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老娘是小仙女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六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街道两旁挺拔的银杏树上,叶子就没那么挺拔了。

    大多翻着白眼,无声呐喊着“求滋润”三个字。

    白牧野他们比赛所在的这片区域,已经很久都没有下雨了。

    树本身倒是不缺水,因为地下智能灌溉系统还是很精准的给每一株绿色植物补充着充足的水分,所以挺拔依旧。

    树叶翻白眼主要还是被晒的,大日头心狠手辣,才不管那个。

    白牧野一行人走在街道上,几个男生顶着太阳,几个漂亮姑娘打着伞,看着街头川流不息的人群,大家都有些感慨。

    很难看出这个地方几天前刚刚遭遇过大量次元生灵的袭击。

    所以说人的生命力其实真的很顽强。

    只要活着,就都充满希望。

    当然,这也是善忘。

    白牧野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天次元生灵入侵的时候,他们所在这片区域是整个古琴城伤亡最少的区域之一。

    如果不是他们这群少年勇敢的对那些次元生灵出手,那么结局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大群的宗师级生灵重点照顾了这里,哪怕有地下避难所,哪怕有单独的防御系统,但来不及躲藏的人大把,伤亡还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当他们出现在街头的时候,所有看见并认出他们的人,全都对他们露出善意的笑容。

    哪怕是看见帅得让人心头乱跳的白牧野,大多数街头的成年人也只是远远驻足欣赏着,没有上前打扰的意思。

    年轻的女孩儿们虽然想尖叫着冲上来,但此刻都有点不好意思——身边大人太多了,她们凑不成堆。

    “我还以为会有人骂我们消极比赛……”张可欣扯着林子衿的手,跟在白牧野身边,笑嘻嘻的道,“对了师父,我可是先来的,所以我是大师姐!鲍菲羽……她只能是我的师妹!”

    单谷在一旁嘿嘿笑道:“还想争大师姐?大师姐的位置早就被人给占了!”

    “有人比我还早?”张可欣有些不信,看着白牧野想要求证。

    扯着林子衿另一只手的姬彩衣道:“小白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小白老师了,你的确还有个大师姐。”

    “为什么不是大师兄?”张可欣一脸思索。

    众人也全都露出思索之色。

    单谷道:“这的确是个问题呀!”说着还瞄了一眼林子衿。

    屁的问题!

    白牧野瞪他一眼。

    他们是要去买衣服的,因为过几天要参加赵家举办的那场高规格舞会。

    穿着适当的衣服,也算是给主人的一种尊重。

    总不能穿着战衣盔甲过去,那不是参加误会,那是我去找茬。

    大家平日里很少穿那种正式的服装,所以几个女生叽叽喳喳一商量,决定出来买。

    距离他们酒店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座巨大的商场。

    网络购物再怎么发达,实体店也都有它的生存空间。

    至少,买衣服这种事,总要试试的吧?

    进到商场之后,白牧野把帽檐压得更低了一点。

    里面冷气开得很足,人也非常多,尤其是年轻人,可以凑成堆的。

    来参加飞仙联赛决赛的队伍虽然不多,但来观看的人可不少。

    平日这群学生几乎不怎么出门,所以根本没有留意过这些。

    今天来到这才突然发现,操着各地口音,来自不同地方的游客数量非常多。

    几个女生一致决定先给男生们挑衣服。

    因为男生买东西特简单,速度都很快,基本上就是冲进去看一眼,哎呦不错,换上试试,没问题的话,就买了。

    女生就不一样了,她们会把逛街当成是一种巨大的乐趣,买不买不重要,重要是看的过程。

    事实也是如此,单谷、白牧野、老刘、林德辉和施颂这几个人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什么都搞定了。

    只是白牧野在换好那套衣服出来的时候,即便带着口罩,依然还是引起了一群人的围观。

    哇哇的惊呼声此起彼伏,眼看着就要凑成堆引起骚乱。

    好在白牧野经验丰富,动作迅速的带着众人溜掉了。

    几个姑娘为了能够安心逛街,决定让这群男生随便找个喝东西的地方等着,因为就这么一会功夫,已经有大量人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男的还好说,多少会注意一点影响,尤其身边有姑娘陪着的男人,多看两眼别的姑娘都有可能会遭遇家庭暴力。

    所以一般最多只是偷瞄,还算注意影响。

    但那些小女生们是真凶啊!

    不光有扑小白的,还有扑其他人的。

    于是,一群女生开开心心的跑去逛,几个男生也开开心心的跑去浪……不是,跑去喝东西。

    趁着单谷和施颂去点东西的时候,林德辉看着白牧野道:“白哥,您这张脸,每次出门的时候是不是都很麻烦啊?”

    白牧野一脸无语。

    林德辉嘿嘿笑道:“不过跟着白哥出门有福利啊!”

    老刘在一旁有些无语,第一次见到有人视角这么清奇。

    “真的哦,那些妹子见白哥不搭理他们,就会发现原来旁边还有一只大帅哥!”

    啪!

    一只手拍在他肩上:“是在说我吗?”

    单谷随手将一个托盘放在桌上,然后冲着林德辉一挑眉毛。

    林德辉吓得一哆嗦,看了一眼自己肩上的手,一脸恐惧的道:“单哥,你一直不找女朋友,不会是……”

    单谷嗖的一下,像触电似的把自己的手拿开,呸了一声:“胡说八道!”

    “感觉有点像恼羞成怒呢?”施颂在一旁笑嘻嘻的说道。

    其他几个人顿时笑起来。

    单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翻了个白眼,一脸豪爽的道:“哥早晚有一天用星际飞船拉一群漂亮姑娘回来!开后宫!谁拦我都不行!不想开后宫的男人,都是没有理想的咸鱼?”

    白牧野瞥了这只二哈一眼,懒得搭理。

    “你行吗?”林德辉跟施颂异口同声。

    一群人在这里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享受着难得的轻松时光。

    其实大家都一样,为了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哪个不是终日勤奋苦练?

    像这样的清闲时光,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会觉得有些无趣,但对他们来说,却显得弥足珍贵。

    只是小白没那么喜欢,他更喜欢画符。

    几个人在这边喝着东西扯着淡,一转眼两个小时的功夫就过去了,妹子们还是没有回来。

    老刘有些无语的道:“买个衣服而已,她们不会逛到天黑吧?”

    单谷看他一眼:“之前几次你都没在,所以你是不知道她们战斗力有多强大!”

    白牧野道:“要不咱们来分析一下无量战队吧。”

    林德辉:“……”

    施颂:“……”

    群雷大法师也需要这么拼吗?

    在使用四十九张狂雷符直接团灭草鸡战队之后,小白便又多了一个外号,而且这外号还是从内部先叫出来的。

    现在网络上的人也都传开了,觉得非常贴切。

    林德辉道:“决赛的时候,直接一片群雷下去,他们就没人了吧?”

    单谷笑道:“无冤无仇的,不能那么打。”

    林德辉一脸无语,心说草鸡战队除了那个队长之外,其他人也跟你们无冤无仇吧?否则前几天能在一起并肩作战?所以草鸡的其他几个人也真是倒霉,摊上那么一个队长……

    白牧野道:“用过一次的招数,再使用的话,就没那么灵了。”

    林德辉点点头:“这倒是。”

    老刘这时候,打开一道小小的光幕,然后说道:“无量战队,打法还是很多变的,尤其是他们的队内指挥,也就是队长陈煜,这是个人才!”

    无量战队队长陈煜,高级符篆师,专攻辅助系、诅咒系,同时指挥才能非常强。

    剑客任子安,九级灵战士,剑术出神入化,同时兼具刺客的移动速度,是个非常难缠的家伙。

    前些天在对抗次元生灵的战斗中,任子安也展示出了超强的实战能力。

    刺客袁哲东,八级,这个刺客也有点狠,明明是走轻灵敏捷路线的暗中偷袭职业,他却在这基础上,还力大无比!

    小白跟老刘甚至怀疑袁哲东这家伙也是有血脉力量的。

    关键时刻,哪怕面对一个以力量著称的大盾战,都丝毫不虚。

    弓箭手解清雯,九级灵战士,应该是有某种天赋,射出的箭自带破甲效果。

    同样在前几天对抗次元生灵的战斗中,这个个子不高还有点微胖的姑娘跟单谷施颂一起,单点那些宗师级生灵打,击杀的数量一点都不少!

    也是一个狠人。

    这支战队如果单纯从数据上看的话,是不如草鸡战队的,而且还差很多!

    所以网上也有不少人,说他们是运气好,分在了实力相对较弱的下半区。

    可事实上并非如此。

    符龙战队除了小白这一个隐藏起来的家伙,连一个九级都没有,但现在谁还敢说他们是弱队?

    姬彩衣、单谷和司音的那些精彩表现,面对宗师级对手都不虚,又有多少人还能继续嘴硬说他们是依靠小白才能赢?

    所以在老刘眼里,无量战队还是很优秀的。

    不过再怎么优秀,也打不过火力全开的小白。

    小白这种实力在高中阶段,就像是一个bug。

    正常情况下,团队比赛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结果的。

    但小白这种,就是有着一人定乾坤的能力!

    在飞仙星的高中阶段,小白是属于无解的那种。

    之前因为符龙没怎么受到关注,所以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些。

    但在他怒发冲冠团灭草鸡战队那一战之后,再也没人敢把他当成是那种正常的符篆师了。

    用刁雨佳在上半区决赛之后,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就是:符龙战队在飞仙星的高中阶段,是没有对手的,他们的对手在帝国联赛上!

    这话听起来有点得罪人,好像没把无量战队放在眼里一样。

    可事实上就连无量战队自己都承认,火力全开的小白,他们根本挡不住。

    既然如此,那还分析个鬼?

    施颂和林德辉两人对此都有点好奇,在一旁认真听着老刘对无量战队的分析。

    之前他们就听说过刘志远在这方面能力非常突出,也正是这份超强的计算和分析能力,才被第一学院特招。

    说实话,在大家还不熟的时候,他们多少是有点不屑一顾的。

    一个高中生而已,哪有那么神奇?

    难道还能比专业的分析师更厉害不成?

    熟悉了之后,大家成了朋友,那种不屑的心态倒是没有了,但骨子里的疑惑,却是依然存在的。

    直到这会儿,他们在一旁听了没多久,心中便充满震撼。

    老刘完全没有因为白牧野的变态实力便忽视了对手的能力,他对无量战队每一个人的分析,都丝丝入扣。

    相当精准相当到位!

    说句夸张点的话,可能无量战队那几个人对自己的了解,都不见得比老刘强多少!

    这家伙,真的是太恐怖了!

    是不是之前也这么分析我们的?

    施颂跟林德辉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那一抹震撼。

    原以为符龙战队只有一个白牧野是妖孽,现在他们终于发现,原来一直不显山不露水,跟个吉祥物似的充当新闻发言人的队长刘志远……也是个变态啊!

    所以说为什么每次遇到符龙都被人家打的很惨?

    为什么就算小白不发威也打不过人家?

    原来这儿还藏着一个大个的呢!

    时间又过去一个小时,一群女生居然还没回来。

    老刘停止了对无量战队的分析,看着白牧野道:“咱们要不要……去看一看?”

    “发个消息就行了吧?”单谷想起被各种购物袋支配的恐惧,本能的有些抗拒。

    姬彩衣跟林子衿都是黑了心的姑娘,就算有各自的男朋友在身边,购物袋最终还是会套在他单·好人·谷身上。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骚乱,很多人都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跑去。

    随后,白牧野的通讯器收到一条消息。

    打开一看是张可欣发过来的:师父快来五层,打起来了……

    白牧野顿时起身,对其他几人道:“好像发生了一点意外,过去看看。”

    一行人很快来到商场五层,这里已经围了一大群人,里三层外三层的,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

    但里面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来自一个声音尖锐的中年妇女。

    “你们这群参赛的学生,真是有本事啊?打了我儿子就想走?有本事你们连我一起打呀?来呀!来呀?”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啊!你敢打我?小贱人,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中年妇女的声音已经不只是尖锐了,被抽了一耳光之后,直接变成了撒泼那种。

    接着,又是两记耳光声音传来。

    啪!

    啪!

    那撒泼的尖叫终于止住了,但眨眼间就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嚎。

    “杀人了!参加飞仙联赛决赛的队员杀人了!”

    这时,姬彩衣愤怒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欺负我妹妹不愿意搭理你们是吧?你儿子是个垃圾,你也一样!”

    听到这,刘志远二话不说,直接用蛮力挤了进去。

    这种情况,让别人给让开一条路,是不现实的。

    被挤的人刚想发火,随后就看见是白牧野这群人,顿时不做声了,还主动往两旁让去。

    商场非常大,出事的地方在第五层一家店铺门口。

    老刘和小白等人挤进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男青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不知道还以为死了。

    不过对老刘单谷这群人来说,一下子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非常平稳,屁事没有。

    也难怪姬彩衣那么生气,她也可以轻易感知到这些的。

    旁边地上还坐着一个脸颊红肿的中年女人。

    长的倒是不难看,但目光凶悍,面相也有点刁。

    正哭得撕心裂肺。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儿子被人打死了。

    看见白牧野等人过来,几个女生顿时有点心虚。

    谁对谁错且不说,但惹出了一些乱子是真的。

    围观的人当中,很多甚至当场开启了直播,一脸兴奋的期待着下一步会发生点什么。

    “怎么回事?”老刘来到姬彩衣面前,低声问道。

    “没什么大事,这个流氓调戏子衿,被雨佳骂了一句,结果直接倒在地上开始讹人,说什么她儿子被我们吓死了之类的话,简直脑子有病。”姬彩衣依然愤怒难消,大概是没见过这么骚的操作。

    “碰瓷儿?”老刘也有点发呆。

    看看这商场,档次挺高,说实话,一般的普通人还真没有能力在这里消费。再看这对母子的穿着,也不像是那种没钱的人家。

    林子衿此时来到白牧野面前,低声道:“哥哥,对不起……”

    白牧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林哥的气势哪去了?遇到贱人就打,怕什么?”

    “怕给哥哥添麻烦。”林子衿有点不开心的道:“结果……”

    “怕什么?哥哥麻烦多了,哪差这一件?以后遇到不开眼的直接就揍!”白牧野微笑道。

    “嗯呐,知道了!”林子衿眉眼弯弯,甜甜回应道。

    “大家都看见了吗?这就是飞仙联赛总决赛队员的素质!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拯救了古琴城的英雄!大家请看清他们的嘴脸,这分明就是一群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仗着他们能力超强,就欺负无辜百姓!”

    中年妇女看见白牧野这群人到来,不但没怕,反而直起腰,坐在那里,口齿清晰的大声呵斥起来。

    白牧野看了一眼老刘,老刘看了一眼他。

    都有点头疼的感觉。

    人家就是冲着自己这群人来的啊!

    白牧野叹了口气,来到这中年妇女面前,蹲下身子,冲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中年妇女微微一呆。

    “老奶奶,你好。”白牧野道。

    噗嗤!

    围观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熟悉小白的人其实都知道,这家伙嘴巴毒的很。

    不过之前都是在比赛中,现实中却很少有人见过小白毒舌的样子。

    关键还长的这么帅!

    就连毒舌,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你叫谁老奶奶?你是不是想死?”中年妇女愣怔半天,气得脖子都变粗了,尖声叫道:“大家看见了吗?这张脸……带着口罩我也能认出来,这不就是无数人喜欢的白牧野吗?看看他的素质……”

    “行了,罗萍萍,你好歹也是罗家的旁支,你不嫌丢人,也得考虑考虑罗家的脸面。”

    白牧野的声音,让这中年女人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她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被人家给认出来,不但说出她的来历,甚至连名字都给当众叫出来!

    她在罗家可不是什么大人物,也几乎没有曝光过,除了本族人之外,外面几乎没人认识她!

    这个姓白的又是怎么认出她来的?

    罗萍萍惊疑不定的看着白牧野。

    “你后面的人想要找麻烦,就让他们来找我,不要使用这种低级手段,坏我们名声有什么意义?还是你们觉得通过这种手段,就能让我们被取消参加决赛的资格?想多了,不可能的。你们好歹是大族,做事情光明正大一点,坦荡磊落一点,不要让别人看笑话。”

    白牧野声音温和,“再说了,你有着宗师级的实力,又一大把年纪了,六十多岁的人了,四舍五入都一百了。硬是疯狂挑衅一个年龄可以做你孙女的小姑娘,激怒人家,让人抽你耳光,你说你这不犯贱吗?还有,让你九级灵战士级别的儿子在那躺着装废物装死,你们不累吗?这得多大的利益,才能让你们这对母子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来?”

    卧槽!

    这是个宗师?

    儿子也是九级灵战士?

    原来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太劲爆了!

    原以为是一场冲突,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有瓜!

    别说围观那些人惊呆了,就连老刘和单谷这些人也被震撼得不轻。

    尤其是刚刚抽了这女人好几巴掌的姬彩衣,更是被惊得够呛。

    她感知能力超强,都没能从这女人身上感受到任何灵战士的气息。

    难道他们身上……有可以掩盖气息的宝物不成?

    老刘第一时间将姬彩衣护在身后,他是知道白牧野在这种事情上不可能胡说八道。

    为了防止这老女人突然间狗急跳墙暴起伤人,他不但把姬彩衣护在身后,甚至隐隐的将其他几个女孩的位置也都给封死。

    这就是一个精于计算分析的人的一种本能。

    中年妇女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牧野,忍不住问道:“你是魔鬼吗?”

    大漂亮在白牧野的耳机里冷笑:“呸!老娘是仙女!小仙女!”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