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风乍起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以一种别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存活了无尽岁月的漂亮姐最近这段时间特别想喝点绿茶去去火。

    之前赵家和罗家就有点将她给激怒,但被她一通操作给打服之后,那股火气也就消了。

    都是一群小喽啰,一群渣渣罢了。

    换做是当年,这种家族这些人甚至不可能引起她的情绪波动。

    但赵赫炎这个帝国首相的孙子,今天对白牧野的手段,的确是彻底激怒了她。

    无冤无仇,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就要彻底把小白给废掉?

    你当你是个什么东西?

    换句话说,如果赵赫炎只是单纯针对林子衿,她出手归出手,但并不会这么愤怒。

    好色之徒遇到美色,就像猫看见小鱼干儿,至少动机是可以理解的。

    但赵赫炎太恶毒了!

    简直该死!

    甚至让他轻易的死去,都是便宜了他。

    可能连白牧野都没太注意,但漂亮姐却“看”得清楚,当时那个大宗师瞬间出手,不是要杀白牧野,而是要将他彻底废掉。

    废掉的意思,就是要让白牧野变成一个太监!

    跟你有什么仇?

    一个帝国首相的孙子,居然阴损恶毒到这地步?

    同样被激怒的,还有寒冰雪仙子。

    那位冷冰冰,看上去更现实更冷静也更理智的昔日大妖,刚刚彻底暴怒了!

    是的,瞬间传播全网的那些消息,并不是大漂亮一个人干的。

    更多的,是寒冰雪仙子的手笔!

    所有一切关于赵赫炎的黑料,须臾之间,被她传遍全网!

    各种各样的服务器,各行各业的僵尸账号……原本寒冰雪仙子是不在乎这些的。

    在这个暴怒的昔日大妖眼里,什么规矩,什么法则,什么不连累无辜?

    统统都是狗屁!

    敢欺负林子衿,天王老子都不行!

    但漂亮姐说服了她,也只用了一句话。

    “咱们当然无所谓,其实所谓的怕,也不过是怕不能留在这两个孩子身边。小雪,你想好了。”

    寒冰雪仙子没想过现在离开林子衿,她喜欢这个孩子。

    就像大漂亮喜欢白牧野一样。

    她们沉寂万古岁月的心,是被这两个孩子给一点点融化的!

    看上去大漂亮融化的更彻底,看得更开。

    可寒冰雪仙子,又何尝不是呢?

    如果真的不在乎,又何必纠结?

    两位上古仙子在愤怒之下的一通操作,彻底震惊了整个祖龙帝国。

    这才是她们的能量!

    网络上那铺天盖地的各种资料,就连祖龙帝国最顶尖的网络高手都摇头叹息。

    然后将矛头,直指另外两大帝国。

    因为有能力干出这种事的,也只有另外那两大帝国的人。

    可身为帝国首相的赵涪,却心知肚明。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那两个小娃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击杀两个大宗师?

    短时间内挖出他孙子的全部黑料散播全网?

    这手笔,怎么看都是皇族才能拥有的手段啊!

    “给我查,那个白牧野,到底是什么人?”赵涪长叹一声,揉了揉脑袋,感到头疼。

    准确的说,是非常头疼!

    赵赫炎这一次闯下的祸,有点太大了!

    其实这个不成器的孙子干过的那些事情,他大多都是有所耳闻的。

    也不是不想管,关键是他堂堂帝国首相,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教育孙子?

    而且赵赫炎非常聪明,甚至是狡猾,干的那些事儿,从来都不露痕迹。他能知道,也是他的情报能力太强大。

    很多事情,都是最后推断出来的。

    这么多年,就没有一次是抓现行的。

    所以也是无奈的很。

    只能偶尔见到了说他两句,不要仗着有个当首辅的爷爷就无法无天,不然早晚有一天会吃大亏的!

    他虽然是首相,是帝国首辅,可在下面不是没有人盯着他的位置!

    不但有,而且多着呢!

    越是身居高位,越是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可惜赵赫炎根本听不进去。

    这一次,终于玩大了!

    差不多算是他从政以来,遇到的最大一场风波。

    原以为会是政敌发起,却不想这把火……竟是从自家烧出来。

    赵赫炎啊赵赫炎!

    赵涪仰天长叹。

    这一次,他这个孙子,怕是在劫难逃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首相位置,恐怕……十有仈jiu也要保不住了。

    连自己孙子都管不好,有什么脸面去管天下人?

    他开启通讯器,找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那边几乎下一刻就接通了。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赫炎他……”

    那边情绪似乎很激动,隐隐的,还能听见一阵女人哭声。

    赵涪感觉一阵烦闷,皱着眉头道:“慌什么慌?天塌了吗?”

    那边的哭声顿时消失了。

    传来男人的声音:“爸!这种时候了,我能不慌吗?是不是有人要整您啊?”

    “我现在告诉你三件事,你挺好了。”赵涪声音低沉的道:“第一,放弃赵赫炎……”

    “啊?”那边的男人有些慌。

    “我说你就听着,啊什么?从小我是怎么教育你的?”赵涪终于有些怒了。

    “奥,您说,是孩儿错了。”那边顿时回到。

    赵涪心中无限感慨,我把我儿子教育得还不错,可惜你没能教育好你儿子啊!

    “第二,做好升职的准备,你在那个位置上,被我压制了十二年,也该动动了。”赵涪说道。

    那边忍不住小声道:“爸,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赵涪这回没怪儿子打断他,叹了口气,道:“你那好儿子干的那些事都传遍天下了,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赖在首相的位置上恋栈不去?”

    “那小畜生!”通讯器那边的男人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惯出来的一个畜生!”

    “好了,要骂回头骂,别当着我面。”赵涪沉声说着,然后道:“第三件事,我下去之后,会有无数人想要落井下石,可能就连昔日最亲近的那些人,也会暂时放弃你!”

    “所以即便我下去之前,给你提升一步,但你也要做好蛰伏……不,是长期蛰伏准备,潜龙在渊,继续打磨自己。”

    “你要明白,这种时候人明哲保身是本能,不要去恨任何人。不逆势而行逆风而上也是顺应天理,这世上没有那么多逆袭的故事,老祖宗早就讲过,凡事要顺势而为。逆,终究是凶险重重的!”

    “因此一些人暂时远离你,未必真的是放弃你。这种时候靠近你的,也许是投机者而未必是仗义……好了,这些年我教你的已经够多了。你也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孩子。很多事情,就算我不说,你自己也应该明白。”

    那边的男人声音变得有些哽咽:“真的就只能这样了吗?太突然了啊!”

    “不突然,其实任何事情,都是有征兆的。你仔细想,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世上发生的任何一件事,其实事前都有所预示,只可惜在发生之前,我们往往看不见。”

    这时候,赵涪房间里突然间投影出一道信息。

    正是他刚刚要人去查的关于白牧野的那些。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些信息,脸上表情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对着通讯器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必须特别交代给你。”

    “爸,您说吧。”

    赵涪一边看着信息,一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赫炎这一次,是在飞仙星出的事,他追着林家那个弃女收养的孩子过去的。之前我从来没关注过这件事,刚刚让人查了一下,结果很惊人。”

    那边沉默着,估计也是在消化着这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

    “姓林那个少女,并非什么收养来的弃婴,她,是正宗的林家嫡女!”

    通讯器那边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咬牙切齿的骂道:“赵赫炎你这畜生!”

    “别骂了,他捅的篓子比我想象中更大。”赵涪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看上去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十岁一样。

    他缓缓说道:“这件事,只能说我们之前谁都没有想到,哪怕三皇子追求过那个丫头,我们也从来都没人往那上去想过。呵呵,皇子追民女这种事儿也不是没发生过。大意了呀!”

    “爸,那现在怎么办?林家……不好惹啊!”通讯器那边的不是豪门纨绔子弟,也是在帝国官场上的一颗新星!

    背靠首相父亲,虽然被压制了十几年,但谁都知道,他前途无量!

    但哪怕有着这种强大的背景,赵涪的儿子也一直很清醒,知道这个庞大的帝国里面,有许多不显山不露水的家族,是招惹不起的。

    这其中,林家就是其中之一!

    小人物自然不清楚林家的威力,但到了他们这种身份地位,哪怕是帝国新贵,对那几个古老的家族也并非全然不知。

    “还有更不好惹的呢,飞仙星那个姓白的小家伙,也就是林家那丫头的小男朋友,是跟林家同体量的白家子弟……嫡出一脉的。”

    哐当!

    那边传来一声刺耳声响。

    接着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

    赵涪叹了口气,说实话,如果不是这么多年居移气养移体培养出来的那种气度,恐怕他的反应,也不见得比儿子好多少。

    赵赫炎简直就是个坑爹坑爷坑家族的超级坑货!

    竟然一下子招惹了两个如此恐怖的存在。

    别说什么委屈,纨绔便是原罪!

    别说什么想不到飞仙星那种穷乡僻壤的破地方居然会藏着两个真神,嚣张跋扈早晚有一天是要吃大亏的!

    “爸,对不起,我有点……慌。”那边捡起通讯器之后,沉默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也真是难为他了。

    堂堂帝国首相的儿子,帝国官场上的一颗耀眼新星,虽然一直行事低调,也清楚有招惹不起的存在,可什么时候慌过?

    “不要慌,你爹这么多年经营也不是白费的,虽然退下之后会被一群人落井下石。但是同样,我既然让出了那条路,总有人得感谢我!再说,陛下那边,也可以去说项一二。归根结底,吃亏的是咱家,那两个孩子既然没什么事。相信这件事情,还是可以过去的。”

    赵涪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最后叹息一声:“儿啊,仕途波诡云谲,光是注意自身,还不够啊!”

    “爸,对不起,都是儿子不好,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以后不会了。咱家今天丢的东西,孩儿早晚有天亲手拿回来。”

    挂断了通讯器之后,赵涪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那张有些沧桑憔悴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喃喃道:“不破不立。”

    ……

    ……

    古琴城一片老城区里,一溜的大排档热闹非凡,各种美食飘散出来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

    一头白色乱发的飞大教授,准神级符篆大师老宋穿着一件普通的t恤,下面穿个大裤衩,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坐在小马扎上,一手羊肉串,一手装着冰镇啤酒的大杯子。

    跟白牧野示意了一下,白牧野看了看自己杯子里面的水,呲牙一乐,把杯子举起来。

    老宋瞥了一眼白牧野杯子里的水,觉得刺眼,便笑眯眯的道:“你应该往这杯子里扔一根虎鞭进去,相信我,那样更好喝。”

    好个记仇的老头子!

    真是小气!

    都过去那么久了,竟然还这样耿耿于怀,跟个小朋友一般见识,也真好意思!

    林子衿在一旁随手打开一瓶啤酒,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来,笑吟吟的道:“我来陪师父喝酒!”

    老宋顿时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也是口无遮拦惯了,忘了这还有个小姑娘呢,关键这小子太气人了,总能轻易挑动人的火气。

    为啥呢?

    因为他长的又年轻又帅?

    老夫也年轻过啊!

    哦,老夫年轻时候没那么帅。

    老宋端起酒杯,跟林子衿和白牧野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道:“来,为了庆祝我们师徒第一次喝酒,干杯!这顿饭为师请了,谁都不许跟为师争!”

    说着,老宋直接一口干了这杯酒,未了还不忘鄙视一下小白。

    “不喝酒怎么能画好符?”

    白牧野:“……”

    这么清新脱俗的观点,就连家里那老头子都没说过,真长见识了。

    三个人坐在这喝着酒,谁都没提刚刚发生的那件事。

    林子衿来飞仙之后,虽然也跟着白牧野这群人吃过很多过去从未尝过的美食,但像这种极具市井气息的地方,还是很少来。

    但她很喜欢这种地方!

    因为在这里,可以轻易感受到人间烟火。

    而且在这里,她也没有半点放不开,几杯酒下肚之后,精致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愈发的明亮。

    白牧野倒是从没发现,自家小媳妇酒量竟然这么好。

    林子衿感受到白牧野的惊奇,笑嘻嘻地道:“哥哥,平时我也都不喝酒呢,这不陪着师父喝吗?”

    老宋咋呼得欢,可实际上酒量也就那么回事,并不怎么样。喝了五六瓶啤酒之后,看着就有点晕乎乎的了。

    但还在那死撑着,不想输给一个女娃子,跟林子衿继续拼酒的同时,还在那教育白牧野:“精神力高的银,怎么可能不嫩哈酒?”

    白牧野一脸无语的看着老宋,心说老头砸,您嘴都瓢了!

    林子衿则依然笑嘻嘻的跟老宋喝着酒。

    这时候,从一旁走过来两个胳膊上纹龙画虎的健硕青年,醉醺醺的,嬉皮笑脸的看着林子衿。

    “小妹妹,过去陪哥哥喝杯酒怎么样?”其中一人一脸轻浮。

    白牧野叹了口气,林子衿刚刚喝的高兴,把帽子给摘了,结果没过几分钟,就有不知死活的人冒出来。

    这市井的气息好归好,可终归也有很多令人不舒服的地方。

    比如这些地痞流氓,喝二两马尿便不知天高地厚。

    林子衿跟老宋拼着酒,看都没看一眼这两个混混,白牧野刚要说话,那边大排档的老板直接走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

    直接抽在出言调戏林子衿那混混脸上。

    这一声脆响,传出好远。

    让这大排档都瞬间安静了一下。

    不过那些人看见动手的人之后,一个个又都笑呵呵的转过头去,该干什么干什么。

    那混混被打得整个人都懵了。

    大排档老板低吼了一声:“滚!”

    旁边那混混反应过来,一拳打过来,嘴里骂骂咧咧:“你他妈……”

    嘭!

    这个直接被一脚踹飞出去。

    精准的落到外面空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半天没能爬起来。

    有意思的是,居然没人太过关心这边的情况,少数几个面露惊奇之色的,被身边人说了一两句之后,也全都恍然大悟的继续喝起来。

    被抽了一耳光这混混脸上露出惊惧之色,色厉内荏的看着大排档老板道:“你不想混了?”

    这时候终于有跟这两个混混同桌的人过来把他给拖走了,一边拖还一边狂骂:“你他妈不想活了别连累我们,妈的一个没注意你们就想作死!”

    “咋地了呀?不就邀请个漂亮妹妹喝杯酒吗?”那边还在试图辩解。

    “喝你麻痹!作死别带上我们!”

    这边,大排档老板冲着老宋憨憨一笑:“嘿嘿,对不起啦,刚刚在忙,没注意到这边,今天这顿给您免单吧。”

    “小子,你寒碜谁呢?这顿饭是老夫请徒弟的第一顿饭!用你免单?滚滚滚,该干嘛干嘛去。”老宋不耐烦的挥挥手,准备继续跟林子衿拼酒。

    就不信喝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

    “嘿嘿嘿,我滚蛋,您老慢慢喝啊!”大排档老板笑嘻嘻的往回走。

    “等会儿……”老宋叫住他,“不过是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混混,教训一下就得了。”

    “哎,听您的。”大排档老板憨笑着点头,然后走了回去。

    白牧野看得一脸惊奇:“认识的?”

    老宋笑笑:“宗师呢。”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这个,是真的没想到!

    虽然刚刚看他出手,能感觉到这人是有灵战士底子的,不过那两个小混混也太不堪了,比普通人都没强到哪去。

    所以这大排档的老板根本就没用什么力气,身上连点灵力波动都没散发出来,白牧野自然无从判断。

    老宋有点喝不动了,趁机放下酒杯,看着白牧野道:“这个家伙,飞大毕业的,看不出来吧?”

    “呃……飞大毕业的,宗师级灵战士……跑到这开个烧烤店?”白牧野多少有点无语。

    “人嘛,这一辈子,怎么都是活。”老宋说道:“这孩子从小家庭条件特别差,成长过程中,过了许多苦日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开一家小店,养活全家老小。不过后来上了飞大,也不是没有过更高的理想。年轻的时候,谁还没点理想呢?”

    白牧野点点头,林子衿也不逼老头儿喝酒,笑吟吟的腻在白牧野身边,眨着一双大眼睛认真听着。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让他心灰意冷,干脆按照自己少年时的理想,开了这家店……”老宋笑了笑,“其实也挺好的!混迹在普通人群当中,有一身宗师级的本领傍身,在这一带还真没什么人敢惹他。能动他的人,基本上也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哈哈,所以你们两个小娃子都挺好!为师命也挺好!耄耋之年居然捡了一个乖徒弟,哈哈哈,还顺带一个更乖的徒弟媳妇!开心!来,小丫头,再喝一杯!”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