。

    两人喜结连理,成为了夫妻。

    ……

    第二年。

    就成了寡妇。

    饱经风霜的老头子莫名的死掉了。

    她彻夜含泪独守空房,含辛茹苦的抚养着两个孩子长大。

    ……

    如今。

    两个孩子都长大了。

    只不过姐姐发i育比较快,比弟弟高了好几头。

    被外界隔绝的山村女孩,即便长大了也不会懂什么是淑女。

    只会专横,泼辣,野蛮,无理取闹,再等几年必定能成功晋级为抡开膀子干架的河东泼妇,专治各种不服。

    ……

    “咚!”

    于是,

    姐姐的一拳,再次落在了小男孩的脑袋上,凶道,“不许哭!给我憋回去!快点的!”

    “吸溜!”

    小男孩的鼻涕立刻吸溜回去了。

    只不过眼泪憋不回去,他就连忙擦干。

    泛红的眼眶,目光不敢直视,只能低下头,嘟着嘴,握着两个不服的小拳拳,不停的哽咽着。

    ……

    深夜。

    月如钩。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如果再点缀几颗璀璨的星星,就能喷出今晚披星戴月的银河。

    而来自女人的怨念,越来越深。

    ……

    白天。

    两个孩子正在熟睡。

    女人突然发疯起来,拽着女儿的头发,将她拖到了凳子上,而后狠狠的甩给她一本封面为夜下扎猹的语文课本。

    “昨天背好了吗?快给我背《静夜思》!”女人吼道,极其反常。

    女儿不敢顶撞,睡眼惺忪,但也只能努力运转着脑子,背诵道:“窗前明月光,疑是……”

    “错了!错了!第一个字就错了!”

    女人拿起旁边的棍子,恶狠狠的甩在她的身上,“床前明月光,不是窗前明月光!身为我的女儿,你就应该继承我的一切才华,否则你就没有任何资格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懂吗!你懂吗!”

    女人简直疯了一样,头发披乱,双眼瞪得死大,宛若阎王附身,令人惊恐万分。

    其实女人的思想很简单。

    空有一身的才气,却被一个男人永远束缚在了大山里。

    如果她离开大山,就代表不贞,不洁。

    为了守住女人唯一信仰的牌坊,这也是来自从小的教养和尊严。

    于是,

    她不再结婚,

    让自己成为别人眼中具有一切品质的优异女人。

    但曾经的理想,仿佛离自己越来越远。

    当女儿出生时。

    “老婆,我们的女儿可真好看啊,长的像你!”糟老头子笑道。

    “像我……?”

    就是在那一刻,女人愣住了。

    “是啊……像我……像我……那就是我……”

    为了让女儿能够变得和自己一样优秀,她就开始天天教女儿读书,背书。

    读不出来就骂,背不出来就打。

    至于小男孩的学习,那不重要。

    就算小男孩一个字都背不出来,不要紧,惩罚全都给姐姐身上好了。

    正是因为如此,

    小男孩每次不好好学习的时候,姐姐的拳头就忍不住教训他,让他好好学习,就是害怕那个可怕的女人打她。

    ……

    伤。

    对于姐姐来说,早已是生活的一种日常,如同吃饭,到点了就会自然想起。

    白天,她还要带着弟弟,去山林游逛,有蛇,小男孩哭了,姐姐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蛇甩成几个圈,远远的扔出去。

    在小男孩的心里,姐姐就是超人。

    至于妈咪,那不重要。

    因为妈咪从来都没有关心过自己,每次流泪,每次害怕,每次饿了,每次不好好学习,都是姐姐在身边。

    妈咪的目光,全都在姐姐的身上。

    ……

    又到了饭点的时间。

    “妈咪,这根青菜我可不可以不吃?”

    同样的话,同样的请求,来自于姐姐的口中。

    “不吃?你找打是不是?”

    女人二话不说,抡起棍子,恶狠狠的打在旧伤未愈的腿上,“你不吃,就没有营养!怎么能好好学习?你要是敢辜负我对你的期望,老娘打断你的狗腿!”

    “该打!该打!该打!”

    小男孩在旁边,吃惊的张大眼睛和嘴巴,并紧紧抱着自己,吓得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

    “姐姐……你疼吗?”

    小男孩看着姐姐一瘸一拐的,就跑过去问,并用小手放在姐姐的膝盖上,揉i了揉。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催你学习了。”

    姐姐只是说了一句诀别的话语,就扶着墙进了自己的房间,锁着门,趴在被窝里一阵痛哭。

    但在小男孩的眼里,这句话,让他异常开心。

    姐姐再也不是那么的男人婆了。

    姐姐再也不会用拳头锤他的脑袋了。

    他突然开始觉得,姐姐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了。

    ……

    第二天。

    天还未明。

    女人如约而至。

    一手棍棒,携带满天怒卷的杀气踹开房门,吼道:“给我起床!背书!今天给老娘背《春晓》!”

    然而,

    下一秒。

    目光呆滞。

    人……她人呢……

    阅址:
警医夜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