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你真是我粉丝?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安静的房间里。

    张可欣一脸崇拜的看着白牧野。

    其他人也都大气不敢喘一下,围坐一圈儿,强势围观正坐在那安静画符的小白。

    “戴上口罩的目的很简单,画符首先要保持呼吸平稳,这个道理你肯定是懂的。”没有戴口罩的白牧野一边画符,一边一脸平静的说道。

    张可欣在一旁不敢出声,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单谷很想插一句:你也没戴口罩啊!

    被旁边的姬彩衣瞪了一眼,赶紧闭上了嘴巴。

    鲍菲羽在一旁偷笑。

    心说师父当然不用戴口罩了,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是我们师父?

    不过从二师姐变成了三师妹,让她有点小郁闷,不过想想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师妹,她又变得开心起来。

    至于为什么没有师弟?

    除了师父之外,男生都是大猪蹄子,不要师弟,只要师妹!

    “在画符过程中,即便你的呼吸平稳,但有可能只是你喘气过程中吹出的一口气,也会影响到符篆的品质。”

    “哪怕改动一点点连肉眼都看不出的墨的走向……符篆的威力都会大打折扣。”

    白牧野说着,将最后一笔画完。

    呼!

    房间里面的一群人全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其实就连姬彩衣和老刘这群人,之前也几乎没怎么见过白牧野画符。

    所以他们同样也是第一次见白牧野的“工作”状态。

    真帅!

    比起平时的帅,认真画符的白牧野更是有种特别迷人的魅力。

    林子衿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绯红,她的哥哥如此优秀,她才是最开心的那个人。

    “看明白了吗?”白牧野看着张可欣,又看了看鲍菲羽。

    张可欣一脸开心的点点头,然后看着鲍菲羽笑道:“老三,看明白了吗?”

    鲍菲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点点头:“看明白了,只是想要彻底融会贯通,估计还需要很长时间。”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师父的这种程度。”张可欣说道。

    “画符,没有太多诀窍,归根结底就一个字,”白牧野看着她们,“画!”

    单谷在一旁道:“多画,天天画,就是个画,反正只要有时间,就画!不要再留恋什么肥皂剧,也不要再去迷那些小鲜肉,你们的师父比那些小鲜肉好看多了!也不要再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化妆上,反正你们画不画我们也看不出来,更不要没事跑去逛街,浪费时间都是可耻的行为,记住,画符的诀窍,就是画!画!画!这是师叔给你们的忠告!”

    众人:“……”

    姬彩衣用手捂脸,有种想把单谷拎出去丢掉的感觉。

    张可欣和鲍菲羽也都满头黑线,不过仔细想想,单谷说的话……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只是这话如果是师父说的话,会更完菲羽冲着单谷一笑:“想当我们师叔……是不是得给点见面礼什么的呀?”

    张可欣连连点头:“对,想当我们的师叔,光凭嘴皮子可不行呀。”

    单谷面色一僵,一脸惊恐的看着她们两个:“死了这条心吧,师叔是不可能跟你们发生点什么的!”

    “滚!”

    “滚!”

    两女一前一后啐了一句。

    这会儿,远远坐在后面的刁雨佳站起身,看了一眼张可欣:“好啦,人家刚从领奖台上下来,就被你拖着要学画符,现在你满意了吧?都赶紧回去换衣服吧,不然一会迟到可有点不好看。”

    张可欣嘿嘿一笑:“这不趁着师父在这儿,赶紧多请教一点嘛!”

    刁雨佳道:“回头上了飞大,你有的是时间去请教!”

    随后,一群人散去,各自回房间换衣服。

    林子衿没走,她就在白牧野房间里面换的,换好之后走出来,看见同样换好了一身礼服的白牧野,眼睛顿时一亮。

    “丫头好漂亮!”白牧野说道。

    林子衿噘着嘴:“哎呀你又抢我前面,不行不行,你这句收回去,当没说过!”

    白牧野一脸无语:“好吧,没说。”

    “哥哥好帅!”林子衿甜甜说道,“我先说的!”

    白牧野:“……”

    揉了揉林子衿柔顺的短发,两人坐在沙发上。

    林子衿轻声道:“哥哥……”

    “嗯?”

    “你是不是已经决定了要去?”林子衿声音轻柔的问道。

    “嗯。”白牧野点点头。

    “那就……去吧。”林子衿冲他笑笑,“不想让你去,一方面是有点担心,可更多的,却是不想和你分开那么久……”

    “不会很久的。”白牧野说道。

    “嗯,知道啦,去吧!希望哥哥能够拿一堆神像回来!”林子衿说道。

    “这个给你。”白牧野从空间指环里面拿出来一个小盒。

    盒子看上去挺普通的,一尺见方,巴掌厚。

    “给我的小礼物吗?”林子衿有些惊喜的问道。

    “你知道是什么的。”白牧野宠溺的看着她。

    “哎呀,你就不能假装不知道我知道吗?”林子衿嗔怪的看他一眼,然后打开盒子,脸上表情有点呆,“这,这么多?”

    “还有一半呢。”白牧野道。

    “你这是想要一口气把我推到神级吗?”林子衿一脸无语的看着白牧野:“我现在就已经八级巅峰了,根本不需要这个,很快就能冲到九级,到时候使用一颗,也就到九级巅峰了,那道桎梏对我来说,完全没什么压力。也就是说,一颗珠子,我就能进宗师。你一口气给了我二十多……不对,这得有接近三十颗珠子了吧?你想干什么呀哥哥?我现在忽然有点不想让你去了!”

    进入宗师级之后,四百点灵力,加上一颗品相完好的灵珠,可以将灵力推到八百点。

    想要冲进中级宗师,还得多加一颗灵珠。

    初级宗师到中级宗师之间的这道桎梏。

    别看都是宗师境界内的,但单独其实比九级进宗师大得多!

    越是到高级,桎梏越是坚固,一关比一关难打通。

    当然,如果是在最完美的那种状态下,不在乎灵珠损耗的话,两颗灵珠,可以从初级突破到中级宗师境界。

    中级宗师到高级,同样也差五百点灵力,还得两颗。

    高级到巅峰,同样需要两颗。

    巅峰到大宗师,一颗就够。

    也就是说,一切完美的情况下,目前八级的林子衿,一共使用八颗灵珠,就可以直接冲进大宗师!

    然后,从初级大宗师的两千点,到巅峰大宗师的一万点,中间隔了八千点灵力值!

    而且在大宗师的领域里,因为灵力值增多,而且都是整数晋级,便不存在对灵珠的消耗。

    完美状态下,每一个阶段,只需要五颗灵珠,便可晋级,那么,一共四个阶段,一共二十颗灵珠。

    林子衿只在白牧野面前会露出天真烂漫的娇憨一面,可实际上,她的智商远远高出无数的同龄人。

    她可不是只会拎着门板大刀在擂台上剁人的高冷超凶美少女。

    八岁就经历了一场生死逃亡的她,怎么可能是一个傻丫头?

    她数了数小盒子里面的灵珠数量,不过不少,正好二十八颗。

    小丫头顿时不干了,看着白牧野:“你不想要我了吗?”

    白牧野:“想什么呢,一万五千亿的分手费……太贵了吧!”

    “是一万四千亿!”林子衿皱了皱鼻子,冲着白牧野凶道:“还有,不许说分手,分什么分,你这辈子逃不掉的,还有还有,我要跟你一起去!”

    凶到最后,变成了撒娇。

    “别闹,那地方封印灵力,你去了只会拖哥哥后腿。”白牧野道。

    不这么说唬不住她。

    “那你干嘛一下子给我这么多灵珠?”林子衿撅起小嘴,看着白牧野,“哥哥,这么多年,我们好容易在一起了,我们都要好好的,我们这辈子,还很长呢……”

    白牧野有些无奈,把林子衿搂在怀里,摸着她的头发,苦笑着道:“你看看你,明明是想给你个惊喜,给你二十八颗灵珠,是对你的一种信任,也是对你的一种鞭策跟鼓励,是希望你能一点不浪费的冲进神级,成为一个真正的神级灵战士!你倒好,想到哪去了?觉得我这是在托……”

    “不许说那两个字!”林子衿凶巴巴伸手捂住了白牧野的嘴。

    “好,不说。”白牧野道。

    “那,你得答应我,必须得好好的回来,知道吗?”林子衿柔声说着,眼圈有些微红,然后突然笑嘻嘻的道:“要不,你把秦冉冉拐回来也行!”

    “我拐她回来干什么?不过是一次合作罢了!”白牧野道。

    “娶了她呀!”林子衿眼睛亮亮的,说道:“哥哥你不知道,秦冉冉她……”

    “行了行了,别在那胡说八道。”白牧野皱眉看了她一眼。

    “人家认真的嘛!”林子衿一双大眼睛眨了眨,看着白牧野,“你看,当年咱们从那里逃出来的时候,多费劲,要是你小媳妇再多点,肯定会更容易一些,是吧?到时候,把秀秀呀,玥玥呀……都娶了!”

    “你疯了吧?”白牧野一脸无语的看着她。

    “哈哈哈哈!”林子衿爆笑起来,一头扎进白牧野怀里,“哎呀哥哥,你太可爱了,笑死我了,你还当真呀!”

    白牧野:“……”

    哐哐哐!

    外面传来一阵砸门的声音,同时单谷的声音传来:“你们俩,差不多点就行了啊,大家都好了,就等你们呢!”

    “真是讨厌!”林子衿皱了皱鼻子,“回头就找机会揍他一顿!”

    白牧野一脸无语,心说单谷你自求多福吧。

    林子衿随手将这小盒子收了起来,她的手上,也有一枚林采薇给她的空间指环,不过没有白牧野那枚变态罢了。

    “哥哥你也太相信我了,二十八颗灵珠,进入神级,压力真的好大呀!”

    白牧野笑道:“我的小媳妇不从来都是不惧任何挑战的嘛?”

    “那是!你就瞧好吧,给我三年时间,送你一个超级神女!”林·自信·霸气·子衿气贯云霄的道。

    “丫头,你不是神女,你是哥哥的女神!”白牧野大笑起来,站起身:“走,参加舞会去!”

    “哥哥你会跳舞吗?”

    “不会!”

    “那你说的那么有气势?”

    “阵不能输!”

    “丢!略略略!”

    两人一路玩笑着从里面打开房门出来,单谷一脸狐疑的在两人身上瞄来瞄去。

    白牧野心说单谷你就作死吧。

    果然,林子衿笑眯眯的看着单谷:“哥哥过些天要出门,咱们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参加帝国联赛,单哥……”

    单谷愣愣的:“咋?”

    “不咋,就是想要告诉你,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啦!帝国联赛上的队伍,基本上都跟我们一样,甚至比我们还强。那里面,可是有大量超级天才的哦!”

    单谷敏锐的感觉到有点危险:“然后呢?”

    “然后,接下来回到百花城的这段时间,咱们必须要开始紧张起来了呢!”

    单谷:“对呀,你说的太对了……”

    “你理解就好,所以,我可能会天天拉着你对战哦!”林子衿笑得像个小妖女一样。

    单谷:!!!

    拉着我对战?

    疯了吧?

    谁跟你对战啊!

    身为林子衿的资深粉丝,单谷看过所有林子衿的擂台战视频,还不止一遍!

    最喜欢的就是林子衿在擂台上对那些人的高冷和凶残。

    可问题是,他只是喜欢林妹妹虐别人,自己并没有受虐倾向啊!

    单谷欲哭无泪:“妹妹,林妹妹,不,嫂子,最亲爱的嫂子,咱能打个商量吗?”

    “不能!”林子衿凶巴巴道:“我可是很记仇的!”

    单谷不需要心灵启示,也能预见到自己未来暗无天日的生活。

    当下可怜巴巴的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一脸爱莫能助:“我过段时间要出门。”

    单·可怜·谷顿觉了无生趣。

    这场舞会在赵家大宅里举办。

    除了邀请这群参加飞仙联赛的学生之外,赵家还邀请了一些古琴城的名流。

    其中自然也包括比赵家底蕴更深势力更强的罗家。

    罗飘飘的失踪,说到底,还是她自己作出来的。

    其实跟赵鲁东也没多大关系。

    只是当时死了一个宗师,加上赵鲁东脑抽,怕回来之后受到责罚,加上痛恨白牧野一群人,想把这盆脏水直接扣到白牧野他们头上。

    赵家一开始也是信了赵鲁东那套说辞的,毕竟当时还有张宗师那些人的佐证。

    远古遗迹里杀人夺宝这种事也谈不上有多新鲜。

    可惜赵鲁东被大漂着,面对镜头做了一次“澄清”,传遍全网。

    赵家颜面尽失的同时,再次拷问赵鲁东,赵鲁东只能含着泪说那宗师是被地宫里面的生灵给咬死的。

    赵鲁东说的时候还担心会穿帮,毕竟活着回来的不止他一个。

    所以告诉赵家一众高层,张宗师那些人,都是他逼着才跟他统一口径的。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的谎言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

    因为在另一边,包括张宗师在内,所有人都众口一词,说是赵公子让他们那么说的。

    然后说死的那些人,确实是死于地宫生灵之口。

    又都心里无限委屈的撒了个谎,说当时符龙战队那群少年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所以这件事跟人家符龙战队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至于罗飘飘,大家的说法也都大同小异——私自离队,不知所踪!

    所以说,赵家这边就算想不信都没办法!

    赵鲁东在做出“澄清”之后,第一时间被看管起来。

    就算他想要串供,都没有那个时间!

    赵家却不知道,张宗师这群人一个个心里面都委屈得要死。

    虽然他们的确说了谎,把罗飘飘的失踪栽到符龙战队那群少年身上。

    可他们死的那个宗师,还有其他那些人,的的确确就是白牧野杀的啊!

    这下倒好,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们被逼无奈之下的一番证词,不但彻底洗清了白牧野等人身上的不白之冤,就连真正做过的事儿……也特么一起给洗干净了!

    还有比这更操蛋的事情吗?

    可不这么说的话,赵鲁东那边倒还好说,赵家又不是他一个年轻公子能一言堂的。

    但那“神秘人”太可怕了!

    真的吓坏了他们!

    几乎是从小到大,他们干过的每一件事,有些连他们自己都忘记的……一起砸在他们面前。

    砸得他们头晕眼花,呆若木鸡。

    面对一个可以轻而易举把他们查个底朝上的存在,他们是真的怂了。

    不敢不怂。

    赵家这边自然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大漂亮这种妖孽一样的存在。只能归咎于自家子弟不肖,是个混账王八蛋!

    明明是探险过程中出现的意外,却想要栽赃到一群无辜少年身上。

    其实栽赃倒也没什么,对他们这种大族来说,心黑手狠的事情,家族子弟干了也就干了,要真一个个都那么阳春白雪淳朴良善他们才会头疼。

    可问题是,赵鲁东的栽赃太失败了!

    没有任何证据不说,如今又不知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吓得自己赶忙澄清……

    是的,赵家高层没那么白痴,不至于连这点事儿都看不出。

    他们甚至懒得问赵鲁东原因。

    反正肯定是叫人家给拿住了致命的把柄!

    实在是丢人现眼至极!

    把赵鲁东关起来之后,为了不让这场舞会出现意外,赵家家主赵诚亲自带着“证据”去了一趟罗家,登门道歉的同时,把情况做了一个详细说明。

    赵家在很多生意上需要仰仗罗家,所以不敢轻易说谎欺骗,也没那必要。

    都是多年的老狐狸,真骗人的话,其实谁都骗不过谁。

    罗家人在看完那些证据之后,加上之前他们自己的一些调查跟推断,只能表示认可,自认倒霉。哪怕心里对赵家还有不小的怨念,却也无可奈何。

    罗家家主当场表示,不会怪罪赵家,也不会再去寻那些年轻人麻烦。

    其实就算赵诚没有上门,罗家也不敢再去动那些年轻人了。

    太特么可怕了!

    线下有姬家、孙家、宋家、还有飞大那个据说随时可能成神的符篆大师……这些人也好,势力也好,就没有哪个是好惹的。

    姬家的根基虽然在百花城那种三级小城,可生意却遍布整个祖龙!

    虽然谈不上有多深的底蕴,可人家有钱啊!

    更厉害的是,姬家的媳妇宋星雨,还是锻造宋家的嫡女。

    孙家背后站着军方,军方背后是皇帝!

    飞大别看如今很难排进帝国名校前五十,可这无尽岁月以来,从飞大毕业的名人不计其数。

    真要一不小心激怒了飞大那些人,罗家在各地的声音可就不是受到影响那么简单了。

    还有那个随时可能踏入神级领域的老教授……更是恐怖到无以复加,飞仙已经多少年没出过神级大能了?

    一想就让人脑瓜疼。

    这还只是线下的,线上……线上更是被人家打了个落花流水。

    连敌人是谁都没找到!

    虽然知道这事儿肯定跟符龙那五个人有关,但问题是,一点证据都没有。

    他们能怎么办?继续泼脏水?

    别闹了!

    这么大一个家族,不可能因为一个嫡女的死没完没了。

    别人还活不活了?

    所以,赵家家主赵诚带着这些证据找上门,对罗家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等于有了一个相对体面的台阶。

    至少他们可以心安理得的让整个家族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不是怕了他们,而是罗飘飘的死,的确跟人家没关系,总不能平白污人清白吧?

    说起来都是泪,豪门大族看着的确风光。对普通人来说,他们就是一座巍峨不可攀的大山。但对比他们更强的存在来说,不过是抬腿一跨就能迈过去的小土堆。

    家族越大,越是要约束下面的人,越是要如履薄冰。

    于是,在白牧野一群人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罗、赵两家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暗戳戳将这件事儿翻篇了。

    干不过,就不干了吧。

    所以说为了今晚这场舞会,赵家可以说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

    赵诚亲自出来接待,并且在第一时间找到白牧野等人,以赵家家主的身份,当众再次给这群年轻人道歉。

    “真对不起,家里面的人做错了事,让你们蒙受了那么多的不白之冤。”

    赵诚看上去五十多岁,国字脸,唇上留着一抹一字胡,一双眼非常有神。面对白牧野这些人,态度无比谦和。

    刘志远微笑道:“事情都过去了。”

    赵诚点点头,说道:“刘队长说得对,事情都过去了……”说着,他轻轻叹息一声:“家族大了,难免会出现几个不肖子弟,刘队长年轻有为,应该能够理解。”

    刘志远微笑着点点头。

    “赵家的子弟要都能像刘队长这样年轻有为就好了,肯定不会发生这种误会,哈哈哈!”赵诚爽朗的笑起来。

    于是在场的很多人,也都跟着笑起来。

    赵诚随后将目光放到白牧野身上,心中充满感慨,毫不掩饰欣赏之意:“我可以叫你小白吧?”

    白牧野点点头:“当然,大家都这么叫我。”

    “小白,有没有兴趣来赵家?”赵诚一脸认真的道:“你是一个天才!天才自然就应该有天才的待遇,不应该被资源所困扰,从而影响了进步的速度。”

    赵诚说了,又看了一眼在场其他这些年轻人,爽朗笑道:“还有你们这些年轻的天骄们,如果有愿意加入赵家……成为赵家客卿的,回头尽管联系我们!待会儿我会让管家给你们我的私人联系方式。灵珠,我们赵家不缺,神像,我们也有一定储备!我们家……就缺人才!哈哈哈!”

    一群人也都跟着笑起来。

    大家脸上的笑容都是相似的,心中却都若有所思,想法各不相同。

    赵诚说完,一脸真诚的看着白牧野。

    白牧野笑着说道:“感谢赵先生抬爱,只是我们还小,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我这人呐,就是爱才心切,看见人才,就忍不住想要拉到身边来。”赵诚一脸爽朗的笑着,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

    身为古琴城豪门家主,这点修养还是有的,总不至于被人拒绝了就恼羞成怒。

    舞会在一群古琴城交际名流的调剂之下,气氛轻松而又欢快。

    不过小白同学全程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面前放着一杯水。

    林子衿一脸乖巧的坐在他身边,面前放着的,也是一杯水。

    两人一整晚就坐在这,期间倒是有人过来问他们这样无聊不,两人的回答非常同步一致——有他(她)不无聊。

    吃了满嘴狗粮的人们都翻着白眼走了。

    当这场舞会的气氛愈发热烈之际,一个青年男子,出现在林子衿面前,无视一旁的白牧野,目光炽热的看着林子衿。

    “林子衿,我是你的粉丝,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青年男子长得很斯文,也很有礼貌的样子。

    林子衿抬头看他一眼:“你真是我粉丝?”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