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激怒漂亮姐的后果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小仙女流光月同学刚刚一个念头就把罗萍萍身份查了个底朝上。

    要是罗萍萍知道白牧野身边还有这么恐怖的存在,估计肠子都得悔青,干嘛要为了利益干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儿。

    现在好了,她的身份被人家当场叫破,连同她的修为也被人家给指出来。

    宗师级的强者现场碰瓷年轻少女。

    这个才是真的狠!

    她干的这件事,家族上层根本就不知道!

    是她同族妹妹罗飘飘的母亲找到了她,让她想办法坏掉白牧野他们这群人的名声,最好能让他们参加不了飞仙联赛的总决赛,毁了这群人的前途才好!

    罗飘飘父母那一支是罗家嫡出,身份地位极高。

    所以罗飘飘母亲找上门之后,罗萍萍觉得自己没道理拒绝这种既能得到好处,又能让罗飘飘母亲欠一个大人情的事情,她当时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反正除了罗家内部,外人根本就不认识她。

    到时候就算家族人问起,她也完全可以说是为罗飘飘复仇才这么干的!

    谁能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啊!

    太坑人了!

    如今悔之晚矣,她甚至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演下去了。

    一身实力虽然不弱,但在这群年轻天骄面前,她哪里有动手的勇气?

    不过有意思的是,哪怕她们母子身份已经被拆穿,可她的儿子竟然还在地上躺着装死!

    老娘怎么生了这么个没有担当的狗东西?

    罗飘飘心中的愤怒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发泄才好,她现在是又怒又怕。

    白牧野看着这个脸颊红肿的宗师级中年妇女:“回去找指使你的人报销医药费去吧,别在这现眼了。”

    四周围观的这些人全都在心中大呼过瘾。外地人不清楚,本地人却是知道罗家的。

    只是知道归知道,真正了解的人却不多,在场这些人甚至连罗家的门朝哪边开都不清楚。

    今天吃了这么一个大瓜,简直太舒爽了!

    罗萍萍嘴角抽搐着,想要继续撒泼,又觉得掉价,想走……又没有台阶。

    此刻她真的恨不能有一条地缝,让她直接钻进去。

    这时候,白牧野走到依然躺在地上装死的那青年跟前,伸出脚,踢了一下:“别演了,起来好吗?”

    青年一动不动,如同死去。

    白牧野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目光落到司音身上:“妹妹,你锤子呢?”

    “逛街,谁带锤子……”司音红着脸答道。

    其实锤子在空间指环里面,但在这种地方当众大变锤子有点不太好,所以她很机灵的说没带。

    白牧野道:“那你过来狠狠踹他一脚,踹死拉倒。”

    “真的会踹死的……”司音说道。

    嗖!

    地上躺着这位一个鲤鱼打挺,直接站起身来,然后两眼直勾勾的往人群方向走去,如同梦游。

    妈的要这么狠吗?

    当我不知道司音的力量有多大?

    我可是每一场比赛都没落下的!

    你大爷的白牧野,老子不过就是跟着老娘一起出来干件坏事赚点钱,你特么却让司音一脚踢死我?

    王八蛋,多大仇多大怨?

    至于这样吗?

    这钱老子不赚了还不行吗?

    围观的人见他走过来,全都下意识的让开一条路出来。

    于是,这青年就这样装傻充愣的直接出去了。

    把他的妈妈……罗家旁支中年妇女罗萍萍一个人丢在这里。

    中年妇女愣了半天,刚才干嚎半天都没见一滴泪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突然自嘲的一笑,冲着白牧野鞠了一躬,然后又冲着林子衿和姬彩衣鞠了一躬:“对不起,是我鬼迷了心窍,想要陷害你们,我挨巴掌活该,请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对不起了!”

    说完,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转身走了。

    原本瓜吃的很爽的这群人瞬间沉默下来。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冲着已经走出去很远的那青年发出一声怒吼:“你他妈是不是个人啊?”

    “畜生!”

    “混账东西!”

    “简直就不是人!”

    “毫无人性!”

    那青年身子微微顿了一下,不过接下来,走的更快了,眨眼间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那宗师级的中年妇女,却失魂落魄的一步步缓缓离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关起门来,哪家没有几本难念的经?

    没了热闹可看,一些胆子大的围观者跑上来跟这群人要了一些签名合影之后,心满意足散去。

    回去的路上,林子衿还是有些自责。

    “要动手也应该是我才对,万一……真的因此被取消了比赛资格,那多亏呀!”

    姬彩衣笑着道:“没事没事,别在意这点小事,这种人打了也就打了,没什么了不得。就是最后……唉,她那儿子真是个垃圾!”

    “是啊,就没见过那么怂的玩意儿,还九级灵战士,我呸!”单谷在一旁骂道。

    刁雨佳忍不住苦笑道:“你们做事……还真是霸气呀!”

    “想说我们肆无忌惮吧?”姬彩衣冲她一笑,道:“我们从来不去主动欺负别人,但如果有人敢欺负到我们头上来,管他是谁!”

    “不错,不管是谁,欺负到我们头上,都照揍不误!”单谷说道。

    “那要是……打不过的呢?”林德辉在一旁弱弱问道。

    “你是不是傻?打不过的不赶紧跑,还在那等什么?等着挨揍吗?”单谷一脸看白痴的眼神。

    林德辉差点自闭。

    刚刚特么是谁说的那么霸气的?

    商场里发生的这件事,很快便在网络上传开。

    即将参与争夺飞仙联赛总决赛冠军的符龙战队成员,居然在商场里面跟人家发生了冲突?

    这新闻瞬间成了时下最大的热点。

    就算没有人推动,也在瞬间引起了无数人关注。

    这种时候,又怎么能少了那些专注黑符龙战队的人呢?

    “震惊,杀入飞仙联赛总决赛的符龙战队,竟然在商场里面公然暴打无助母子……”

    “过分!符龙战队的人欺凌弱小,在商场里暴打无辜妇女,建议飞仙联赛取消他们的参赛资格!”

    “这种人渣,怎能能被称为古琴城的英雄?请不要抹黑英雄这两个字!”

    “简直就是垃圾!仗着有些实力,便欺凌弱小!”

    一行人在回去的路上,类似的新闻就已经铺天盖地。

    刁雨佳等人看到之后,全都忧心忡忡。

    舆论倒逼这种事,经常会发生许多不可预测的变故。

    虽说网络上有大量完整的事发经过视频,但这些东西,说实话,没有太大用。

    很多人总是愿意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结果,睁眼瞎多得是。

    还有更多不明真相却懒得寻找真相的人帮着推波助澜。

    类似的,从古至今,已经屡见不鲜了,犹如人忘性大一样常见。

    “一会我去跟联赛的组委会解释一下吧。”刁雨佳犹豫了一下,看着刘志远和白牧野说道。

    “没事的,很快就会过去。”白牧野笑了笑,淡淡说道。

    很快就会过去?怎么过?刁雨佳一脸莫名其妙,但很快她就知道怎么过了。

    回到酒店之后,在她房间的张可欣始终关注着网上那些相关新闻。

    没多一会,张可欣发出一声惊呼:“天呐,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刁雨佳赶紧走过来,看了一眼,整个人也彻底呆住了。

    光幕上,一个很英俊的青年,痛哭流涕面容扭曲的在那道歉——

    “对不起,我鬼迷了心窍,我收了罗家的黑钱,专门来黑小白的,我不是人,我是个畜生……”

    “我不是人,我是畜生啊!我收了罗家的钱,小白那个好的人,符龙团队那么好的英雄团队,我不应该黑他们。”

    “我错了,真的错了,我已经把从罗家手的钱退了回去,这里是转账记录——转账记录图片。”

    这还不够的话,还有——

    刚刚还在网上破口大骂白牧野,大骂符龙战队的那些账号,几乎在眨眼之间,全部变了口风!

    自爆收黑钱干黑心事的事实。

    如果只有文字,很多人说不定还会怀疑。

    可问题是,那些帖子里面,连同跟罗家的全部交易信息、图片、视频……应有尽有!

    除了极少数的黑子是自发的黑以外,剩下绝大多数抹黑符龙抹黑白牧野的人,都是罗家人找来的水军!

    这下是真的热闹了。

    虽然罗家特别低调,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但在网络上,他们已经彻底火了。

    以至于就连飞仙联赛的社交账号都忍不住发了一条消息:用这等低劣手段抹黑一支在古琴城保卫战中英勇战斗的英雄团队,无耻之尤!

    随后,古琴城主府的社交账号转发了这条消息。

    白岳城转发了这条消息。

    棋城转发了这条消息。

    书城转发了这条消息。

    还有很多一级、二级、三级城市的社交账号,纷纷转发了这条消息。

    符龙的家乡百花城更是言辞激烈的大肆批评这种手段毫无人性……

    舆论这东西,一旦形成风暴,就谁都挡不住了。

    暗中动手的那些罗家人事前根本就没想到这件事会闹到这步田地。

    当那些跟符龙战队原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的城市、名人纷纷开始转发起古琴城主府发出的这条消息时,他们慌了。

    没有人比他们这种豪门更清楚舆论的力量有多可怕。

    以往都是他们利用这种力量去对付别人,没想到这次阴沟里翻了船。

    哪怕到现在他们都想不通,区区几个三级小城来的少年,到底哪来的本事,不但翻了盘,还将他们罗家推到风口浪尖上被无数人吊打?

    大漂亮:舆论战需要网络进行吧?那是老娘……啊呸,那是本仙女的地盘!在本仙女的地盘上欺负本仙女家的小白?你们想屁吃呢?一群辣鸡!

    罗家的生意遍布整个飞仙,同时也遍布了祖龙帝国其他星系的人类星球。

    首当其冲的,是飞仙星上的生意,瞬间受到了巨大影响。

    合作伙伴的毁约,网民的抵制,各个环节在短时间内,全部出问题!

    接着是其他星系的那些生意,同样如此。

    要知道,如今关注符龙战队的人,可不仅仅只有飞仙这一颗星球。

    这是一支铁定可以参加帝国联赛的队伍,尤其是在今年赛制改革之后,一颗星球只剩下两支参赛队伍。

    符龙战队的地位可想而知!

    他们受到的关注度,是常人做梦都想不到的。

    罗家这下彻底慌了,终于绷不住,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专门用来澄清这件事。

    首当其冲倒霉的,是那对中年妇女母子二人,哦,还有罗萍萍那个倒霉的上门女婿老公。

    一家三口都被驱逐出家族,并在家谱上除了名。

    这种惩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比死还可怕。

    随后受到惩罚的,是罗飘飘的母亲——罗家嫡出一脉的媳妇。

    这个不能驱逐,但却给弄到发布会现场,对着大量记者,一脸委屈,声泪俱下的鞠躬道歉。

    面对记者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罗家如此针对白牧野等人,原因究竟为何?

    罗家的发言人是这么说的。

    “刚刚那位,是我们罗家姑娘罗飘飘的母亲,她因为女儿失踪,精神受到刺激,所以这次才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情,首先恳请大家能够原谅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

    “罗飘飘是在古琴城失踪的,当时他们正在探索一座地宫……对,就是最近很火的巨人城试炼场。当然,我并不清楚那个时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根据幸存者的描述,说这件事可能跟符龙战队有关……”

    罗家的这位发言人,不知是跟罗飘飘母亲同一战线还是在单纯的抖机灵,明明应该是一个道歉的发布会,依然把这件事往白牧野他们身上扯去。

    正在那聚精会神收看的白牧野,耳机里猛不防传来大漂亮一声怒喝:“他们嫌吃的亏不够多是吧?”

    白牧野吓了一跳,赶忙安抚:“姐,别生气……”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这群人简直就是记吃不记打,没完没了!必须再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大漂亮怒气冲冲的说着。

    白牧野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她此刻的样子。

    “小白,你说把她被神族附体的视频放出去一段会怎样?”

    白牧野被吓了一跳:“别,真放出去,咱们太多事情都解释不清了!”

    “那就这么算了?凭什么平白污人清白?到现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往我们身上引话题!不行,我不管,我不能看人这么污蔑你!”大漂亮说着就没了动静。

    “哎!姐……您冷静点啊!”白牧野一脸无语。

    “冷静不了,你别管了!”大漂亮回了一句,又没动静了。

    白牧野一脸苦笑,靠在沙发上,冲着几个伙伴耸耸肩。

    大家也全都一脸无语,虽然没细问过,但也都知道小白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工智能,大家早都习惯了。

    但没想到,小白这个人工智能脾气这么火爆,还带跟主人吵架的……

    不过神奇的是,没过多久,光幕上还在播放着罗家的新闻发布会,那边另一个新闻直接弹出来。

    光幕被一分为二,这边是罗家的,另一边……却是许久不见的那位赵鲁东!

    只见他对着镜头,眼神中还残留着没有散去的恐惧,流着泪哆哆嗦嗦的说道:“我知道罗飘飘的事情,她出事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

    “去年冬天,我们听说百花城发掘出一个远古遗迹,是一座庞大地宫,里面可能有灵珠,于是我们结伴前往,想要去一探究竟,然后……”

    看着光幕上哆哆嗦嗦的这位,就连知道真相的白牧野都有点懵了。

    关键是赵鲁东这份视频并不是小规模传递那种,而是跟着罗家发布会的信号,瞬间传递到每一个正在收看罗家发布会的人的光幕之上……自动开启!

    单谷看得目瞪口呆:“这就是科技的力量吗?”

    罗家那边,那名发言人依然还在有意无意的将这脏水往符龙战队几个人身上泼,正在那大谈特谈白牧野有多厉害,连宗师都不是对手云云。

    除了一开始驱逐罗萍萍一家三口像是在道歉之外,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对符龙战队的控诉大会……

    虽然没有直接指明罗飘飘失踪是白牧野一群人干的,但那意思却非常明显。

    也难怪大漂亮怒不可遏。

    原以为让他们在经济上遭受一些损失,应该会收敛一点,却没想到这位发言人依然在那夹带私货。

    就算不怎么了解真相的人,这会儿也能感觉到他们的用意了。

    但也彻底激怒了大漂亮!

    于是搞笑的一幕发生了,他在这边不断把话题往符龙战队的几个人身上扯,什么刘志远精于算计啊,姬彩衣家世显赫啊,司音和单谷也不简单之类,最多的,还是在那“夸”白牧野厉害。

    就在这时,有人直接上台,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这位罗家的发言人脸色顿时僵住,眼里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做梦都没想到,他在这边努力的黑符龙战队的人,那边赵家的嫡出子弟赵鲁东却自己招了!

    说这件事跟符龙战队没有一毛钱关系!

    虽然赵鲁东没说他们双方之间发生冲突的事情,但却直接把符龙战队这边的所有嫌疑给洗的干干净净!

    赵家嫡出子弟,又是当事人,亲自站出来给符龙战队背书,这力度还真不是罗家一个发言人能比的。

    所以这下是真的尴尬了!

    就连同样正在收看这场发布会的赵家这边,也彻底无语了。

    跟符龙战队那几个人没关系你为什么不早说?

    混账王八蛋!

    平白给家族招祸!

    罗飘飘即便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失踪的,责任也怪不到你头上去,罗家就算会怪罪,但又能把赵家怎样?

    为什么之前不说实话?

    赵家这边的高层全都气坏了。

    他们却是不知道赵鲁东心里的苦。

    刚刚他还在跟俩漂亮妹子鬼混,玩得正开心,突然间大量信息自动投放在他房间里,差点拍在他脸上。

    那些信息可以轻易让他从云端跌落到泥潭……不,是地狱!

    幸亏那两个姑娘没有看见那些信息,不然的话,他甚至得考虑要不要杀人灭口这件事。

    随后他的个人通讯器就收到了这些信息的复制版本,同时还有一个信息,逼迫他现在立刻马上找个地方,对镜头澄清这件事,不然就把这些信息发给赵家每一个人的通讯器上!然后全网公布!

    赵鲁东当场就怂了,魂儿都差点吓丢了。

    好容易把这件事说完,关上镜头,吓出了一身冷汗。

    与被愤怒的族人弄死相比,这么干最多是被狠狠责罚一顿,大不了闭关几年……总比被群情激奋的家族成员给弄死强吧?毕竟这些年来,他不知绿了多少……咳咳,不能想,不能想!

    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都是虚幻。

    一个姑娘打开门,露出半张脸:“哥哥来玩呀……”

    赵鲁东冲着那边咆哮一嗓子:“玩你麻痹,滚!”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