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最后一站】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地铁站。

    李云龙刚走出地铁门口,就迎面碰上了一个人。

    那人相貌堂堂,身材魁梧,戴着一双白手套,脸上尽显威严,颇有吕奉先之雄姿。

    正是燕城监狱的原医疗科科长楚云飞。

    “李兄?好久不见啊。”楚云飞冲着李云龙打招呼。

    “你认识我?”李云龙抬起头,瞅了半天,根本不认识眼前这厮啊。

    “啊……毕竟我们素未谋面,但是我对你,可是早有耳闻啊。”楚云飞伸出了手,正式介绍道,“你好,李兄,我是燕城监狱医疗科科长,楚云飞。”

    这个名字,当真是如雷贯耳。

    局里和监狱都是一家人,因为工作的关系两者经常分不开,基本上算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所以一听到这个名字,李云龙自然知晓了一切,就握手笑道:“你好,你好,楚兄。”

    而此时。

    地铁内,刘孙曹看到鸭舌帽男子从座位上离开,左转,直走,朝着地铁尽头走去。

    “老李,老李,他往东边的方向赶过去了。”

    刘孙曹立即轻声的对着耳麦喊道。

    然而此刻。

    地铁们外,人群汹涌,如同热闹集市,人声鼎沸,缕缕不绝。

    李云龙为了能够与楚云飞清楚的寒暄一阵,并摘掉了耳麦,笑道:“楚兄,久仰大名啊。”

    “李兄,你在那边工资多少啊?”

    “不多,不多,也就够我一个人吃喝玩乐的。”

    “哦?敢情李兄这个年纪,还没有谈婚论嫁?”

    “哎,说起这个……其实我有个老婆,因为我工作忙,天天出警,白天不回去就算了,晚上也经常出去,她就忍不了,和我离婚了。”

    说到这里,李云龙脸上没有丝毫的忧伤,反而是一脸的嬉笑:“哎,女人嘛,没有就没有,咱大老爷们一个人活着照样也是顶天立地不是?”

    “和李兄说话,真有趣啊,哎,李兄,你来这里,是干嘛的?难道也是和我一样,来参观一下新建的龙子湖吗?”

    “我不是参观的,我是来……”

    这时,李云龙突然想起了刘孙曹,想起了鸭舌帽男子,他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瓜,“嗨,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楚兄,我就先走一步,有空聊!”

    李云龙立即将耳麦带上,喊了几声,没有人应。

    他就纳闷的前往了地铁里,结果发现座位上,空无一人……

    ……

    局里。

    “景医生,我现在就把这些材料交给你了。”

    “恩,好。”

    景夜拿过来一看,这是一份来自燕城监狱两个a监区的vip囚犯的完整名单。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很简单,在a监区里,不管是第一监区,还是第二监区,这些人有是那些比较有权i势的人,其中在这名单里,有不少因贩粉而被抓进来的重型犯,我们完全可以旁敲侧击,通过这些贩粉的人来寻找一些关于兆丰年或者是贩粉集团的线索。”

    “恩,知道了,想法不错,我先看看。”

    景夜就开始一行一行的扫视着,每扫视一行,内容就会被完整的记忆在脑海之中,完全是寸步不遗,过目不忘。

    “景医生,你看完了没?”

    “阅读完这些材料,你有什么感想?文体不限,诗歌除外,不少于800字。”

    白起双手按在桌前,俯身问道。

    景夜望着桌对面的白起,沉默不语。

    “你倒是说啊。”白起有点着急了。

    景夜叹了口气,将这些材料重新放回了桌子上:“没什么好说的。”

    “那你看的这么入迷,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关键点?你哪怕说一点点蛛丝马迹也可以的啊。”白起提醒他。

    但景夜还是摇了摇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蛛丝马迹就是……这份名单是假的。”

    “什么?是假的?不可能啊,这是我亲自向监狱长要的机密文件,怎么可能会是假的?”白起困惑了,一边是有着外挂的人,一边是有着高职位的人,他就立即猜测起来,“你是说……这个监狱长,有嫌疑?”

    “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景夜否决了他,“牛可以乱吹,但话可不能乱说,毕竟我们手头没有证据。”

    “要证据还不简单,我可以现在就调查他。”白起义愤填膺。

    “但这也不归你们刑事的人管啊。”景夜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我就去找检察官。”白起不甘心。

    景夜笑了笑:“得了吧,现在只是我的主观臆测,我只是说这份名单是假的,但并没有肯定这是监狱长一手策划的。”

    “可是如果没有这份囚犯会员名单的话,我们就会没有了更多的线索。”白起的眼中充满了失落。

    景夜安慰他:“不用担心,这个事情,交给我就行了。在此之前,我想见见我的弟弟,可以吗?”

    “不可以。”白起果断的拒绝了。

    “凭什么?”景夜纳闷问道。

    “所里人多眼杂,外人太多,容易说起闲话,嚼耳根,以免日后被人落下话柄。”白起解释。

    “照你的意思,从今以后,我就要彻底和我的弟弟断绝联系了?”景夜有点不服。

    “牛可以乱吹,但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说这样决绝的话了?你可不要污蔑我,我只是说,为了暂时保护他的人身安全以及卧底机密,所以从现在开始,就要表面上和他断绝一切联系,不能让外人发现。”

    景夜依旧不甘心:“那行,我带着弟弟回燕城监狱,把他亲自送往a监,这总可以吧?”

    “可你们兄弟两个长得太像了,这样的话,更会引起囚犯们的可疑之心啊,我还是建议你们两个暂时分开比较好。”白起再次打断了他的念想。

    但景夜还是以绝对的口才说服了白起:“不,如果我押着我的亲弟弟亲自送往监狱,不但不会引起囚犯的可疑之心,反而还恰恰会让他们知道,我景夜是一个大义凛然,大义灭亲的人,我会让他们知道,我作为新医疗科的科长,会对犯人一视同仁,绝对没有任何丝毫的偏袒之心和心慈手软之心。”
警医夜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