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现场画符

本章由 小书包小说www.shubaoy.com 收集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
    现场顿时一片死寂。

    无数道目光落在白牧野身上。

    白牧野则坦然接受着所有人的注视,一脸平静。

    这种目光,他并不喜欢,但却早已习惯。

    这场发布会,必然成为本届飞仙联赛最为劲爆的一场赛后发布会。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符龙战队的真正核心人物,刚刚成年的超级大帅哥,被彻底激怒了!

    是啊,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取闹。

    从赛前发布会再到赛后发布会,之前趾高气扬,输了没完没了。

    竞技比赛中,挑衅也好,放垃圾话影响对方情绪也好,都没什么。

    但这位草鸡战队的队长,做得太过了!

    动辄就死全家。

    算个什么玩意儿?

    所以这会儿就算是凤凰城的媒体记者,也全都变得沉默起来。

    支持,也是有限度的。

    装傻充愣,同样也是有底线的。

    不知这会儿依然在直播间里面发呆的两位凤凰城男解说是否会后悔,他们竟然把希望放在这样一个不成熟的队长身上?

    组委会这位工作人员微微皱了皱眉,他有些犹豫了。

    这是正式的官方比赛,不是地下黑拳。

    身为一名宗师,他很清楚狂雷符和雷电符之间的区别!

    一张狂雷符劈下去,就算赵坤海是宗师级盾战,也根本扛不住!

    那是要死人的!

    要真的在这种时候闹出人命,那乐子可就大了。

    那种结果,不是某个人能承受的。

    “这个……就没必要了吧?”他看着白牧野,用上了一种商量的语气。

    身为一个特别成熟,处理过很多类似的成年人,他当然看得出这个帅得让人不忍心大声跟他说话的年轻人是认真的。

    但他并不怪白牧野咄咄逼人,换做是他,此刻恐怕也是相同的心情。

    比赛就比赛,挑衅就挑衅,一张嘴就把人家父母全家带出来,简直太没教养!

    白牧野还能保持着平静,没有一上来就直接用符砸他的脸,已经算是克制了。

    “我不怕!区区一个中级符篆师,我不相信他能画出高级符!在这磨磨唧唧,不过是想吓退我,老子不是被吓大的!”赵坤海大声喝道。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谁告诉你,我是中级符篆师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

    在场众人,除了符龙战队这边的人之外,全都瞠目结舌的看着白牧野。

    不是中级?

    难道是高级不成?

    “哈哈,你不是中级符篆师?你敢在比赛中作弊?”赵坤海心态彻底崩了,原本在线的智商,也在这种暴怒的情绪中,降低成了负数。

    已经进退失据,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老刘突然没那么生气了,看了他一眼,说道:“谁规定不能封印自己的精神力打比赛?他想要在比赛中打磨自己,有问题吗?”

    老刘说话还算客气,考虑的也比较多,单谷可不管那个,冷笑一声:“中级水准的精神力便一人打你们一队,用得着高级吗?”

    赵坤海瞬间呆住,眼神中露出疯狂之色,面红耳赤道:“我不信!你们都来唬我是吧?我答应!签!不就生死文书吗?姓白的,这是一场决斗,一场现实中的决斗,你用现场画出来的符打我,没问题,但我可是要还击的!我要打死你,也没有责任!”

    很多人全都一脸无语的看着赵坤海,这家伙疯了。

    组委会这名工作人员重重叹息一声,真是自己作死。

    自作孽,不可活!

    他随后跟组委会进行沟通。

    现场大量的媒体记者,所有人都是兴奋中带着几分压抑和凝重。

    这场由心态崩了的草鸡队长所引发的闹剧,已经向之前谁都不敢想的方向去了。

    这会儿没有哪个记者,敢发出什么声音,生怕将舆论风暴引到自己身上去。

    那边,打赢了比赛的黄金屋战队、下半区两支会师半区决赛的队伍,也全都来了。

    刁雨佳有些担忧的看向白牧野他们这边。

    大家都已经是朋友了,她真的不希望符龙战队这边出现什么情况。

    哪怕他们将最后会师在半区决赛,哪怕输掉比赛他们会失去参加帝国联赛资格,但她和身边队友,依然不希望符龙战队出现什么意外。

    比赛比拼的是双方实力,所有的场外因素,都是他们所鄙夷所不耻的。

    下半区的两支会师决赛队伍,分别是潞城的大圣战队和晖城的无量战队。

    潞城和晖城,都是一级主城。

    之前的黑白子战队,在下半区半决赛战斗中,以微弱差距,遗憾告负,输给了潞城的大圣战队。

    但他们这会儿也都过来了。

    要为符龙战队加油打气!

    毕竟是一个赛区出来的,输掉比赛固然心情不佳,但他们却都是支持符龙战队的!

    这才是少年应有的风骨!

    随后,组委会那边,同意了签订生死文书。

    但同时也过来了几个实力强大的高手,准备随时从狂雷符之下救出赵坤海。

    白牧野表现得如此淡定,又说出了自己是封印精神力在打比赛的。

    那么,一个高级符篆师,画出狂雷符,完全是可能的!

    刚刚他们也通过各自的渠道了解过,符龙战队虽然在白岳城、古琴城都逛过符篆用品商店,但一直都是在看,却从来没有花钱买过什么。

    想想也是,一群少年人,身上能有多少钱?

    买得起那么昂贵的符篆吗?

    当然,那符也有可能是百花城、丽明城甚至是白岳城赞助的。

    可他们也全都问过,并没有!

    所以,现在组委会已经有八成以上把握,可以证明白牧野在比赛中使用的那些符,并非是买来的!

    十有仈jiu,是他自己画的!

    买符大师?

    真他妈讽刺!

    人家才是一张符都没买过,连赞助也没用过的人!

    这时候,草鸡战队的其他几名队员都忍不住过来,试图劝说自己的队长,不要继续这样硬刚下去了。

    白牧野既然愿意自证清白,那就让他画好了啊,为什么非要接受这个赌注?

    但几乎失去了理智的赵坤海将自己这些队友全部赶走。

    “你们都回去,我现在特别冷静,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红着眼珠子,声音冰冷的说道。

    随后,有人拿来一张生死文书。

    白牧野毫不犹豫上前签下自己名字。

    “哇,小白的字真好看!”

    “人家是高级符篆师,字当然好看!”

    “哈哈哈,谁说我白是一秒哥来着?人家不过是封印了自己的精神力,想要磨练自己!”

    “小白太帅了!原本我以为他除了帅,就没别的了,后来才发现他符篆术相当厉害,还是个罕见的全系符篆师!再后来,发现他在比赛中气定神闲,谈笑间淘汰对手。再再后来,发现他特别霸气,再再再后来,发现他竟然是高级符篆师,而且所有的符篆都是自己制作出来的!买符大师?一秒哥?朋友们,脸疼不?超爱我小白!”

    “岂止是疼,都肿了好吗?过去对小白的误解太深了!”

    “我太肤浅,之前只爱他的那张脸,以后我会爱他的全部!”

    “省省吧,人家有女朋友了,超美的!”

    网络上,无数的弹幕瞬间飞起。

    赵坤海拿着笔,毫不犹豫走到生死文书面前,直接签下自己的名字。

    随后,生死文书被当众验证有效,然后被组委会的人收走。

    接下来,转移场地,大家直接进入到古琴城比赛中心的专业场馆里面。

    那里,为了公平起见,已经有人给小白准备好了狂雷符的所有材料。

    同样也是经过现场公证,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嘿,这么贴心的?

    白牧野有些意外,心说倒是省了。

    白牧野笑眯眯的坐在准备好的桌案面前,无数的镜头,全都对准了他……以及桌案上面的那些符篆材料。

    拿起符篆笔,小白同学还很有兴致的仔细打量一番,赞了一句:“不错呀,高级货!比我用的都好!”

    所有人全都一脸无语。

    这份心态,也是没谁了!

    林子衿那张一直绷着的精致绝美小脸,也终于露出淡淡笑容。

    就喜欢哥哥这个样子,超帅!

    没想到也有镜头正在捕捉她的表情,当她充满爱意的目光投向白牧野那一瞬间,不知有多少人心都碎了。

    “天呐,我的女神……她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虽然那只小白比我帅了那么一点点,但是,我的心好痛!”

    “小白是大家的,你走开!长得漂亮也不行!”

    但更多人却都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

    一对金童玉女,看着太舒服了!

    让人情不自禁就想去祝福他们。

    紫云,正在收看这场发布会大戏的三皇子殿下,嘴角抽搐着,脸上充满疑惑之色。

    “为什么呀?”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别人意想不到的人,也在收看这场发布会直播。

    齐王手里面夹着一支雪茄,慵懒的躺在舒适的沙发上,冲着身旁的几个人淡淡笑道:“嘿,这小屁孩子,大概是知道自己安全了,还真是一刻都不停留的就想要显摆自己呢,也不掩饰他那可怜的高级符篆师身份了。”

    梁露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自家王爷,忍不住道:“这个年纪,高级……不差什么了!以后他还是有成长空间。”

    她虽然不是符篆师,但却是大宗师级的灵战士,眼界还是有的。

    齐王却不屑的撇撇嘴:“咱们三仙岛上,这个年纪的天才哪个不是精神力三百开外的?他当年的确是第一天才,按照正常轨迹,现在已经是宗师级符篆师了!如果他是宗师,那本王可能还会有点担忧,但区区高级……回头查一下他的精神力,我估计他最多也就两百几十点的精神力!呵,这样的一个人,未来能有什么出息?撑死不过就是一个大宗师。我会怕一个大宗师?”

    大宗师招你惹你了?

    一旁的苏桐忍不住瞥了一眼齐王。

    齐王没回头,似有所察觉,笑了笑:“苏桐,我可没说你,你这是年轻有为,后劲儿十足,他嘛……大宗师却是他的极限!”

    苏桐沉默下来,齐王说的一点没错。

    错过了最重要的那几年成长期,的确会错过太多东西。

    真正的超级天才,都是少年时期就无比惊艳的,他自己就是这种情况。

    这时候,梁露在一旁说道:“那他有没有可能,真正实力已经踏入宗师级,为了骗过我们,故意封印到高级?”

    齐王看了一眼苏桐,苏桐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理论上,这种可能其实是存在的,不过,几率太小了,真要拿出一个数据,恐怕是天文量级的概率。这些年我们一直在监控着他的成长,有当年的约定,白胜不敢毁诺培养他。至少,我们没发现他有任何可以提升精神力的机会。没有资源,他的精神力几乎不可能得到增长。他当年逃离三仙岛的时候精神力就已经过两百了,就像王爷说的,如果没猜错,他现在的精神力,最多两百五六十这样,甚至有可能更少。”

    齐王点点头:“是的,没有资源,就算天赋再强,也不可能得到成长。而他的一切数据,早在三仙岛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全部拥有了。他没那么神奇的。”

    梁露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以后可以得到大量神像呢?有没有可能,像现在很多参加比赛的年轻人一样,硬生生把境界给堆上去?毕竟他是个超级天才,那些桎梏……未必就不能冲破吧?”

    佟万丈点点头:“不错,以白家站在他这边那一群人的财力,弄到大量神像,并非不可能。”

    苏桐笑道:“你们太小看王爷的智慧了!”

    齐王笑而不语。

    “怎么?”梁露有些疑惑。

    佟万丈也看着他,他是谋士不假,但他终究对符篆师没有那么深的了解。

    苏桐解释道:“是这样,符篆师跟灵战士不太一样的是,如果在八到十八岁这个年龄段没有得到良好的培养的话……身体中的很多桎梏,便会彻底长死!根本没有可能再被冲开!换句话说,就算白胜之前那六年没有封印白牧野的精神力,但因为得不到极品材料洗髓去打磨那些桎梏,就算白牧野再如何天才,他也都没机会走得太远。”

    “灵战士的话,十八岁之后,如果用极品材料去洗髓身体冲击那些桎梏,还是有机会可以走向更高的。只能说,符篆师的要求,实在太高了!”梁露轻叹一声,“但没有例外吗?”

    “有啊,符帝血脉。”苏桐笑呵呵的说道。

    齐王淡淡道:“白家、林家和我皇族李家,当年的先祖是好兄弟,白家一脉,祖上倒是出过神符师,但符帝嘛……呵呵,抱歉,没有过。”

    苏桐又道:“之前我们也曾研究过白牧野的血脉,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说,他只是精神力天赋异于常人,属于那种精神力超级天才。但被我们压制了六年,还是一名符篆师成长至关重要的六年,所以,他的未来,到老最多止步大宗师。对咱们……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佟万丈道:“也就是说,就算他得到大量神像,但想要突破宗师到大宗师那层桎梏,就已经很困难了,对吧?”

    “不仅仅是难的问题,他几乎没可能突破的。所谓到老进入大宗师领域,已经是高估他。”苏桐说道。

    佟万丈点点头,道:“白家的底蕴也真是厉害,那小子被压成这样,居然还能成长为真正的大全系符篆师,幸亏他没机会成长为神符师,不然这种人……太可怕了!”

    苏桐点点头:“是的,所以我们还是要让下面的人盯住他。哪怕出现那种亿万万分之一的几率,我们也必须要及时扼杀。”

    佟万丈道:“对,只要他在进入大宗师级之前,被我们察觉到有问题,到时候,我们亲自出手!”

    梁露在那边,目光闪了闪,然后笑着道:“你们啊,一群大老爷们,整天盯着一个小娃娃。王爷也是的,好好看小白同学打脸那个发了疯的小家伙不好吗?”

    齐王笑笑:“你还真不掩饰对那孩子的喜欢啊。”

    “当然啊,他对王爷已经没有了威胁,长那么好看,为什么我就不能喜欢了?”梁露道。

    “嘿,被你这么一说,本王居然也有点期待他要如何打脸那个发了疯的小孩儿了!”齐王将手中的雪茄放到烟灰缸上,开始聚精会神看白牧野画符。

    古琴城比赛中心,白牧野安静坐在那里,将符篆染料,符纸,全都准备好。

    下一刻,他开始笔走龙蛇!

    完全没有半点停顿!

    哪怕镜头给到那张符纸大大的特写,也几乎没有人能看得清那上面的纹路。

    即便是正在观看这场发布会直播的大宗师级符篆师苏桐,也忍不住咕哝了一句:“这是什么鬼笔法?这是什么鬼画符?咦?这是……?”

    梁露问道:“画错了?”

    “不,没错,是狂雷符……可跟我所了解到的那些笔法完全不同。这特么……根本没法模仿!这小子的天赋,还真是可怕!这种符篆术也很厉害,没法学,这小子贼的很,用了隐藏笔法。这种手段相当高明。至少我看不出来,要真想研究透,没有几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一张狂雷符,不值得。唉,天才呀!幸亏压制住了,否则……”

    梁露瞪他一眼,苏桐顿时闭上了嘴巴。

    都知道梁露喜欢那孩子,如今几乎可以确定已经废了的情况下,就连齐王都不愿意去激怒梁露这种随时可能踏入神级领域的大能,更别说他了。

    与此同时,无数存着偷师、质疑、挑刺的专业符篆师,全都傻了眼。

    大宗师都觉得是鬼笔法,更别说他们了,完全看不懂。

    很多人甚至觉得白牧野画出来的那些线条里根本不可能蕴藏雷电之威!

    “雷电符根本不是那么画的!”

    “拜托人家那是狂雷符!”

    “你懂个屁,狂雷符也是基于雷电符衍生出来的威力更高的符篆而已,他那画法根本就不对,不可能产生任何雷电威力!如果他敢拿着这张符跟草鸡战队那小家伙战斗的话,肯定会被人家一盾牌给拍死或者一锤子砸死!”

    “看不懂啊!”

    “特么我都看不清!”

    此时,飞仙大学的校园里,一间超大的实验室内,一个满头乱蓬蓬白发的老头儿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实验室内投放出来的光幕。

    那个长得过于好看的小孩子,正是他两个老友介绍给他的,说是个超级天才。

    嗯,两百多点的精神力,也勉强可以称之为超级天才了。

    之前他也看过关于那孩子的不少视频,发现他的控符手段,擅长的符篆种类,连他这个真正的全系符篆师都震撼不已。

    所以在内心深处,他已经把这孩子当成是自己弟子了。

    谁敢抢就跟谁拼命!

    白牧野今天的这种笔法,更是让这老头儿开心不已,脸上露出一抹坏笑:“好小子,真贼,难怪敢当众画符,竟然用了隐藏笔法……能研究明白的人不可能用几年时间去研究一张狂雷符,剩下那些,看都看不懂,哈哈!不错不错,我喜欢!不愧是我的徒弟!”

    不到五分钟,白牧野一张符画完了,整个过程,既没有喝奶,也没有给自己做任何的精神力补充。

    画完之后,他看了一眼离他不算太远的赵坤海:“准备好领死了吗?”

    赵坤海面色扭曲,他不认识那符的真假,可对方竟然真的画出来了!

    到这种时候,他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退路,冷笑着道:“谁知道你画出来的是什么玩意儿?有本事你就拿他来劈死我!”

    白牧野拿起这张符篆,站起身,看了一眼其他人:“可以开始了吗?”

    对面的赵坤海瞬间持着大盾,同时戴上各种绝缘头盔、战衣,战衣外面套上战甲……最后另一只手,拎起一把大锤。

    这一系列骚操作,看得不少人目瞪口呆。

    原来这家伙没疯啊?

    但是,真的很不要脸!

    口口声声指责人家买符作战,你自己呢?

    那些战衣、战甲、各种绝缘的装备,难道是你自己做出来的?

    有现场裁判点点头:“可以开始了!”

    白牧野一抬手,毫不犹豫扔出了手中这张刚刚画好的狂雷符。

    那边,赵坤海咆哮着,左手持盾,右手拎着大锤,如同一辆人形坦克,朝着白牧野冲锋过来!

    签了生死文书,不仅仅是你想要我的命!

    我,草鸡队长,宗师级盾战赵坤海……也想一锤子砸死你!

    一道炫目光芒,骤然亮起。

    那张被无数符篆师认为根本没有雷电之力的狂雷符,骤然激活。

    炸开!

    那条电蛇,宛若来自九天之外,仿佛将天空割裂,瞬间劈向赵坤海!

    下一刻,整个现场。

    一片死寂。

    ——————

    喵,求月票,推荐票。
大符篆师手机阅读